Tag: 某美漫的醫生

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某美漫的醫生笔趣-第七百零二章 美少婦梅姨的淪陷

某美漫的醫生
小說推薦某美漫的醫生某美漫的医生
“你这个死混蛋,你怎么能这么对我,你弄疼我知不知道?”
在一处高楼的天台之上,梅姨对墨非一阵拳打脚踢。
很显然,哪怕她身体被强化过的,却也经受不住墨非给她讲解的重力加速度的高中物理姿势。
“我以后再也不理你了!”
总裁的午夜情人
“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墨非连忙诚恳的道歉道:“那不也是因为你不停的催促,非要让我带着你来帕克的战斗现场吗?要不然我也不能为了赶时间……你也不能全怪我不是?”
在梅姨的办公室,墨非给梅姨讲述完重力加速度这种初级物理知识之后,忍着梅姨的大发雷霆,揽住梅姨的腰,眨眼间便跨越了空间的距离,带着梅姨来到了这里。
“那怪我喽……”梅姨气极反笑。
“怪我,肯定怪我,不过我们的矛盾以后再说,你看,帕克现在的状况可是不太妙啊!”
墨非指着高楼之下,从他们的视角,可以非常清晰的看见,小蜘蛛正在和沙人搏斗,而小蜘蛛处于下风。
因为沙人免疫物理攻击这一项,就让小蜘蛛的超能力打扮都派不上用场了。
梅姨对帕克的关心,肯定是在对墨非作死的愤怒之上的,于是她立即转头看向小蜘蛛和沙人的战场,最后只留下了一句话:
“等帕克这儿的事情过去,我再跟你好好算账。”
“好好好。”墨非松了一口气,总算是糊弄过去了。
至于以后……呵呵,不是他吹的话,等梅姨这股怒火削下去了,他摆平她还不简单吗?
墨非搂着梅姨纤细的腰肢,两人一起观看小蜘蛛和沙人的战斗。
“帕克他能够战胜那个黄沙巨人吗?”梅姨担忧的问道。
“这孩子,从小就爱逞强,好管闲事,但是也不能什么事情都管啊,明显战胜不了的敌人,即使你牺牲了自己,又有何用?”
当家长的,肯定都希望孩子能够成为一个正直的好人,可是这个社会好人通常都是要吃亏的,所以某些时候,又不想让他们当好人了。
“别怕别怕,这对帕克来说,只是小意思。”墨非在梅姨脸颊上亲了一口,说道:“帕克出道至今,遇到过不知道多少强敌,沙人绝对不是其中最难缠的敌人,所以放心,帕克一定能够战胜对方。”
“如果真的要是有什么意外,这不是还有我在嘛,我一定会救帕克的。”
“嗯。”梅姨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
她的一颗心,早就随着帕克一次次险之又险的避开沙人的攻击而七上八下的。
沙人打到现在,也极为恼怒,无论他怎么攻击,哪怕拿出了吃奶的劲头,却始终不能重创烦人的小蜘蛛,就像一头威猛的犀牛,却根本无法拿吸血的牛蝇怎么样一般。
小蜘蛛的反应能力和蜘蛛感应真是太bug了。
他想避开小蜘蛛,直接去拿装钱的口袋走人。
可是小蜘蛛的蜘蛛丝能够将轻而易举的将装钱的大口袋从他面前抢走。
沙人感觉自己快被这个小虫子给逼疯了,打又打不到人,拿又拿不到钱……
于是追着蜘蛛侠开大,不要命的朝着小蜘蛛释放大招。
“不能让他再这么下去了,否则这条街道都会被他直接毁掉的……”小蜘蛛一边躲避追杀,脑子一直在不停的思考。
要知道,小蜘蛛从来就不是一个光靠着自己超能力吃饭的,他很多时候能够以弱胜强,以少胜多,更重要的原因,在于他的脑子。
小蜘蛛可也是漫威世界最顶尖的科学天才之一。
继承了自己父亲理查德-帕克的智商,小蜘蛛从小就显露出了非凡的天赋,甚至他手上的蜘蛛发射器,就是小蜘蛛自己独立研制成功的科技物品,给他带来了很多便利。
站在上帝视角的墨非还知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小蜘蛛以后会建立帕克工业,那将会是一个比斯塔克集团更庞大的公司。
高智商的小蜘蛛,在逃跑的过程中,看到了自来水管道——
他立即眼睛一亮,一拳砸裂了管道,水流溅射几尺高,然后小蜘蛛再一脚踩在裂口上,在他脚底的控制下,高水压的自来水,朝着沙人因为追杀他而变换出来的黄沙巨人身上。
免疫一切物理攻击的沙人,力量强悍得没边的黄沙巨人,在身躯接触到水以后,身体的结构就开始土崩瓦解了,黄沙随着水流,流淌在了地上,沙人这下子,再也无法随意的聚合身体了。
片刻后,偌大的一整个黄沙巨人,全都解体完毕,这场危机,被小蜘蛛的智慧给成功瓦解了。
“终于结束了!”小蜘蛛揉了揉太阳穴,沙人或许不是他遇到的最难缠的对手,但也绝对是最难缠的对手之一,免疫物理攻击这种能力,真的太赖皮了。
只是下一刻,小蜘蛛面色便不由得一变,因为他发现,和水流混在一起的黄沙,流入了地下水道……
“不好。”
他立即飞身上前。
而那水流速度也陡然间加快,在小蜘蛛来到之前,不少黄沙已经流入了纽约的地下水道。
“OMG!”小蜘蛛抓住自己的脑袋,不敢置信的说道:“难道我还要再打败他一次才行吗?”
这次让沙人逃跑了,下次再想打败对方,难度起码要加倍……
因为沙人很显然对水流是毫无防备的,他可能都不知道,自己现在有畏惧水流的弱点,否则小蜘蛛这次不可能这么轻易的战胜对方。
而已沙人对钱的执着,这次没有抢到钱,对方不可能善罢甘休,肯定还会继续抢的……
“唉,劳碌命啊!”小蜘蛛无奈的摇了摇头,将被自己破坏的自来水管道堵住,嗯,就是用手掰扯钢铁,将管道合上。
“你看,我就说吧,帕克不可能战胜不了对方,你啊,就是瞎操心!”墨非对着旁边的梅姨笑道:“即便是托尼·斯塔克被人给打死了,帕克都不可能死的!”
篮球兄弟
都说队长是漫威五五开,但殊不知,小蜘蛛是一个比队长更擅长五五开之道的超级英雄。
……
“你这个死混蛋,你怎么能这么对我,你弄疼我知不知道?”
在一处高楼的天台之上,梅姨对墨非一阵拳打脚踢。
迷糊保姆养成妻
很显然,哪怕她身体被强化过的,却也经受不住墨非给她讲解的重力加速度的高中物理姿势。
“我以后再也不理你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墨非连忙诚恳的道歉道:“那不也是因为你不停的催促,非要让我带着你来帕克的战斗现场吗?要不然我也不能为了赶时间……你也不能全怪我不是?”
在梅姨的办公室,墨非给梅姨讲述完重力加速度这种初级物理知识之后,忍着梅姨的大发雷霆,揽住梅姨的腰,眨眼间便跨越了空间的距离,带着梅姨来到了这里。
“那怪我喽……”梅姨气极反笑。
“怪我,肯定怪我,不过我们的矛盾以后再说,你看,帕克现在的状况可是不太妙啊!”
墨非指着高楼之下,从他们的视角,可以非常清晰的看见,小蜘蛛正在和沙人搏斗,而小蜘蛛处于下风。
因为沙人免疫物理攻击这一项,就让小蜘蛛的超能力打扮都派不上用场了。
梅姨对帕克的关心,肯定是在对墨非作死的愤怒之上的,于是她立即转头看向小蜘蛛和沙人的战场,最后只留下了一句话:
“等帕克这儿的事情过去,我再跟你好好算账。”
“好好好。”墨非松了一口气,总算是糊弄过去了。
至于以后……呵呵,不是他吹的话,等梅姨这股怒火削下去了,他摆平她还不简单吗?
墨非搂着梅姨纤细的腰肢,两人一起观看小蜘蛛和沙人的战斗。
“帕克他能够战胜那个黄沙巨人吗?”梅姨担忧的问道。
“这孩子,从小就爱逞强,好管闲事,但是也不能什么事情都管啊,明显战胜不了的敌人,即使你牺牲了自己,又有何用?”
当家长的,肯定都希望孩子能够成为一个正直的好人,可是这个社会好人通常都是要吃亏的,所以某些时候,又不想让他们当好人了。
“别怕别怕,这对帕克来说,只是小意思。”墨非在梅姨脸颊上亲了一口,说道:“帕克出道至今,遇到过不知道多少强敌,沙人绝对不是其中最难缠的敌人,所以放心,帕克一定能够战胜对方。”
“如果真的要是有什么意外,这不是还有我在嘛,我一定会救帕克的。”
“嗯。”梅姨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
她的一颗心,早就随着帕克一次次险之又险的避开沙人的攻击而七上八下的。
沙人打到现在,也极为恼怒,无论他怎么攻击,哪怕拿出了吃奶的劲头,却始终不能重创烦人的小蜘蛛,就像一头威猛的犀牛,却根本无法拿吸血的牛蝇怎么样一般。
小蜘蛛的反应能力和蜘蛛感应真是太bug了。
他想避开小蜘蛛,直接去拿装钱的口袋走人。
可是小蜘蛛的蜘蛛丝能够将轻而易举的将装钱的大口袋从他面前抢走。
“你这个死混蛋,你怎么能这么对我,你弄疼我知不知道?”
在一处高楼的天台之上,梅姨对墨非一阵拳打脚踢。
很显然,哪怕她身体被强化过的,却也经受不住墨非给她讲解的重力加速度的高中物理姿势。
“我以后再也不理你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墨非连忙诚恳的道歉道:“那不也是因为你不停的催促,非要让我带着你来帕克的战斗现场吗?要不然我也不能为了赶时间……你也不能全怪我不是?”
在梅姨的办公室,墨非给梅姨讲述完重力加速度这种初级物理知识之后,忍着梅姨的大发雷霆,揽住梅姨的腰,眨眼间便跨越了空间的距离,带着梅姨来到了这里。
“那怪我喽……”梅姨气极反笑。
“怪我,肯定怪我,不过我们的矛盾以后再说,你看,帕克现在的状况可是不太妙啊!”
墨非指着高楼之下,从他们的视角,可以非常清晰的看见,小蜘蛛正在和沙人搏斗,而小蜘蛛处于下风。
因为沙人免疫物理攻击这一项,就让小蜘蛛的超能力打扮都派不上用场了。
梅姨对帕克的关心,肯定是在对墨非作死的愤怒之上的,于是她立即转头看向小蜘蛛和沙人的战场,最后只留下了一句话:
“等帕克这儿的事情过去,我再跟你好好算账。”
“好好好。”墨非松了一口气,总算是糊弄过去了。
至于以后……呵呵,不是他吹的话,等梅姨这股怒火削下去了,他摆平她还不简单吗?
墨非搂着梅姨纤细的腰肢,两人一起观看小蜘蛛和沙人的战斗。
“帕克他能够战胜那个黄沙巨人吗?”梅姨担忧的问道。
“这孩子,从小就爱逞强,好管闲事,但是也不能什么事情都管啊,明显战胜不了的敌人,即使你牺牲了自己,又有何用?”
当家长的,肯定都希望孩子能够成为一个正直的好人,可是这个社会好人通常都是要吃亏的,所以某些时候,又不想让他们当好人了。
“别怕别怕,这对帕克来说,只是小意思。”墨非在梅姨脸颊上亲了一口,说道:“帕克出道至今,遇到过不知道多少强敌,沙人绝对不是其中最难缠的敌人,所以放心,帕克一定能够战胜对方。”
“如果真的要是有什么意外,这不是还有我在嘛,我一定会救帕克的。”
“嗯。”梅姨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
她的一颗心,早就随着帕克一次次险之又险的避开沙人的攻击而七上八下的。
沙人打到现在,也极为恼怒,无论他怎么攻击,哪怕拿出了吃奶的劲头,却始终不能重创烦人的小蜘蛛,就像一头威猛的犀牛,却根本无法拿吸血的牛蝇怎么样一般。
小蜘蛛的反应能力和蜘蛛感应真是太bug了。
他想避开小蜘蛛,直接去拿装钱的口袋走人。
可是小蜘蛛的蜘蛛丝能够将轻而易举的将装钱的大口袋从他面前抢走。

3p1wo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某美漫的醫生 線上看-第六百七十九章 梅蘭竹菊展示-lvtsu

某美漫的醫生
小說推薦某美漫的醫生
卓不凡被秒杀了。
墨非转过头,以一种淡漠的口气,对着其他三十六岛、七十二洞的人说道:“还有谁?”
“咕噜~”
一大片的吞咽口水的声音。
卓不凡可是他们之中的最强者,而不是最强王者,而是卓不凡先前已经动手收拾了好些个挑衅的人,打出来的在众人之中的领导者地位。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一手超强剑术,根本无人能敌。
逍遙遊之風鵬正舉 我殺我
即便是号称南慕容的慕容复,也不过是堪堪和卓不凡打了个平手。
但是……
被秒杀了。
“阁下不觉得自己行事太过霸道了吗?竟然一言不合就杀了卓不凡兄……”蛟王不平道人大声道:“你能够动手杀卓兄,难道你还能动手杀了我们这里所有人?灵鹫宫控制咱们弟兄们十几年,动辄打骂,这日子兄弟们已经过够了,如果再不给我们解开生死符,那我们大不了鱼死网破!”
“对啊,解开生死符,不然我们就鱼死网破。”
“你的武功是高,我是打不过你,但是我就是不服,不行吗?”
蛟王不平道人的话,倒还是激起了不少傻子的跟着吆喝,一时间显得群情激愤。
“你这话说得很有意思,我为什么不能将你们全杀了呢?”墨非饶有兴致的看着蛟王不平道人,说道:“原谅我之前还没有想到……”
如果是寻常人说这话,怕是要引起哄堂大笑,可是当墨非一边说话,一边释放出绝强的气势,还有无边的杀气,三十六岛、七十二洞的人可就哑口无言了。
“难道说还有人为你们这种坏事做尽的下九流之人出头吗?”
现场一片寂静。
不少三十六岛、七十二洞的人已经开始用不善的目光看着蛟王不平道人了。
蛟王不平道人额头冒着冷汗,张了张口,正要说些什么,却被墨非给打断了:
“还有,生死符的事情,是三十六岛、七十二洞的事,我记得其中可没有卓不凡、崔绿华,还有你不平道人三个人什么事啊?你们三个掺和其中,是在想什么?”
被墨非点名,崔绿华和不平道人顿时感觉鸭梨山大。
“兄弟们,这人是要赶尽杀绝了,大家一起上啊!”不平道人忽然一声大吼,随即咻的一道暗器,便对着墨非激射而去。
还真有一大群傻子又听从了不平道人的话,纷纷朝着墨非发射暗器,霎时间咻咻破空声不绝,笼罩了墨非。
“雕虫小技,也敢班门弄斧?”
墨非一声冷笑,漫天花雨式的暗器,组成一道贴墙,滞留在墨非身前,然后再随着墨非一挥手,暗器以比来时更快速度倒飞回去。
“叮叮叮……”
三十六岛、七十二洞的人根本没有想到,有人能够将那么一片铁雨全部原路挡回,于是被打了个措手不及,顿时惨叫连连倒下一片。
不平道人发射了暗器,自己本人便极速而退,想要逃跑了。
很明显嘛,连武功最强的卓不凡都那么轻易的嗝屁了,他这小身板明显也扛不住逍遥派那人的武功。
他之所以愿意跟着三十六岛、七十二洞的人来攻打灵鹫宫,只不过是贪图灵鹫宫的神功秘籍罢了,他又没有生死符,不存在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的情况,所以情况不妙,先跑了再说。
只不过,逃跑的过程中,他的耳朵动了动,听到了“咻”的一声,然后,他就看到了从自己眉心处,激射而出一枚松果。
松果从他的后脑射进,从眉心射出,和卓不凡的死法,一样一样的。
甜妻萌宝:腹黑总裁坏坏哒 华尔兹.
“还有没有人要询问我天山童姥的陷落了?”墨非目光扫视还站着的三十六岛、七十二洞的人。
大多数人被墨非这一手震慑住了,可是还有一部分明知自己必死的人,就要死中求活了。
特别是乌老大,他是万仙大会的主持者,其他人摇尾乞怜,可能还能保留一条性命,但他决计是十死无生。
惟愿岁月可回首
所以乌老大忍不住开口了:“兄弟们……”
“咻!”
乌老大无疑也死了。
场面陷入了悲呦、绝望之中,还有灵鹫宫来人打破了寂静。
数十匹快马急驰而至。
马背上乘者都披了淡青色斗篷,远远奔来,宛如一片青云,听得几个女子声音叫道:“尊主,属下追随来迟,罪该万死!”
全是女子,斗篷胸口都绣着一头黑鹫,神态狰狞,众女望见巫行云,便即跃下骏马,快步奔近,在巫行云面前拜伏在地。
三十六岛、七十二洞的人大惊失色,看着灵鹫宫的女人朝着巫行云朝拜——难道那个六岁女童模样的稚童,就是老妖婆天山童姥?
巫行云哼了一声,道:“一群废物,我失踪这么多天,都没见你们找来,累得我屈身布袋,竟受乌老大这等狗贼的虐待侮辱,我要是指望你们这些废物援救,怕是早就死在了这群乌合之众的乱刀之下。”
一个年龄四十多岁,但看起来仍旧风韵犹存的妇人道:“启禀尊主,自从那晚尊主离宫,属下个个焦急得了不得……九天九部当时立即下山,分路前来伺候尊主。属下昊天部向东方恭迎尊主,阳天部向东南方、赤天部向南方、朱天部向西南方、成天部向西方、幽天部向西北方、玄天部向北方、鸾天部向东北方,钧天部把守本宫。属下无能,追随来迟,该死,该死!”
说着连连磕头。
墨非看着这群灵鹫宫门人,摸了摸下巴,该说不愧是灵鹫宫的人吗?女人质量挺高啊……
巫行云对着灵鹫宫人一顿臭骂,然后方才说道了正事,指着墨非说道:“我被乌老大掳掠下山,险些儿性命不保,幸得这位少侠相助,从今日起,他便是缥缈峰灵鹫宫的新主人,灵鹫宫九天九部的奴婢,生死由他。你们听明白了吗?”
她如今返老还童,功力不在,根本没办法庇护灵鹫宫,而墨非一心想帮助王语嫣收回灵鹫宫这一逍遥派的支脉,所以巫行云认清楚了现实,还是暂时将灵鹫宫还给墨非和王语嫣。
……还没写完,半小时后修改。
卓不凡被秒杀了。
墨非转过头,以一种淡漠的口气,对着其他三十六岛、七十二洞的人说道:“还有谁?”
“咕噜~”
一大片的吞咽口水的声音。
卓不凡可是他们之中的最强者,而不是最强王者,而是卓不凡先前已经动手收拾了好些个挑衅的人,打出来的在众人之中的领导者地位。
一手超强剑术,根本无人能敌。
即便是号称南慕容的慕容复,也不过是堪堪和卓不凡打了个平手。
但是……
被秒杀了。
“阁下不觉得自己行事太过霸道了吗?竟然一言不合就杀了卓不凡兄……”蛟王不平道人大声道:“你能够动手杀卓兄,难道你还能动手杀了我们这里所有人?灵鹫宫控制咱们弟兄们十几年,动辄打骂,这日子兄弟们已经过够了,如果再不给我们解开生死符,那我们大不了鱼死网破!”
“对啊,解开生死符,不然我们就鱼死网破。”
“你的武功是高,我是打不过你,但是我就是不服,不行吗?”
蛟王不平道人的话,倒还是激起了不少傻子的跟着吆喝,一时间显得群情激愤。
“你这话说得很有意思,我为什么不能将你们全杀了呢?”墨非饶有兴致的看着蛟王不平道人,说道:“原谅我之前还没有想到……”
如果是寻常人说这话,怕是要引起哄堂大笑,可是当墨非一边说话,一边释放出绝强的气势,还有无边的杀气,三十六岛、七十二洞的人可就哑口无言了。
“难道说还有人为你们这种坏事做尽的下九流之人出头吗?”
现场一片寂静。
不少三十六岛、七十二洞的人已经开始用不善的目光看着蛟王不平道人了。
蛟王不平道人额头冒着冷汗,张了张口,正要说些什么,却被墨非给打断了:
“还有,生死符的事情,是三十六岛、七十二洞的事,我记得其中可没有卓不凡、崔绿华,还有你不平道人三个人什么事啊?你们三个掺和其中,是在想什么?”
被墨非点名,崔绿华和不平道人顿时感觉鸭梨山大。
背靠背 百竹先生
“兄弟们,这人是要赶尽杀绝了,大家一起上啊!”不平道人忽然一声大吼,随即咻的一道暗器,便对着墨非激射而去。
还真有一大群傻子又听从了不平道人的话,纷纷朝着墨非发射暗器,霎时间咻咻破空声不绝,笼罩了墨非。
“雕虫小技,也敢班门弄斧?”
墨非一声冷笑,漫天花雨式的暗器,组成一道贴墙,滞留在墨非身前,然后再随着墨非一挥手,暗器以比来时更快速度倒飞回去。
“叮叮叮……”
三十六岛、七十二洞的人根本没有想到,有人能够将那么一片铁雨全部原路挡回,于是被打了个措手不及,顿时惨叫连连倒下一片。
不平道人发射了暗器,自己本人便极速而退,想要逃跑了。
很明显嘛,连武功最强的卓不凡都那么轻易的嗝屁了,他这小身板明显也扛不住逍遥派那人的武功。
他之所以愿意跟着三十六岛、七十二洞的人来攻打灵鹫宫,只不过是贪图灵鹫宫的神功秘籍罢了,他又没有生死符,不存在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的情况,所以情况不妙,先跑了再说。
網遊之小人物的世界
只不过,逃跑的过程中,他的耳朵动了动,听到了“咻”的一声,然后,他就看到了从自己眉心处,激射而出一枚松果。
松果从他的后脑射进,从眉心射出,和卓不凡的死法,一样一样的。
“还有没有人要询问我天山童姥的陷落了?”墨非目光扫视还站着的三十六岛、七十二洞的人。
大多数人被墨非这一手震慑住了,可是还有一部分明知自己必死的人,就要死中求活了。
特别是乌老大,他是万仙大会的主持者,其他人摇尾乞怜,可能还能保留一条性命,但他决计是十死无生。
所以乌老大忍不住开口了:“兄弟们……”
“咻!”
乌老大无疑也死了。
场面陷入了悲呦、绝望之中,还有灵鹫宫来人打破了寂静。
数十匹快马急驰而至。
马背上乘者都披了淡青色斗篷,远远奔来,宛如一片青云,听得几个女子声音叫道:“尊主,属下追随来迟,罪该万死!”
全是女子,斗篷胸口都绣着一头黑鹫,神态狰狞,众女望见巫行云,便即跃下骏马,快步奔近,在巫行云面前拜伏在地。
三十六岛、七十二洞的人大惊失色,看着灵鹫宫的女人朝着巫行云朝拜——难道那个六岁女童模样的稚童,就是老妖婆天山童姥?
巫行云哼了一声,道:“一群废物,我失踪这么多天,都没见你们找来,累得我屈身布袋,竟受乌老大这等狗贼的虐待侮辱,我要是指望你们这些废物援救,怕是早就死在了这群乌合之众的乱刀之下。”
一个年龄四十多岁,但看起来仍旧风韵犹存的妇人道:“启禀尊主,自从那晚尊主离宫,属下个个焦急得了不得……九天九部当时立即下山,分路前来伺候尊主。属下昊天部向东方恭迎尊主,阳天部向东南方、赤天部向南方、朱天部向西南方、成天部向西方、幽天部向西北方、玄天部向北方、鸾天部向东北方,钧天部把守本宫。属下无能,追随来迟,该死,该死!”
说着连连磕头。
墨非看着这群灵鹫宫门人,摸了摸下巴,该说不愧是灵鹫宫的人吗?女人质量挺高啊……
巫行云对着灵鹫宫人一顿臭骂,然后方才说道了正事,指着墨非说道:“我被乌老大掳掠下山,险些儿性命不保,幸得这位少侠相助,从今日起,他便是缥缈峰灵鹫宫的新主人,灵鹫宫九天九部的奴婢,生死由他。你们听明白了吗?”
軍婚有喜 十裏清歡
她如今返老还童,功力不在,根本没办法庇护灵鹫宫,而墨非一心想帮助王语嫣收回灵鹫宫这一逍遥派的支脉,所以巫行云认清楚了现实,还是暂时将灵鹫宫还给墨非和王语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