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9ikv都市小說 都市劍說笔趣-第1628節-殺手鐗鑒賞-akhac

都市劍說
小說推薦都市劍說
现场一片鸦雀无声!
大神俱乐部的诸人表情就像死了爹一样。
这特娘的不是王炸,而是核爆!
一不小心,就算是507所的人也得玩完!
你们不是来踢场子的,而是想要拉着所有人同归于尽吧!
至于这么凶残吗?
一个蛋糕的懈逅
“太恐怖了!~”
有过一次险些团灭经历的美国行动组组长梅嘉平心有余悸。
“难怪李白不轻易动用这条蛇王,他是对的!”
早有耳闻小青龙的毒性霸道,真是百闻不如一见,打个呵欠就秒杀了蛇类的天敌,若是冲着人群狠狠喷上一口,想到这里,石博学便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
毒性如此恐怖的毒蛇,大概可以轻描淡写的毒杀一整支军队吧!
网眼广场下方的湖面上,依旧不断有鱼翻起肚皮浮上水面,散入水中的毒性仍未自然稀释降解,在致命浓度线上。
在短短片刻的功夫,这座浮岛内外聚拢了一大片死鱼,至于被毒杀的丰年虫更是不计其数,将水面挤得满满当当,就像一锅淡红色的粥,让人看着触目惊心。
大盐湖的湖水含盐量浓度极高,远远超过海水,虽然有鱼类生存,可是种类和数量却十分稀少,而且生长极慢,如今被毒杀了成百上千条,也不知多久才能恢复元气。
幸亏所有的浮筒都是高强度塑料,耐腐蚀性一流,并未受到任何影响,不然就等着集装箱群陆续沉没,浮岛上的人也将无一幸免。
靠着浮岛的那些船舶却未能幸免,浸入水面的防锈漆纷纷失去了光泽,明明是新船,却像是已经使用了多年一般暗淡无光,出现了不少斑驳之色。
蛟毒性烈,属于一种非常特殊的活性物质,侵蚀性极强,即便溶入水中,毒性得以稀释,却依旧需要将浓度比例降到极低的层次,才能渐渐失去凶猛至极的活性。
石博学确认了小青蛇的毒性已经逐渐散去,立刻抖了起来,气势十足地大声喝道:“还有谁?不服气的尽管放马过来!”
这大概可以算作狐假虎威吧!
“这不公平,有本事不用这条蛇,换其他的,我们来决一死战!”
“对,你们在欺负人!算什么英雄好汉!”
“换其他的来,恃强凌弱,我们不服!”
……
血戰天下
大神俱乐部一方个个脸红脖子粗的叫嚷起来,谁都是明白人,可是这会儿却都在装傻充楞。
这话说的要脸不?
不要脸!
可是没办法啊!
如果不用激将法,逼得对方将这条可怕的蛇王撤回去,他们这么多人,还不如干脆投降得了!
随随便便的被喷上一口,当场变成骷髅骨头棒子,光看着就很吓人的知道吗?
没有人愿意白白送死,尤其是还死的如此之惨,不少人的小腿肚子都开始抖了,他们都生于新社会,长于红旗下,压根儿就没有经历过惨烈的战争年代,太平日子过久了,初一开始还能嚣张至极的嘴炮几句,当真正遭遇要命的危险时,立刻就会180度大逆转,好汉变瓜怂,被打回外强中干的原形。
此时此刻也顾不得神马脸面,什么有利于自己,就怎么信口开河的胡说八道,指望对面的人都是些二傻子,老老实实的上当,按照他们划下来的游戏规则走,最后乖乖的认输,从哪儿来的滚回哪里去,别耽误自己在北美逍遥自在。
“李白,别听他们的,都是一群纸老虎,逼他们投降!”
赵子午跟李白的关系更近一些,站在人堆里面扯着嗓子喊了一句。
衛冕冠軍
“好的!”
李白点了点头,然后冲着地上的皮皮蛇,不,皮皮蛟,喝道:“妖孽,还不快快回来!”
偷吃完以后,多半没有刷牙,这口气浓烈的,直接把两只可怕的小动物给熏成了骨头。
大魔头很想给这头青蛟灌上吨吨吨的漱口水,然后用大刷子狠狠磨她的大牙。
青光一闪,在网眼甲板上盘成一坨的青蛇出现在李白的肩膀上,吐着信子,想要去接近他的脖子。
貌似亲昵的动作,却被李白同学毫不留情的抓住,捏住尾巴,大风车走起……
————
嗖嗖嗖的,天旋地转一千圈。
“……”
石博学一脸的提心吊胆,你这样耍蛇真的好吗?
万一被咬上一口,恐怕也会当场变成一堆白生生的骨头吧?
海賊之文虎大將 藥石可醫
“这蛇不会咬他吧?”
梅嘉平的声音打着颤,他就没见过有谁养蛇,还这么折腾的。
只要是个蛇,这会儿多半都已经被激怒,噬主都是轻的,要是一时火起,凶性大发,整个浮岛上的人恐怕都要被牵连的凶多吉少,别以为跳进湖水里面就能逃生。
恰恰相反,看到水面上的那些死鱼就知道,反而死的更快。
赵子午有些不确定地说道:“应该不会!”
他的信心来自于李白以往的经历,像这般作死,要是会被咬的话,恐怕早就被咬死了,哪里有机会在这里“人前显圣”?
“好了!赶紧的,我还要赶时间!”
李白将晕头转向的青蛟塞回口袋,将目光投向大神俱乐部的人。
除了加拿大行动组在短时间内成功拿下三江阁,取得巨大战果以外,包括美国这边在内的其他几个行动组进展似乎并不太顺利。
计划赶不上变化,各种意外情况让来自华夏本土的507所带队人与巫师们有些措手不及。
墨西哥的论道堂得到了当地巫师圈子的庇护,让华夏本土来的行动组无从着手,只能干瞪眼;巴西的天下学院干脆隐入亚马逊丛林,让人无从找起;澳大利亚的西昆仑更狠,勾结当地官府,将华夏本土来人直接扣留,反客为主,哪怕在外交方面的交涉,至今依旧没有把人放出来,追索任务自然而然的无从谈起。
这些麻烦始终都需要已经成功解决任务目标的行动组挨个儿前去支援,所以李白口中的“赶时间”还真的不是装逼,而是实话实说。
手下的人尽皆噤若寒蝉,这仗没法儿打,大神俱乐部的老大,董事长蒋元青眼睛微微眯起来,沉声道:“年轻人,你莫要欺人太甚!”
他十分恼火,一方面是气自己的手下竟然连一个能打的都没有,挑了一个能够克制蛇类的蛇獴驯养高手,却没有想到,两只蛇獴连一个回合都没能撑住,当场被毒杀了,两者完全不是一个层面的对手,让人看的皮头直发麻,另一方面却是惊骇于507所派来的团队阵容,这样的一条蛇王,恐怕都足以轻而易举的灭掉分裂出来的所有人。
加拿大的三江阁已经很久没有消息传来,难道……
想到这里,蒋元青不禁心头一寒。
大概已经被灭掉了吧!
“请抓紧时间,可以吗?”
李白上下打量着这个老头,他固然尊老爱幼,但是为了赶时间,那么就只有说声抱歉了,若是有什么不对之处……辣么你来打我啊!
“李白,用飞剑干他!对了,飞剑,飞剑呢?”
石博学脱口而出,情不自禁的往自己身上一摸,突然想起来,李白给自己的那支飞剑已经由专人押运回国。
这会儿说不定已经在507所的某个实验室内,正在接受检测鉴定。
早知道就先留下来,不急着送回国,这会儿正好可以用上一用。
收拾这些叛逃者,还不是手到擒来,若是有谁不长眼的胆敢反抗,在无坚不催的飞剑面前,还不是如同砍瓜切菜般的屁滚尿流。
神马飞剑,飞什么剑?
多半是在故弄玄虚,蒋元青口中念念有词,发出奇异的声波。
轰隆!~
浮岛一侧传来一声闷响。
新郎换人做 方蝶心
那些漂浮在水面上的集装箱屋舍和彼此相连的网眼甲板通道纷纷摇晃起来,彼此撞击,发出各种各样的声响。
一时间惊呼声此起彼伏。
一条粗大的黑影从浮岛下方高速掠过。
轰隆又是一声巨响,几块网眼甲板承受不住撞击,扭曲着飞向半空,甚至还有人体被跟着一块儿抛飞起来,惨叫声远远传来,随即戛然而止,估计摔的不得活了。
“卧槽,发生了什么情况?”
507所两个行动组的人尽皆脸色大变,整个浮岛正在遭到不明的攻击。
“糟糕!是黑蛟王,它疯了!”
平日里极有城府的蒋元青在此时此刻也难免有些乱了阵脚。
他的杀手锏黑蛟王并未如约而至,反而疯狂攻击起了整个浮岛。
“老石,怎么办?”
梅嘉平望向石博学,这会儿对方才是他们这伙人的话事人。
“撤!这里已经不安全了!”
石博学老成持重,不肯在这里继续陪大神俱乐部的人一块儿冒险。
看得出来,连这些叛逃者们都不曾预料到这样的攻击,很显然连他们都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他们再留下来,恐怕也会遇到危险。
三十六计,当然是走为上计!
“我们撤!”
梅嘉平话音刚落,他们所站在的网眼甲板就像火山爆发一般,剧烈颠簸起来。
锁止构件扭曲变形,一块块甲板禁不住冲击,彼此脱离,整个广场一下子四分五裂,登时有数人维持不住平衡,惊惶失措的跌向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