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yys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老婆是大明星-第六百二十六章 沒發燒推薦-0u0ua

我老婆是大明星
小說推薦我老婆是大明星
病房外。
豪门禁爱:吃定小情人! 迷途千年
陈然跟张主任坐在那儿。
张主任手指动了动,显然是想点烟,可他现在是真戒了,许久没抽,一时之间倒是没办法。
见陈然在旁边不吭声,他说道:“你就不说点什么?”
犯罪心理
枝枝装怀孕,陈然肯定是知道的。
陈然问道:“叔,医生怎么说,枝枝有没有摔到其他地方?”
他到现在还不清楚怎么回事,只知道张繁枝没事,然后就被张主任给弄出来了。
张主任原本是有点怒气,可听到陈然一心惦记着枝枝,心里的火一下子消散了大半。
瞅着陈然还有点着急,没好气说道:“就是摔了一跤,没事了。”
听到这话陈然松了口气,又有点纳闷,那刚才下飞机张叔语气为什么那么着急?
他没问出口,就听张主任问道:“怎么,就关心枝枝,不关心孩子?”
陈然讪讪一笑,“叔你说笑了。”
他又不傻,枝枝摔跤都进了医院,有没有孩子那不是一目了然吗?
“我没说笑,好好的外孙没了,你知道我们什么心情?”张主任轻哼一声。
陈然低头道:“叔,对不起。”
“现在你说对不起有用?”张主任可不吃这套。
“这都是我的主意,如果明年才结婚,感觉等不了这么久。”陈然闷声说道。
“你和枝枝都这么长时间了,也没吵过架没闹多少矛盾,怎么就等不了,当初不是不想结婚的吗,怎么现在又着急起来了?”
“以前没遇到枝枝,心态不一样。”
这话陈然说的是理直气壮,也是实话。
人谈恋爱和没谈恋爱,完全是两码子事,性格都可能出现很大变化,更别说一个想法了。
没见男人在婚后都胖的很快吗?真以为食言而肥是个假话啊!
张主任也没继续追问,场面一下子沉默下来。
陈然弱弱的问道:“叔,还有事儿吗,我要不先进去看看枝枝?”
他是真着急,一路火急火燎的赶过来,结果还没跟张繁枝说上话就被叫出来,现在心里还是不踏实。
张主任瞥了他一眼,想说什么,可最后没说出来,人家说了半天还是为了结婚,这事情还是二叔弄出来的,要不是看了个日子得明年才结婚,哪里有这么多事。
陈然跟张繁枝俩假装怀孕就是为了早点结婚,当初他们还催着人结婚了,并不觉得这有错,只是方法实在让他们不痛快,现在心里都空落落的。
现在心里有气,也没跟陈然多说,只是挥了挥手,让他进去。
陈然松了口气,开门进了病房。
云姨看他进来,倒是没跟张主任一样兴师问罪,只是交代两声,就出去了,把空间留给陈然二人。
陈然连忙走进问道:“感觉怎么样?”
“我没事。”张繁枝闷声道。
“这怎么摔跤的?”
陈然到现在都还不明白,好端端的怎么就摔跤了。
如果是普通的摔跤,怎么还到了医院,甚至惊动了张主任和云姨?
张繁枝张了张嘴,却不知道从何说起,只是岔开话题问道:“你怎么回来了?”
“听你摔跤还进了医院,我哪里坐得住。”陈然见她表情就知道不好开口,便也没追问,只要人没事就好,其他事情等会儿可以询问任晓萱。
瞅了瞅门外,现在二老都在那儿,陈然问道:“叔他们知道了。”
他说的自然是装怀孕的事儿。
本来就是为了结婚才装怀孕,可现在事情败露了,那结婚怎么办?
张繁枝嗯了一声,然后沉默下来。
陈然牵着她的手拍了拍,说道:“你也别多想,我会和叔他们说清楚。”
张繁枝抬头看了看他,隔了会儿说道:“反正是要结婚的。”
瞧着她认真的样子,陈然突然笑起来。
很难想象现在这个张繁枝,和当初清清冷冷的说出三十岁之后才考虑结婚的会是同一个人。
……
确认张繁枝没事,陈然一直悬着的心也放松下来。
仔细想想,下飞机的时候跟张主任说的话,也是故意想让他紧张紧张。
今天忙了这么半天,估摸也要在医院睡下。
那一跤摔的有点结实,额头都红了一块,虽然没多大事,可在医院观察一天。
因为陈然在这里,张主任跟云姨一同回去了,打算做饭菜送来给张繁枝。
二老来来去去,脸色都一般,让陈然心里有点忐忑。
可跟张繁枝说了,事情他会解释,那就要将事情处理好。
其实当初他要跟枝枝沟通好了,或者在得知可能明年才结婚的时候就将事情揽过来,怎么会有现在的闹剧发生。
现在陈然只能是庆幸,还好孩子是假的,否则今天这真摔了一跤,那情况他根本不敢想象。
一念及此,他心里也疑惑起来,实在不明白枝枝是怎么摔跤的。
在工作室里面,大家都照顾枝枝,不至于这么不小心,还有云姨和张叔,疑点颇多。
李小姐微博的1500天
张繁枝不愿意说,现在也睡着了,陈然没打扰她,却也不放心,就去外面找了任晓萱。
刚才来的着急,都没问清楚,他到现在还不知道怎么回事。
任晓萱看到陈然,有点结巴的说道:“陈,陈老师。”
“你别紧张,我就是想知道枝枝是怎么回事。”陈然问道。
任晓萱忙将事情始末说一遍,然后满脸难过的说道:“都怪我没有拦住阿姨,不然希云姐都不会摔跤了。”
她不停重复这句话,非常的自责。
陈然听完都愣了一下,听她的描述,云姨明显是怀疑了,这才去工作室看看女儿顺便取证,结果张繁枝正在健身,被抓了个正着,一时之间惊慌失措,就从跑步机上摔下来。
“这……”
陈然有点瞠目结舌,没想过事情竟然会是这样。
虽然早就知道纸包不住火,真怀孕假怀孕总有一天会被知道,却没想到是以这种方式。
就凭这些疑点能够推断出枝枝没怀孕,云姨都可以去当侦探了。
陈然心中颇为无奈,真的,他就没想过事情会是这样。
瞅着任晓萱还在不断自责,这都快变成祥林嫂了,他便安慰道:“没事的,你也不要自责了,事情不怪你。”
任晓萱有失职的地方,但是主因不是她,怎么也怪不到她头上。
现在陈然想的是,既然事情都败露了,那怎么跟父母解释?
光看张叔和云姨的表情就知道了,这事情解释了肯定会让二老生气。
可没办法,不管怎么样也得解释。
哪怕是现在没被发现,以后都有这么一天。
……
张繁枝第二天就出院了。
整个过程半点风声都没漏出去。
她现在的名气可以说是一点风吹草动都会被顶上热搜,要是真泄露出去还真不好收场。
陈然面对着张叔云姨,心里颇为忐忑,但是就跟他说的一样,婚肯定是要结的。
云姨去了厨房,张主任没说话。
陈然说道:“叔,对不起,这都是我的主意,跟枝枝没关系。”
武神天噬
张主任默不作声。
“我就是想早点跟枝枝结婚,虽然怀孕是假的,可是婚礼日期定下来却是真的……”陈然试图从这方面着手。
可是张主任依然没开口。
賽爾號之時間之神
这让陈然有点挠头。
劝人的时候就怕人不开口,只要说话都有劝解的方向。
“叔,您就别生气了,为了这事情气着身子不划算。”
张主任嘁了一声,“你还知道我会气着身子,早干嘛去了?”
旁边张繁枝闷了半天,这时候才插嘴道:“跟陈然没关系,是我自己的意思。”
她是担心这事情影响到父亲和陈然的关系。
见女儿这么护着陈然,张主任摇了摇头道:“这事情你们做的不厚道,如果想结婚,直接跟我们说,这事情可以商量,但是骗人就是不对。”
“你知道听你怀上了孩子,我和你妈高兴了多久?不说我们,陈然父母也一直高兴,现在知道孩子是假的,对我们几位老人的感情造成了不可估量的伤害。”
“叔……”陈然想插嘴,却被张主任伸手止住。
蠱婚 獨寒淚
“我昨晚上你妈商量了一宿,孩子是假的就是假的,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你们想早点结婚,我们也能理解,但是这种事情,只能够发生这么一次,而且陈然父母那边,你们要去好好解释,不能继续隐瞒。”
张主任说的很认真。
他们这边就算了,自家女儿,反正是自己生的,被骗了能咋样,忍着呗。
可陈然父母那边怎么办?
陈俊海夫妇到现在都还不知道这事儿,要真知道了,会怎么想?
降低对枝枝的印象分是一方面,会不会觉得他们家里的教育很失败,也觉得枝枝是个不诚实的人?
他们想枝枝结婚,那是想要她过得幸福,如果现在还没过门就跟陈然家里的长辈有了间隙,那以后怎么好好过日子。
陈然忙说道:“叔您放心,我爸妈那边由我去解释。”
他知道张主任的担心,肯定也不想让枝枝和父母有误会。
张主任看了看女儿,再看看陈然,最终点了点头。
反正事情就这么过了,否则也没办法。
孩子是自己生的,为了她什么苦都吃了,就这点欺骗还能受不住?
陈然又弱弱的问道:“那个,叔,我和枝枝的婚礼……”
张主任没好气道:“你小子得寸进尺。”
陈然讪讪一笑:“毕竟日子都定下了。”
张主任摇了摇头,“放心吧,都定下了,还能取消不成?”
早知道这么一波三折,当初就早点说清楚。
你说现在叫啥事儿。
陈然听到这话,顿时放心了。
现在,就是愁怎么跟家里人解释。
——————
……
陈家。
陈俊海正跟妻子看电视,陈然却突然回来,二人都有点错愕。
宋慧问道:“你不是去出差吗,怎么回来了?”
“昨天就回来了,事情处理好了。”陈然解释道。
“那昨晚又不回来。”
“有事情忙。”陈然说完问道:“瑶瑶呢?”
宋慧道:“她啊,去拍个节目,要去两天,还没回来,你说你们兄妹俩,出去都凑一起,就扔我和你爸在家里。”
陈然讪笑了下,稍微踌躇,这才说道:“爸妈,我有件事情和你们说一下,您二老千万别生气哈。”
陈俊海本来正看电视起劲,听到这话好奇道:“什么事儿弄得这么神神秘秘?”
宋慧也认真的看着儿子,“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陈然被父母眼神盯着,心里也有点发毛,但是这事儿不能瞒了,得说啊!
“就是关于孩子的事情。”
“孩子的什么事儿,你们去孕检了?”宋慧好奇道。
“不是。”陈然咬牙道:“其实压根没有孩子。”
这话一出,二老顿时愣了下,宋慧忙伸手摸了摸额头,又摸了摸自己的,这才说道:“这也没发烧啊,你说是什么胡话?!”
陈俊海道:“饭能乱吃,话不可以乱说。”
陈然无奈道:“我没发烧,也没乱说,因为听说要明年才结婚,我等不及,想了这个办法,让枝枝装怀孕来早点结婚。”
宋慧和陈俊海对儿子了解的很,知道这种事情肯定不会拿来开玩笑,二人一听都顿住了,隔了好一会儿都没说话。
“这不可能啊。”宋慧有点发愣,孙子就这么没了?
陈俊海黑着脸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然连忙将事情解释一遍,大部分属实,不过将假装怀孕的由头全部推到自己身上,并且说了这次被云姨发现,枝枝一直在被骂。
宋慧马着脸道:“枝枝一个大明星,晚点结婚也没事,可是你让人装怀孕,你到底怎么想的?”
“我错了,我当时鬼迷心窍。”
陈然认错很快,见到母亲骂自己,心里稍微松了口气,知道事情已经过去了。
其实从假怀孕的事情以来,陈然一直想着一件事儿,那就是到时候要怎么圆。
就算是之后怀上了,时间对不上也会怀疑。
现在事情虽然曝光,可好歹是了却一件心事。
见到儿子的态度,夫妻俩真是有气找不到地方出。
小时候还能够揍一顿,现在陈然这么大了,不说打人好不好,关键打不打得过还是个问题。
现在夫妻二人想的是,要怎么去跟人老张家两口子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