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rke人氣都市异能 道界天下 起點-第五千零九十五章 尊古授業-8dcko

道界天下
小說推薦道界天下
苦庙之中,八苦浮屠轰然震动,似乎是要腾空而起,离开此地,前往古地之处。
但最终,八苦浮屠却是又恢复了平静。
而其内,玄一禅师看着自己面前那幅画面之中正缓缓站起的人影,双眼已经不知不觉的瞪大到了极致,眼底深处流露出了一丝……畏惧。
姜氏族地,正盘膝坐在大阵之中,双眼紧闭的姜公望,蓦然睁开了双眼,眼中爆发出了夺目的光芒,看向了古地的方向。
下一刻,他已经长身而起,一步直接迈出了姜氏族地,唯有他的声音在整个族地之中回荡。
“开启护族大阵,封闭族地,我未归来之前,任何族人,不得踏出族地半步。”
所有姜氏族人都是清楚的听到了姜公望的声音,也让他们全都面露不解之色,不明白始祖这是要去哪里。
不过,自然没有人敢询问。
大祖更是已经出现在了界缝之中,抬起手来,直接开启了护族大阵,封锁了整个族地。
除了姜公望之外,苦域之中,还有着至少超过十名的强者,在同一时刻,都是向着古地所在赶去。
原因无他,他们都感应到了古之花开,尤其是那花中人影所散发出来的恐怖气息。
这气息,比起他们来,丝毫不弱!
至于古地四周,那原本正等候着各自候选人的诸多强者,受到的震撼更大。
那仿若和他们近在咫尺,却又远在天边的古之花,所散发出来的气息,让他们根本都无法承受。
仿若此刻他们并不是置身在界缝之中,而是突然间来到了风暴漫天的海域之上,化身为了一艘小船,随时都有可能被四周的滔天巨浪给撞翻吞噬。
所有人中,最镇定的还是要属姜云了。
可镇定归镇定,他内心掀起的巨浪,却是不弱于任何人。
清穿皇妃要娇养
因为,他距离古之花最近,对于那人影,或者说是古之花所散发出来的气息,感受的最为清晰。
的而这气息之强大,在他的感受下,要远远超过了自己的师父古不老。
师父的实力到底有多强大,姜云并不知道。
但身在诸天集域之时,师父最强也不过就是能够抗衡当年所谓的那十几位大天尊而已。
也就是说,师父,肯定未成帝!
背叛與愛戀 水無情
可是眼前这个存在于古之花中,给自己的感觉,既是师父,又不是师父的虚幻人影的实力,在自己看来,绝对不会比始祖姜公望要弱。
尋找那個妳
“他到底是不是师父?”
夫來孕轉 江沈沈
顶着公主皇冠的女孩
在姜云带着这个疑惑,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那古之花中的人影,终于完全的站了起来。
他虽然只是一个虚幻的人影,但是此时此刻站在那里,却如同一尊高高在上的神祇一般,俯视着芸芸众生。
甚至,所有人都有种自惭形秽的感觉,纷纷低下头去,根本不敢和人影那不存在的目光相对视。
唯我仙缘 木木幽幽
这也就使得,偌大的界缝之中,尽管有数万强大的修士,但却是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安静的可怕。
这种安静,持续了数息之后,才被一个蓦然响起的浑厚声音所打破。
風雲系列
“今日,我代表古,开放古之传承。”
声音,就来自于那个虚幻的人影。
而听到对方的这句话,所有人的心脏顿时都是重重一跳,一个个强行按捺下心中的畏惧,竭力的抬起头来,看向了那个人影。
漫威第壹反派 青橘白衫
尤其是那七十多位天骄,更是激动的身体都微微颤抖了起来。
他们进入古地,就是为了获得机缘,获得造化。
如今,这最大的机缘和造化,即将出现!
虽然他们不知道什么是古,但他们至少知道,古就是古地原本的主人,一个强大的族群。
那么,古之传承,岂不就是这次试炼,最大的造化和机缘!
然而,接下来,那人影再次开口道:“在古的眼中,众生平等,所以,古之传承,人人都有机会得到。”
这句话,顿时让那些天骄心中的激动之火熄灭了一半。
人人都能得到古之传承……
虽然每个人的资质不同,但一旦某种传承变成了烂大街的东西,人手一份的时候,那这传承再好,也没有了什么意义。
好在,那人影第三次开口道:“机会固然均等,但能否得到,还要看尔等各自的造化了。”
随着人影的话音落在,他身下那朵已经盛开的古之花的四片花瓣,突然间暴涨开来。
枭宠:幕少的重生萌妻
而在花瓣的暴涨之下,明明众人感觉自己的身体没有动,但却是距离花瓣,距离那人影是越来越远。
这突然的变化,让众人都是大吃一惊,不明白花瓣的暴涨,到底是什么意义。
片刻过去,四片花瓣终于停止了暴涨,恢复了平静。
不过,此刻的四片花瓣,已经不能称之为花瓣了,而应该被称作四条大路!
每一片花瓣,都延伸出了一个方向,化作了一条万丈长的大路。
每条路的尽头之处,就是古之花的中心,也就是那个人影所在的位置。
那人影再次开口道:“我古共有四脉之分,故而共有四条路。”
“不过,你们无需在意,任选一条路,谁能走到我这里,即可获得古之传承!”
说完了这番话之后,人影又重新盘膝坐了下去,似乎入定一般,不再开口,一动不动。
身在这里的所有修士,也是再次陷入了安静之中,目光齐齐看向了那四条不同颜色的花瓣之路。
人影的话,他们都听的一清二楚,也明白对方话中的意思。
无非就是设置个关卡,只要能够成功闯关的人,就能获得古之传承。
不难想象,这四条花瓣之路上,必然会有机关埋伏,绝对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
只是,所有人的脑中却也紧接着冒出了各种各样的疑惑。
这些机关埋伏,到底具备多大的危险?
如果走不到尽头之处,会不会有性命之忧?
陳德脩與曾沛慈的戀愛 夏兒
是不是真的所有人都能走这条路,有没有修为境界等等要求?
在这些问题的环绕之下,让所有人尽管非常向往所谓的古之传承,但却也没有人敢毫不犹豫的踏上那四条花瓣之路。
所有人,都希望能够有其他人可以主动站出来,去第一个踏上花瓣之路,好让自己可以有个参考和借鉴。
与此同时,苦庙的八苦浮屠之中,玄一禅师那微微颤抖的声音,情不自禁的响起道:“授业,这是尊古授业!”
“我们,要不要去?”
片刻之后,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道:“当年的尊古,有现在的我们强吗?”
“如果没有,那这古之传承,对我们毫无意义!”
又有一个女子的声音传出道:“应该是没有吧?”
“可如果没有的话,那为什么我们始终没有找到古之花内的秘密,没有找到过尊古留下的这个人影?”
女子的这番话,让八苦浮屠再次陷入了沉寂。
直至良久过去,玄一禅师死死的盯着画面之中那一动不动的姜云道:“有没有可能,是这个姜云带来了什么东西,才引出来古之花的自行绽放,引出了尊古现身授业?”
此刻的姜云,瞳孔微微收缩,没有去看那四条花瓣之路,而是仍然盯着那个人影。
因为,就在这四条花瓣之路出现的同时,他赫然发现,师父留给自己的葬古之花的印记,竟然无声无息的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