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9mvr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我捧紅了半個娛樂圈 ptt-第六百五十九章《當愛已成往事》推薦-fvx32

我捧紅了半個娛樂圈
小說推薦我捧紅了半個娛樂圈
录音棚里,那位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居然坐在角落,离得远远的,但脸上那笑,却明显让人觉得不友善。
张家荣摇头,见这位那模样,心想千万别出事,他不过来最好。
申林觉得这位面熟,但这一副欠扁的样子,还真的让人不太爽。
只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忙,也就没去计较。
梁博和亮子自然也不爱招惹这位。而且人家的名气比自己大啊。
“央视春晚总导演有意让你加盟,只是觉得你还是实力不稳定,希望你能近期再有一首传唱度高的歌曲,才最后下决心用你。不过我已经给总导演保证了,给你再写出一首,能让你大红的歌曲。”
申林说完,张家荣诧异地望着申林。
参加春晚?
这可是大红的标志啊。
特别是在刘福荣参加了春晚后,检验是不是在香江红到高处的一个标志,那就是上春晚。
自己也有这个资格了?
说单薄还是好听的,自己都觉得自己没有一直红下去,达到刘福荣那种高度的可能。
刘福荣虽然还称不上顶级的巨星,但巨星是没跑了。
梁博和亮子在来的路上,申林已经说了这事了,申林又要写歌了,他们莫名的觉得期待。
申林的歌,总是带着大红的体质的,那这次,张家荣要不得了了。
而且他们作为内地人,更是知道上春晚的意义,香江地区改变不了什么,但可在内地,等于瞬间让你家喻户晓起来了。
要知道内地的市场可是巨大的啊。
只是这时,在角落的那位,居然笑出声音来了。
梁博和亮子脸上不悦地看了过去。
这时那位才识趣地闭上了嘴。
但表情根本没变,不屑就差写在脸上了。
这位心想,你申林得是多大的能耐?都这个时间了还能让张家荣出一首大红到能上春晚的歌?
吹牛都比胆量了?怎么吹都不怕破了?
关键这几位,还附和着。
你们是一群傻逼奴才?不要脸?
申林也没理这位的笑声,就当是在课堂上捣乱的小黑粉了。
“吉他呢?”申林好久没来了,都不知道吉他放哪里了。
这时有助理连忙出去,抱着吉他快步走了进来。
知道的人都明白,申林这是要写歌了。
他写的歌,都是现场演唱一气呵成的啊。
而且每一首都让人惊艳,不由不让人期待啊。
戴着大眼镜的这位,坐在那边还是冷笑。
申林这是要干嘛?
拿吉他干嘛?
不会是要现在就创作新歌?
嘿!
现喂的鸭子也下蛋?
我的次元聊天室
现场装逼?
那就看看你到底有没有这水平了。
眼睛男自认就没见过谁能当场写出好歌的,莫不是要边弹吉他边让这一群人一起帮着创作?
黑框眼镜中年人更是冷笑了。
繼承者的刁鉆小妻 澄夢薰
这两位,也就是一般的才华,能写出什么歌?
拉倒吧。
申林早就给张家荣设定好了新歌。
他要把张家荣的气质,无限的往《倩女幽魂》的宁采臣身上靠。
为下次的电影做铺垫。
黑框眼镜中年人,见申林坐在录音的位置上,其他人并没有帮助一起创作的意思,反而是开了录音设备。
助理模样的年轻人,一脸兴奋站在旁边。
他就纳闷了,这是要干嘛?
写歌?
录歌?
这歌难道是申林已经写好了?
这是来录制小样的?
重生的紅小鬼
反正是一脸的茫然,那就更加不屑了。
谁的词曲,不是誊抄在纸上的?
妃傲天下,王爺為我披戰袍 醉柳
警察秘密日記 高玉磊
不把写词当回事啊?
太狂了吧?
舊愛重提②總裁,不要耍花樣! 乖乖冰
虽然这位本来因为申林的歌曲对申林有点好感,但现在看,也就是夯货,完全没有来理会的必要啊。
而这时,申林开始拨弦了。
曲风和《听说爱情来过》,以及《莫妮卡》完全不同。
琴弦撩拨几下,就有种说不出的悲凉的感觉出来。
现场瞬间安静了下来。
“往事不要再提,人生已多风雨,纵然记忆抹不去爱与恨都还在心底。”
許你七世溫柔 馨顏羽衣
“真的要断了过去,让明天好好继续,你就不要再苦苦追问我的消息。”
歌声一出,不说别人了,就是大眼镜男都起了一声的鸡皮疙瘩啊。
特酿的,这孙子怎么说写好歌就写好歌的啊,完全不给人失望的机会啊。
这这……太特么不可思议了。
刀客諸天行 宰道
而张家荣觉得申林比谁都了解自己,自己是喜欢新潮的曲风,但更喜欢这种抓心的旋律。
而且这种旋律,恐怕不只是新潮这么简单。
这样的歌,真的给自己?
申林唱得也太好了。
“因为我任有梦,依然将你放在我心中,总是容易被往事打动,总是为了你心疼,别留恋岁月中,我无意的柔情万种,不要问我是否再相逢,不要管我是否言不由衷……”
花手賭聖 玄同
我靠!
副歌部分一出,特酿的,那就不是浑身发麻这么简单了。
都觉得申林身上是有光的啊。
劣質竹馬恕不退貨 霜之哀凍
这种光,不只是来自于他的才华,还来自他歌声中所蕴含的故事。
这是……有故事的男人啊。
有故事的男人,最迷人啊。
“……忘了我就没有痛,将往事留在风中……”
申林最后几乎是念出了歌词,但就是这种念出来的,味道却更是不一样啊。
亮子甩了一下自己的长发,你妹的,这都是什么神仙唱法?
申林这才华没边了啊。
“申林,你这词曲,说是第二的音乐人,没人敢说自己是第一吧!”
“谁敢说申林是第二?瞎眼晚期了吧?”
张家荣抽出烟,一时间还是没有适应过来,这歌自己太喜欢了,句句都能唱进自己的心里。
已经不能用一个“好”字,或是喜欢能形容了的。
“这歌申导你要是自己唱我没有意见,但要是你……我还是要争取一下的,我希望这首歌能给我,我一定能把他唱好。”
从张家荣的态度,还有他说话的语气,就看出这首歌在他心中的地位了。
“本来就是给你的,我唱什么?我又不是写不出来了。”申林笑着说道,完全不觉得这首歌有什么珍贵的。
而且张家荣求自己,怎么也得给啊。
黑框眼镜男脸上的表情不好看了。
这特娘的也太狂了点了。
看申林那意思,这样的歌随手就来,说给你就给你了,完全没有把好作品当儿子的自觉啊。
而且还是很多儿子的感觉。
亮子晃了晃脑袋,毫不给申林谦虚地说:“就这样的歌,申林一天能写十斤,给你的就放心唱,而且申林的眼光绝对是错不了,你唱最合适。”
亮子也是有作为制作人的觉悟,这歌他也是觉得张家荣唱得合适。
“我呸,这歌一天能写十斤?能要点脸嘛?这还不知道写了几个月才写出来的,吹也不看在谁面前。”
黑框眼镜男是终于忍不住了,就没见过这么猖狂的人。
申林笑着说:“这位谁啊?”
“我靠,你连我都不认识?你装什么十三?”眼镜男是彻底怒了。

分類: 都市小說,標籤: , , 。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