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ga1r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卿淺-191 嬴皇直接動手【3更】看書-veolr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小說推薦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她找不到嬴子衿,警察还能找不到?
偷盗这种事情传出去,都丢人现眼。
但凡是有脸有皮的,不可能还真的就避而不见了。
钟曼华说要报警,也只是吓唬一下嬴子衿。
只要嬴子衿能乖乖回来,做嬴家的二小姐,她当然不会报警。
嬴玥萱是真的不能理解钟曼华的行为,惊愕无比:“妈,你……你还没问清,也没有证据,就断定是妹妹做的?”
还能这样?
“小萱,这事儿你别管。”钟曼华已经给青致那边拨过去了号码,去阳台打,很冷血,“她什么想法,我太清楚了。”
她早就想明白了,嬴子衿为什么会离开。
无非是因为她和嬴震霆没有顾及到嬴子衿的感受,更偏心嬴玥萱,心里不平衡。
可养了十几年的,能跟一年的相比?
笨丫頭pk拽王子 韓伊兮
嬴子衿回来的时候,她也早都说了,他们和嬴玥萱感情很深。
而且,为了能让嬴子衿更好地融入嬴家,嬴玥萱也去了O洲一年。
除了献血这事她是做的不道德,其他的也没什么了。
结果嬴子衿就要断绝关系,让他们当父母的脸往哪里搁?
看着钟曼华离开,嬴玥萱眉皱得更深。
她踌躇了一下,压低声音:“管家叔叔,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我离开前,妈妈还没这样。”
管家还不知道嬴子衿和嬴家断绝关系了,乃至连户口都迁了出去。
他犹豫着开口:“二小姐比较任性,让夫人操碎了心,大小姐您也知道,夫人原本就要强,不能没了面子。”
“那也不能这样啊。”嬴玥萱不能接受,“妹妹是妈妈亲生的,又不是仇人,怎么就要报警了?”
管家更不知道说什么了。
主人的事情,他一个做下人的又能干什么?
“这还是妹妹,妈妈就要报警了。”嬴玥萱神色淡了下来,“如果换成了我,是不是直接要送进牢房?”
“大小姐!”管家一惊,“大小姐,您千万不要有这种想法,夫人和老爷会伤心的。”
嬴玥萱抿了抿唇:“那妈妈就不觉得她会伤了妹妹的心?”
难怪她这一次回来,没有见到嬴子衿。
美男龍王,妃要破你相!
其实她们见面也不算多。
先是嬴子衿被接了回来,她才知道她不是亲生的,是领养的。
她要离开,钟曼华和嬴震霆强行留住她。
说她从小也无父无母,离开了嬴家能去哪儿?
于是她只能退而求次,申请了青致的交换生项目,去了O洲。
“大小姐,事情也不能怪夫人。”管家劝,“反正,唉,二小姐怎么能和您比?夫人也只是好久没见她了,想见她。”
嬴玥萱没再说什么:“先去问佣人,我的粉钻到底去哪儿了,是不是谁不小心带走装包里了。”
管家忙应下:“是,这就去。”
**
各大高校得到消息了,青致也不例外。
但自从青致建校以来,高考状元就没失手过,也就没有那么意外。
玲瓏千金
今年的全国卷难度要比去年高,还出了一个理科满分。
他们也看过卷子了,解题思路真是一绝。
所以校长也被一串电话砸晕了。
无外乎都是一定要让温听澜第一志愿填他们的学校,还许诺了不少丰厚的奖金和福利。
当然,帝都大学是个例外。
五湖傳 以天之名
“唉……”校长放下电话,很忧愁,“这都过了多少年了,帝都大学怎么还是散装的?”
教务主任叹了一口气:“可不是吗,听说物理系和数学系每个月都会为了学生干架,就前阵子,一个学生要转去物理系,数学系不乐意了。”
“不过这事还是让学生自己决定。”校长觉得自己很有先见之明,“还好温听澜同学转到我们青致来了,不然今年的高考状元肯定轮不到我们。”
有些学生天才到根本不需要老师去教,也不需要教育资源,就能够将不少人甩在后面。
“他肯定会报帝都大学。”教务主任点了点头,“选什么学院就不知道了。”
他们也针对温听澜的各种情况做了专业分析,最终发现……这有人在学习上是全能的。
除了一些纯文学专业。
“可惜了,我最开始的想法,还是让温听澜同学去诺顿大学。”校长摇摇头,“或许以后会有机会吧。”
正说着,办公室的座机响了起来。
校长接起,只是听了几句,脸色就很难看了。
他也没说什么,只是道:“我会帮您联系,至于她会不会见您,那是她自己的事情。”
挂断电话后,教务主任忙问:“又是哪个大学?”
“不是,是嬴夫人。”校长皱眉,“说是嬴子衿同学拿走了嬴玥萱同学的粉钻,他们找不到人,就打到我们这里来了。”
教务主任第一时间还没想起是谁,三秒后反应了过来:“就是灭绝师公说的那个有暴力倾向的豪门贵妇呗。”
德育主任说,他见过不少家长,但是像钟曼华这样上来就不分青红皂白打人的,还是头一次。
重生之萬界逍遙
“他们一家也真是奇怪。”校长翻电话录,“如果不喜欢嬴子衿同学,收养做什么?现在嬴露薇也进去了,还何必纠缠?”
“咳咳!”教务主任清了清嗓子,严肃道,“校长,据我多年看剧的经验,嬴家肯定还有什么阴谋!”
校长拨号的手一顿,幽幽看他:“家庭伦理狗血剧吧?”
“……”
**
温家。
嬴子衿正陪着温听澜做题。
并不是数学物理题,而是诺顿大学教授专门出的逻辑思维题,还被IBI要去了一套,说要招探员用。
这种题,对温听澜的病情也很有帮助。
手机在这时响起,嬴子衿看了眼后,接起:“校长。”
“嬴同学,有个事。”校长思虑了一瞬,把和钟曼华的通话内容全部都说了出来,“学校不会插手,你自己做决定。”
嬴子衿眸光微敛:“麻烦了。”
她离开嬴家后,就没再管了。
她也没工夫去专门算嬴家的事情。
啧,真是烦。
温听澜抬头:“姐?”
他现在觉得,他姐可能是个神棍。
竟然连各科的分数都能说的分毫不差。
“没事,做你的。”嬴子衿站起来,慢慢地伸了个懒腰,“一会儿爸爸回来,我们出去吃饭。”
**
从中午等到晚上,钟曼华都没有等到嬴子衿的人,甚至一个电话。
她再给青致打,青致那边却说他们不管个人私事。
钟曼华气得直接坐车去了警局。
这个时候警局已经下班了,只有两个值班警察。
一个女警察接待了钟曼华,带她去询问室。
“嬴夫人,先别急。”女警察给她倒了一杯水,拿出纸和笔,“麻烦你把事情的经过说一下。”
“今天我女儿回来,发现自己的粉钻不见了。”钟曼华声音冷冷,“家里找不到,被人偷了,偷走粉钻的人是我另一个女儿。”
听到这里,女警察诧异抬头:“您确定?”
钟曼华被她那一眼看得有些尴尬,脸色不太好:“确定。”
女警察不知道说什么好,委婉提醒:“这种事情,您可以先给您女儿打个电话。”
家里的私事,没必要到报警的程度。
“她不见我。”一提起这个,钟曼华就很不耐烦,“如果她不是心虚了,会不来?”
女警察摇摇头,重新拿起笔:“作案动机,人证物证,都提供一下。”
“作案动机当然是她嫉妒小萱,才拿走了粉钻。”钟曼华更不耐了,“我就是认证,你们快帮我联系她,让她现在就过来。”
女警察的神情严肃:“嬴夫人,我需要再问您一遍,您确定是您的二女儿偷了大女儿的粉钻?”
这块粉钻,价值八百万,可不是一个小数字。
如果是污蔑,也是违法的。
钟曼华想都没想:“确定。”
女警察点头,出去联系人。
没多久,她回来:“请您稍等,一会儿人就来了。”
钟曼华神色讥讽。
她好言好语让嬴子衿回来,没回应。
非要她报警,嬴子衿才会来。
这就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二十分钟后,询问室的门被推开了。
钟曼华转过头,就要开口训斥。
然而,来的人是一个拿着公文包的青年。
他穿着一身黑色西装,周身气度非凡,一看就不简单。
钟曼华神色变了:“你是谁?嬴子衿呢?”
“你好,我是嬴小姐的律师。”青年放下公文包,没理钟曼华,而是礼貌地朝着负责录口供的女警察颔首,“这是我的名片。”
他将一张名片放在了桌子上。
帝都西风律师事务所。
席维桓律师。

分類: 現言小說,標籤: , , 。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