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cw6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白骨大聖-第292章讀書-k6fwg

白骨大聖
小說推薦白骨大聖白骨大圣
“侠士,你弄疼叶娘了。”
叶娘就像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娇滴滴美娇娘。
她皱起一双好看黛眉,不停揉着被晋安抓疼的手腕,在晋安面前,她一点都不像是那个仇恨天下男人,吃男人不吐骨头的杀人女魔头。
此时客栈掌柜和问事倌见了这场突如其来的变故,也是赶忙过来劝阻晋安。
以为晋安是酒喝多了。
酒劲上来。
开始撒酒疯,要劫婚,抢新娘子。
“这位侠士请冷静,还请冷静呐,叶娘今晚与马公子成婚,已是马公子妻子,与马公子有了夫妻之名。”
“侠士是行侠仗义的大侠,万万不可因酒误事,误了一世英明与清誉呐。”
客栈掌柜慌张上前阻止晋安。
“叶娘,我想了想,还是觉得不杀那个酒肉和尚心头不爽,等我杀了那个酒肉和尚,再来和你相会。”
晋安一把推开客栈掌柜和叶娘,浑身精气神凝练,一身阳气蒸腾如灼,目光灼灼的看向正在大口吃酒大口喝肉的酒肉和尚。
“为什么要为叶娘做这么多?”
叶娘抓住晋安手腕。
“叶娘此生因被读书人始乱终弃,所以此生最恨读书人,也最爱恨读书人,可人生三十载,从未有男人对叶娘如此霸道不讲道理…在侠士身上,叶娘体会到了在那些读书人情郎身上从未体会过的霸道,蛮横,甘愿为了叶娘变得野蛮,不讲道理,与世界为敌,可这份霸道却又让叶娘食之入髓的迷醉,忍不住要沉醉其中…可以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吗,为什么要为叶娘做这么多吗?”
叶娘一双能勾搭男人的桃花眼,此刻的她,却是前所未有的清醒,紧紧凝视眼前这个蓑衣斗笠的男人。
那双清明的媚眼,仿佛要在这一刻,看透斗笠帘布,看透帘布下的男人面孔。
晋安手腕一甩,甩脱叶娘抓住他手腕的柔荑,也是甩脱羁绊,甩脱眼前的浮云,这个男人在疯疯癫癫的大笑声中,疯疯癫癫的喝酒拔刀。
头也不回的留下一句疯疯癫癫的诗——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曾经到临过沧海,别处的水就不足为顾;当遇到过巫山的云海,也就不会对天下间的云朵心生感叹。
仓促地由花丛中走过,懒得回头顾盼。
这缘由,一半是因为修道人的清心寡欲,一半是因为曾经拥有过的你。
晋安身后没有羁绊,没有云与水,他虽看似醉醺醺,疯疯癫癫,但每一步踏出,气势更加凝练,一身气势如狼烟冲霄,当他拔刀、喝酒、吟诗时,豪气干云,一身肃杀气势。
“我乃五脏道观观主晋安,你们这群妖僧邪道在此扰乱阳间秩序,滥杀无辜,今天我就替天行道,斩妖除魔,一把火烧了你们这个吃人的贵客栈!看你们还怎么蛊惑世人,吃人饮血!”
“五雷纯阳!天地正法!东方轰天震门雷帝、南方赤天火光震煞雷帝、西方大暗坤伏雷帝、北方倒天翻海雷帝、中央黄天崩烈雷帝!五雷斩邪符,开!诛邪!”
什么!
五脏道观?晋安?
晋安声如炸雷,杀气浩浩荡荡,如炸雷般的声音在客栈激荡,如惊起千重浪,把鸳鸯楼客栈里原本正在看劫亲热闹的众人,吓得头皮发麻,连神魂都是一抖。
“是你!那个五脏道观来的牛鼻子臭道士!你不是元神出窍吗!”
客栈掌柜,也便是那个擅长下蛊的飞头蛮,此刻脸上的表情,比大白天活见鬼还更加精彩。
咔嚓!
轰隆!轰隆!轰隆!轰隆!
不等这些人惊慌奔逃,头顶传来天打雷劈巨响,震得人耳膜巨疼,神魂颤抖,眼前骤然亮起炽热雷光,如置身雷池,雷威浩瀚无边。
晋安心胸坦荡,他日日夜夜在五脏道观供奉五雷大帝,行事光明磊落,无惧天雷视察,反倒是在座的这些妖僧邪道,各个手里沾满了无数惨死怨魂,一身阴气沉重,当场遭了天打雷劈!
第一道雷劈向酒肉和尚,酒肉和尚从晋安暴露身份的错愕中,几乎瞬息就恢复过来,但他被眼前这幕反转惊到,即便是在场人里实力最强的他,还是没能快过瞬息而至风雷电掣,当场被劈焦黑了半截身体。
大道感应!
阴德六千!
第二道天打雷劈是劈向问事倌,那问事倌同样是被晋安的身份惊愕到,还没从惊魂中恢复过来,结果就被闪雷劈飞成飞灰。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第三道天打雷劈是劈向那对龙凤胎小屁孩的女童,第四道天打雷劈是劈向那三名眼眶空洞相师里的其中一名最年长之人。
这些被劈死的人,都是晋安认为最该劈的人,是在场人中实力最强的四人。
阴德三千!
阴德三千!
就在问事倌被天打雷劈成飞灰时,虚空中陡然多出一个红绳捆扎的小草人。
但小草人刚出现,仿佛早已等候他多时,虚空中一道寒光劈来,刀法简练似随意一劈,却人刀合一,让虚空中的小草人躲无可躲,才刚出现就被锋利刀光劈成两半。
小草人上下两截身体变成两个红绳小草人,那两个红绳小草人脖子细小似针眼,肚子圆滚滚如球,一男童一女童。
可这两只小草人还没来得及完全变化完,刀光又是简单,干练的两招,但这两招已经达到了返璞归真境界,看似朴实无华的两招,却有阳神大道顺着刀势宣泄而出,仿佛空中多了两颗灼热太阳。
神话中有魔神夸父逐日。
他感到口渴,想要喝水,就到黄河、渭水喝水。黄河、渭水的水不够,又去北方的大湖喝水。还没赶到大湖,渴死在半路。
在浩日之威前,客栈里的这些邪魔外道就更是蚍蜉撼树,不堪一击了。
空中两个红绳小草人被刀光拍中,立马引火自焚,身上阴气像是变成了易燃的火油,阴气越重,火焰焚烧得越炽烈。
那些灰烬还没落地,又在半空中变成了二十几个面堂发黑的红绳草人,就跟旁边那三桌大汉的面堂发黑如出一辙。
可还不等这些红绳小草人变化完成。
一口含有阳神气息的六甲阳神酒,噗的喷至,这酒里含有阳神的神道之力,原本如琥珀的酒液此刻变成金灿灿的琼浆仙液,颗颗晶莹,通透,圆润分明。
当这些阳神酒喷洒到空中那二十几个面堂发黑的红绳小草人时,砰!砰!砰!
空中那些红绳草人身上的邪法被破,身体不断爆炸,炸起一颗颗金色火焰的火油星子。
它们在空中扭曲,挣扎。
蓬。
二十几个红绳草人燃烧,爆炸,最后又合体变成一个小草人,这小草人没有五官,但贴有一张写有人生辰八字的猩红纸条。
“旁门左道!都是雕虫小技!”
“甲子、甲戌、甲申、甲午、甲辰、甲寅,六甲是为阳神,祈禳驱鬼,庇护人道昌盛!”
“让我的六甲阳神破了你的邪法!”
晋安一声大喝,如在耳畔炸雷,炸得空中那只五官上贴着生辰八字的红绳小草人身体一顿。
晋安此刻宛如神明般!
如有神助!
把在座其他人因为因雷法散去,重新恢复了视野的邪修们看傻眼,甚至有些人吓得瑟瑟发抖,这种如谪神的磅礴阳刚气息正是他们这些邪魔外道的最大克星,压制得他们心头惶恐。
噗!
本应是普通凡铁的雁翎刀,此刻金光骇人,有恢弘而磅礴的金色光焰在燃烧,变成金光火刀,一刀就把眼前的小草人竖劈成两截。
此刻不仅晋安如有神助。
请神上身。
就连他手中的雁翎刀都所至处,都变成了削铁如泥的江湖神兵利器。
六丁六甲本就是武道真神。
金甲玄袍,皂纛玄旗的护法神将。
随着眼前贴着生辰八字的小草人被晋安竖劈成两截掉在地上,掉落在地上的左右两截小草人,居然变成了两截尸体。
契子
尸体从头骨至尾椎骨劈成两半,露出灼烧成焦炭的血肉伤口,并没有想象中的血光飞溅,内脏洒落一地。
这尸体正是那问事倌。
大道感应!
阴德六千!
这一切惊变都来得太快了。
晋安一个出手,就瞬间斩杀了在场修为最强的四大强者,客栈大堂里一群人顿时悚然。
这一刻的晋安,因为不再保留,身上气机爆发到最强,在四次敕封的六丁六甲符请神上身后,身上阳刚血气暂时爆发到了江湖顶尖一流与武道宗师之间,尤其是身上的六甲阳神散发出的摄人心魄浩荡神威,把在场仅剩的这些乌合之众镇压得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因为刚才天打雷劈的声势太大,斗笠被狂风掀飞,只剩身上披挂的蓑衣,直到这时,大伙才终于看清了斗笠下的人。
“你,你是那个…在第一层画层里怕老婆的黄子年?你不是被困在三水村里吗?”
“不对,你就是那个五脏道观的牛鼻子小道士晋安!哪怕你上了别人肉身,但你化成灰我也认得你!你不是元神出窍吗,为什么你会上了黄子年的身!”
客栈掌柜,那个飞头蛮惊得头皮发麻。
“乌八,叶娘,你们还在等什么!”客栈掌柜朝叶娘方向和后厨方向急声大喊。
“你们替我挡住这个牛鼻子道士,问事倌被杀了,暗藏在京城来的帮手也被杀了,我的巫蛊、乌八的刀法都不是这个牛鼻子道士的对手,你们替我挡住他几息时间,我起坛作法需要点时间!我用师门禁法来杀他!”
但身穿大红嫁衣的叶娘,没有动,她发簪被雷法狂风吹落也不顾,披头散发的站着一动不动,她面罩寒霜紧紧盯着那个既陌生又熟悉,让她今晚两次动情又两次把她打入无尽地狱的蓑衣持刀冷漠背影。
“晋安!”
“我叶娘做错了什么!你为什么要连负我叶娘两次!”
叶娘歇斯底里咆哮,这个吃男人不吐骨头,发誓再也不会对男人对真情的杀人女魔头,此刻为了一个男人,清冷眼角无声滑落一颗泪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