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c8s6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東晉北府一丘八 ptt-第二千五百二十九章 艱苦奮鬥代代傳閲讀-l2ddd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
三天之后,京口,刘家村,刘裕故宅。
飛狼
刘兴弟坐在曾经萧文寿坐过的那个堂屋正位上,神色平静,屋内只有她和刘裕二人,看着四周那些简隔的农具,以及萧文寿屋内的那部旧纺车,她轻轻地叹了口气:“回到老宅这里,感觉就象和从前一样,爹,女儿回家了。”
刘裕微微一笑:“你这次肯回来,爹非常感谢,要你从锦衣玉食的徐家搬回老家,以支持爹爹这个开设庠序的政策,你又帮了爹的忙。”
刘兴弟摇了摇头:“徐家也不算什么锦衣玉食,无论是公公还是夫君,还是保持着当年在京口老家时的作风,跟那些纸醉金迷的世家高门,还是有区别的。老实说,那些个公子贵妇们的交游之会,我去了两次,就不想再去了,还是这里好,女儿自幼在这里长大,骨子里,还是京口人。徐家也是。”
超級道鼎 伍三柒肆
刘裕点了点头,正色道:“京口和建康相隔几百里,我们和世家之间的距离,可能比这个更远,以前是世家高门压在我们这些乡下人的头上,发号施令,而这次建义之后,终于由我们掌握了政权,可以扬眉吐气了。但是你也知道,爹的大业,不是为了让自己变成跟他们一样的人,骑在百姓头上作威作福,只要爹掌权一天,就不想让天下百姓受人欺负,不想让汉人同胞受异族的驱使,这个初心,到现在也没有变。”
刘兴弟微微一笑:“爹自幼就是女儿最崇拜的英雄,虽然作为女儿,我比起别人的天伦之乐,要少了很多,但是作为刘裕的女儿,是我的福气,如果有能帮到爹的地方,女儿义不容辞。您要让女儿再上一次学,重读一次书,女儿求之不得!”
刘裕叹了口气:“如果不是情况棘手,爹也不想这样的,你已经嫁为人妇,再回老家,恐怕会有人非议,如果逵之跟你一起过来会好些,只是现在的他,也是忙于公务,江北那里移民屯粮之事,他很辛苦,也请你要多体谅一下。”
说到这里,他的目光投向了刘兴弟那微微隆起的小腹:“你现在有了一个月的身孕,也不太适合多走多动,这庠序之事,只是我要带头让家人入学,这样才好发动所有老兄弟们跟随,想必你也能明白这个道理,如果没有文化,连字也不识,是无法掌握政权的,军功打仗只能马上得天下,但治天下,才是长远的事,如果我们不学习,没文化,最后就会给家学传承的世家子弟们再次夺回权力,到那个时候,就不是你想回京口散散心呆几天的事了,而是人家要赶我们回老家!”
刘兴弟正色道:“爹的教诲,女儿不忘,爹以前难得在家的时候,夜深人静时也是要看书学习,那个时候,女儿就知道这文化的重要了,女儿小时候没有机会上学,现在所识的字,一半是娘所教,一半是逵之所教,有这个机会,能重新上一次学,是女儿的福气。”
刘裕的眉头轻轻一挑:“你毕竟现在有孕在身,不便久动,这次开庠序时,你开始时去几次就行,后面还是要养胎为主,爹会安排好车马送你去城中上学。”
刘兴弟笑着摆了摆手:“前面爹还说要我们保持京口的朴素本色呢,这会儿就为女儿搞特殊了啊。咱们京口这里,妇人即使是身怀六甲,也要到七,八个月的身孕时才不下地呢,之前还是要照常耕作纺织,这才是我们京口的传统,奶奶当年怀着二叔和三叔时,不也是劳作到八个月才保胎的嘛。”
刘裕叹了口气:“以前是太穷,没办法的事,而且我始终很担心,你的亲奶奶她就是…………”
哑夫种田记 江清浅
刘兴弟摇了摇头,正色道:“这些都是命,躲不过的。就象爹爹,现在贵为大晋头号大臣,如果还有大的战事,你能躲在后面不上吗?我回京口,就是要跟其他的京口人一样,同吃同住同劳作,要不然,我还回来做什么?如果女儿能走得动路,女儿就会自己去上学,再说了,这刘家村和隔壁的两个乡,有二十七户有资格上学,大家一起平时结伴而去,路上也是有照应的啊。”
刘裕咬了咬牙:“真不愧是你娘生的,她的所有性格,你这里都继承了下来。兴弟,前几天,你娘回来了一趟。”
刘兴弟的嘴角抽了抽,转过了脸,幽幽地说道:“她现在连看我一眼都不愿意了吗?”
幸福像泡沫悄悄就碎了 序幕客涛
无限之电影杀戮 我为谪仙人
刘裕正色道:“她现在的处境,你也知道,她怕看到了你,就再也不想回去了,爹没有办法留下她,对不起。”
网游之仙凡
刘兴弟喃喃道:“这都是命,都是命啊。”
刘裕从怀里摸出了那件百结衫,放在了桌上,正色道:“这件衣服,每一块布,每一道针线,都是你娘亲力而为,爹以前一直把这衣服贴身穿着,每当穿在身上,就能想到跟你娘的朝朝暮暮,她走的时候,把这衣服带走,说是睹物思人,留下对我的纪念。兴弟,你娘说了,这件衣服,以后就传给你,如果刘,徐两家有子孙不肖者,就示之,让他们不忘前人之艰辛奋斗。”
刘兴弟的眼中,早已经是泪光闪闪,她双手接过了这件百纳衫,泪如如雨下,声音都在发抖:“娘这是,娘这是要我看这衣服,想着她,想着爹啊。”
刘裕闭上了眼睛,不想让女儿看到自己的泪水,用尽量平静的声音说道:“我会尽一切努力,早点让你娘回来,兴弟,你放心,你娘是我这世上最爱的女子,我会倾我所有保护她的。”
他说着,长身而起,向外走去,身后响起刘兴弟的声音:“爹,求你在攻打南燕之前,接回娘,女儿,女儿不愿意你们在战场上反目为敌!”
刘裕咬了咬牙,继续大步而前:“尽人事,听天命。你好好休息一下,明天辰时,北府军营,我要向所有京口老兄弟训话,到时候,你也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