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q3fu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大唐首席女婿 txt-第二百二十五章 別離鑒賞-62tal

大唐首席女婿
小說推薦大唐首席女婿大唐首席女婿
棋差一招,他还是算不过李冉。
“……下次记住了,别走歧路。”,李冉叹息了一声,从内心来说,他的确不想亲手解决掉大舅哥。
明明对方有无数次可以选择的机会,偏偏选择了最后一条死路。
李重润犹自不甘心的咬着嘴唇。
他似乎从未察觉到临近死亡有这么恐惧。
“你不能杀我,我要见父亲!”
“抱歉,我在你的眼中看不到一点诚意。”
李冉摇了摇头,根本不给他翻盘的机会。
杀意已定,解决了眼前的麻烦,他会立刻召集军队北上,防着阿史那却云进京偷塔,顺便把边军的大权收回来。
缓缓举起了手中的燧发枪。
无双仙剑 南巫沐火
“再见。”
李冉闭着眼睛吐出了两个字,正要扣动扳机时,耳边突然传来了一声‘不要’。
女人的声音,他最熟悉的那一个。
一代天骄
是仙蕙儿!
她怎么会来的!
自己明明让侍卫好好看着她,今天之内务必找理由劝她别出府邸。
“大郎,不要开枪。”
仙蕙儿立刻被围得水泄不通的侍卫拦住,她哭喊得撕心裂肺。
“……对不起,他必须死。”
李冉的犹豫只有几秒钟,他的脑海中闪过了老丈人的叮嘱,留下李重润,绝对是个糟糕的选择。
这人的狼子野心会害了整个大唐。
“大郎!让我去求求父亲!”
仙蕙儿突然跪了下来,她从未如此卑躬屈膝过。
“……媳妇,这不值得。”
大宋神医 大漠孤旅
李冉叹息了一声,松开了扣动扳机的手。
若是开枪的话,他和仙蕙儿的缘分也就到头了……哪怕他有一百个正当理由,也会在小媳妇心里留下一生的阴影,当着她的面杀掉她的亲哥哥,或许她会煎熬一辈子。
“你不用去求皇上了,这人,我放。”
李冉挥了挥手,示意侍卫们打开一条通道。
突如其来的戏剧性转折令李重润不知所措……这怎么可能,李冉绝不会是如此优柔寡断的人!
他怎么会明知道在放虎归山却做出如此愚笨的原则。
甚至连裴旻和程伯都怔住了,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话语。
“……去突厥。”
李冉看着李重润的不可思议的眼睛,冷漠的眨了眨眼睛。
“交出边塞兵权,去突厥隐姓埋名一辈子,你犯了滔天大罪,别想再踏入中原一步,我今天看在仙蕙儿的面子上,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希望,你别再浪费了。”
深吸一口气,李冉转过身,缓缓将哭得梨花带雨的仙蕙儿扶起来。
“傻媳妇,你太心软了。”
“……大郎,就当我求你最后一次。”
“没那回事,天大地大,你最大。”
李冉晒然笑笑,根本不再看李重润一眼,“我既然敢放他走,就有再把他抓回来的法子,如果,他再来找死的话。”
现场一片惊疑的眼神,大唐仙师的手段,岂是凡人能考量的?
李重润紧紧咬着牙,深深看了李冉一眼后,一言不发带着属下疾驰而去。
“冉兄弟,你这样做,怕是皇上那边不好交代。”
裴旻皱着眉头,显然觉得今日的事更像是一场闹剧……居然还有临阵变卦的戏码,李冉到底怎么想的。
“……皇上,未必真的想看到他的人头。”
李冉淡淡一笑。
事实上,放李重润离开,正是李显的本意。
否则,为何一直被瞒在鼓里的仙蕙儿会突然来劫法场?还口口声声说要求见皇帝放人。
这丫头的演技并不高明……她凭什么肯定只要去了皇宫,就能要求李显改变决定。
答案只有一个,根本就是李显自己授意她来的。
当然,她不说,李冉就不问。
杀不杀李重润,本来就该李显说了算……为了大唐,杀了是最好的。
但李家的家事他不想多参合,或许李显觉得,前半辈子亏欠了这个孩子,还要再给最后一次机会也说不定。
甚至,连放虎归山的名头,他都一并背了……城门口闹了这么大的动静,想要瞒住百官,是不可能的。
如果因为李重润的身份特殊就放过了这杀害太上皇罪名之人,那李显的皇权威严瞬间就要被踩得粉碎。
最简单直白的道理,若李重润可以饶恕,那凭什么一定要把武三思斩草除根?
所以这口大锅,李冉责无旁贷的背了。
算是给老丈人最后的礼物……经此一事,百官就有了足够的理由干预他规划中的任何事。
再难进大唐的权力中枢。
以后的路,得老丈人自己走了。
带领侍卫们回到城里后,李冉便和仙蕙儿回府,闭门谢客,任凭今日之事才朝中如何引起轩然大波,也不想过问朝廷会如何处置自己。
十天后,他等到了一纸诏书。
宣诏之人,竟然是张柬之。
“张大人,你什么时候兼职了司礼太监的工作?”
李冉淡淡一笑,耸肩道,“说吧,你们打算怎么做,这么好的落井下石机会,不把以前吃的亏讨回来,好像不太符合你们的个性嘛。”
张柬之脸色顿时一僵,半响都没有回应。
李冉猜的一点都没错……百官的确是这么想的。
但,只是大多数,百官中,还是有明眼人的。
“……仙师,你多次与老朽针锋相对,但老朽却相信你的为人。”
张柬之深吸一口气,摇头道,“不止是老朽,还有敬晖大人,宋大人,杨大人等等……我们皆不赞成重罚。”
“哦?”
李冉有些意外,想不到自己的人品竟然还挺坚挺的。
“不过仙师,到底众怒难平……皇上下旨,罚你离开洛阳城,去封地长住,未经通传,不得再入洛阳一步。”
李冉微微一笑,心中涌过一阵暖流。
这哪里是处罚,分明是老丈人在保护自己……让自己远离纷争,过真正的逍遥日子。
“这处罚,是老朽提出的。”
当然,让李冉意外的是,张柬之居然还有推波助澜甚至主导的作用。
“……几个意思?”
“算是答谢当初在府上发现突厥奸细后,仙师你既往不咎的私恩……况且,老朽认为,有仙师在,可保大唐江山,岂能为一时之差而自断一臂。”
李冉瞬间笑出声来,张柬之今日给自己的惊喜实在是太多了。
眼下大唐的工商发展程度已经走上了不可逆转的道路。
论理,自己是大士族阶层的天然敌人,这位百官之首竟然说自己是大唐的柱石而没有除之而后快的欲望,显然,他的境界升华了,这是好事。
“仙师莫笑,公是公,私是私,对于仙师,老朽佩服得紧。”
张柬之老迈的脸上也堆起了笑容,抛开争锋相对的利益,两人的确可以成为朋友。
况且,两人均知道,今日一别,怕是很久都不会再见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