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mv6引人入胜的小說 靈契之主-第七百一十二章 他人不知的祕密分享-j4znw

靈契之主
小說推薦靈契之主
寒风呼啸的冰原中,只有单调的冰色贯穿乾坤上下。一偌大空间于其中若隐若现,几缕泛着波动的魔气与其格格不入可又反复不断的出现。
罡风带着盛雪,几个转弯飘了进去,令里面的生物初尝人间气息,不由身体颤抖,有些亢奋,但始终沉默,依旧因之前的场景震惊。但在擎天宗的火炉旁,一杵着剑的老爷子话语不断,十分唠叨。
“闫猛,一会去把所有在宗外的人都叫回来,做好南下的准备。前些日子清寻子他们一直呼叫我们,希望我们有所动作,可我们拖延太久,早晚会暴露,不如再演一把戏,聚集全宗之力逼进荒兽大森林。”
“现在这个时候,还需再演?”
“还有两个月时间,我们得沉住气。我们稍不留神,这么多年的努力就白费了,一失足成千古恨呀!”
闫猛表示明白,刚走出门,潘驭却皱起眉来。
變身俠
“怎么了?”
潘驭不再言语,他感觉到城堡中有显然的魔气存在。他都能直接感觉到的魔气,只有可能是黑煌,可宗主去哪了?自那天后,她便未现身。
白敦作为最神秘的五大势力之首,除了很少在外人面前现身,也很少在宗门弟子前出现,只有一些表现优异的人,才能在书房与之见面,从而得到她的指导。可身为擎天宗副宗主,潘驭绝对是见过她最多的人,只要白敦的身体不被黑煌带走执行任务,便三天两头见一次面。可这次不见面的时间有些长,自从上次劝过,已有五日。
五日虽也不算长,可宗中这般出现魔气有些奇怪。不等方脸男人再问,黑煌已出现在他们眼前。
“宗主大人!”
平日里,潘驭将黑煌也称为宗主,一是入戏,二是在更多人面前掩盖黑煌的存在,但此时叫的心甘情愿,行礼行的丝毫不差平时。
微笑看流年 殤夢憂i
略有些木讷的方脸男人见着,连忙紧跟动作,不敢怠慢丝毫,即便有困惑也只是藏在心中。黑煌后倾坐下,身后凭空出现的白玉石王座当即有了黑红之色,它猛地绘成纹路,彰显着个性,也在副宗主前宣告着新王加冕。
“我还以为你们会质问我白敦去哪了。”
黑煌此时身穿着黑红长裙,与之前的黑裙有所不同。当白色的光明消失,暗色也会随之毁灭,露出本质,变成另一番模样。
田園喜事之農家錦蘇 軒轅方梨
小天杂文集 天天
见声音中多了些戾气,潘驭更肯定眼前人是黑煌,不是白敦。可这对他并没有什么影响,他需要的只是乱世,当大人物们忙成一团,才有他执行自己计划的可能。无论白敦现在在哪,遭遇怎样的不测,和他都没有关系。潘驭甚至巴不得白敦死,因为那样一来,黑煌便要同时管理擎天宗和幽灵空间,这样的她,可有心思过问自己的事?等大战开始,他将有一大把机会溜开。
“识时务为俊杰,恭迎新王登基。”
“不愧是白敦看中的副宗主,果真聪明,那我不妨告诉你,白敦已死,从今天开始,我就是擎天宗的新宗主!”
潘驭心里一颤,老脸虽说冷静,可眼里闪过几丝如意且有天助的喜色。他和方脸男人的头再低几分,满是尊敬。
黑煌见着,有些得意,他原本以为潘驭他们会和自己反目成仇,毕竟平时他尊敬自己只是因为白敦,没想到他这般懂事。黑煌暗笑,但也谨慎,这等不忠之人,不能完全信任。
面对他们弯腰,黑煌学着平时白敦的样子,以一个宗主的气度道:
“不用多礼,坐吧!”
就是这么一句话,令潘驭觉得黑煌并不会做宗主,但还是坐回自己的原位。方脸男人则站在他身后,这本是礼节的体现,黑煌看过一眼,却微皱起眉。
“潘龙,没听到宗主让你坐下?”
潘驭呵斥,被其称作潘龙的方脸男人当即照做,动作慌张。潘驭这才看黑煌,她虽说坐在王座上,身姿妖娆,姿态万千,可总是展现出不同于外表的心智。说到底,在潘驭眼里,黑煌没有白敦聪明,即便她看起来更成熟。
一个长期待在幽灵空间的人,没有朋友,没有老师,她只有白敦。可白敦有很多东西都没有教给黑煌,她只是一昧的模仿,偶尔很像,气质特别且强,可大多时候还是有些慌张和不知所措。只是她的实力,令她无论站在何等位置,令她无论说什么话,都不会有人反驳。
“擎天宗的修行者准备的如何?”
“正要聚集,然后逼近大森林外围。这段时间其他势力一直在联系我们,一开始我没有回答,最后觉得还是再伪装一段时间的好,免得出意外。”
“不用伪装了,将所有人聚集在宗内,等待时机来临。”
“可是那样的话,他们恐怕会提前来围剿。”
黑煌怎这般幼稚,真的以为现在的擎天宗加上幽灵空间里的魔物就能称霸天下?
潘驭心里有数,四大势力的首领聚集在一块,他们很快会被消灭。起始大帝只有两个月时间冲破封印现世,虽说很近,可他们若想来,数日即可,毁灭他们也花不了多少时间。
在潘驭犹豫时,黑煌道:
“白敦很大一部分元气和生灵之气已化作黑龙前往南海之南。这么长一段路,他们肯定有所察觉,若现在再派人拦在大森林外,只会阻挠他们进攻,还是停在原地,等时机足够便进攻。至于那些首领,暂时不会来我们这,他们知道我们不是唯一的威胁,所以只是做着自己的准备,并且也在等,等夏萧带回消息。”
“说起夏萧,是杀是放?”
黑煌迟迟没有回答,潘驭也不再问,他只是转移话题,道:
腹黑王爷淡定妃
“宗中两千余人,能看出宗主变化的不过二十余位,还请宗主放心,这将是少数人的秘密,我稍后会一一通知,告诉他们该怎么做。”
封灵师传奇:校园怪谈之惊魂考场
嘴角一勾,黑煌露出些喜意。可在潘驭眼里,她只是在提前享受胜利的喜悦,可究竟最后的赢家是谁,当前还未知。
“副宗主着实讨人喜欢,可你告诉我,应怎么做?”
黑煌脸色一变,极为冰冷,看向潘驭的老脸时,后者内心谨慎,思索后收起唠叨的性子,道:
“告诉大家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那又什么话该说?什么不该说?”
“告知众人取得胜利便可得到想拥有的一切,这等鼓舞士气的话可说。关于宗主的变化,不可说!”
“那你是否有瞒着我的事?”
潘驭顿时有些紧张,房间里安静的只有旁边火炉里的木柴燃烧声。潘驭的目光一瞬落到地上,等他再次抬起老眼,看向黑煌时,感觉到一股极强的无形压力,直把四周扭动改变,令这里成了一片怪异的空间。
四周皆是黑暗,满是眼睛,盯着他的每一处,他额头的汗,他闪躲的眼神,还有他捏在一起的干枯双手,骨节因用力过猛而变得煞白,这些都被盯着。潘驭的身体被绑在行刑台上,潘驭看到漆黑锋利的大刀即将落下,将他的脖子斩断。
“有!”
潘驭突然提高的声音将潘龙吓了一跳,这么和黑煌说话,真的好吗?他不知道潘驭看到了什么,才这般想。可在后者眼里,大刀停在空中,重新出现在耳中的燃烧声驱走了黑暗,四周总算恢复正常,心悸也不见踪影。
潘驭坐回自己的椅子上,一切恢复正常,可他浑身还在微微颤抖,令潘龙见着心焦。但他依旧保持着基本的冷静,捏拳道:
“我在怀疑雀旦大人是否真的能让我成为至高强者,因为我是人类,不是荒兽。如果我遭遇区别对待,这些年所做一切,岂不只是梦一场?”
“等先祖大人成神,我也成神,只要你还活着,自然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但你若表现不好,也会成为我或者先祖的腹中食。”
神皇 无齿盗贼
黑煌和潘驭对视,许久之后,潘驭起身,行大礼道:
“潘驭誓死为宗主效力!”
“我等着你们为我开路!”
“请宗主大人赏老朽一丝魔源。”
“拿去!”
黑煌挥手一笑,看着双手捧着魔源的潘驭,消失在房间。后者喘了几口气,将魔源收起,觉得好险。当他将黑煌对他所做之事告诉潘龙时,后者瞪大眼睛,惊问:
“她的实力是不是比以前强了?”
“嗯!估计在大荒上,清寻子四人都难以单独战胜她,可雀旦还在她之上。”
“那我们的计划还能执行吗?”
潘龙有些担心,可双眼满是执着的火焰。灵魂的火焰只在命数将尽时熄灭,可只要它还燃着一天,潘驭具不会放弃。他瞪了潘龙一眼,有些恨铁不成钢的骂道:
迷離檔案
“你个孬种,没出息的东西!计划这么多年的事,即能因为一个黄毛丫头的几句话放弃?这样怎能做成大事?”
潘龙低头任骂,可也等着潘驭重生的那一天。后者很快不再关心宗中是否有魔气,通知二十余人的事也交给潘龙,因为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相比宗主的变化,潘驭此时做的,才是更少人知道的秘密,甚至清楚的人不过双手之数。但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只有他的心腹才有资格过问,可因它调动过的人不计其数,却无人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