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l5z7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黎明之劍 ptt-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臨近的神讀書-j8xuv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
镶嵌着水晶玻璃的拱形窗外飘过被风扬起的雪粒,冰晶扑打在窗户上发出了细碎的声响,厚实的墙壁和魔法环流阻隔了城堡外的寒气,让房间中维持着温暖的温度。
明晃晃的壁炉在不远处燃烧着,火焰的光辉投射在黄铜制的几样摆件上,映出了朦胧而摇晃的光影,温暖的火光让风尘仆仆的高阶游侠心中跟着放松下来——这个寒冷的冬天似乎也没那么冷了。
“说说冬堡那边的情况吧,”高文走进屋内,随手把披风解下挂在一旁的挂钩上,“现在我们还有多少人在那边活动?”
“钢铁游骑兵的主力小队已经撤回我方控制区,目前还有三个侦查小队以及两个机动班组在冬堡到霜冻林地一带执行任务,”索尔德林点头说道,“另外,由于几个主要城镇局势变化,神明污染正在向军队之外蔓延,潜伏在城区的军情局干员已经分批撤出危险区,只有几个防护完善的联络站还在进行较低限度的运转。”
“嗯……”高文微微点了点头,“提前疏散是好的,局势就要有很大变化了,僵持阶段即将结束,接下来是见分晓的时刻。”
“刚接到撤离命令的时候我还有些惊讶——局势变化比我想象的要快,”索尔德林说道,“看来战神的恶化速度很快,奥尔德南那边已经等不下去了……这也符合我撤离前观察到的一些现象。”
“一些现象?”高文立刻严肃起来,“什么现象?”
索尔德林略微组织了一下语言,开始汇报自己在冬堡地区活动时侦察到的情况:“截至我撤离时,提丰人的土地上已经开始出现非常明显的神灾异象,普通人开始听到和看到一些与神明有关的‘信息’,那些被封锁的战神教堂里也开始频繁传出异响。另外,有人目击到冬堡方向的天空中出现巨大的幻影,一些比较清晰的目击报告中描述那幻影的形象是一个铁灰色的、浑身披挂着厚重铠甲的巨人。”
“……战神在大部分宗教典籍中的经典形象,”高文沉声说道,“披甲巨人,在风暴与云端行军,俯瞰大地……”
紧接着他又问道:“这些现象是在那场空战之后出现的么?”
索尔德林想了想:“如果你是说那些寻常的幻听和幻视,那在空战之前就偶尔发生,当地人认为那是大量战斗法师聚集在一起之后产生的魔法现象,如果你说的是关于那个巨人……那确实是在几天前的空战之后出现的。”
高文微微呼了口气,索尔德林带来的情报进一步证实了他关于“战神降临”的猜想。
他心中刚冒出这个想法,站在对面的索尔德林便突然又开口说道:“如果我没分析错的话……这些现象都表明战神的活动正在变强,且祂已经非常‘靠近’我们这个世界,鉴于现在你甚至亲自到了这里……难不成,战神会降临?”
高文顿时有些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他上下打量了索尔德林一眼,还没来得及开口,后者便露出一丝笑容:“我并不是神学领域的专家,也没有你那么强的大局推演能力,但几百年里我多少也积累了些杂七杂八的知识,最近在冬堡地区活动所观察到的现象也足够让我联想到些什么了……只是没想到啊,情况真的会变成这样。”
“罗塞塔似乎想做件大事,”高文长长地呼了口气,“连我都不得不承认,他是个相当可怕的家伙……却也是个非常有判断力和行动力的人。”
“在我看来,你们都是那种挺‘可怕’的人,”索尔德林笑了起来,语气中带着感慨,“我有时候会忍不住想起七百多年前刚认识你的时候……那时候你是一个更加横冲直撞的人,在战场上令人畏惧,但在我看来,那时候的你却比如今要让人放心多了。”
“毕竟那时候我只需要对一支军队负责,国家的担子在查理身上。”高文随口说道,而他话音刚落,一个熟悉的精神波动便突然出现在他的意识深处,打断了他接下来要说的话。
他对面前的索尔德林摆摆手,示意对方稍作等待,随后飞快地集中起精神,将自身的意识浸入到神经网络——片刻之后,他结束了这次突发通讯,对面的索尔德林则在察觉到他“返回现实”之后立刻询问:“发生什么情况了?”
“二十五号刚刚传来消息,”高文表情凝重,沉声说道,“罗塞塔·奥古斯都在昨天已经离开奥尔德南了,与其一同离开的还有裴迪南公爵。”
听到这个情报,索尔德林的表情也瞬间严肃起来:在这个特殊时刻,在这种局势变化下,罗塞塔·奥古斯都本人突然离开了他的帝都,这件事透露出的信息恐怕只有一个……
“看样子就要开始了。”几秒钟的沉默之后,高文才语气低沉地慢慢说道。
……
精神连接的眩晕感迅速褪去,坐在椅子上的丹尼尔睁开了眼睛。
一旁的壁炉正在燃烧着,温暖的火苗在炉膛中欢快地跳跃,魔晶石灯照亮了宽敞的起居室,两根魔法扫把正在自动打扫着楼梯拐角处的尘埃,老法师坐在靠近壁炉的安乐椅上,下半身盖着一条暖和的毯子,一本摊开的魔法书被放在他的腿上,书本中的符文页流动着润泽的光泽,这一切让他看上去仿佛只是进行了一次小小的打盹。
坐在一旁椅子上看书的年轻女法师注意到导师的细微动静,立刻抬起头来,脸上带着关心:“消息送出去了?”
“嗯,”丹尼尔简单地点点头,“没有异常吧?”
“没有,房子各处设置的感应符文都没有反应,”玛丽立刻说道,“没有任何人窥探这边。”
“那就好,”丹尼尔点头说道,“现在奥尔德南局势表面十分平稳,暗地里的黑曜石禁军和皇家密探们已经快把神经绷断了,因此哪怕是几分钟的联络也必须分外小心……你这些天应该没有使用神经网络吧?”
“没有!”玛丽立刻摇头,“我一直很小心的。”
丹尼尔轻轻“嗯”了一声,随后他的目光便落在玛丽身上,很长时间都没有移动,黑发的女法师终于在这目光下有些别扭地扭了扭脖子,带着一丝紧张问道:“导师……我又有哪没做好么?”
她的语气中已经没有恐惧了,只是有些学徒面对导师时的紧张而已。
“如果你想回乡下的话,我可以给你安排,”丹尼尔脸上没什么表情地说道,“以你现在的能力和资历,我可以让你成为某个地区性法师社团的管理者,即便你不想承担职务,你也可以在当地过上很好的生活,并且受到许多人的尊敬。”
“您为什么突然这么说?”玛丽顿时瞪大了眼睛,“是因为我最近在实验室里搞砸了……”
“我只是最近突然发现自己在做的事情愈发危险,而你的脑子恐怕根本应付不了这方面的工作,”丹尼尔淡淡地说道,“遇上情况的时候我还要分心去指点你该做什么。”
玛丽怔了几秒钟,似乎需要这些时间才能搞明白导师话语中真正的意图,并且在搞明白这些意图之后鼓起足够的勇气——她终于整理好了思绪,大着胆子打破沉默:“导师,我可以照料好自己,也不想回什么乡下……我觉得自己在这里就挺好的……”
她的语气终于还是弱了下去,几秒钟里鼓起的勇气也只够她在自己这威严的导师面前说这几十个字罢了,但丹尼尔却因此露出了有些惊讶的表情,他上下打量了自己这个一直以来其实都不怎么有出息的学徒片刻,并且想起了一年前自己从乡下找到对方的父母时曾发生的事情。
片刻之后,他收回视线,冷淡地哼了一声:“那就随你的便吧,这样的机会今后不会再有了。”
……
魔能列车在轨道上平稳且快速地滑行着,车窗外的景色飞速向后退去——皑皑的雪景中,是收割之后被雪掩埋的田地以及一片片宁静的村落。
“我们距抵达冬堡的东部关卡还有一会,陛下,”裴迪南看向坐在自己对面座椅上的提丰皇帝,“您需要去休息一下么?”
“不必了,”罗塞塔随口说道,同时目光扫过车窗外的景色,“……魔能列车确实是个好东西,还有魔导机器也是。”
“确实如此,”裴迪南说道,“所以我们不管投入多少成本都要想办法自己把它们造出来。”
罗塞塔“嗯”了一声,他的目光似乎被车窗外的田野所吸引,定定地看了许久才再度打破沉默:“裴迪南卿,你还记得我们在716年的最后一次狩猎么?”
裴迪南回忆了一下:“您是说那次冬猎?当然记得,印象很深……那是您加冕之前的一年,那年冬天也很冷,我们在塔伦金斯北方的猎场捕到了好几头鹿……那也是最后一次皇家冬猎,在那之后的第二年,您加冕并临时取消了当年的冬猎,第三年,您正式宣布完全停止皇家冬猎活动,这项持续几百年的皇室传统也就结束了。”
“是啊……那你还记得那一年冬猎发生了什么吗?”罗塞塔说着,看了裴迪南一眼,“不要说你只记得那些鹿。”
“我当然记得发生了什么,”裴迪南很认真地回忆着,“一个猎户,在冬天禁猎的日子里闯入了禁猎的林场,想要偷偷打只兔子……他怀孕的妻子生病了,需要一些肉来补补身子,但在猎场周围巡逻的士兵发现了他,没有任何审判和通报,士兵们直接用弓箭射杀了那个猎户……就像射杀猎场里的动物一样。”
“是啊,就像猎杀动物一样,”罗塞塔平静地说道,“在那个时候,许多人都认为这件事是理所应当的。”
“即便到了几年前,也有人认为那是理所应当的——这一切直到最近两三年才渐渐发生变化。识字的平民中出现越来越多的学者和有能力的商人和符文巧匠,甚至开始有平民进入各级官署和议会,在营养、教育、新生儿预选等制度成熟并走上正轨之后,平民阶层中的超凡者觉醒数量也开始提升,现在贵族和平民的超凡觉醒比例几乎已经没有差距,在这之后,贵族们才不得不承认平民有和他们一样的思维、学习和成长能力,或者更直白地说……承认平民和他们是同一个物种。”
罗塞塔听着裴迪南的讲述,平静而略显阴鸷的表情中藏起了所有的情绪变化,直到十几秒的安静之后,他才看着冬堡的方向轻声打破沉默:“是啊,我们用了将近二十年才勉强做到这一切……”
“用十几年时间来让一部分人认识到一件显而易见、顺应自然规律的事实,这实在是一件有些讽刺的事情,”裴迪南感叹着,“而更讽刺的是,就连你我其实也不是从一开始就清楚地认识到这些事情的……”
罗塞塔却没有再做出回应,他只是貌似有些出神地眺望着窗外,眺望着冬堡的方向,在列车两旁白雪皑皑的田野尽头便是冬堡防线那连绵起伏的山峦,而罗塞塔的眼睛便注视着那山峦与云层之间宽广无边的天空。
他的一只眼睛中浮动着淡淡的星光,瞳孔深处仿佛镶嵌着另外一只眼睛,他可以清晰地看到那天空深处的异象——
一个浑身披覆着铁灰色铠甲的巨人正站立在云层中,用空洞冰冷的目光俯瞰着这个渺小脆弱的人世,他背上背负着旗帜与巨剑,手中挽着和钟楼一般高大的战弓。
那就是神,祂站在这个冬季的晴空下,仿佛君临在独属于祂的猎场中,巍峨的城池与连绵的乡村在那庞然的躯体面前都仿佛只是插上了彩旗的猎场装饰,在神的战弓下,人世间的所有凡人——不论君王还是平民,不论英雄还是走卒,都似乎是待宰的动物。
车轮滚动,列车呼啸,斥力机关和接力桩之间卷起阵阵裹挟着雪粒的风,魔能列车渐渐加速,笔直地冲向地平线尽头那已经快要完全进入这个世界的巍峨神明。
而在这趟魔能列车向着边境驶去的同时,在提丰腹地通往冬堡的十余条交通线上,在旷野和山谷之间,河流与平原之间,数十个骑士团和战斗法师团,数十万计的超凡者士兵们,正在向着战区移动。

分類: 科幻小說,標籤: , , 。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