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ybs2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扶明錄 浪得虛名-第1365章 就是不開門讀書-dvdez

扶明錄
小說推薦扶明錄
清早鸡鸣狗吠声不绝,城外人家炊烟袅袅,陈王廷等人依墙熟睡,常宇披了蓑衣走出堂屋,院子里草棚下的妇人神色不安的看着他。
“婶,放心好了,我们不会伤害你们的”常宇笑了笑:“城门开了我们就走”那妇人点点头回以微笑脸色也松了下来,常宇走到院门口四下张望,这里看不到城门但正西方却可一目了然,若况韧一行抵达相隔数里他便能瞧见,不过此时烟雨缭绕之下的荒野中不见行人。
常宇又在门口张望一会风大雨大又把他淋湿了,便转身回了堂屋将衣服烤了靠着墙想着心事,迷迷糊糊有些睡意时那屠夫急匆匆的进了院子:“城门开了,城门开了,好家伙今儿开的真早……”
屋内众人惊醒,赶紧起身收拾家伙什,常宇也很是意外:“今儿怎么会这么早?”
“嘿,被人叫开的,俺刚在刘老三屋檐下盯着城门那边,就见三四个人去拍门,听他们大声嚷嚷什么阎王来了,赶紧开门……也听不太清楚,但估计是自己人,老百姓哪敢这么吆喝门啊……”
话没说完常宇便是一跺脚,哎呀卧槽!屠夫吓了一跳还没反应过来,便见着几人抄起家伙就奔了出去,嘴里还骂骂咧咧的。
常宇无比恼怒,千算万算没想到却临门一脚栽了,很明显那几个叫门的人是从东流县逃来的,只是谁也没想到他们竟然比自己晚了一步,定是先前被亲卫搜捕躲起来待夜深才开始往这逃,又或者他们走的陆道所以慢上一步!
一步错步步错,而常宇也大意了没留人守着城门附近……当然了,这几个漏网之鱼若发现城门有人也不会那么明目张胆过来叫门,转而去叫别处城门。
反正不管怎么说,是大意了!
几人冲出屠夫家门直西城门奔去,距离不过百余米眨眼就到了跟前累的气喘吁吁却发现城门已经关闭,常宇大怒抬腿一脚猛踹城门,突闻里边一声大喝:“什么人?”
却把常宇几人吓了一跳,赶紧找冤大头和盐贩子却发现两人没跟来,便给乔三秀使个眼色让他去寻,又拽了下宋洛书,这里边几人他最善模仿放言。
“军爷,开门啊,俺们,俺们要进城卖柴和……”宋洛书捏着嗓子说道,话还没说完里边就一声怒吼:“滚他妈的,今天城门不开了,赶紧滚惹得老子火起宰了你”。
完犊子了!常宇恨得咬牙切齿,守门贼军这么说,更印证刚才进去的几人是东流县的漏网之鱼了。
明明可以光明正大混进城内,却因自己的小疏忽导致眼下被动局面,看来今天自己运气极为不佳,搞不好只能望城兴叹了。
“督公,贼军已有了防备,很快就会全城戒严,况韧他们到现在还没到,就凭咱们几个人办不了这事啊”吴中说着眼睛瞟向远处,见乔三秀正拎着两个俘虏奔来。
常宇退后几步抬头望了望城墙并不是太高,若是蒋发和夜魔在稍作借力便可登城,可现在……:“陈师傅,吴中你们能上去么?”
“若有飞抓钩的话没问题”吴中一拍胸口,常宇忍不住踢了他一脚:“若有那玩意老子也能上去”正说话间乔三秀已将两个俘虏拎来:“快去叫门”。
“慢着!”常宇突然出声止住:“里边有百余贼人,况韧他们还没到,咱们即便进去了,吃的下么?”
“老子守北京城的时候一刀独挡近百鞑子何曾退一步,眼下咱们五个人还收拾不了百来个贼军?”吴中咬牙切齿低声吼道。
“七个,还有俺们俩”冤大头一拍胸脯,吴中抬起一脚将他踹翻:“你俩算个吊!”又瞪向常宇:“督公,这活你干不干?不干一边呆着看俺们干”。
常宇被他激的豪情大发,摸了摸腰间青雀:“他妈的,这段时间太过清闲倒让你这厮小瞧了,老子今天也让你开开眼什么叫一刀倾城!”说着示意冤大头和盐贩子叫门。
“开门,开门,快给老子开门……”两人冲到城门下就拳打脚踢,里边果然又传出了喝骂声:“狗日的,说了今天不开门再叫杀了你们……”
“艹,老子是东流县过来报信的,东流县被一帮人给端了,老子冒雨连夜跑来报信还不赶紧开门……”
里边人一听便停止喝骂:“咦,刚才已经来了几个报信的了,说是官兵端了东流县,他们逃了出来,你们怎么不是一起来的……”
“废他么的什么话,那伙人直接杀进来穿的也不是军服谁知道他们是官兵还附近野山头来趁机抢地盘的,老子当时只顾得逃命哪分得清他们,再说逃命的时候到处乱窜哪想着还凑一块过来啊,快他么的开门老子又冷又饿……”冤大头和盐贩子尽情表演。
可是里边的人警惕心却很强:“那可不行,谁知道你是不是那些人冒充的……”话没说完盐贩子就破口大骂起来:“老子站不改名坐不改姓樊炎是也外号盐贩子你问问里边兄弟可有认识的,没有的话问问有没有认识千里眼项奎的,他是俺们的头头是个独眼龙,在阎王手下听差谁人不知,还有你们的头头是不叫蒋义涛和阎王是把兄弟,俺若是外人总不会知晓这些吧”。
里边人沉默一会儿又说道:“这些只要捉个俘虏问了就知道,不能保证你就是俺们的人啊!”热搜
“卧槽你玛德的,前边几个进去放啥p你们都信,怎么到了俺们哥俩说啥你们都不信,故意的是吧,你们瞧瞧认不认识俺,不认识的话去刚才进去的那几人叫过来看看认不认识俺!”冤大头气的蹦起来骂。
里边人觉得有理,趴在门缝看了下说不认识,让两人等会他们去叫人来认,两人只好骂骂咧咧的等着,眼睛瞟向藏在门旁的常宇。
常宇这时已恢复了往日的谨慎,盘算着那几个贼人来认人的时候可能会从城头观望,若见下边还藏着其他人绝对不会让他们进去,可是自己等人离得远了却没有把握及时冲进去。
这有些棘手,正盘算着办法的时候,却见远处稀稀拉拉的走来不少人,却是要进城的百姓,便打算混入装作入城的百姓群里,却在这时听到城头一声大喝:“今天不开城门,所有人远离城门否则射杀”,说着射出一箭插在距离城门口五十步地方。
常宇和陈王廷等人吓了一挑,赶紧贴着城墙跑开,却也气的直跺脚,没想到p大城,一股小贼军警惕性竟然这么强。
不过突然又想起冤大头说的那件事:阎王打算把这当成自己老窝经营……还令自己的心腹拜把兄弟来坐镇,如此谨慎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这至德县绝非一个山中小城而已,还是白旺手下大将王义恩的私人地盘有可能还藏着他的私产!
今日,恐怕连进城都不太可能顺利,看来自己要做好多手准备,便招来陈王廷几人低声商量几句随后宋洛书便朝一户人家奔去。
那边城外准备进城的百姓听闻今天不开门议论几句便散去,毕竟下着雨呢,何况城头上的贼军还张弓作势。
“快点,他妈的还要等多久”城门口冤大头和盐贩子不时嚷嚷催促着,里边的人随口应付:“等会,他们刚去县衙找蒋首领了,这一来一回的路程总得要时间吧……”
“况韧他们怎么还没到,难不成迷了路,不太可能啊就河边一条道……”吴中缩在城墙脚低声皱眉,常宇望着正西远处:“或许下雨路滑山道难行……这当口他们若是来了,只恐咱们更难进去了”。
“为啥?”吴中刚问出口就反应过来,此时城中有了戒备城头上也有了贼军观望,若发现有一支人马前来,哪怕就是确定了冤大头的身份也不会开门了。
千万别又在这节骨眼到了,吴中暗暗祈祷,这时宋洛书抱着一捆绳从远处盯着城头急速跑来:“督公,西门上边有贼人,咱们得绕到别处上墙”。
“光有绳子还不行,你有钩子么”吴中问道,宋洛书摇摇头:“找不到钩子,用这个……”却是农户家用来抓地的抓钩,宋洛书说着快速将绳头绑在抓钩上:“应该可以”。
“洛书,你去南门那边找个偏僻地上城,我们几个从正面杀进去”常宇打算兵分两路开始分派任务,宋洛书是刺客出身登高上低眼下没人比的了他,不过此时他却为了难:“督公,这城高有两丈半左右,绳子又粗雨淋之后更重,我力气怕是扔不到那么高”说着转头看向吴中。
吴中天生神力众人皆知,他扔这玩意就给玩似的,常宇便立刻做了决定:“你们俩上城,我们仨正面进去”。
宋洛书和吴中刚离去不久,就听成上头有人大喊:“冤大头可真的是你来了?”
冤大头听到有人叫他赶紧退后几步仰头看向城头:“是我,还有盐贩子……你是谁啊,俺不清楚”。
“俺是黄二狗子”城头人嘿了一声:“冤大头你怎么逃出来的?”
“卧槽,原来是黄二狗子啊,你他妈的命真大,竟然比老子还先跑出来,和你一块的还有谁逃出来了”盐贩子笑骂着:“赶紧开门让俺哥俩进去,快他么的冷死了”。
“别急啊,说说你哥俩怎么逃出来的”黄二狗子在城头上嘿嘿冷笑,冤大头忍不住破口大骂:“你他妈的有完没完,当然和你一样逃出来的,难不成老子还投降了不成”。
“那可不好说……”黄二狗冷笑道:“那伙人杀进来的时候,你们俩可正好守在门口的,首当其冲竟然没被杀死?俺们逃出去的时候可看到城门口那几个兄弟全死了,咋就你俩活下来呢?”
冤大头心中一惊,却张口就来:“俺哥俩当时就在城门外撒尿呢,见他们突然杀人直接就跳水里跑了……你他妈的啥意思,就你们命大该活着,俺们就活该被杀啊!”
黄二狗子被怼的无语,轻咳几声:“行吧就算你哥俩命大逃了,但蒋老大放了话,此刻起封闭城门不放任何进来,你哥俩就先在外边找户人家先住下,喏,这是蒋老大给的赏银”说着丢下一块碎银:“蒋老大够意思的吧,这里是人家地盘,咱们……”说着突然抬手往远处一指:“你两个狗日的果然叛变了……”
城下的常宇闻言便知不妙抬头朝正西望去,又是一句哎呀卧槽,真是担心啥来啥,远处雨幕中数十骑正冒雨奔来……
“走”常宇知道叫门是叫不开了,只能翻墙而入,低吼一声贴着城墙望东急奔而去,陈王廷和乔三秀紧随其后,此时城头上传来各种吆喝示警声。

分類: 歷史小說,標籤: , , 。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