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v08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非洲酋長討論-第三百六十章 婚禮(五)分享-ciqtr

非洲酋長
小說推薦非洲酋長
乌桑河铜金矿对外公布是四百万吨金属铜储量,倘若真就是这点,伊波古矿业依靠自身的资金积累,也将能五年内将乌桑河的铜金矿采掘规模发展经济水平上。
很可惜乌桑河铜金矿目前探明的经济开采储量就已经超过三百万吨金属铜、两千万盎司黄金,后续虽然没有再进一步对C2级储量进行勘探作业,但真正给一个相对客观的预估,整个矿区可经济开采量规模以金属铜核算,应该不会低于两千万吨。
即便乌桑河铜金矿项目可挖掘潜力巨大,但也就新海金业因为自身有铜金冶炼等业务的需要、同时新海金业作为国有大型有色金属企业背后有更强力的支撑,会继续跟进后续的追加投资。
钱文瀚的新鸿投资为了控制风险,基本不会继续追加投资,而是会想办法,将已有的投资价值最大化,并在适当的时候套现。
这是钱文瀚是明确跟曹沫聊过的,钱文瀚因此也建议曹沫在国内寻找更多的战略投资者参与进去。
曹沫暂时没有急着推进这事,主要还是想等将钱文瀚跟新海金业的注资花完,将伊波古矿业的发展建设推入一个新的台阶,才方便以新的估值去谈新的引资。
既然这次是遇上了,曹沫也不介意多说一些,当下就将在钱文瀚、新海金业注资之前,伊波古矿业就已经筹足一亿五千万美元,提前在德雷克进行矿场及水电站、货运车站以及员工社区等配套工程建设等事,解释给余一鸣、李晓东听,叫他们知道明年达成十五亿美元的产值计划,并不是建立在空中楼阁之上的:
“今年算是初步投产,产值要低一些,应该能争取完成三亿美元产值,今年生产跟建设并举,对伊波古矿业,也是最关键的一年。”
余一鸣、李晓东心里还是有疑惑的,但曹沫跟吉达姆家族及钢拳兄弟会的明争暗斗、与民主促进阵线联手挫败阿克瓦军队高层的政变阴谋等事,过于曲折诡谲,说出来怕更难取信于人,曹沫索性就闭口不言。
曹沫也没有指望一下子就能获得余一鸣、李晓东他们的信任。
爱信不信,现在是丁肇强有事相求,他暂时也求不到余一鸣、李晓东的头上。
“东盛怎么就没有投乌桑河项目?”
余一鸣不确定曹沫的出现是不是跟下午的牌局一样,都是出自丁肇强的精心安排,但有些关键问题他不问,李晓东也会问清楚。
“东盛这两年主要精力都放在国内地产上,就没有再拿资金出来投资乌桑河项目,但乌桑河项目的控股母公司伊波古矿业,沈济个人倒是持有一定的股份,是四个点吧?”丁肇强假装不确定的问了沈济一声。
“嗯,是四个点。”沈济说道。
沈济是他丁肇强的嫡亲外甥,沈济在伊波古矿业持股,丁肇强当然可以对外界声称是丁家对伊波古矿业持股。
新海金业对乌桑河矿业注资一亿五千万美元才持八点几的股份,沈济或者说丁家在乌桑河矿业的控股母公司持有4%的股份,可以说是相当不低了。
丁肇强又说道:“在伊波古矿业之外,曹沫在卡奈姆还创建了科奈罗水泥,利润也相当可观——对了,曹沫,科奈罗水泥上个月利润达到多少来着?”
“今年原油期货暴涨,卡奈姆又是非洲最大的原油输出国,与其他西非国家都是信心十足的扩大基建投资,直接带动成品水泥价格也是飞涨,科奈罗水泥有三四月,每个月的利润都在三千万美元以上。不过,这是短期现象,不作数的——这个月西非水泥价格指数就下滑得厉害,月利润应该会大幅缩水!”曹沫不以为意的说道。
“嗬,那也是相当惊人了……”余一鸣微惊说道。
不管是短期现象还是长期现象,三四个月利润上亿美元的水泥企业,放哪里都是叫人眼馋的吞金兽啊。
这都快成抢钱了啊。
国内那么多的水泥企业,有几家企业能达到这个利润水平的?
“除了伊波古矿业、科奈罗水泥这两家企业,沈济多少参投了一些股权外,曹沫在西非创建、东盛以和熙基金正式参与投资的企业还有科奈罗食品、天悦工业、科奈罗能源以及科奈罗湖工业园四家——目前在西非、在国内都发展得相当不错,只是新海这边还很少人知道,”
丁肇强很是王婆卖瓜的介绍起曹沫这些年在西非的创业成就来,
“科奈罗湖工业园看上去规模不大,却是曹沫在卡奈姆发展各大产业的基地,也是目前为止在西非最早、规模最大的一家中资主导的工业园区。曹沫太过低调,不愿意宣传,在国内知道的人还很少,要不然外交部都能当成典型宣传。而天悦工业前期主要拿下华宸摩托在西非市场的经销权,差不多占到整个西非摩托车市场的40%份额。天悦工业目前还在支云湖产业园成立产品设计及测试中心,开发新的摩托车及发动机产品——已经有车型正式推向西非市场了吧?这些事都是成鹏负责,我也没有过问太细,都持多少股,都有些糊涂,和熙基金现在投的项目也多……”
“和熙基金跟沈济个人加一起,对天悦工业持股是20%;对科奈罗湖工业园的持股,是上市公司直接负责,持股调减了一些,也控制在20%左右……”董成鹏时机恰当的加以解释,似帮丁肇强加强一下记忆。
曹沫心里当然很清楚丁肇强这一刻在余一鸣、李晓东二人拼命夸他的意图。
东盛地产的债务问题,沈济跟他聊过。
目前东盛地产承担债权规模接近三百个亿,负债率高得吓人,更恐怖的是其中有一百二十多亿,是一年内就必须进行清偿的短期债务。
其中有任何一笔债务发生违约,东盛的信用就会出现垮塌式的瓦解,到时候债权人就会冲上门来讨债,以免发生不可挽回的损失。
曹沫当然没有能力替东盛地产解决掉全部的短期债务问题,他联合钱文瀚、葛军也没有能力做到——他们也不没有义务,将全部身家押上替东盛冒这么险。
然而债权问题的根本,还是在于信用、信心。
要是东盛此时引进一个实力极强的战略合作者,背后有无限的信用或资产支撑,令债权人以及新的金融机构,对东盛恢复信心,愿意为之延长债期或继续拆借新债,保证东盛地产的资金链不断,东盛地产所面临的严峻债务危机,也就迎刃而解了。
信用的建立跟恢复,与信用的垮塌、瓦解一样,都是具有连锁性质的——整个过程,甚至都不需要动用太多的资金,就能起到四两拨千斤的效果。
丁肇强此时在新联银行一干核心人物面前,将他塑造实力强劲、超强信用的形象,无非是想第一步恢复余一鸣、李晓东等人对东盛地产的信心。
而只要新联银行及西城集团恢复对东盛地产的信贷或拆借之后,又将进一步恢复其他金融机构跟债权人对东盛地产的信心……
当然,余一鸣、李晓东等人都是浸淫商道多年的老江湖,丁肇强表现得越急切,他们心里的疑虑越大,越来按兵不动。
曹沫这时候也就乐得配合丁肇强表演,谦虚的笑道:“天悦是刚推出一新款试验车型,还不到一个月,能有多少销售,还没有接受市场的考验,现在难说呢。”
丁肇强却是不顾,只要曹沫愿意配合,他就继续说下去:“科奈罗食品主要是将西非的可可豆引进国内生产可可脂、可可粉。这是东盛不仅注资持股,也是从业务层面都参与进去的食品项目,明年就应该能做到国内该细分行业的第一。科奈罗能源虽说曹沫在创建后,一再减持个人、目前他持股也许不算最高,东盛反而倒是第一股东,不过科奈罗能源的其他股东都是曹沫在卡奈姆的合作伙伴。科奈罗能源以发电及局部电网建设为主,在西非最大的都市德古拉摩附近,掌握一个超过一百座中小水电站组成的水电站群以及一座天然气发电厂、一座火力发电厂。泰华集团跟华茂投资目前在卡奈姆投资建科奈罗滨海产业新城项目,投资体量非常大,但该项目所有的供电权是由科奈罗能源所垄断的,为此滨海新城还向科奈罗能源支付五千万美元的保证金,泰华集团对外披露的信息里应该有提到这点——要不然,我们可以向证监会举报他们了……”
虽说余一鸣、李晓东两人多少能感觉到此时的丁肇强过于急切了,但周彬、陈田新二人听来,却完全是另一番感受:丁肇强不会在替曹沫吹牛比吧?这么年轻,又在人生地不熟、发展极端落后的异国,能做成这么多、这么大的事情?西城集团、东盛集团发展二十多年,产业也就这个规模吧?
相比较这些,他们更愿意接受“曹沫在非洲承包一座小铜矿之后意外发现铜矿实际储量出乎想象的巨大从而一夜暴富”的故事。
而看余一鸣、李晓东的神色,周彬、陈田新相信丁肇强即便有些夸大,却也有限,毕竟余一鸣、李晓东那个圈子,跟钱文瀚、周深河、葛军他们接触的机会要多一些,应该了解更多的信息。
…………
…………
用过婚宴后,丁肇强以及其他宾客就相继离开,曹沫则陪着成希、余婧,跟新郎、新娘的其他朋友、同学一起,象征性的去闹了一下新房。
之后,又将成希三名外地同学送回入住的酒店后,才顺道开车送余婧回西康路的住处。
成希跟着曹沫以及她爸妈,陪同丁肇强、余一鸣、李晓东等人坐一桌,当然没有喝酒的机会,这会儿就负责开车;虽然没有人劝余婧的酒,但今天那么多的同学相聚,就忍不住喝了不少红酒,这会儿坐车后座打开车窗,任晚风将长发吹得凌乱。
到住处,看余婧步履有些踉跄,曹沫跟成希将她搀扶上楼。
陈畅刚洗过澡,赶忙给余婧倒来一杯温水,扶她在小客厅窗前的榻榻米上坐下,回房取了一叠材料给曹沫:
“你不是问新海有哪些楼盘比较经典吗,我今天在公司查了一些资料——我觉得这几个楼盘还是比较典型的,值得你走一走。”
不管成希也好、余婧也好,之前见到钱文瀚、葛军这些的人物都跟曹沫谈笑风声,她们得有多蠢还以为曹沫在非洲发展仅仅是街头巷尾所议论的“不错”?
关键葛军还是陈畅的顶头上司,葛军在新海金融财经圈子里,属于什么级别的人物,陈畅怎么可能没有一点概念?
不过,成希从头到尾并不关心曹沫在非洲发展得怎么样,余婧心思也相对单纯,但曹沫上午问及新海的楼盘情况,陈畅却是留了心,特地抽时间将一些资料整理出来。
曹沫靠着窗台坐榻榻米上,翻看陈畅整理的这些资料。
余婧好奇的趴矮桌上,瞅着曹沫问道:
“曹沫,你在非洲到底干嘛了,是不是挖到金矿了,还是抢劫银行了?你之前跟钱文瀚、葛军这样的人物谈笑风声,今天又跟丁肇强、余一鸣、李晓东他们称兄道弟,你有注意今天有多少人傻眼吗?林方有个伴郎,中午在我们面前那个挥斥方遒的气势,差不离下届美国总统就是他了,但晚上去他跑过去给余一鸣敬酒,我看他说话都紧张得打结……”
以往曹沫没有在成希面前说太多自己的事情,不想干扰到她的生活仅仅是一方面,更主要的还是国内的事务主要是宋雨晴在负责,他总想着避免成希跟宋雨晴的生活产生交集。
然而今天的情况,曹沫有些始料不及,而必然会干扰到成希的生活、工作,而他倘若还什么都不说,还将对成希的生活、工作造成困扰。
成希其实是想知道他在非洲的一切,却又体贴的不追问什么。
“我在非洲也真可以说是挖到金矿了,”曹沫将手里的资料放矮几上,膝盖屈起起来,让成希靠着,说道,“我很早就在卡奈姆承包开采金矿。最早的一座金矿还真就是莉莉家的——莉莉的祖父是卡奈姆的一个部落酋长,在当地拥有两万多亩的土地,非洲,特别是撒哈拉以南的非洲,传统部落里的平民是完全没有土地的。我跟莉莉家合作,除了承包金矿,到现在陆续还建了四座水泥厂;还建了食品加工厂,主要是生产销售巧可力食品用的可可脂、可可粉——还建了摩托车组装厂,将国内的摩托车零部件运到西非组装销售,目前算是西非最大的摩托组装销售商,在国内也建了产品设计研发中心;在卡奈姆建了一批水电站,还学国内的工业园,在当地划出一片区域建造产业园。怎么说呢,目前说来,在西非闯荡的华商里,我应该算是做得相当不错的吧!所以才有钱文瀚、葛军跟我合作,不断建设新的金矿、铜矿项目,还新建立了航运公司……”
“你不会没事骗我们吗?我们又不是三岁的女孩子啊,听你胡掰就相信的哦!”余婧盯着曹沫的眼睛看了一会儿,又问成希,“你信他胡掰?”
“信,我当然信,我男人天底下最厉害了。”成希转过身来,抱着曹沫的膝盖笑道。
“我要看这些资料,是东盛的董事长丁肇强邀我回国来谈地产投资的事——这个情况比较复杂,主要是东盛地产的资金链比较紧张,他今天借婚礼的机会,约余一鸣、李晓东到林云山家打牌,主要也是为解决贷款的事,”事情已经牵涉到成希的头上,曹沫不管事情有多绕,也是尽量跟成希将里面的曲折微妙解释清楚,“然而现在国内国外金融市场受次贷危机影响,很多金融机构包括新联银行在内,都变得风声鹤唳,很多事情就变得微妙……”
“你担心他们会跑过来做我的工作?”成希问道。
“这还只是很小一方面,”曹沫说道,“非洲环境恶劣,不仅仅是指自然环境以及经济发展落后,市场竞争环境也远没有国内这么规范——企业与企业间的竞争,也不像国内这么守规矩,特别是在非洲发展的华商内部也没有常人所想象的那么团结。泰华集团以及韩少荣的华茂投资,跟我在非洲有非常尖锐的矛盾,甚至到了势不两立的地步,这个就比较严重了。泰华集团同时还是新联银行的董事股东,韩少荣的华茂投资则是你妈华逸集团的第二大股东。你也知道,这几年你妈这几年不怎么愿意跟我家走得太近,韩少荣其实是最关键的因素。如果我所料不错,泰华集团极可能会将新联银行的股份转让给韩少荣,但韩少荣不会拿到新联银行2%的股份就满足,可能会继续扩大对新联银行的持股,染指控制权,所以后续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极其复杂。当然,在国内都不用怕韩少荣能用什么手段,只要不给他有机可趁就行了。钱文瀚、葛军其实都有极讨厌韩少荣的人,他们最初也是出于这个原因,才跟我合作……”
余婧、陈畅毕业后就租曹沫家房子,跟成希关系又这么熟悉,当然早就知道曹沫家以及陈蓉跟新海巨富韩少荣是怎样的关系。
只是短时间内听曹沫说这么多事,还是觉得发蒙,余婧禁不住有大舌头的问道:“你现在到底有多少钱,怎么就跟韩少荣有这么深的直接对立矛盾了,我还以为你们家的事情早就过去了呢?”
“要说我的身家,这个拿不准,但这次回国谈投资,要是谈得不顺利,我大概也就拿两三亿意思一下,毕竟我是从东盛出去的,我蓉姨也是东盛的小股东;要是谈得还算顺利,我应该最多能拿出超过三十亿的现金进行投资。”曹沫说道。
“……”余婧与陈畅张着小嘴,过了一会儿问道,“我们该怎么表示惊讶?靠,三十亿?拜托你赶紧告诉我们,你说的单位是日元,或者韩币,让我们心脏好承受一些。”
“好了,都这么晚了,先说正经的,”
曹沫笑了笑,低头跟也有些迷惘的成希说道,
“陈畅在东江证券,她应该知道葛军目前的态度还是以观望为主,而钱文瀚手里能动用的现金,大体也在三十亿左右,但他对经济形势的看法跟葛军较为一致。我在国内的投资,不管规模是大是小,基本上也会跟葛军、钱文瀚保持一致,但这次回国事情涉及到我的老东家,同时沈济是我最重要的合作伙伴,现在又牵涉进新联银行。我现在说这些,就是有什么事,你心里能有个数,你以后也可以没办法再像以往那般无忧无虑,很多事情以及人际关系都会主动纠缠到你身上来……其他不说,新联银行国际部部长陈田新现在就已经基本知道我的情况了。”
今晚陆家虽然没有人到场,仅仅是送了礼金过来,但他与成希的关系公开,相信很快就会有人跟陆家通风报信,也会很快传入韩少荣的耳中。
即便成希她妈认可他跟成希的关系,但因为之前几年的僵持,成希她妈可能不会怎么愿意跟他说话,有些情况只能让成希回去跟她妈谈,又或者他明后天将成希她爸约过去喝酒,以便做好应对接下来一些变故的准备……

分類: 都市小說,標籤: , , 。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