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7rvz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重生浪潮之巔-第一千零九四章 這是場你死我活的絕命之爭展示-z1odd

重生浪潮之巔
小說推薦重生浪潮之巔
米卡丝美眸连闪,神情有些迷醉的看着方辰。
毫无疑问,方辰正在进行的是一项伟大的事业,一项改变俄罗斯发展进程和命运的事业。
或许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她大概也不敢相信,亿万俄罗斯人未来的生活,将由这么一个面容还有些稚嫩的少年来决定。
她心中突然生出一种对方辰奇怪的情绪,一种在她爷爷康拉德·希尔顿,这位酒店之王身上才出现过的情绪——崇拜之情。
不,她对方辰的崇拜之情,比爷爷还要浓郁一些。
方辰和她的爷爷都是可以记载在历史上的伟大企业家,对人们的生活产生了不小的影响,但爷爷却从未像方辰这样,又或者像方辰这样有能力,有机会抉择亿万人的生活。
并未注意到米卡丝看向自己的眼神已经有些不对劲,方辰满脸揶揄的看着脸上愁云惨淡的别列佐夫斯基等人。
他们能不发愁吗?
别的不说,就说任务看起来最轻松的别列佐夫斯基,此时也感觉压力犹如泰山压顶一般。
想要护住这一万多个倒爷和一些出来也做宣传汽车联盟员工,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万一鲁茨科伊那边动作快一点,狠一点,打完就跑,他就是有十个脑袋也防不住啊。
要知道,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说真的,如果面对的不是鲁茨科伊这样俄罗斯最顶尖的大人物,并且还是军方出身,手握重兵,而且手下大都是一些政府要员和军方大佬,要不然他真想先下手为强,把对方先干掉。
毕竟这种事情,他真是没少做过。
不过,他更清楚的是,这种想法在脑子想想也就得了,别说出来,哪怕说出来一个字,那就是给擎天,给方总招祸。
像鲁茨科伊这样的大人物,如果没有失势,那就代表着俄罗斯的颜面,谁敢动其,那就是在打俄罗斯的脸,更是会逼整个俄罗斯高层的激烈讨伐,甚至说不定,第一个杀掉他的人就是叶利钦。
擎天得罪的将是俄罗斯所有的大人物,并且不分阵营。
毕竟连鲁茨科伊都能在暴力,暗杀中死亡,又有谁不能?又有哪个大人物,不惶恐不可终日。
这世道最惜命的就是这些大人物,而不是民众。
方辰突然轻轻拍了拍手掌,将众人的目光吸引到他身上后,嘴角露出浅浅但自信的笑容。
“很显然,这是一条极难的道路,但也同样是条收获极其丰厚的道路,一旦成功的话,擎天将瞬间跃居为世界第一流的油气公司,坐拥数百亿的资产,但我们所需要付出的资金连十亿美元都不到。”
虽然这些他们早已知道,但被方辰说出来这一刻,别列佐夫斯基等人还是有种心潮澎湃,热血沸腾的感觉,增加数以百亿美元的资产,则意味着擎天今年不但能成为世界五百强之一,更有可能成为世界五百强排名前五十的超级企业。
在短短四年内,从无到有成为五百强的企业,已然是在全世界都寻不到第二家了,而成立四年便跃进世界五百强前五十强的,恐怕更是前一百年没有,后一百年大概而没有。
这是世界经济史,财富史,企业史的奇迹。
而更让他们激动的是,他们正在亲手创造这个奇迹。
并且还要知道擎天这次增加的数百亿美元资产,可都是油气资源,这种被誉为液体黄金,工业血液的存在,国际交易中最硬的硬通货。
可以说二十世纪以来,人类最渴求的资源就是油气资源,为之发生战争最多的资源也是油气资源,连粮食都需要排在其后面。
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曾有句名言,“谁控制了石油,就控制了所有国家!”
要不然,掌握油气资源的能源企业也不能占据世界五百强的半壁江山,并且其中大都集中在比较前面。
看看国际上,那些名列前茅的石油大亨们,又有哪个不是跺一跺脚,世界都要抖三抖的大人物。
甚至如果不是俄罗斯这边的油气资源没有完全市场化,估值并不准确,再加上设备老旧,产油能力太弱,仅仅计算擎天在俄罗斯的这些油气资源就可以排到世界前五十强。
说真的,他们自己都有些不能想象,吞掉20%,25%俄罗斯油气资源的擎天,将成为怎样一个庞然大物。
而他们则是擎天这艘大船的舵手,亲眼见证着历史,这怎么能让他们不热血沸腾。
“并且我不信任鲁茨科伊,不信任以他为首的那些苏维埃红色厂长,蛀虫们能够将俄罗斯的经济发展好,更不相信他们能为俄罗斯民众某得多少福祉,在我的眼中,哪怕一头猪当总统,都比让鲁茨科伊当总统对俄罗斯的经济更好。”
听到这话,别列佐夫斯基等人不由眼睛一眯,眼中闪过一丝会笑的笑意,甚至他们相信,如果方辰这句话传到外界的话,必然会成为在外界流传广泛的一句名言。
没办法,谁让鲁茨科伊这位行伍出身的大老粗,对于经济实在是七窍通了六窍——一窍不通。
“然而更重要的是,擎天已经没有退路了,谁也无法想象鲁茨科伊成为总统之后,会对擎天下什么样的毒手,甚至我可以肯定的说,一旦让鲁茨科伊成为总统的话,擎天在俄罗斯的所有基业,都会如同海市蜃楼一般,风一吹便消失的无影无踪。”方辰神色凝重的说道。
闻言,别列佐夫斯基和马昀四人相视一眼,虽然他们也知道方辰说这话是为了让他们警醒,但说真的,他们对于方辰这话有些不太认同。
他们三家分公司已经扎根在了俄罗斯的方方面面,如果想要把擎天连根拔起的话,那俄罗斯也要做好被带起一大块肉的准备吧。
在他们看来,擎天已经跟俄罗斯紧紧捆绑在了一起,依然不可分割了。
看着别列佐夫斯基四人的表情,方辰顿时有些无奈,什么叫做骄兵悍将,这就叫做骄兵悍将,在俄罗斯的无所不能,已然让别列佐夫斯基他们有些不能认清自己了。
“如果鲁茨科伊愿意付出让俄罗斯遍体鳞伤,甚至缺胳膊短腿的代价,也要将擎天连根拔起呢?”方辰突然一脸冷峻的开口说道。
别列佐夫斯基等人楞了一下,然后紧接着便失声叫道:“鲁茨科伊怎么敢这样,这是对俄罗斯的犯罪!”
别的不多说,就说中俄贸易公司停止运作了,那么要不了十天半个月的,那俄罗斯就要多出来上万的幽魂出来。
根据以前人类历史上饥年,灾荒之年的情况来看,一旦食物缺口10%,并不是以食物上涨10%,甚至200%,300%作为终结的,而素来是以死掉10%人口作为终结的。
原因很简单,即便是灾荒之年,那些享受奢华生活的富豪们,他们的生活质量依旧是不会打一点折扣的,甚至灾年才是他们发大财的时候。
方辰深深的看了别列佐夫斯基一眼,缓缓说道:“你真的认为鲁茨科伊做不出来这样的事情吗?”
别列佐夫斯基张着嘴,想要说什么,但话在喉咙便滚动了好几分钟,却始终吐不出来。
最终,别列佐夫斯基头一低,垂头丧气的说道:“鲁茨科伊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了解鲁茨科伊的人都知道,鲁茨科伊就是一个无所不用其极,没有底线的饿狼,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他什么肮脏手段都能使得出来。
如果真的将鲁茨科伊逼急的话,死上几万俄罗斯人,让数百万俄罗斯陷入生活没有着落中的事情,鲁茨科伊绝对做得出来。
而显然,擎天站在叶利钦一边,帮助叶利钦的行为,已然就等于是将鲁茨科伊给逼到了墙角上。
一时间,陈鸣永三人也变得哑口无言,他们最大的依仗,其实就来自于擎天的实力,来自于擎天和俄罗斯的紧密相连,任何人想要动擎天,都会付出极大的代价。
这也是他们自信,甚至自得的地方,毕竟相比于那些依靠关系网,背景的妖艳贱货,依靠自己的实力,这种感觉实在是太棒了,想想都让人觉得充满了力量感。
可现在,意识到只要有人愿意付得起代价,干掉擎天也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一下子他们所有的依仗和骄傲都被击碎了。
“所以说,这一战我们不但不能输,而且还要赢得漂漂亮亮!”方辰大手一挥,斩钉截铁的高声喊道!
他这次之所以将别列佐夫斯基四人一起喊过来,除了将任务分解下去,最重要的就是给予四人敲响警钟,防止他们太过于骄纵。
别列佐夫斯基四人无声的点了点头,但是眼中却有阵阵火光在闪耀。
不管是胜利所能得到的利益,还是失败后的惨痛后果,都让他们无法再次像之前那样轻视这场斗争。
这已然是场你死我活的绝命之争!
方辰轻轻笑了笑,便不再言语了,他相信知道事情严重性,已经激发斗志的别列佐夫斯基等人,会给他一个满意的答案了。
随着别列佐夫斯基四人悄声的散去,米卡丝也抬腿朝着门外走去,但走到一半的时候,她最终还是忍不住冲着方辰问道:“方总,您为什么要把我留下来。”
可谁知道,方辰竟然头也不回,语气中充满理所当然的说道:“作为擎天的一员,Q4级的高管,你难道不应该留下来吗?米卡丝你对公司的事情,似乎有些太不关心了。”
闻言,米卡丝不由翻了个白眼,Q4级别在擎天的确算是高管了,相当于分公司副总裁级别,但她这个Q4一直都处于打酱油状态,除了莫斯科大酒店这一亩三分地,什么也管不到,而且其他公司有什么事情,也不会专门通知她,更没人与她来往。
她对公司的了解,除了电视媒体以外,就是靠着公司给予Q4高管每天一份的内部文件。
而且也没人要求她需要关心公司啊,再者,今天的事情,显然超出了一个Q4高管应该知晓的范围。
米卡丝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一跺脚,扭头直接走了,细细的高跟踩在地面上,“噔噔”作响。
眼睛朝着窗外的远方望去,方辰嘴角微翘,他已经要出招了,索罗斯你准备好接招吗?
第二天,一大早。
莫斯科电视台便派出了一队足足有二十人的精锐记者团队,悄无声息的进入了克里姆林宫。
这一无比反常的举动,瞬间引起了鲁茨科伊等人的警觉。
连电话都没有打,鲁茨科伊直接兴冲冲的跑到了哈斯布拉托夫的办公室中。
听完这一消息后,哈斯布拉托夫手指敲着桌子,眉头微皱,并且喃喃自语道:“叶利钦这是要干什么?”
“发表电视讲话呗,难不成还能是新年贺词。”鲁茨科伊嘴角一咧,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一般来说,莫斯科电视台这样大规模向克里姆林宫派进记者团队,只有刚才这两个可能。
如果只是一般事情,那么克里姆林宫的御用记者,自己就能搞定。
他从中嗅出了一丝极其危险的信号!
看着已经陷入烦躁中的鲁茨科伊,哈斯布拉托夫只得沉心静气的说道:“这个我自然知道,但问题是,叶利钦打算发布什么样的电视讲话。”
这段时间,叶利钦和方辰勾连在一起,着实出了不少乱七八糟的招,虽然不至于让他们应对不暇,但也着实是让他们摸不着头脑。
鲁茨科伊和哈斯布拉托夫一言不发,默默的坐在办公室中,他们在等待,在等待情报传来。
但不知道怎么的,他们却有种如坐针毡,大难临头的感觉,仿佛他们现在其实是在等待命运的审判一般。
没过二十分钟,哈斯布拉托夫秘书身旁的办公桌突然响起了电话铃声,可没等他去接,鲁茨科伊便三步并作两步走,快速走了过去,并一把从他手中将电话接过去。
没听一分钟,只见鲁茨科伊突然发出一声强烈的怒吼声:“叶利钦,怎么敢这样!”

分類: 都市小說,標籤: , , 。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