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o3h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之太子搶親啦 txt-第兩百五十五章 釀酒(二)熱推-6nwtk

重生之太子搶親啦
小說推薦重生之太子搶親啦
“好的,我下次一定会注意的。”
老婆不好惹
玲珑也没有直接就这样将自己的身份给亮出来,毕竟这松芝也就是只能是逞一时之快,到时候等到这宫女受训之日,自己定会叫这松芝完全后悔自己今日的行为。
“对了,你来的这样的匆忙,到底是所谓何事?”
松芝上下打量了这正站在自己面前的玲珑,想起了这小姐现在是正在洗澡的状态,实在是不方便见人,便就主动问起了这玲珑到此的来意。
瘋狂道具
“我此次前来主要是奉了太子妃娘娘之命前来给这赵姑娘送一些新鲜的杏子之类的东西的。”
玲珑说完,便就将这正拿在自己手里的篮子亮在了这松芝的面前,证明自己的来意确实是奉了这太子妃娘娘的命令。
松芝将这篮子之中的杏子拿了一颗,放在自己的手里仔细查看了一番,然后又仔细闻了一闻,证明了确实是杏子之后,便就又再继续看了一眼这正在自己面前的玲珑一眼。
“好了,现在我可以进去了吗?太子妃娘娘现在还等着我前去复命呢。”
玲珑见到这松芝这样将这篮子之中原本已经是被太子妃娘娘摆放的整整齐齐的杏子翻动的乱七八糟的样子,便就是有些不悦了,但是还是未曾在这松芝的面前表现出来。
“好了,既然你这么着急的话,就先将这篮子交给我吧。现在我们家小姐正在这午睡呢,也不便见人。”
松芝说完,便就将这玲珑手里的篮子给一把就抢了过去,然后便就转身就打算离开这玲珑的面前。
玲珑现在虽说已经是很生气了,但是还是强忍着自己的怒火,就只是什么话也没有说,就这样站在这原地看着这嚣张跋扈的松芝进去了这殿中。
自己便就在这院子之中找寻着银桂的身影,但是却是不见这银桂。还想着来看看这银桂的身子,毕竟这银桂现在还是在发着烧呢,也不知道这银桂到底有没有好些。
但是现在应该是要在这房外等候才是,但是这银桂却是没有站在这和殿外,那现在银桂到底是去向何处了呢?
玲珑一边想着,一便也就只得是慢慢走出了这东苑之中。毕竟这太子妃娘娘确实正在这翠玉轩等待着自己与她一同酿造这果子酒。
···
见到这玲珑已经是回来了,林初月便就迫不及待让这玲珑来到自己的身边,跟自己一同做这果子酒。
毕竟现在已经是晒够了时辰,这杏子表层之上的酸涩之意已经是完全被晒去了。现在正好就是这将这已经晒好了的杏子放进这酒坛之中的最佳时机了。
但是由于这杏子正好就是这玲珑清洗的,由自己拾起的,那么这最后的环节,自然也就是要注重这仪式感了,由自己和玲珑一同将这杏子一个一个完全放进这装满了醋的酒坛之中。
“玲珑,快来,现在万事俱备了,只欠东风。只差你了。”
异界之老子当过西门吹雪 淇则有岸
林初月一点也没把这玲珑当做是奴婢,而是每次都是将她当做是自己的妹妹一样,毕竟这玲珑的心思也是非常的细腻的,每次做事情也很妥当谨慎。
每次交给玲珑去办的事情,那都是绝对完美的完成了的。没有一次玲珑会让自己失望的,并自己与这玲珑的感情自然也就是最最要好的,在这冷清的皇宫之中,每当这太子殿下前去忙于政事的时候,也就是只有玲珑能够在自己的身边陪伴着自己。
每次这种时候,自己都会很感谢有玲珑的存在,让自己百无聊赖的生活变得更加充满了乐趣,才不至于让自己在这深宫之中感到过于的孤独之感。
白眉后传之恩怨情侠录 去年花曾开
玲珑一听到这太子妃娘娘这样急切地呼唤着自己,便也就瞬间加快了步伐瞬间就走到了这林初月的面前。
她俩便就将这正摆放在自己面前的杏子一颗一颗地放进了这酒坛子之中,轻轻放下去的时候,这酒坛子之中的醋也不会发出没晒干之前的那种声响。
毕竟是已经是完全晒好的状态了,也就是没有之前的那样子的重实感,落下去的时候,自然也就不会发出那种清脆的声响。
她们就这样一直不断地将这面前的杏子放进这酒坛子之中,然后就将这已经装满了的酒坛子用这塞满了棉花的红布给密封起来,然后便就将这一坛坛的果子酒放进了这已经是挖好了的坑之中。
日落黄昏,天际已经是出现了一片火烧云的现象了。一片片原本是洁白的云朵,现在已经是变得通红发光的样子了,映出这太阳的光芒。
而张安泽也已经是忙完政事,已经是回到了这翠玉轩之中了,一忙完,便就想着要快点回到这翠玉轩之中见到这正在等待着自己归来的林初月。
现在这个时辰回来,正好是见到了林初月正在埋放这酒坛的场景。只见这林初月的脸上已经是浮起了一层层香汗,纤纤玉手完全不顾这泥土的肮脏,就这么直接在这泥土之间来回翻动着。
奈何你还活在我心中
汗水已经是从这额上顺着这脸颊的弧度缓缓滑落,林初月便就伸出手去擦了一下,瞬间原本是洁白如玉的嫩脸就被这漆黑的泥土给弄的花了这脸上绝美的妆容。
就连这脸上原本就是涂上的薄薄的一层胭脂也已经是被这样一擦给完全擦没了,这样运动过后的嫩脸便就变得更加的透亮了,失去了这胭脂的加持之后,就变得更加的令人感到吹弹可破。
生化魔獸演義
少女轻盈的身姿尽管是在这地上蹲着,但由于这香汗已经是让这衣襟打湿了,便也就这样显露在这黄昏的照应之下了。
势不可挡
映衬着晚霞,面若桃色,眼波婉转之间,俱是透出少女动人的香波与风情,叫看得人更加是心之向往。
张安泽在这杏树之下,看着这正在这自己面前埋放着酒坛子的林初月,心里很是动容。这样的场景自己能再看好几百回,那也是相看不厌的。
怎么也是看不够的,美人惋兮,有难以移开目光之感。张安泽现在也是懂了这林初月为什么被称为这“京城第一美人”了。
却是初月照人之美,正当这张安泽看得入迷的时候,同福却是一不小心将这已经是拿在自己手里的扇子给掉落了。
这扇子掉落的声响,便就惊动了这正在埋放这酒坛子的林初月。她便就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望向了这张安泽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