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8ni精品言情小說 拉馬克遊戲討論-1054 第二十一章上 引而不發(第二十九節)展示-hz0nb

拉馬克遊戲
小說推薦拉馬克遊戲
只是……不是说金面【使徒】的面具都不附魔的吗?刚才那诡异的现象是怎么回事?
康斯妮手握着面具,明显能感受到其中蕴含着微弱的奥法力量。她十分可爱地皱起眉头,把困惑的目光投向主人求助。
“黄金是最基本的魔导物质,本身带有微弱的储魔性质。放在这样一座魔法大阵上面自然会日积月累地承受奥法元素的影响。时间短了自然是感受不到任何异样,但若是到了万年以上……就会像刚才这样。”曲芸笑眯眯解释道。
她并不打算浪费时间长篇大论去讲奥法入门课。事实上这只是一个十分简单的魔法现象,魔导材料在魔力场中存放过久导致了奥术饱和,产生出类似物理学中静电那样的自然现象。
这通常来讲都是无害的,且因为需要漫长的作用时间几乎无法被当做能源利用。相关知识往往只有在探险考古地城寻宝时才会产生意义。
“所以你的意思是想说明这里至少是万年以前的遗迹,不可能是伯父设计的?”蓝枫立即明白了曲芸的意思:“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更不应该会出现这货真价实的金面神使面具了啊。”
曲芸笑了笑道,指向祭坛正中道:“那你再看看那面具下的脸孔如何?”
蓝枫一愣,顿感寒毛倒竖。她一点一点缓缓转过了头,脑子里乱七八糟想了很多。比如那面具下没有脸孔,那面具下是曲芸的脸,她自己的脸,抑或者是什么被扭曲的恐怖至极的玩意儿。
这不能怪她脑洞大,主要是曲芸这话冷不丁冒出来太瘆人了。可当她真的看清面具下的脸孔时还是吃了一惊。
那并不是她所熟识的任何一张脸,甚至说她根本不可能见过这人。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面具下那张脸孔的特征太过突出:宽大的下颚骨,发达的犬齿,巨大的门牙,夸张的大鼻子,眉毛贴着头顶长几乎没有额头……
蓝枫甚至不敢确定自己看到的这位到底是不是地球人,或者说到底算不算人类。这倒不是说她有什么偏见,毕竟游戏世界混迹已久,什么古怪的类人种族没见过?
“对于人类学知识我了解很少,如果小蜥蜴在一定能给出准确的答案。不过就这人面孔的特点来看,我觉得很像是尼安德特人。”曲芸的回答打消了仙子们心中的惊悚,却晕染开了更多的惊奇。
“这怎么可能?拉马克游戏介入表世界不过几百年,难道【使徒】组织在原始时代就已经开始暗中操纵我们的世界了?”任棉霜困惑道。
“呵,如果真是这样,那些使徒恐怕就是整个宇宙最没用的废物了。运营几万年,最后在主人手下落了这么个下场,三招两式就给收拾了个干净。它们背后那些神祇的布局恐怕换条蜥蜴都更强些吧?”
康斯妮冷哼一声,说着风凉话,还不忘日常挤对尹熙颐。
“有一点你没有说错。无论是一宿难眠的文稿还是这大厅中古老的雕像的确都可以给我们带来意料之外的情报,只是它们的意义全部和你担心的方向无关,”曲芸说着走到蓝枫身旁,挽住她的手臂支撑自己失血后有些晕眩的身体:
“霍悯阳的日记里有合理的推测,【使徒】组织理论上应当是和拉马克游戏同期介入每个世界,这一点在玛塔尔神国那边传来的情报上也得到了证实。
面具是真的,而且和浮雕面孔严丝合缝,这说明雕像上的面孔是一比一高度还原的产物,也就是说这位原始人先生是一位真正的金面神使。而这座祭坛又出现在命运挑战迷宫的密室中……
嗯,战场诡术师所做的应当仅仅是割裂出索福克勒斯迷宫的部分空间组成一个与其余部分互不相连的密室。理论上即便在【解围之神】的帮助下,他也既没有能力也没有必要自己开辟空间或者挪用迷宫外的其它空间。
也就是说,这座祭坛,这位金面神使雕像原本就是命运挑战迷宫中的所属物,而它又在迷宫中经历了至少万年以上的漫长岁月……
说到这里,那与此行目的无关但却对我们来说颇有价值的答案不就呼之欲出了吗?”
曲芸卡住话头,笑眯眯等待着伙伴们道出答案,然而收获的却是漫长的冷场。若是冰雪聪明的梅娴诗或者心思敏锐的尹熙颐在一定会立刻接过她的话头,可惜现在在场的三位都不是善于思考,或者勤于思考的。
尴尬地咳嗽一声,曲芸只好自己回答道:“这不是显而易见么,这个金面神使原始人根本就不是咱们龙隐界的人,而是来自另外某个命运挑战迷宫所连接的世界。
战场诡术师犯不着为了告诉我们这些就花时间精力折腾出这么个祭坛,和黄金面具的奥术饱和现象也对不上,因为这祭坛是在不知多少个世纪之前,命运挑战迷宫建造时就在这里的。
这种群魔乱舞白骨皑皑的艺术风格明显不符合【使徒】所设宗教那粉饰太平的性格,因此这祭坛并非是被从其他世界完整搬进来的,而是应当与索福克勒斯迷宫同时建造。
也就是说,这阴森诡异的造型,是符合那位先神的审美,按照他对【使徒】一脉势力的定义来的。而索福克勒斯为什么要在自己的墓葬里放这样一个东西呢?
很显然,他和【使徒】一脉是互相敌对的关系,这具神使金面具或许正是先神本人或者其追随者对战使徒的战利品。
回想一下吧,最早我们在小蜥蜴她家地产的下面见到的壁画风格是否和命运挑战迷宫中浮雕壁画的风格一致?上面画了位居正中的神祇受到天外八方众神的围攻不是吗?
你们还记得当时那些使徒的反应们?他们可是嘴里叫嚷着‘绝不能让邪神的意志传承下去’,豁出命去也要把那壁画和遗迹破坏掉哦。”

分類: 其他小說,標籤: , , 。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