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qy9y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末日螢火 ptt-第六十八章 碎裂懸橋與咆哮狼魂看書-522b5

末日螢火
小說推薦末日螢火
吊桥承受着狼王的重量,两边护栏连接的锁链绷紧拉直,整个桥身又下坠了一截。
对面的凝雨三人不敢再贸然上桥,唯恐再增加重量导致整个桥面断裂崩塌。
陈凌风缓缓的站起身来,他知道接下来将是自己和狼王的单挑对决,如此近距离的战斗,加上摇晃不定桥面,无疑所有的情况,他都处于被动的局面。
“唰、唰”狼王俯下身子,低垂着脑袋,巨大的爪子将桥面木板掀的木屑横飞。它似乎也知道吊桥的状况,所以并没有直接发动冲击,而是咧着嘴一步步的慢慢靠近陈凌风。
先发制人,这样狭窄的地界如果等到狼王近身,则等同于宣判陈凌风死刑,他将毫无胜算。
陈凌风左手探向腰间,迅速掏出武器瞄准。但还未扣动扳机,狼王似是看穿了他的意图,先于枪响,隔着他几步开外的地方扑了过去。
深渊旌旗 夜怽
“砰”枪声响起,不过陈凌风胸口被狼王狠狠的撞了一下,握枪的左手失衡,枪口指向天空射出了子弹。
狼王一击得手,顺势挥动巨爪将陈凌风手里的武器打落,接着利用身体的重量,直接将他压倒在吊桥上。
“呜”狼王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嘶吼,像是发泄着自己的愤怒和仇恨。满是凶光的双眼死死的盯着被它压在身下的陈凌风。
忽地,狼王前爪踏在陈凌风胸前,抬头仰天长啸,仿佛在告慰死去的同伴,又像是在发动攻击前的宣言。
她是蘇微央 蘇微央
陈凌风极力扭动身体,想脱离狼爪的控制,但狼王身形过于巨大,整个体重的力道压的他动弹不得。
“吼”狼王猛的低下头,张开满是利齿的大嘴,朝着陈凌风脖颈处咬去。
冷宮棄後很絕情 風醉琉璃
眼看獠牙即将洞穿陈凌风脖颈之际,一阵强烈的山谷侧风吹过,吊桥猛的开始晃动,狼王发力点集中在嘴部,突如其来的剧烈摇晃令它的前爪失去控制,整个身体斜着摔了出去。
陈凌风借势挣脱,迅速抓着吊桥护栏站了起来。
狼王这边也急速反应,立马调整了身体的重心平衡,重新站了起来,并没有因此而摔下悬崖。
一人一狼调换了一下位置,但仅处于相隔几许的地方再次对峙。
破灭传承
短短瞬息的变化,令陈凌风有了缓和的余地,他抽出短刀,横握在身前,弯下腰降低重心,准备迎接狼王的攻击。
狼王嘴里不住呼出白色的气体,前爪伸出钢刀般的爪子,牢牢抓紧桥面的木板,也做好了扑击前的准备。
“呼”陈凌风深吸一口气长长的呼出,随即反手握刀,弓着身子朝狼王发动了进攻。
与此同时,狼王也收起利爪,腾空而起,迎着陈凌风的刀刃扑来。
一人一兽再次交拼,狼王凌空探出巨爪,罩着陈凌风面门挥去。
逆天嫡女:狂傲太子妃
陈凌风定了定神,脑海中急速预判着狼王接下来的攻势,最终他选择放弃躲闪,而是在狼爪即将击中他脸部时,侧身扬起手臂,利用手肘关节倚住狼爪,仅仅让锋利的爪子划伤了他的背部皮肉。
轻伤的代价换来了近身还击的机会,陈凌风在与狼王没有间隙的空间至下而上出刀刺击,刀身锁定狼王脆弱的眼睛。
“哗”刀刃划过,是割裂皮肉的声响。刀尖泛着殷红的鲜血,狼王已退至陈凌风一米开外的桥面。
“嗒、嗒”狼王左脸一片血红,但眼睛并未受损。刚才千钧一发的时刻,狼王身形咋退,扭头让脸部擦着刀尖抹过,虽然脸上被划出一道长长的口子,索性避开了眼睛被刺瞎。
一轮攻击下来,双方各有损伤。但受伤和鲜血只会让孤狼更加凶暴。
狼王不再顾虑吊桥的破败情况,四肢狠狠的压向桥面,使出全身的力道蹬地,如同子弹般朝着陈凌风冲了出去。
陈凌风不敢怠慢,急忙侧身闪躲,但晃动的桥面令他站立不稳,虽然避开了致命的攻击,但身上仍被狼爪划出道道血痕。
“嘭”狼王落到桥面的另一侧,下坠的力道加上巨狼自身的体重又让桥面下沉了不少。
“啪”一根连接桥体的锁链不堪重负,从中断裂开来,整个桥身立即向一侧倾斜。
陈凌风抬手抓住护栏,好一阵摇晃过后,吊桥才重新平稳下来。他扭头看了一眼连接桥体的另外几根锁链,上面皆是出现许多细小的裂痕,如果再施加巨大压力的话,整个桥体便会即刻崩断。
处于狂暴状态的狼王并不再考虑桥体崩塌,它只想杀死眼前的猎物,哪怕是同归于尽,它也要完成自己的复仇。
陈凌风知道如果再拼下去,即使不被狼王杀死,自己也会命丧悬崖,此刻他必须运用人类的智慧。而如此局促的场景,哪里才有他反败为胜的锁钥。
“咔”陈凌风正急切思考着对策,脚下的木板却在此刻断裂,他急忙抬脚后退一步,险些从断裂的木板窟窿中掉下桥面。
“空间?也只能这样孤注一掷了。”陈凌风看着断裂木板留下的窟窿,心里边有了应对的注意。
狼王嘴里一阵咆哮,再度发起攻击。
陈凌风紧紧盯着冲过来的狼王,并没有做出闪避的动作,而是默念着它的步伐。
等到狼王即将要冲到陈凌风跟前时,他一个箭步跨向刚才木板断裂的窟窿,整个人瞬间从桥面上消失。
狼王立刻停止冲击,扭头四处寻找陈凌风的身影。
“咻”破风声从狼王头顶传来。
原来刚才陈凌风主动从桥面窟窿掉落,借由瞬间消失制造的视觉盲点,他抓住桥面连接木板的绳索,翻身跃向了空中。
狼王整个身体暴露在陈凌风的攻击范围内,他双手握住短刀,刀刃向下,径直朝狼头处刺去。
“噗”刀身整个没入狼王头部,然后从喉咙处穿了出来。陈凌风顺势压在狼王身上,死死握住短刀。
狼王受此致命一击,痛彻骨髓的触感遍及全身,剧烈的疼痛让它发疯似的狂跳。
“啪、啪”桥体连接的锁链终于不堪重负的断裂,整个桥身至森林边缘一侧崩坏,桥面开始下坠,朝着星坠山谷中央地带一侧的崖壁砸去。
修真狂醫在都市 大眼貓神
狂风呼啸而过,陈凌风只觉仿佛身在云中一般,整个身体一时间竟漂浮了起来。他抓紧狼王尸体背部的毛发,连同着桥面撞向崖壁。
“嘭”巨大的撞击力道令整个吊桥彻底散成了碎片,陈凌风伏在狼王尸体上并没有受到撞击伤害,但刚一接触崖壁,整个身体便无法抗拒的往下掉落。
陈凌风急忙从狼王头顶拔出短刀,用尽全身力气将短刀插进崖壁岩石的缝隙里,一阵火花闪过,他总算是止住下坠之势,整个人悬在半空中。
“凌风,抓紧绳子,我们拉你上来。”凝雨从悬崖上方探出头,将绳索抛了下来。
玄灵九变
陈凌风抓紧绳索,用力拉了拉,他闭上眼睛呼了口气,短暂的一战,但细细想来却又如此的心惊肉跳。他看了看脚下云遮雾绕的悬崖,随即抬头仰望,看着伙伴们越来越清晰的脸庞,如同重获新生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