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長夜餘火-第八十六章 線索(最後一一天求月票)讀書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长夜余火
商见曜收紧了捏洛佩斯脖子的手,让他再也说不出后面的话。
此时,他借助洛佩斯的身体,挡住了全地形车左侧那三把枪,背后则交给了蒋白棉。
蒋白棉在他冲出去的时候,就既无奈又默契地拔出了“联合202”,瞄准了其中一名洛佩斯手下。
而剩余那个,她相信对方即使不在乎误伤洛佩斯,关键时刻也开不了枪。
他们都在“双手动作缺失”的范围内。
洛佩斯试图挣扎,但商见曜另一只手已拔出“冰苔”,将枪口抵在了他的胸前。
看着那张神气活现的猴子面具,他无法从对方的眼眸内解读出任何情绪,只能抬起双手,表示投降。
盛宠医品夫人 琴律
商见曜将他拉下了全地形车的车盖,松开了捏他脖子的手,然后,帮他抚平了凌乱的衣领,拍了拍胸腹处的灰尘,友善笑道:
史上 最 强
“这样不是挺好的吗?”
做完这些事情,他保持着瞄准的姿态,一步步退回了蒋白棉身旁。
这样的变化弄得身经百战的洛佩斯异常茫然,根本把握不到对方的真实意图,弄不清楚他究竟想做什么。
他只能感觉到某种难以言喻的疯狂。
见对方主动放弃控制自己的机会,洛佩斯眼睛微微一眯,准备讨回这个场子。
他可不是吃了亏会忍气吞声的那种人,他在安赫巴斯团伙里的地位全是打出来的,从不仗着身高体壮,用虚张声势的办法抬高身价。
如果今天被人莫名其妙揍了一顿,却没当场弄死那个家伙,或者反打回来,他相信自己在安赫巴斯手下那些红石集镇民和外来亡命徒眼中,肯定会成为一个笑话,再也不是那个铁血、冷酷、令人畏惧、值得追随的“巨人”洛佩斯。
就在这个时候,蒋白棉抬高左手,竖起了三根手指。
噗的一声,土黄色的全地形车旁边,泥土飞溅,弹坑凸显。
有人从远处往这边开了一枪!
洛佩斯和他的手下条件反射般就做出了闪避的动作,或缩到了轮胎后,或一个翻滚,钻到了一堆混凝土块中。
看得出来,他们的经验还是相当丰富的。
蒋白棉拿着“联合202”,内在警惕表面轻松地笑道:
“你们应该清楚,我们团队有四个人。”
能监控周围区域的高楼顶端,白晨眼睛凑在瞄准镜后,表情异常专注。
她随时能再开一枪,而这一次不会是警告,将直接带走一条人命。
龙悦红对此相当羡慕,他也想担任这种威慑敌人的角色。
可惜,他也知道自己的狙击水平和白晨还是有不小的差距。
而且他拿的是“死神”单兵火箭筒,弹药明显更昂贵,还容易误伤队友。
见洛佩斯他们一边躲藏,一边试图瞄准这边,形成对峙,蒋白棉笑道:
“大家放下枪,和和气气谈话不好吗?”
“是啊是啊。”商见曜表示赞同。
刚才揍人的那个是谁?蒋白棉没好气地在心里嘀咕了一句。
她率先收起“联合202”,以示诚意。
当然,她没有向白晨、龙悦红做任何手势,让他们保持现在的状态。
洛佩斯权衡了下,觉得如此胆小地躲起来不符合自己的形象,会让手下更瞧不起自己,于是,他慢慢站了起来,走回了全地形车前方。
他握着一把“联合202”,让枪口垂向了地面:
“你们究竟想做什么?”
“不是你请我们来的吗?”蒋白棉反问道。
异世祖神
洛佩斯沉默了几秒,略有点咬牙切齿地说道:
“我是给你们提供线索。
“你们不是接手了找回军火任务和赫维格被杀案吗?”
“对。”蒋白棉笑吟吟问道,“目前有两种可能:一是巴兹说的是真的,军火在安赫巴斯手上,那么巴兹和赫维格另外几个心腹就缺乏足够的动机杀害赫维格,因为即使赫维格死了,他们也什么都得不到,只会便宜安赫巴斯;二是军火其实落在了他们手上,和安赫巴斯没任何关系,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的嫌疑最大。你觉得是哪种可能?”
因为商见曜已经和巴兹交上了“朋友”,所以她相信军火就在安赫巴斯那里,这么提问只是观察洛佩斯的反应。
洛佩斯安静听完,忽然笑道:
“还有别的可能:
“既不是我们老板干的,也不是巴兹他们做的,赫维格的死和那批军火没有任何关系,是他另外的仇人做的。”
洛佩斯在暗示,他们知道巴兹等人是无辜的,同时,安赫巴斯也没想过让赫维格死?蒋白棉尝试着解读对方的语意。
不等她开口,洛佩斯又补了一句:
“我们老板还是更倾向于是巴兹他们干的。赫维格死了,他们之一说不定就能继承他的妻子、他的孩子、他的势力和他的物资。”
绝世音仙 耿柳琳
“你是说,他们之中某个人可能与特蕾莎太太有私情?”蒋白棉假装自己被说服了。
反正多听一点消息也不是坏事。
“我没法给你肯定的答案。”洛佩斯表现得很克制,“我们老板曾经听赫维格提过,特蕾莎对他很冷淡,总是以警惕为借口,拒绝他的求爱。”
以红石集的风俗,这样的事情不是很正常吗?蒋白棉腹诽了一句。
她转而问道:
“你刚才说要给我们什么线索?”
洛佩斯看了戴猴子面具,一动不动的商见曜一眼:
“赫维格的死因是惊吓过度,你们不觉得很奇怪吗?”
“就是因为奇怪,才显得可疑。”蒋白棉说着车轱辘话。
洛佩斯逐渐从之前被揍的惊怒状态中恢复过来,微微笑道:
“这也许是某种觉醒者能力造成的。
“我们老板说,它在信仰‘幽姑’的群体里出现得较多,雷纳托主教或者某位警示者就拥有,地下方舟内的迪马尔科也养着一位。”
蒋白棉若有所思地轻轻颔首:
“你是在暗示卡尔管家杀害的赫维格?”
警惕教派没有弄乱红石集的动机,现在的状态最符合他们的想法。
“这就需要你们去调查了,我们老板也没有证据。”洛佩斯笑道。
蒋白棉“嗯”了一声,展颜笑道:
“最后一个问题,你知道那批军火在哪里吗?”
“这同样需要你们自己调查。”洛佩斯说完之后,忽然笑了笑,笑得略有点得意。
这……蒋白棉略感诧异地侧头望向了商见曜。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商见曜轻轻点头,表示他确实加了“调料”。
这是“矫情之人”的弱化应用?就像之前对付假“神父”一样,让他虽然不至于做出严重违背理智,当场就会后悔的行为,但还是忍不住在一些细节上有点矫情,不知不觉炫耀起自身?蒋白棉有所明悟。
而刚才洛佩斯那一笑足以说明巴兹没有撒谎——洛佩斯知道那批军火在哪里,甚至就是他亲自藏的。
这时,商见曜略显突兀地说了一句话:
“六个人。”
二打六?制伏洛佩斯,强行交上“朋友”,然后把军火拿回来,完成任务?蒋白棉听懂了商见曜的意思。
她念头一转,发现当前不是二打六,而是四打六,白晨和龙悦红都在狙击位上。
主要的问题在于,抓活口很难,一旦开始,肯定会造成不小的死伤。对没有深仇大恨的双方来说,没这个必要,也不符合蒋白棉的道德底线。
“不用急。”蒋白棉回了一句。
洛佩斯听着他们略显奇怪的对话,突然有了点危险预感。
他保持着高度戒备的状态道:
“该说的我已经说完了。”
他想尽快和这群攻击性十足且实力不弱的遗迹猎人拉开距离。
“再见。”蒋白棉笑着挥了下左手。
洛佩斯没立刻上车,只是让其中两名手下将全地形车开往附近一栋高楼后方,自己则和其他人散在周围,借助障碍,步行跟随,免得因为目标太集中,被一锅端掉。
“很警惕。”商见曜啪啪鼓掌送行。
等到洛佩斯他们消失在了视线中,蒋白棉拿起对讲机,让白晨他们下来。
返回旅馆营地的途中,听完复述的龙悦红跃跃欲试地问道:
傲剑虚空 午夜冥魂
“接下来是不是要找个机会活捉洛佩斯?”
“嗯。”蒋白棉没有反对,“先给公司汇报一下,看能不能拿到有用的资料。”
商见曜笑着补充道:
“我们可以找一个诱饵,把洛佩斯钓出来。”
龙悦红顿时后缩身体,警惕地望向了商见曜:
“你什么意思?”
商见曜认真说道:
“巴兹就是很好的诱饵。”
“也是……”龙悦红愣愣回答。
…………
旧调小组吃迟来的午饭时,“盘古生物”回了电报。
经过蒋白棉的转译,内容呈现了出来:
“警惕教派,信奉十月的执岁‘幽姑’,最高领袖是幽暗教皇,之下依次是恐惧主教团、主教、警示者。
“他们称信徒是‘警醒之人’。
“这个教派的觉醒者有很大一部分擅于影响别人的情绪和状态,有的是‘挑衅’高手,有的是‘恐惧’化身,有的是‘友善’之人,有的能让人变成性冷淡或提升相应的能力……
“目前灰土上,警惕教派主要出没于‘白骑士团’和‘橘子公司’势力范围,以及一些中小型聚居点。”、
PS:二月最后一天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