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x6s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總有人逼本小姐用強 起點-第230章 逼問閲讀-lhlgz

總有人逼本小姐用強
小說推薦總有人逼本小姐用強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想出去,我有孩子和家人不想浪费时间在这个大山里。”
冷清悠看了看渐晚的天色,心中焦急。
她不知道她昏迷了一天还是几天,如果是几天的话,那估计也天下大乱。
什么既来之则安之,都是假的。
武动天下
耶利亚听到冷清悠的话会放下心来,有孩子有家人就好。
只要让她出去就不会抢自己的诚哥哥了。
“冷姐,既然要出去,我们先做准备工作吧,最起码要带些干粮。”耶利亚放心以后对冷清悠也亲切了许多。
冷清悠点点头,对她的转变相当满意。
阿诚看向耶利亚的时候,眼里也多了几分温柔。
他们紧锣密鼓的准备逃跑事宜,燕厉寻也在加紧搜查,甚至动用了全国之力。
但是都一无所获。
燕厉寻的雷霆之怒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承受的。
他能想到做出这件事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燕明棠。
此时,燕明棠在燕厉寻的脚下呲牙咧嘴的,还不忘冷笑。
“你就是这么对长辈吗?我可是你叔叔,你就不怕被人诟病。”
他的话并没有起到作用,反而令燕厉寻更加气愤。
“说,你到底把她弄到哪里去了?”燕厉寻的声音就像是从地底发出来,阴沉而冷漠。
他没有往日的整洁利索,为了找冷清悠他已经几日没有合眼。
如果她在的话,今天就是他们的大喜之日,可是她不在,燕厉寻遍寻不见,都快发疯了。
这一切都是拜眼前之人所赐,想到这里他的脚下更加用力。
“你问错人了,我怎么知道她在哪里,她又不是我的什么人。”燕明棠咬紧牙关就是不说冷清悠的下落。
燕厉寻一巴掌甩在他的脸上,“我的忍耐有限,如果你不说,我会一根一根切下你的手指头,直到你说为止。”
燕明棠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他知道燕厉寻做得出来。
閑之旅 星宇幽冥
他不能把他逼急。
“有话好好说,你别这么冲动。”
燕厉寻可没那么大的耐心,多耽搁一刻,冷清悠就会多受一刻的磨难。
“一……二……”
他的三还没出口,燕明棠就喊道:“我是真的不知道,你就是打死我,我也不知道啊!都是一家人,我犯得着给你说这个谎话吗?”
燕厉寻没有理他,继续数道:“三。”
然后从后腰抽出一把刀子,手起刀落。
只听“啊”的一声惨叫,燕明棠的小手指头应声而落。
鲜血唰地飚出来,溅了一地。
“燕厉寻,你来真的啊,我可是你亲二叔。”燕明棠捂着手指头喊道。
十指连心,那种钻心的疼快让他晕厥过去。
燕厉寻棱角分明的脸上,面无表情。
“你不说也可以,我不介意多给你一次机会。一次机会一根手指头,你想清楚再说。”
他手里的刀子可是没长眼睛。
冰凉的刀尖贴上燕明棠的脸,他连忙说:“在燕来山。”
燕厉寻的眼睛眯了眯。
那是离他父母出事最近的一座山,不过离阑江城有万里之遥。
怪不得他们查了这么久都没查到。
燕厉寻一脚把他踢开,“来人,把他看管起来。”
没找到冷清悠之前,他不会真得杀了他。
“等等,先把我送医院。”燕明棠冲着远去的燕厉寻喊道。
燕厉寻没搭理他,看收他的李飞扬扔给他一卷卫生纸,“自己捂着,放心就是断根手指头,死不了。就凭你做的这些坏事,流血而亡都是便宜你了。”
“你说你还有什么脸活在世上。总裁到底哪里对不住你,一心想害他。你还是人吗,之前收买汪秘书不算,现在又亲自做坏事。你真是坏到家了。”
燕明棠顾不得李飞扬的碎碎念,扯了一堆卫生纸赶忙给自己捂上。
在门外等候的黎析看到燕厉寻出来赶忙追了上去。
鬼眼神师 夜孤魂
星择
“阿寻,问出来了吗,在什么地方?”
“我们去燕来山,你带上医药箱我的私人机场汇合。”
燕厉寻迅速作出安排。
黎析点点头,马上驱车返回医院。
然后又以最快的速度跟燕厉寻汇合。
直升机起飞后,黎析紧张得问:“阿冷受伤了吗?”
燕厉寻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但是万一磕着碰着也要提前做好准备才好。”
他不敢往最坏的地方想,只要一闭上眼就会看到冷清悠鲜血淋漓地站在他面前。
黎析这才知道自己跟燕厉寻的差距。
他满心满眼都是冷清悠,为了冷清悠可以负了天下人。
而自己呢,仅仅一个老妈就把自己绊住了,他还有什么资格说爱她。
“阿寻,你先睡会吧,到目的地我叫你。如果阿冷看到你这么沧桑,会心疼你的。”
燕厉寻是自己的朋友,既然他们两个在一起,拿自己就做他们最有利的助力。
燕厉寻摸了摸自己扎手的胡茬,想起和冷清悠的点点滴滴。
曾几何时,他还拿自己刚刚冒出的胡茬蹭她的脸。
他们还一起笑啊,闹啊,一起翻滚在床上。
他还记得第一次见冷清悠时两人就是以最尴尬的姿态。
小妻为聘:首席腹黑您请慢
那时候她像小辣椒一样对自己张牙舞爪。
她在自己肩头留下的齿痕,就是她留给自己最好的礼物。
还记得她在抚摸着齿痕说,这是她给自己盖的章,一辈子都不能忘。
他和她初时的相识都是坦诚相见。
异界天帝风流录
如果再来一次,不管以哪种方式,他还是想遇见她。
她或嗔,或笑,都是那么的美好。
不知不觉中自己已经和她经历了这么多。
不管在冷家,还是在风云国际的专属私人总统套房。
还记得她被坏人绑架时,自己冲进去救她那一幕。
她无助有绝望的眼神,就那样清凌凌地钉在自己心上。
燕厉寻知道自己心里有多害怕,可是他不能绝望。
他的清清还在等着他救她。
壹指觀音 楠溪書生
回忆有多甜,现在他的心就有多伤。
他甚至都能听到冷清悠再喊救命的声音。
黎析说他是幻听了,什么声音都没有。
可是他还是忐忑不安。
直升机轰隆隆的声音很快掩盖了一切嘈杂。
越飞越高越飞越快,直到消失在云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