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小说 蛟龍決 ptt-第二百三十章轉起喋血的風車分享

蛟龍決
小說推薦蛟龍決蛟龙决
种田下见肃羽要与自己对阵,他自知不是肃羽对手,正有些犹豫,却突然看见肃羽踉跄两步,直惯到自己眼前,倒了。
他欣喜不已,拔出长剑就狠命刺去,只听得“当啷啷”一声响亮,姬飞雪已经持剑将他的剑封住。
眼中射出两股凌厉的寒光来,瞅着种田下呵斥道:
“这小子是被我所伤,他不能死,我还有话要问他!你种田下好歹也是一方舵主,江湖上有些名头,没想到竟乘人之危偷袭!真是毫无廉耻!”
种田下奸笑道:“有便宜谁不占?我种田下可不是像你这种假仁假义的伪君子!哼哼”
姬飞雪大怒,大喝一声,一个近身,长剑刺出,恰如一道厉闪,直奔种田下的咽喉。
种田下也不示弱,抖长剑与他斗在一处。
异能行者—神之子
二人剑影婆娑交错,斗了数合,种田下渐渐有些不支,趁着姬飞雪一剑又至,随即一个侧身躲在一边,冲身后高喊一声,几百弟子各挥兵刃蜂拥而上。
姬飞雪身后的众手下也各拔兵刃,转瞬间,两方人马已经搅和在一起,混战于一处。
整个摩天崖上,一时间刀光剑影,喊杀声震天。
双方争斗数合,虽然种田下人多,怎奈姬飞雪手下个个能征惯战,因此各有伤亡,胜负难分。
双方正殴斗不止,僵持不下。
突得“呼啦啦”又从两边树林之中,窜出无数人马来。
只见为首的一人年龄不大,身上披着的深褐色大氅临风乱抖,微眯着的双眼,透出一股股肃杀之气。
特工悍妻不好惹
他挥动双指正欲上前厮杀,谁知他的身后早有一人飞窜而出,转瞬间已经来到众人之后。
他伸出双臂去阻拦着,嘴里嘟囔道:
“打架!打架不好!快都别打了!”
那些人都已经拼得眼红,哪里愿意听他的?不但不听,反倒调转手中单刀冲他砍去。
那人一见,并不害怕,反倒笑了,脚下移步,双手齐出,只听“噗噗”两声,双手四指分别直插入左右两人的眼中,再两手回撤,那两个人的眼珠子也被挖了出来,眼窝处只剩下了两个鲜血淋漓的黑窟窿。
那两个人惨叫一声,扔了手中单刀,双手捂眼,身体蜷缩在地上,不停的翻滚。
那人却看着他们咧嘴笑道:
“不让你们打架,你们偏要打,这下子不打了吧!嘻嘻”
说罢,也不管四处刀剑闪烁,又在乱糟糟的人群里游走,嘴里嘟囔着劝说人家。
众人哪里肯听,他也不管对方是谁,何门何派,见他们不听,紧跟着就是双手四指齐出,转眼间,又是两对儿血淋淋的眼珠子连着血肉,被拖拖拉拉地抠出。
不大功夫已经被他伤倒了一片,一时间摩天崖前,哀嚎惨叫声直撞天宇。
那人插人眼球正插得兴奋,突然间,看见不远处有一个弓着细腰的痩老头子,挥舞着长剑,正瞪着眼,撅着几根胡须,在那里指挥。
他见他眼熟,便不管别人只笑嘻嘻往他那边移去。
种田下指挥弟子们上前拼命,自己反倒躲在一边。
他正冲着手下人呐喊助威,突得瞥见有一个人在刀剑丛中毫不在意,笑嘻嘻向自己走来。
种田下一见是他,联想起当时在有来无回谷中的情形,早吓得他魂飞魄散,不等他靠近自己,急忙高呼一声,转身就逃。
他的那些手下还不知发生了什么,也一个个急忙撤了兵刃,随着种田下逃走。
姬飞雪这边不明就里,还以为对方败了,更是群情振奋,呼喊着就去追。
却被迎头而来的一帮人挥舞兵刃一通乱砍,天地会众人稀里糊涂已经伤亡近半,其余诸人才明白过来,又各挥兵器纷纷抵抗。
然而对方人多势众,又是以逸待劳,因此天地会众人根本抵敌不住,不多久又有数十人倒在乱刃之下。
姬飞雪看在眼里,心中惨痛不已,他周围的几个手下见天地会的兄弟已经伤亡殆尽,形势极度危机,忙奋力打退了几个来敌,奔到他的身边,要拥着姬飞雪迅速进入摩天崖逃命。
姬飞雪眼见众兄弟纷纷死难,血染摩天崖,他激愤难平,哪里肯走。
便吩咐手下几个人赶往各处分舵送信请求支援,自己却一挺身,仗剑又杀入人群之中。
他的那几个手下,见他不走又哪里愿意弃他而去,也纷纷收住步子,掉头随着他厮杀回来。
姬飞雪正拼力一战,见那几个手下又回来,不禁怒道:
“你们竟敢违抗命令,为什么不走?”
那几个人同声道:
“现在总舵主有难,我们岂能独生!我们兄弟跟随总舵主多年,愿与总舵主同进退!”
姬飞雪听罢,心中不免激情澎湃,仰天笑道:
“好!你们都是我的好兄弟!既然你们不走,那就让我们一起杀一个痛快!虽死无憾!”
说罢,几个人挥舞刀剑又与来敌杀在一处。
他们虽然早就置生死于度外,个个勇猛如虎,怎奈对方人太多,不久姬飞雪身边的几个人都纷纷倒地。
姬飞雪挥剑之间,看周围再也没有一个自己的手下,他心中万般凄凉与悲愤横起,定下必死之心,一声长啸,腾起数尺,身形倒挂,抖出一团剑花,瞬间化作无数剑芒,直往下面的众人头顶倾泻下来。
这一招正是当年蕴儿的父亲陆崇飞传授给他的陆家枪法里的一招,名曰:盘缨罩月。
陆家枪乃是当年陆崇飞的爷爷所创,此枪法刚柔并济,有神鬼莫测之机,而这盘缨罩月便是这套枪法里极厉害的一招,它通过极速摇动枪身,让长枪枪头划出的枪花,由小圈变大圈,不断扩展,层层叠叠,密密咂咂,抬眼看去,便只见天空中显出成百上千的枪来。
而且因为舞动枪杆之时,又同时运用真气内力于其上,因此那些无数抖出来的枪头并非只是虚点,而是个个都可以让人致命的真枪所在,其杀伤力之强悍可见一斑。
此时,他以剑代枪,也抖出千百剑光,直扑向敌丛。
那些人并不识得此招数,都只是慌乱招架,刹那间,剑影如黑云压顶,只听得耳边“噗噗噗噗噗”
利剑刺穿头盖骨之声不绝于耳,在死尸纷纷倒地之时,姬飞雪一个翻身,飘然落下。
只见他一身血衣尽染,花白的长髯也溅满了血污,手中长剑上血水倒流,“滴滴答答”坠落在摩天崖门前的青石板地面上。
他立在摩天崖门前,双目呲裂,瞪视着那群人,恰如一尊神佛一般,凌然不可侵犯。
众人被他的神威震骇住,不由得纷纷后撤。
这时,却有一个人笑嘻嘻扒开人群过来,走到姬飞雪面前抹了一把鼻涕,咧嘴笑道:
“嘻嘻,老头!你刚才的一招我见过!是蕴儿交给你的吗?”
姬飞雪见过来之人衣服破烂,一头乱发上还插着许多枯草,脏兮兮的脸上露着笑瞅着自己。
他并不认的此人,但刚刚也曾见他出手伤人,知道对方极为了得,因此也并不敢大意,抬剑指着他喝道:
“你是什么人?为何下手如此歹毒?”
小宝却不理他,只又凑近他跟前,把一只手臂举起,叉开两指对着姬飞雪笑道:
“你可知道进去的路吗?”
姬飞雪被他问得莫名其妙,怒道:
“什么路不路的!待我先杀了你替我众兄弟报仇!”
说罢,拧身出剑,一股剑气直逼小宝面门。
小宝却看也不看,待他剑锋逼到眼前,他突得抬起手来,弯曲二指在那剑身处弹出,只听“当啷”一声,姬飞雪的长剑顿时偏离了准心,向旁边斜出。
他心中惊诧对方的功力竟如此深不可测,急忙奋力抽剑,哪知那只剑却似乎被一股巨力引导着,他根本抽不会来,不但抽不会剑,他的身体也被施在剑身上的巨力狠狠往旁边拖曳。
姬飞雪一个踉跄,向前惯出一步,身体差一点摔倒。
为了摆脱那股持续不断的劲力,他万不得已只得撒手扔剑。
正在此时,一阵笑声传出,小宝双指如电,挂着疾风,扑面而至。
姬飞雪惊得前脚飞踢,后脚发力,身体凌空一个飞旋,在脚尖刚刚接触地面的一霎那间,却丝毫不敢停顿,又是借力一点,随着身体又是一个凌空飞旋,转瞬间身体退出丈余,直抵摩天崖的门柱边上。
小宝虽然身体不停移动,却还是晚了一步,被他躲开。
又见他身形不断环转,竟如风车一般,长衣飘空,“扑拉拉”扇响,煞是好看。
小宝也不禁眉开眼笑,连声喝彩,竟忘了去追,“啪啪”鼓起掌来。
而此时的姬飞雪,双脚落地,满头满身已经是大汗淋漓,四肢也禁不住微微发抖。
他彻底被对方指力惊骇住,惊惧道:
“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有如此指力?”
小宝狠狠吸了一下鼻子,把已经流到嘴边的鼻涕吸了回去,才裂开嘴笑道:
“我叫小宝,嘻嘻,你刚才转风车真好看!我喜欢玩风车,你再转一个我看看!”
姬飞雪这才恍然大悟道:
“原来你就是刘松总舵主的干儿子小宝!好好,白莲绝学,混元乾坤指果然威力无边!我姬飞雪死在它的威力之下,也不算冤!可是你乃是我白莲会中人,怎么能帮这些邪魔歪道来攻打白莲会总舵呢?”
小宝也不懂这些,一心只想看风车,见他只管唠叨却不动窝,心里急火,嘴里嘟囔道:
“我要看风车,你快转呀!”
说话间,身体已经移出,二指搅起一团劲风刺向姬飞雪双眼。
姬飞雪斗战了半日,又经刚才的惊吓挣扎,已经是强弩之末,见对方二指刺来,他身体已经抵在门柱上,没奈何只得脚下用力,身体一个侧扑,斜着往外窜出。
不及站稳就听见小宝焦躁道:
“不是这个!这个不好看!我要风车,风车!”
说话间二指的疾风已经跟随着姬飞雪,逼到了他的眼前。
姬飞雪再想躲闪已经远远不及,心中料到必死,干脆凌然而立,只等他双指来刺。
就在疾风扑面的刹那之间,姬飞雪的左臂突然被人抓住,往旁边一带,姬飞雪身体侧倾,堪堪栽倒时,突然抓住自己左臂的手也瞬间发力,姬飞雪被拽的身体几乎腾空,随着那人的拖拽,恰如一团旋风,两个身影转眼已经没入旁边的丛林之中。
姬飞雪的双脚也不由得配合着对方在丛林里拐来绕去,不断飞窜,此时,距离摩天崖已经渐渐远了。
那小宝哭喊着要风车的声音也已经消失在耳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