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丹武毒尊笔趣-第兩千八百二十一章 九峰歸元相伴

丹武毒尊
小說推薦丹武毒尊丹武毒尊
感受到身周的气息和天地气运都开始发生大变化,甚至就连气氛都变得许些急促,这让明珠公主的神情变得更加难看几分。
之前他们感受到这方天地对他们的压制已经解除,但是现在却又慢慢地再度来了。
“这不是阴焰界的压制,而是一山九峰这方天地所造就的压力。”萧扬低声道。
明珠公主愣了一下,只是颔首。
但是这说上去有些区别,但又没有分别。都是压制,让他们在这方天地之中,很难借用天地之力。
当时他们在怒河之中更是受着双重压制,那更是难受。现在看来,似乎比起之前的状况,那还是要好上不少的。
“这里终究是他们的地盘。”明珠公主笑道。
其实他们也曾考虑过,引蛇出洞。但是,对方却不为所动,那就没有办法。
而且对方也是打定主意,一直龟缩在一山九峰,他们的气势不能断,故此也就只能是以身涉险。
年轻人的心中向来都是豪气干云,既然你怕了,但是他们可不会怕,甚至还得杀过来,让对手知道,就算躲在这里,那也没有用处。
该付出的代价,那还是要付出的,你再躲,也无用处。
老盟主听着这些话语,也是哑然失笑。不过他看萧扬的眼神,也发生了一些细微的变化。
似乎萧扬才是这三人中的主心骨,所有决策都是他在做。若是能够率先将这个年轻人击败,那么后续的事情,恐怕就会简单许多。
如此想着,明彦的心中也就多了一些想法和打算。
阵法还在不断的完善,故此明言也不着急露面,等到阵法彻底大成之后,再出面,那也是不迟的。
虽然这样的做法看上去不够豪气,但有时候还是性命要紧一点。
若是没有怒河一战,明彦也的确会直接冲杀出去,觉得自己以境界优势,便可轻易压倒对手。但是如今看来,那样的想法是错误的。
故此,采取最为稳妥的做法,那是没毛病的。就算会留下许多诟病,那又如何?
他们集火盟,可不想作为第二个摩家势力。
“小心一点,这些热浪有古怪,和怒河差不多。”萧扬沉声道。
拧紧“总开关”:与党员干部谈理想信念和道德品行
早就吃过亏的明珠公主和白剑都相继颔首,同时也施展出神通来,开始抵御这些热浪的侵袭。
说到底,阴焰界的天赋神通都是较为单一的。所以,他们的手段不论怎么变,那都是万变不离其宗,大同小异罢了。
如此一来,要防备这些热浪的侵袭,他们也算得上是轻车熟路。
三人也依旧没有感受到任何的热气,但是皮肤却已经开始泛红。
仿佛他们身处于火海之中煎熬,却浑然不知一般。
这一点,也让萧扬觉得颇为奇怪,这阴焰界的确很古怪,想要从中找出许些端倪来,仿佛也非常困难。
对此,萧扬也只能是无奈挠头。
明珠公主又穿上了一件法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她手上和脸上的绯红都开始退却。
白剑则是无奈叹息,不愧是家大业大的神界,似乎这位公主的宝贝法器,一直都是层出不穷啊。
“还要继续等吗?”明珠公主沉声问道。
现在的状况很不明朗,但却也有了不少前兆。
若是再继续等的话,恐怕也难免会出现许些问题。
如此也是让人不得不防,一旦出现变故,许多事情都会变得难说。
现在对方的手段还未彻底功成,说不得还有着许些运气,能够将其直接破掉。
不过这样的概率非常小,而且在手段未成的状态下,对方也会非常小心,生怕出现一点差池。故此,想要找到机会,似乎也很困难。
“已经来不及了。”萧扬苦笑着摇头。
在他看来,这个阵法已经浑然天成。
或则说,在他们今日一山九峰的范围之后,就已经身陷阵法之中。
鬼混
之前只是没有威能流露,故此没有察觉到罢了。
修真之花世 红夜
“这一山九峰就是天然的阵法布置,一直都存在,随时都可用。”萧扬苦笑道。
白剑也不禁倒抽一口凉气,若是如此的话,这里还当真是龙潭虎穴,让然感觉恐怖不已。
但已经走到这一步,身陷重围之中,那也没有办法。
更何况心里面早就做好了准备,如此也不会觉得奇怪。
“道友好眼力,好见地。我这九峰归元阵,就连另外两个都没能看出端倪来,你是如何一眼就瞧出的?”那位主山之中的中年人再也站不住了,主动露面,笑问道。
大家都是明眼人,也就没有必要再继续打哑谜了。
看着眼前这位阴焰界数万年来的第一位七阶强者,萧扬的嘴角下也露出了一丝笑意来。
明彦,那也算得上是阴焰界独一份的存在。
就实力和境界而言,恐怕阴焰界中也无人出其右。
“这个阵法很精妙,当初能够靠着天时地利布下此阵法之人,更是厉害。只是,匠气太重了,就算经过了数万年的时间洗礼,却也没能够改变。稍微精通一些阵法的人,都能看的出来。”萧扬笑道。
听了此话,明彦,的眉头则是微微一皱。
如果这样一说的话,他这位集火盟的老盟主,居然都还算不得精通阵法?
明珠公主的脸色也不大好看,她还当真没看出太多端倪来。难不成,自己也算不精通阵法?
不过按照萧扬的眼界,以明珠公主现在的阵法造诣,那的确还是差了许多的。
“这些东西,你们人类修士本就得天独厚,这一点不得不认啊。”明彦苦笑一声,道。
最毒世子妃 吴笑笑
当初成为盟主之后,明彦也花费了不少的时间来研究阵法。甚至他都觉得自己的造诣已经大成,但是现在看来,那似乎还是远远不够的。
对此,他也不恼。
同时他的心中也有了诸多想法,比如说这个年轻人既然所学十分丰厚,那么他所留下的东西,是不是可以让自己的能耐再提升一个台阶?
如此想着,明彦还当真有些期待,若是能够得到更多好处,再妙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