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7gi0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撿到一隻始皇帝 愛下-第兩百六十九章 被秦國排斥的趙政熱推-jpidg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
蔡泽很快就为众人安排好了属吏。
国内的那些年轻人,基本上都是做了三公九卿的左右手,担任要职。
吕不韦坐在相府内,蔡泽笑眯眯的坐在一旁,拿出了竹简请求吕不韦来查看。这次改制最大的受益者,大概还是吕不韦,吕不韦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能得到国相的位置,在武成君,荀子,公孙龙等等贤人在秦国的情况下,自己还能成为国相,不对,是丞相,这让他欣喜若狂。
多年来的投资,终于在这一刻得到了成效。
这个有着出色的政治嗅觉的商人,完成了这一笔天大的买卖。当他坐在这相府,看着坐在下方的蔡泽的时候,心里的激动却慢慢消散了,他并不愚笨,也知道秦王任免自己的目的,秦国不缺将军,也不缺基层官吏,只是在范雎离开之后,没有能够继承他的人而已,能代替他的人很多,赵括,荀子,公孙龙,甚至是面前的蔡泽,年轻的韩非,李斯都可以。
这让吕不韦完全不敢张扬,蔡泽拿出了竹简,认真的说道:“丞相,我认为:应该以展公为丞相属仓曹丞,以郑国为属司空曹…”,在这竹简上头,全部都是蔡泽所提议的任命方法,详细到令人发指,吕不韦微笑着,看着蔡泽所递上来的竹简,看了片刻,方才点着头,说道:“您做事ꓹ 我是不担心的。”
他耗费了不少的时间,这才看完了所有的竹简。
“蔡公啊ꓹ 您做事还是一如往常的那样,不会犯下任何的失误,我不明白ꓹ 您为什么就是不愿意担任国相的位置呢?您的才能要胜与我,我实在是没有颜面坐在这里听着您汇报这些事情啊。”ꓹ 吕不韦摇着头说道。蔡泽却是笑了起来,他眯着双眼ꓹ 说道:“我所知道的道理是:获得了自己想要的功劳之后就要懂得保全自己的性命。”
吕不韦有些惊讶ꓹ 他思索了片刻,方才问道:“保全性命?”
“地位越是显赫的人,越是容易遭受到小人的谋害,越是与君王亲近的人,越是容易得罪君王。您是我的朋友,我有几个道理要告诉您,身为国相ꓹ 您最先要做的就是礼貌的对待所有的大臣,不要因为您的身份高于他们而对他们无礼ꓹ 这样可以避免他们的嫉恨ꓹ 不被谋害。”
“要尊敬他们却不能亲近他们ꓹ 不能拉拢他们到自己的身边来ꓹ 增加自己的权威。”
“您对待君王要严格的听从他的吩咐,不要自作主张ꓹ 遇到任何事情要先请教他ꓹ 得到他的同意后行事ꓹ 这样就可以避免被君王所问罪….”
“要听从君王的吩咐但是要懂得制止君主的错误决定,这是身为国相的职责ꓹ 也是君王之所以用您的目的。”
吕不韦站起身来,朝着蔡泽俯身一拜,方才说道:“多谢您的教诲,我一定将这些记在心里。”,蔡泽笑着回礼,这才说道:“还是请您来继续看这些竹简吧。”,吕不韦这才跟他继续看了起来,很快,两人就拟定完成,并且由吕不韦来将竹简送给了秦王。
秦王其实没有想过要让吕不韦来担任国相,可是蔡泽辞官之后,秦王所能任用的人就不多了,吕不韦也通过献策邀请武成君入秦,立下了很大的功劳,这样的功劳,是可以册封为国相的,因此,群臣也并没有反对这提议,毕竟群臣都知道秦王对武成君的重视。
而在赵括的府邸里,韩非有些疲惫的坐在他的身边。
韩非有些无奈的说道:“我再也不去学室了…”
“刚开始学习律法,那些律法并不复杂,我很快就学会了,可是…后来就开始教《马服书》了…”
赵括笑了起来,他问道:“这些都是你自己所写的,学起来应该会很简单吧。”,韩非摇着头,说道:“不,并不简单,我随意所写的地方,他们都诠释出了几万字来,还沾沾自喜的问我对不对,我…实在是学不下去了。”,赵括又大笑了起来,两人正准备聊天,就看到戈走了进来。
“马服君,来了个武士,说了一大堆话,我也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赵括这才起身走出了府邸,那个武士看到赵括亲自出来,有些惶恐,急忙俯身长拜,这才说道:“拜见武成君,我奉安国君的命令前来…”,赵括即刻就明白了武士的来意,安国君说了好几次,想要见一见自己的孙子,赵括回过头来,看着在院落内玩泥人的赵政,不由得长叹了一声。
他一直都将赵政当作自己的亲儿子来看待,他完全没有办法告诉他,自己不是他的亲生父亲,那太过残忍了。
可是他又不能拒绝安国君的邀请,安国君的确是赵政的亲爷爷,老人想要见一见的孙子,这并没有什么错。他思索了片刻,这才走进院落,让赵政洗干净手,让他做好出门的准备,听闻父亲要带自己出去,赵政是非常开心的,忙活了片刻,两人这才坐上了马车,驾车的是戈。
“这次带你去见一个老人,你可以叫他大父…”
棄妃魅天下
“不要对他无礼…”
赵政吩咐了几句,赵政却变得安静了下来,低着头,不知在思索着什么。
绝域神王 太上玄元
安国君的院落,跟赵括的府邸并不遥远,分别是在王宫的左右,也可以算是住在同一个小区的邻居了。当赵括他们来到了这里的时候,早有武士准备好了迎接他们,戈被武士带去休息,赵括就牵着赵政的手,走进了院落内,刚刚走进了院落,他们就看到了几个孩子正在院落内玩耍。
足足有六七个人,最大的应该有十二三岁,而最小的看起来才刚刚学会了走路。
宋王
他们都好奇的看着赵政,赵政并不畏惧,傲然的看着他们,抬着头,就跟着赵括走进了内室。
内室里,人就不少了,安国君正坐在床榻上,可他不是跪坐,他就那样躺着,在他的另一边,则是站着一个妇女,年纪也并不小,笑起来非常的和蔼,而跪坐着的,只有包括嬴异人在内的几个公子,他们看着赵括,又看了看赵政,安国君挣扎着想要起身,赵括却急忙让他继续坐着。
安国君无奈的摇着头,说道:“不能起身迎接,请您宽恕。”
“无碍…无碍。”
罪恶之城 烟雨江南
“这位就是武成君?怎么如此年轻?”,一旁的妇人不由得惊呼了起来,嬴异人笑着说道:“母亲,武成君在没有立冠的时候,就能跟他的父亲讨论兵法,在他刚刚立冠的时候,他就能带着军队击退武安君…我在他身边就觉得很是惭愧…”,华阳夫人轻笑了起来,这才看着赵政。
眼前一亮,她说道:“孩子,过来!”
赵政并没有害怕,也没有迟疑,大大方方的走到了她的身边。
安国君也是笑眯眯的看着他,问道:“你这孩子怎么一点都不怕生呢?”
“公孙先生告诉我:一个兔子,哪怕是在安全的花园里,也会感到害怕,觉得有危险,浑身颤抖着,蜷缩成一团,闭上双眼。而老虎哪怕在最凶险的地方,也能随意的走动,因为哪里都是它的猎场。”
“哈哈哈~~看不出,你还是只孺虎啊…”,安国君忽然板起脸来,严肃的问道:“那公孙龙有没有告诉你:哪怕是老虎,在他年幼的时候,也不能对付比他高大的豺狼?”
“他没有告诉我,可是我知道这个道理。孺虎跟随在猛虎的身边,还需要畏惧豺狼吗?”,赵政说着,又看向了赵括。
安国君顿时说不出话来,再次大笑了起来,他看着异人,说道:“这孩子不像你,他像你大父!”,嬴异人的脸上满是得意,满脸的笑容,而坐在他周围的那些公子们,此刻就不是很舒服了,有一位赵括所不认识的公子恼怒的说道:“你这孩子,太过无礼,怎么能将父亲比喻为豺狼呢?”
安国君猛地转过头来,凶狠的盯着他,酷似一头盯住猎物的猛虎,那位公子脸色苍白,急忙低着头,说道:“父亲,我错了,请您恕罪。”
鬼吹燈 天下霸唱
安国君这才又变回那个温和的老头,笑呵呵的看着赵政。
“有没有读书啊?认字吗?”
“已经在读书了,刚刚读完了《马服书》,认识赵字,秦字,齐字也认识一点…”
“好啊…”,安国君赞叹着,这才笑眯眯的说道:“我是你的大父!”,在前来的道路上,赵括已经告诉了他,要叫大父,故而赵政毫不迟疑的叫道:“大父!”,安国君宠溺的将赵政拉到自己的身边,摸着他的头,华阳夫人也急忙上前,笑嘻嘻的说道:“我是你的大母。”
赵政却严肃的摇着头,说道:“我有大母,您不是我的大母。”
驅魔俠侶之校園道長 戀舊尋風
华阳夫人一愣,脸色顿时就有些不好了,异人看着这一幕,想要说些什么,看着一旁的赵括,却又没有说,赵括这才笑着说道:“我母亲将他抚养长大….”,华阳夫人点了点头,却没有再说话了。安国君思索了片刻,这才对赵政说道:“你先出去玩吧。”
赵政看向了父亲,赵括点头之后,他才兴冲冲的离开了这里。
旧情复爱
安国君看着小家伙离开了,又看着赵括,有些担忧的说道:“您准备什么时候告诉他真相呢?他毕竟还是..异人的儿子啊。”,赵括皱着眉头,思索了片刻,方才说道:“等他长大一些吧,他还是太过年幼…我说不出口。”
“好吧,也就只能这样了。”
“您今日来拜访我,我是非常开心的,这几位,都是我的儿子,若是他们以后有事来请教您,请您不要推辞…”,安国君说着,嬴异人也带着自己的几个兄弟来拜见了赵括,双方就算是正式认识了,这才又重新坐了下来。嬴异人笑着说道:“我听闻:跟随您前来的那位郑国先生,是修建水利方面的贤才。”
“我也认识一个这样的人,他叫李冰,担任蜀郡太守…他在蜀郡也是修建了水渠…”
“我知道这个人…”
“郑国先生在赵国列人修建水渠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我也见了他,他这些天在考察秦国各地,说是可以在秦国修建水渠…”
几个人就这样聊了起来。
而此刻,在院落里,赵政却被几个孩子团团围住。
这些孩子都是安国君的孙子,也是赵政的兄弟,只是,这些孩子,是不认识赵政的。
剑绝万古
“你是谁?”
“我是赵政。”
“你从哪里来的?”
“赵国。”
“原来是赵虏!!”
“你说谁是赵虏??”
“你!赵虏!你就是赵虏!!”
…….
“安国君!!”,赵括正在跟众人聊着水渠的事情,就看到一个中年人拉着赵政,愤怒的走进了室内,这人看起来有些清瘦,手死死的抓住赵政的手臂,拽着他走进了内室,赵政愤怒的盯着他,眼里满是怒火。赵括急忙站起身,安国君被他打断之后,也是有些恼怒,问道:“阳泉君?发生什么事情了?”
很快,几个孩子就哭着走了进来。
他们大声的哭嚎着,有几个脸上还流着血,鼻青脸肿的冲到了他们父亲的身边,那些公子们非常的惊讶,连忙哄着他们,阳泉君这才恼怒的说道:“这孩子,他是谁的孩子?我刚走进院落里,就看到他在踹珣的头,我都拉不住他!!”,众人纷纷看向了赵政,赵括也看着他,无奈的问道:“政,你为什么要打他们?”
“他们骂我是赵虏,还让我滚回赵国去!”
赵政愤怒的叫道。
听到赵政的言语,众人脸色大变,安国君更是如此,他看着那些孩子,训斥道:“是谁教你们的?!啊?秦国与赵国,本来就是兄弟一样的国家,哪来的什么赵虏?!都给我管好自己的孩子!!”,公子们低着头,再也不敢言语,阳泉君有些懵,这孩子是谁啊,面前这个年轻人又是谁啊??
阳泉君有些不悦的看着赵政,愤怒的吼道:“你这孩子,不过是说了你几句,你何必要下如此狠手?!”
“是他们先动手的!”
“还顶嘴!!”
“你!!!”,赵括猛地一步走上前,一把抓住阳泉君的衣襟,赵括盯着他的双眼,一字一句的说道:“我的孩子,我自己会教育,用不着你在这里吼来吼去的…你听懂了吗?”,阳泉君心里莫名的畏惧,也是松开了赵政的手,呆滞的点了点头。赵括这才将他松开,看着安国君,说道:“抱歉,失礼了…我就带孩子先回去了。”
赵括拉着赵政的手,愤怒的朝着门外走去。
安国君想要说什么,却没来得及开口,赵括就已经出去了。
“他是谁啊?”,阳泉君回过神来,有些恼怒的问道。
“武成君…”
“嗯???”
坐在马车上,赵括的脸上依旧是有些恼怒的,赵政的手臂都被握得发青。
“你是怎么打倒那些比你高大的孩子的?”
赵括忽然开口问道,赵政抬起头来,他已经做好了被训斥的准备,却没有想到,父亲居然会问他这个问题,赵政咧嘴笑着,说道:“这是秘密。”
政,若是遇到比你高大的人来欺负你,就用头去撞他的鼻子,一记头槌,就能将他砸的掉眼泪,然后趁着他流泪的时候,继续打他的鼻梁骨,最好给他打骨折,他就没有办法还手了,对了,这个是我打人的秘诀,我靠着这个秘诀,从小到大就没有打输过,千万不要告诉其他人啊!——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