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ntww精彩小說 靈契之主討論-第六百九十六章 借用身體的可憐人-uj10z

靈契之主
小說推薦靈契之主
身边有脚步声,夏萧听得很清楚。可渐渐的,它们变得低沉起来,且有回音,在夏萧脑海里不断回响,似离去,也像还在夏萧身边走动。
重生之完美投資
夏萧知道走的是黑煌,可不知来的是谁,他连自己在哪都不知道,也不知道自己是坐着还是躺着。即便坐,坐在何处?趟又在何处?
夏萧一点点沉睡,脑子里想的东西和当前完全无关,他想起斟鄩的夏府和桃树,现在这个季节,它们是该发芽,漫长的冬天已过去,温暖的春天如约而至。
等一张完美的笑靥随桃树远去,夏萧的意识逐渐模糊,他的身体不再有漂浮的轻松感,而像落入海底,逐渐不能动弹,因为每一个动作都显得无比艰难。
咕噜——
一个小小的气泡从海底上升,像沉入其中的夏萧吐出。它不断变化外形,最后拉伸到一个极为夸张的弧度,而后砰的破碎。但它没有消失,反而有无数元气从其中涌出,速度夸张的沿着夏萧的七经八脉上至其脑,下至其脚,每一根血管都有其存在。
当一股多彩的光芒彻底将夏萧笼罩,它的身体猛地抽搐一下,以此贯通,身体的每个细胞都开始贪婪的吸收元气。元气钻进夏萧的骨骼,开始滋养他的身体,令其夸张的伤势开始恢复。
这绝对不是夏萧受过最重的伤,但四周有股淡淡的魔气,不为夏萧所有,所以祸斗时刻保持着高度警惕,做着冲出火行空间战斗的准备。它不断在圣坛边侧走动,时不时抬起头,似能感受到夏萧此时的虚弱和昏睡程度之深。
近戰法師 雲天空
安静却不知四周环境的条件下,夏萧慢慢养着伤,背后的伤口以一个惊人的速度不断愈合。虽不是五行中的每一行都适合恢复伤势,可完整的五行运用起来比单独或配合使用要强得多,所以他在痛觉逐渐消失下尽享宁静和美好。
黑煌回到自己的乐园,她这段时间很烦,因为无法去外界,只有一直待在这片特殊的空间。上次去救夏萧时,她耗费不少精力,令本就疲倦的她更累,所以坐到象背上,看着远处发呆,面孔于血雾中冷峻的可怕。
“干嘛这么着急赶他走?”
十三岁不知什么时候坐在黑煌身边,稚气还未完全褪去的白皙小脸上满是担忧。她为黑煌担心,可后者爱答不理的没有扭过头回话。
幻想的世界总比现实美好,她在那片世界提前成神,拥有自己的身体不说,还将拥有一片真正的乐园,以此弥补儿时的遗憾。
“你在想什么?”
在四岁面前,温声细语的十三岁十分贴心,可在黑煌这,她只是个唠叨的小丫头,因此没好气的回答:
“不用你管,你马上就要面对魔气的最后一次洗礼,做好心理准备了?”
“金行代表敛聚,木行代表生长,水行代表浸润,火行代表破灭,土行代表融合。魔气也是一种力量,和擅长曲直的木行和擅长爆发的火行一样,只不过它所拥有的能力更为奇特,擅长吞噬,但我能将它完全掌控。”
在黑煌面前谈论对魔气的认知并不是一个明智之举,可十三岁这个年纪容易敞开心扉,黑煌却满不在乎的哼道:
“天真。”
“还好啦,我毕竟才十三岁,比四岁成熟一点,能思考一些事,但又没有二十岁那么焦虑。这种懵懂的年龄我很喜欢,等到她那时,我才需面对现实,失去天真的权力。”
“那就去想你的事吧,要么就去陪四岁玩。”
“她现在正是无忧无虑的时候,一滩沙子都能玩半天,我偶尔不在倒没什么。二十岁正面临着人生的一大抉择,我去她那只会令她更烦,所以还是陪陪你吧。你不再像我一样天真,又接受了二十岁难以接受的现实,变得更加孤独,需要个人在身边。”
妖孽難纏:夫君,別碰我
“想留下就留吧!”
焚尘录
黑煌并不惊讶于十三岁的温柔和知性,在更早之前,她就参悟了一些很多人百岁都没看透的道理。因此,她和十三岁默默坐着,彼此陪伴,看着眼前的血雾发呆。
黑煌尚有很多事能想,因为起始大帝将重现大荒。之后,便是她执行计划的时候,这将是一场神圣的计划,她前段时间劳心费神,终于完成所有的准备工作。现在就等时间流逝,而先祖登上神位之后,就该她蜕变,拥有自己的身体并成神。偷偷摸摸的日子,就在眼前将结束。
可十三岁呢,她在想什么?
兴许是出于好奇,黑煌扭头去看,她以为足够了解自己,可每个时间段的人都完全不同,就像此时的十三岁,抱着双腿,极为冷静的看着前方,安静的像一本离开图画的文字书,但她终将会被现实的残酷折磨成二十岁那样。等其再麻木,并主动接受,就成了现在的黑煌。
鎧甲魔徒 小樓忘記過去
见黑煌看自己,十三岁小嘴微微上扬,笑容极甜。
“既然喜欢和他斗嘴,将他留下来不就好了?和他在一起,总比和自己说话强。”
“原来你想说的是这个。”
黑煌冷冷哼了一声,被十三岁的自己照顾,真是件丢人的事,但她早就没了替他人考虑的能力,所做一切,也只是为达成自己的目的。
在十三岁的注视下,黑煌微微摇头,她无需解释,因为很多事都没有她想得那么简单。十三岁的黑煌还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谁,因为只在他人的安排下行事,可她逐渐会明白,她只是个被剥夺肉体,被藏在他人体内的可怜人。
“先祖要见你。”
一道熟悉的声音发出后,即便黑煌厌恶,也立即起身离开原地。十三岁目送她离去,平静的脸色很快被飘起的一缕黑烟带过,同时,四岁和二十岁也皆消失。
大荒的偏僻处有一规模巨大的城堡,其中便是一宗门。它建立于远离人烟之处,令很多人无法理解也无法想象。堪比荒原的大荒北部草原,该存在着一座怎样的城堡?
因为地处偏远且有结界,很少有人见过它,但这前是草原,不远处又是冰原的风景,令其带有一股别样的韵味。
南方有人守,北方亦然,可这里的存在怀有坏世之心,此时正在行动。
一间豪华侧殿中,一位女子身穿满是珠宝金银的白色长裙,优雅的坐在王座上。她那张和黑煌如出一辙的面孔对着前方,脸色如秋水般平静,任何东西都泛起不了涟漪。那对纯净的精致瞳孔里,很快映出一道极浓的黑影,可身前的空气并没有被搅乱,也没有任何存在。
高贵到任何一处都完美无瑕的女子眼眸清澈,但蓝灰色的眸子旁,生出另一个奇异的黑红瞳孔。虽说这个瞳孔要小很多,但依旧无法扼止场面的诡异。两个长相一样的人一黑一白,似在对峙,黑煌先开口,为自己没有身体而求所委屈,也带着些怒气。
“你都说了先祖要见我,却迟迟不让我控制身体,什么意思?”
“我只是想告诉你,别和我耍花招,好好传达先祖的话。”
比起黑煌的桀骜不驯,这道声音更加冷彻,带着无法抵抗的压力,令黑煌即便不爽,也只能答好。
剔透的蓝灰色眸子变成黑红色时,一股气如扬起的黑色锅灰从其头顶猛地朝裙底而去,令这保守的白裙变成火辣的低胸黑裙,露出一片雪白。
二婚老婆带回家:你好,坏先生
圣洁的女子没了繁多首饰,像少了很多繁规冗节的束缚,变得火辣而迷人。之前干净而平淡的眼睛,更是被妖娆和几分魅气占据,勾人心魂。
變身最強主播
女子讨厌黑煌,可只有她魔道修为最深,能与先祖直接对话,否则女子肯定不会三番五次交出自己的身体。她这个野心极大的妹妹,抓紧有逃脱她掌控的倾向,令其担心,甚至想把她一直囚禁。但她能逃两次,就绝对能做出第三次。
黑煌脸上妆扮极浓,和之前天差地别,妖艳的画眉更为之前女子的表现猛地一竖,满是不屑和冷漠。可她还是起身,单膝下跪时满心崇敬的发声:
“先祖,可是问事情进展?”
“嗯。”
“所有准备已就绪,我也联系了如今的荒兽王,他上次和清寻子及汪远柯寻找大荒意识,只得到了个模糊的结果。大荒意识化作的少女表明大荒将迎来一次巨大的变革,但究竟是怎样的变革,是毁灭还是机遇无人知晓。所以,他选择站在荒兽的立场,加入我们伟大的计划。”
“还算明智,那就等吧,看君泽究竟要如何复仇。”
“先祖大人,起始大帝还有多久复苏?”
郎君,休妳沒商量
“等春暖花开,步入初夏,他就会开始于东海作浪,淹没半个大陆。”
“那我们岂不是能坐享渔翁之利?”
雀旦肯定后,黑煌低下的脸上勾起一丝甚是欢喜的笑容。可她的笑在雀旦看来依旧天真,不过天真的人最好骗。也只有这样的人,雀旦才能完成自己的计划,恢复实力后突破语尚言早已突破过的桎梏。
至于黑煌此时提出的要求,他没有犹豫便满足,因为初夏之时,她的身份已不用再隐藏,也不差一个问道强者帮忙。大荒历史性的变革,终将迎来。
“先祖大人,可否看在我效犬马功劳的份上助我一臂之力,将这皮囊夺来,晚辈受得气实在太多。”
“好。”
黑煌没想到先祖会同意,当即抬起头,笑了出来,看来不用等成神那天,她就能拥有自己的身体。至于白敦,就将死于历史的浪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