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宋煦 愛下-第四百四十章 西湖歌舞熱推

宋煦
小說推薦宋煦宋煦
蒋震宜见苏颂依旧沉默,神色越发坚定,道:“相公,官家亲政已经一年多,迟迟不见全面复起新法,此番大获全胜,明年必然改元,那复起新法,就势所必然!”
苏颂眉头不自禁的皱了下,却没有说话。
他只不过致仕半年,对朝局比任何人都清楚。
苏颂知道章惇的迫不及待,也知道宫里那位官家对新法抱有怀疑,同时隐约猜测,哪怕明年改元,官家也不会全面复起新法。
当今这位,是一个极其有想法,而且愿意为他的想法付出代价的人。
他将祖制踩在脚下,并非全然为了‘新法’!
蒋震宜见苏颂依旧沉默不语,沉声道:“相公,当下,还愿意为朝廷奋不顾身的,没有几人了。吕相公之死,如同巨大的阴影笼罩着整个大宋,趋炎附势,倒下章惇、蔡卞等人如过江之鲤,照此下去,神宗年间的旧事,又将重演!并且,会比当年严重十倍,一百倍!相公,官家才……我大宋已经不起如此折腾了!”
赵煦才十八岁!
这是蒋震宜没有说完的话,正常来说,赵煦至少还能活个三十年。
三十年的‘新法’,谁人能知道天下会变成什么模样?
“你们想我怎么做?”苏颂不得不说话了。
蒋震宜神色微振,上前一步道:“相公,既然官家有迟疑,我们就在这上面做文章,只要将‘新法’的恶行公布于众,官家看到后,就会像先帝一样迟疑,到时候罢章就顺理成章,相公复起势所应当!”
苏颂顿时明白这些人打的主意了,根本不说话,径直起身,向屋子里面走。
蒋震宜一怔,苏颂的一个孙子就出来,微笑着道:“蒋知县,大爹爹身体不舒服,改日再叙吧。”
蒋震宜看着苏颂的背影,面露不甘,大声道:“苏相公,国难当头,您难道就视若不见吗?当初NIIT与王安石,吕慧卿等据理力争的勇气去哪里了?人老了,就连家国都不顾了吗?”
无奈神雕
苏颂已七十多岁了,宦海沉浮五十多年,岂是蒋震宜小小激将法可以触动的,径直回了房里。
蒋震宜脸是不甘又愤怒,却又没任何办法。很想再说什么,一时间想不到,只很得甩了甩袖子,大步离开。
孙子送走蒋震宜,回到苏颂的书房。
苏颂头也不抬,身前桌上摆满了书。
苏颂这半年,都在校对你一些医学书籍,想要去腐存清,编纂一本新医书。
孙子抬手,道:“大爹爹,送走了。”
苏颂头也不抬,道:“你有没有想说的?”
孙子神色挣扎了下,道:“没有。孙儿,想去杭州,求学东坡先生。”
苏颂沉默片刻,一边落笔一边说道:“苏轼为人豁达,诗书满腹,当今找不出几个可以比拟的,去吧。”
“孙儿告退。”孙子抬手,慢慢退了出去。
苏颂落笔,不紧不慢的写着。
书房里,静悄悄的,几乎没什么声音。
杭州府,西湖。
苏轼自从被削除官籍,就一路南下游历,最终还是在西湖畔留了下来。
自从苏轼落脚后,环西湖,不知道来了多少骚人墨客,风流才子以及众多的青楼名妓,一时间,西湖上是花船如织,歌舞如波,花团锦簇,丝竹满湖。
元祐八年,十月十五。
西湖边,残叶亭。
苏轼正在与吕陶下棋。
两人对弈赏景,饮酒作词,当真是悠闲自在,好不惬意。
酒过半酣,兴尽未了,吕陶看了眼西湖上荡漾的莲叶,道:“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这样的美景,不知道每年还能不能看到。”
苏轼呵呵一笑,一杯酒洒入湖内,道:“怎么了?朝廷里又有人缠着不放?”
所谓的‘缠着不放’,就是朝廷里针对‘旧党’的追杀没有停止过。
吕陶,苏轼都是‘旧党’的分支蜀党,朝廷里一直有声音,要对两人加大惩处,发配去更远的地方,容不得两人在西湖逍遥自在,那简直是对朝廷的不断嘲讽!
吕陶叹了口气,道:“官家大获全胜归来,明年必然改元,改元必有大事,有些人坐不住了,那些人容不得,我与你又怎么躲得开。”
女汉子的春天:亲爱的,那就是爱情
‘有些人’指的是‘旧党’,‘那些人’指的是章惇,蔡卞为代表的‘新党’。
意思很简单,‘新党’生气了,自然要出气,那他们这些被扫出朝廷的人,要遭到更严厉的处置了。
苏轼笑容收敛了几分,又自顾的喝了杯酒,道:“没什么可怕的,无非就是换个地方,哪里不能喝酒。”
吕陶看着他,神色微沉,道:“这一次,或许不太一样。他们双方势成水火多少年?明年若是改元,双方必然有一场大战!”
‘旧党’断然不会想看到‘新法’复起,‘新党’则会全力推动‘新法’。
在明年改元的关键时刻,双方的斗法要趋于白热化了。
苏轼想到了,目中有凝色,默然良久,道:“你想怎么办?”
这次换吕陶沉默了。
苏轼一怔,自顾的拿起酒杯喝酒,眼神一直看着吕陶。
吕陶是他的亲家,两人又是多年挚友,能让吕陶沉默的,必然是大事,他没有急着催促。
好一阵子,吕陶叹了口气,道:“王相公给我来信了,希望我们回京。”
半路 殺 出 個 侯 夫人
苏轼手一顿,慢慢放下酒杯,嘴里的酒顿时不香了。
鸿蒙圣座 巫山观海
王相公,王存。王存拜参知政事,有资格被称为‘相公’了。
“他不止给你写了信吧。”苏轼说道。
吕陶点头,道:“他刚刚上位,面对章惇与蔡卞,压力很大。身后的工部还不知道落到谁手里,他需要支持。”
苏轼面色慨然,转头看向西湖。
一阵风来,莲荷摇曳,波光粼粼,美不胜收。
王存的想法,举动一点都不奇怪。‘旧党’被‘新党’清算的很严重,朝廷里所剩无几,王存想要立足,须要更多的支持,能够支持他的,还得是有能力,有影响的人,那么,苏轼,吕陶等人自然就是第一序列考虑的人选了。
吕陶拿起酒杯喝了一口,道:“我知道你心有不甘,想回去,不过,这件事我昨天就知道了,我想,你要谨慎考虑。”
‘新旧’两党的争斗,绵延几十年,互有胜负,但苏轼是一个特列。
不管‘新旧’哪个当政,都容不得他。甚至是,他被贬低的最严厉之时,还是‘旧党’主政的时候。
苏轼的仕途不如他弟弟,他的大部分时间,被贬低在外,最远的,在詹州,后世的海南,那是大宋流放官员最远的地方了。
加上这一次,他有些心灰意冷。
苏轼的目光从湖面收回,又喝了口酒,道:“我到了杭州才知道,其实,那些人没打算放过我,是要我入狱论罪的……听说,是官家发了话:‘莫要为难苏先生’。”
吕陶一怔,他还不知道有这么一件事。
继而他就沉色拧眉:他们要是回去,那不是令章惇、蔡卞恼火了,而是在打官家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