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原來我是修仙大佬 木下雉水-第四百七十章 結伴而行,高家莊鑒賞

原來我是修仙大佬
小說推薦原來我是修仙大佬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又来活了!”
囡囡的眼睛顿时一亮,看了看自身,接着想了想,又掏出了一串黄金挂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接着,一脸天真无邪的跟在李念凡身后,时不时还晃了晃手中的金铃铛,发出脆响声,一副不知道世间险恶的模样。
李念凡看着一阵无语,又来了,考验人性的一刻又来了。
他的思绪不由得有些飘飞,这一幕多么像是河神的考验啊。
勇敢的冒险者哟,你掉的是这把银斧头,还是这把金斧头呢?
“哒哒哒。”
马蹄声更近了。
囡囡和李念凡俱是精神一阵,有一种钓鱼等待着鱼儿上钩的期待感。
终于,一队人马从树林中缓缓走出。
却是一个小型商队,货物并不算多,一共只有两大马车,由十二个人组成,穿着比较简朴,领头的却是一个年轻人,坐在一辆马车的货物上,举止似乎有些轻浮。
其他人有的骑马,有的守在货物两边,手中拿着大刀或者长剑,有种武侠剧中的感觉。
李念凡心里根本没有压力,因此可以随意的打量着对方,就跟看电视剧一样。
“停车!”
夜 將
商队自然也发现了李念凡和囡囡,坐在马车上的那名青年当即一抬手,让商队给停了下来。
“哐当当!”
囡囡似乎受到了些许惊吓,小身子微微一抖,一个‘不小心’,却是有一片片金币从身上掉落了下来,晃眼无比。
整个商队的人眼睛都看直了,呼吸急促,陷入了寂静。
“不好意思,钱太多了。”囡囡满是歉意的开口,“能麻烦诸位帮我捡一下吗?”
坏坏校草恋上丑丫头
“咳咳,没……没问题。”
马车上的青年轻咳一声,掩盖自己的尴尬,接着一跃跳下马车,弯腰捡着地上的金币。
这一捡才发现,这金币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重,等到捡完,他的眼睛都红了,妈的,这辈子没赚到了这么多黄金,想不到我最富有的时候,居然是帮人捡金子的时候。
“呐。”
青年艰难的把金币递还给囡囡,很是不舍。
哟呼,居然真的还回来了。
李念凡对这个青年有些刮目相看了,囡囡则是眼珠子咕噜一转,能承受住第一道考验,人品很不错了,那等等只是吓唬吓唬他好了。
李念凡拱了拱手,笑道:“多谢这位兄台。”
“呵呵,荒郊野岭,你们二人穿金戴银的,也不怕遭来祸端。”
青年的语气酸溜溜的,靠的近了,这些金色都晃花了他的眼睛,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口水,接着道:“这是好在遇到了我这个义薄云天的侠士,否则,别想活命了!”
李念凡苦笑道:“不好意思,舍妹不懂事,喜欢拿着金子出来招摇。”
青年的嘴角抽了抽,忍不住扫了一眼李念凡腰间的紫金葫芦。
保镖娘子好嚣张
尼玛的,仅仅是你妹妹不懂事吗?
就你这个紫金葫芦,闪闪发光的,价值肯定也不菲,就这么跨在腰间,你比你妹妹也好不到哪里去啊!
一旁,囡囡却是突然道:“哎,我兄妹二人原本也是大户人家,突遭变故,只能携带着万贯家财逃难至此,无依无靠,就算是死在这荒山野岭,恐怕也没人知晓。”
她这话已经不是暗示了,翻译一下就是,我兄妹二人有的是钱,还没有依靠,你们可以放心大胆的打劫我们。
青年忍不住打量了一番二人,心中吐槽。
都逃难了居然还如此招摇,这两人不愧是大户人家出来的,完全没有经历过社会的毒打啊!
说话也不过脑子。
青年摇了摇头,开口问道:“不知道二位准备去向何处?”
李念凡笑道:“高老庄。”
“你是说高家庄吧。”
青年的眼珠子咕噜一转,笑着道:“那里距离此处可还有一段距离,路途凶险,若是就你二人,想要过去恐怕难如登天,我的商队刚好顺路,可以载二位一程。”
李念凡直接道:“那就有劳兄台了。”
“不过我是走镖的,一码归一码,嘿嘿,得……”
他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指,在面前搓了搓。
李念凡笑了,“多少钱?”
青年想了想,伸出三根手指,“三枚金币。”
“这一路上,有着诸多凶险,二位还可以坐在商队之中,免去了徒步,关键是,我们还需给你们提供吃食,这价格不算贵吧?”
青年显得有些心虚。
巨星养成攻略 崇梦岛
“不贵。”
李念凡摇头,“囡囡,给钱。”
“兄弟大气,请,您请!”青年顿时变得热情无比,眉开眼笑,“小弟叶怀安,有什么吩咐尽管提,超出服务范围的,加钱就行。”
这一刻,李念凡兄妹两个在他眼中顿时成了大肥羊,不仅有钱,更会花钱。
三枚黄金啊,若是每天遇到这种大客户,我还走什么镖?
李念凡点头,“好,我叫李念凡。”
商队中并没有马车,李念凡和囡囡坐在后面一个货物车上,倒也别有一番滋味,跟敞篷车似的。
囡囡的心中感觉有些落差,感觉自己的表演权被剥夺了,忿忿道:“哥哥,你说那个叶怀安是不是装的,还是准备把我们带到一处僻静之地再抢劫?”
“行了,这世上就不准有好人了?难得碰上一个有原则的人,倒也不错。”
李念凡笑了笑,伸了个懒腰,仰躺在了货物之上,身子随着马车的颠簸而微微摇摆,看着穿梭而过的树荫以及湛蓝的天空,不由得大脑放空。
行走了这么多天,也该让双脚放松一下了。
随口问道:“对了,囡囡,你能看出这群人是什么修为吗?”
囡囡撇了撇嘴,“最高第一个才炼气巅峰,连筑基都没有。”
李念凡哑然失笑,炼气期只能算是修仙入门,难怪活跃于世俗之间。
另一边。
叶怀安几人也聚在一起,时不时目光向着李念凡这边看几眼,带着复杂。
一个胖子忍不住道:“苍天何其不公啊,他们兄妹两个何德何能,居然能那么有钱?”
“是啊,看起来也不见得比我们哥几个机灵多少,财不配位啊。”
“好了,人家那叫祖上余荫,羡慕不来。”叶怀安手里掂量着三枚金币,放在嘴里用力的咬着,笑着道:“我们也不赖,顺个路,就有三枚金币到手!”
“怀安哥,三枚金币这也太少了,人家的九牛一毛啊!”一名胖子忍不住低声道:“要不咱们干一票大的?好歹要个十枚金币吧!”
就那些金子,比他们运送的货物都要值钱得多。
叶怀安直接拍了一下胖子的脑子,“干你个头!咱们是走镖的,又不是强盗,就这三枚金币,够我们走三趟大镖了!”
他忍不住看了看后方的李念凡,“不过那对兄妹还真是心大啊,这都能睡着?”
商队缓缓的向前进发。
不知不觉,半个时辰过去,李念凡从半睡半醒的状态中醒来。
叶怀安看到,当即热情的递过来水壶,笑道:“老板,醒了,需要喝水吗?”
称呼已经变成老板了。
李念凡笑了笑,拍了拍腰间的葫芦,“不用了,自带了酒水。”
“老板还是好酒之人?也不知比起清风楼的佳酿如何?”
叶怀安的眼睛当即一亮,做起了推销员,“不瞒你说,我走南闯北这么多年,酒水之中,我觉得清风楼的佳酿最为美味,可惜价值不菲,要不要尝尝,我可以转卖一些给你。”
“随手自酿,自然是比不得的,不过……不用了。”李念凡笑了笑,摇头拒绝。
这家伙虽然爱财,却也取之有道,秉性不坏,为人处世带着些小聪明。
不过,他暂时也没有请叶怀安喝酒的想法。
首先,彼此之间不过是过客,他没有深交的打算,其次,他对自己做的美味有信心,别到时候这群人经受住了金钱的诱惑,却难以抗拒美食的诱惑,要抢酒或者逼迫自己给他们酿酒就搞笑了。
这是完全有可能的。
李念凡自然是不怕对方的,不过却也想着减少不必要的麻烦,反目成仇终究不美,他没有囡囡那种恶趣味,喜欢考验人性。
可以的话,等到分别时,再请他们喝杯酒好了。
生意没做成,叶怀安有些小失望,“那便算了。”
接下来,两人便闲聊起来。
叶怀安走南闯北,见多识广,往往知道各处的趣事,而且极为的健谈,还带着一点风趣。
从穿越以来,李念凡接触的一共就两种人,一种是纯碎的凡人,一种是有着宗门的修仙者,可以说是有头有脸的一方强者,而夹杂在中间的散修,却是毫无接触,如今听着叶怀安的讲述,却是心中有些许感触。
这些修士大多资质一般,又缺少资源,要么是机缘巧合之下修仙,要么是种种原因从宗门中脱离,往往混得一般,赚钱虽然比普通人要多,但是多用于修炼之上,消耗也大,危险系数自然不必多说。
都不容易啊。
叶怀安好奇道:“老板,你们怎么想着去高老庄的?”
李念凡随口道:“慕名而已。”
“莫不是你们也看过《西游记》?”
叶怀安开口道:“说起来,高家庄可算是大大的出了一次名了,都说其就是高老庄,也不知是真是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