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 txt-416,毒蜘蛛的祕密:第一章(1)閲讀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边谋爱边侦探
罗菲侦探系列第七部《毒蜘蛛的秘密》内容简介:
一对有着让任何男人都会眷恋的貌美母女,母亲却疑点重重地自杀。
一件耸人听闻的山村杀妻案,
一段浪漫的雨中野合,
一起令人发指的作家抄袭案。
一桩已成往事的谋杀。
他们从不曾离开神秘的毒蜘蛛似的男人——编制的那张网,就算人已不在人世,但他们的灵魂还在网上“起舞”……
~~~~~~~~~~~~~~~~~~~~~~~~~~~~~~~~~~~~~~~~~~~~~~~~~~~~~~~~~~~~~~~~~~~~~~~
楔子
~~~~~~~~~~
月夜。
一条幽僻的小路上,倒映着树的影子,像一个个大小不一的幽灵,随着树的轻摇而晃动着。猫头鹰的叫声像人的疯笑,在隐蔽幽静的大地上空回响。这么离奇怪异的叫声,让路上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只觉得毛骨悚然
他正火急火缭地赶路,到了十字路口会拿出地图,借着微弱的月光查看。
但好像怎么看都找不到,他要走的方向,他满心疑惑地冥想着时,树林那边传来鸱鸟的声声怪啼,促使她向天边望了望,一勾新月孤孤单单地悬在天际,大地上的景物都在幽暗里形成了簇簇黑影。他站在一棵常青树旁,前后乱草杂树影幢幢,而鸱枭的凄凉叫声更让他觉得惊险刺激、心惊胆战。
这时,月光被乌云遮住,一片漆黑。
男人迷路了,正一筹莫展时,看到不远处有一缕灯光,正在移动,好像是有人拿着手电筒正朝这边走来。
等那灯光靠近,男人才看清楚是一个年轻的女人,身着碎花连衣裙,有点土气,看得出那是一个乡下女人,但有几份姿色。
女人看男人和善,穿着不像乡下男人穿得那种质量差的西装,便没有那么惊怕,也就没有了防备之心。
血珠劫
男人问道:“我要去绕湾车站,怎么走?”
女人道:“你跟我一起走,我要经过绕湾车站附近。”
男人一阵惊喜,有人带路,就不怕迷路了。
这时,雨点打在他们脸上。他们都没有带伞,于是冒雨前行。
“这么晚了,怎么你一个女人走在这山间小路上?不害怕吗?”紧跟在女人后面的男人问。
“我去参加了一个朋友的婚礼,家里有着急之事,我得连夜赶回去。明天还得一早,跟即将结婚的男人去城里买一些用品。夜路我走习惯了,我不感觉害怕。”
男人点了点头。
雨越下越大了……
男人说把衣服脱给女人顶着,免得她淋湿了,女人身子弱,不能随便淋雨。
女人拒绝了,说这点雨算不了什么,她还很喜欢淋雨,觉得那样很浪漫。
男人听到“浪漫”一词,让他起了一种冲动,他跟女人并排走着,并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女人没有拒绝。
走到一个大石头前时,女人提议歇息一会儿。
男人想着自己今天奔波了一天,加上精神紧张,早就感觉很累了。
他们对着面坐着,男人发现女人因为淋雨,衣服紧紧贴在女人身上,加上他今天杀了人,杀了人后的X冲动,让他已是欲罢不能。西方的电影和小说里就有这样的情节,杀人后会让人有一种莫名的X冲动。眼下,他深深体验到那种不同凡响的感觉,真是从未有过的兴奋。
男人把女人扑倒在两个大石头之间的凹槽里。
女人没有反抗……
女人传统,矜持。
堕音 默心
雨停了,男人和女人穿好衣服,继续赶路……
~~~~~~~~~~~~~~~~~~~~~~~~~~~~~~~~~~~~~~~~~~~~~~~~~~~
第一章
1
风之故都
东源的七月虽不是一个多雨的月份,但从秦紫光生日这天开始——也就是本月的二十号,一直阴雨绵绵,把这个湿润的海边城市淋得更湿了。
秦紫光本来就多愁善感,在雨天过她二十岁的生日,让她稍有失落……尽管她的单亲妈妈给她开了一个热闹的生日party,但她还是觉得缺少了点儿什么,令她焦躁不安。这种不安是没有源头的,不,不是没有源头,是她一时找不到这个源头。
手机响了……
秦紫光看了看手机,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以为是推销产品的人打来的,不仅没有理睬,反而厌烦它打扰了她,埋怨地挂掉了。
给秦紫光过生日的亲朋好友走了后,她就一直坐在自己房间窗前望着纤细的雨帘发呆。她妈妈一个人在收拾凌乱的屋子。
手机又响了……
她皱了皱充满疑问的额头,看了看手机,还是刚才的号码,顺手接了。当她知道对方是谁时,顿时双眼闪烁着惊讶的欣喜,话声激动。
“张叔,找我有事吗?”
“我在五峰广场等你。”
秦紫光放低声音,问道:“我妈妈知道你约我出去吗?”
“不知道,你来也别告诉她。”
“好吧。”
秦紫光接到这个电话后眉头舒展开了,同时也帮她解了焦灼的疑团。原来今天生日party上没有看到她妈妈最好的朋友张智,她才情绪低沉的。
秦紫光花费了好长时间,才从衣橱挑了一条紫色连衣裙,迅速穿上,配上蓝色高跟鞋,在镜子前满意地转了好几圈。平时她不化妆,即使今天过生日她都没化,由于年轻,皮肤天生白皙细腻,富有光泽。为了看起来更加完美,她涂了脂粉,弄了睫毛膏,上了眼影,还有口红,使自己看起来更加像一个天使。
秦紫光正打扮时,妈妈在门外喊话,让她看好家,她去外公家一趟。
秦紫光正愁找不到理由跟她妈妈说她要出去,这下好了,她可以大大方方地出门了。
秦紫光搭出租车到五峰广场时,飘了一天的蒙蒙细雨,终于停下来了。
在形状像弯月的咖啡馆里,秦紫光见到了张智。
秦紫光腼腆地坐到他的对面。
“紫光,你要喝什么?”张智爱抚地问道。
“要加糖的咖啡。”秦紫光面色绯红,轻声道,声音轻柔动听。
张智高大结实,精神爽朗,不到四十岁年纪,皮肤健康,光亮,穿着考究。秦紫光一直都不敢直视他炯炯的眼睛,说话总会避开他深邃而有摄力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