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文明之星神劫笔趣-688. 無妄之爭!展示

文明之星神劫
小說推薦文明之星神劫文明之星神劫
符文法咒侵蚀血液的新宿主,从而施展威力,达到化形注灵的目的。
古多斯与混沌造物签下的契约,自己甘愿作为宿主血脉,以换取它的一部分力量。
并许诺混沌造物,日后成为帝国皇室崇拜的世代神灵,凝聚灵魂之力,让卡拉帝国千万子民共同侍奉这个神明,无论生死。
就是说,死后灵魂也归混沌造物所有。
一旦施术者完成自己化形注灵的仪式,就可以用其中可怕的混沌之力,影响被施术者的身体和意识,用来监视对方。
而且,更为可怖的是,古多斯使用了某种特殊媒介——水晶微粒炼制自己的血液。
据说这种水晶微粒,是神明降下的骨血实体化产物,拥有常人无法触及的力量,能够与通灵者的血液融合,会自己生长,就像被诅咒的瘟疫般。
它来自于一座上古卡拉帝国遗迹,据说那是座陵墓,早已沉入海底。
而达夫里的身体被逐渐晶化,实际上就是它的功绩。
这场灾难对她来说可谓毫无预兆,但她至死都以为,那是自己体内没有圣血的缘故,所以被诅咒了。
通灵术原本是卡拉帝国自原始时代起,就信奉的宗教流派之一,从灵魂崇拜演变而来,曾在文明诞生之初就被广泛传播,信仰者众多。
那时的民众,被强敌所环视,对祖先祭祀和神明表现出的敬仰,比现在要强烈得多。但是后来,通灵术信仰逐渐衰落,被其它更强大的宗教流派分化,慢慢变得信者稀少了。
但在反复兴起和衰落中,随波逐流,一直没有再次成为主流宗教。
直至古多斯诞生之前的千年间,不知为何,突然重新被帝国统治者再度拾起,并成为专供统治者宣扬政治立场、控制民众的工具。
有人说,那是因为皇家仍想探究不老不死的秘密;
也有人说,神明即将在这个千年回归,到时候,他们需要强大的灵魂作为供奉。
皇家一脉和上层阶级中,也有不同的声音出现,反对者不少,但至少还是被后来的统治者所接受,不至沦为无人问津。
古多斯自诩为世上最强大的通灵师,活了超过三百年,通灵术的造诣已经超越了所有历史前辈们。
但人总有一死。
他还是觉得自己的时间不够用,而且心里知道,最终有个领域自己一直没能突破——那就是与通灵术同为禁忌之术的转生之力。
他渴望长生不死,更渴望成为超脱凡躯之人。
本来这是每一代帝国最高掌权者才有的奢望,他却当做自己毕生的追求,尽管从未成功。
在日趋疲惫的身体拖累下,古多斯还有很多没能达成的目标,不甘心自己像凡人一样,被疾病和生死掌控。
得到转生秘术这种力量后,他将会有永生不朽的能力,成为通达无上万域者,甚至成为神。
帝女无双 半壁
在完全掌握这门知识之前,他的通灵术永远是有缺憾的,不完整的。
说起来,这也成为他心里的一块陈年心病,是必须要得到转生秘术的理由之一。
拿到那些帝国上古圣物后,他在自己的地下宫殿中曾废寝忘食,彻夜研究不止,如饥似渴。
妄图拼凑出远古知识的碎片,将它们还原成可读的文字。
越是研读了古物碎片,他就越发觉自己陷入危险困境,心智疯长,几近走火入魔,似乎步入了一条死胡同。此时手中的灵器和法器,已经难以满足他极度膨胀的野心,和原始冲动的欲望了。
奇人
后来,他偶然间发现了杜坦妮蒂蒂时代的古籍残片,上面有些只言片语,寥寥几句,记载了女帝用圣血开启通灵术,并能与神明交谈。
他顿时如获至宝,找到了突破口,欢欣鼓舞!
但因为没有圣血的加持,他的通灵术研究就如同陷入了迷宫中,尽管能看到出口就在眼前,却永远走不过去。
很多地方缺少理论依据,得到的结果甚至互相矛盾,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他这才意识到,自己之所以不能成功,是因为自己缺少那些必要元素。
本来,他心中燃起不甘火苗,决心已下,制定了计划,想凭借自己的超人天赋、无上才华硬行破解。
古人也是人,既然古人能行,他也应该可以自己创造出那种圣血!
从此他像赌徒般倾尽心力,唯一没想到的是:“命运赠送的礼物,确实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经过无数次失败的尝试后,他终于明白了,那是以人类之躯无法企及的力量。
“怎么会这样!我所有的能力和动向都在他的掌控之中,这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古多斯的灵魂在疯狂呐喊!
有人竟能看透自己的秘密?
这种手段闻所未闻,就连他自己也不可能做得更好了。
“这个世界,不会给你这样的畸形造物留位子……”诸葛云面色平淡,语气冰寒:“滚出她的身体,这是你唯一的机会了,如果你还想活下去的话。”
这番话语中,已经有一丝威胁之意,毫无顾忌的威胁。
然而,诸葛云说话间,神色却是无比的认真。
“不!绝不!”
透过雷纳索克的僵硬躯体,古多斯开始咆哮!
“你一个凡人怎能与我相提并论?我是超越者,永生不死是我才配拥有的力量……我的意志伟大而神圣,她只不过是代我执行计划的工具罢了!”
“超越者可不会如你般无知,看到一点点通灵之法,就以为是真像的全部?”诸葛云淡笑着,出言讽刺道。
“你们这些卑微的爬虫……根本就不明白……通灵之力蕴含着无穷力量法则……那是最终极的秘密!”
“我所掌控的力量是超越一切凡人的力量!你们……不配与我同行,只能做我的垫脚石,永远被我踩在我脚下!”
“可怜、可悲。”诸葛云轻声叹到,默然而视。
“……”
“你说什么?……谁可怜可悲?”古多斯震怒与惧怕交加。
诸葛云不答,仰面朝天,似乎根本没有理会对方。
“哼——无知渺小之辈,少在这危言耸听……想要吓唬我?”古多斯的语气顿时有些气急败坏,一息理智让他转念道,“听起来,你很懂通灵之术么?……证明给我看啊!”
“好啊。”
诸葛云言毕,手负背后冷笑一声,定定如雕塑般站立。
胸前太极图案瞬间启动,变幻轮转,一股难以置信的强大威压放出,席卷天地。
符文巨剑上竟微微颤抖,诡异符号开始逆向旋转,原本腥红颜色也变为了淡蓝色。
“怎么你、你也会这种通灵邪术?”拉娜看得有些惊呆,她移过目光看向诸葛云,好半天后,才吐出一句话。
在拉娜看来,刚才出现的异象,根本就有违常理,一定是传闻中鬼神莫测的邪术。
说起来,莉亚娜和拉娜是察觉不到诸葛云力量实质变化的,只是感到空间隐隐有所异动。
但是,几公里外的另一个躯体可就大不一样,古多斯身在自己的地下宫殿中,心神剧震,痛苦万分,快承受不住了。
“你,你做了什么?咳咳……呃呜……住手……你……快住手……”
雷纳索克的面孔骇然可怖,腥红的眸子像要喷出火来。
他的心脉乃至灵魂都受到震颤,刚才那一瞬间,仿佛灵魂被人硬生生抽离出体外,差点丧失了自我意识。
能施展这种手段,必是个通灵之力无比高深的强大者,而且对符文法咒相当熟悉。
“切,又是一个被远古狂暴力量支配的可悲之人。超越者?可不是你能想象到的样子。”
诸葛云收回了灵视,刚才不过是略施小计,惩戒了对方一把。
对方的能力不弱,他用灵视追根溯源,逆灵而行,顺藤摸瓜,捎带着探了探对手的底子。
“此人看来也非浪得虚名之辈,如果不是远在他处,要制服他,还少不了费一番功夫。”
诸葛云心中暗想着,嘴角微微上翘。
古多斯也许有着毁灭性的天才,付出很多,涉猎很广,但他对自己自视过高,反而忽略了那些本应该轻易看到的潜藏危机。
这是个在任何时代都能鹤立人群,脱颖而出的家伙。
他很早就看不惯一种人格,“知足常乐”四个字,他听到就浑身难受,坚决不与此类人为伍。
当然,更不能容忍自己有任何逃避的想法出现。
曾几何时,古多斯反复做一个梦,梦里他在一片漆黑中爬上无数台阶,越上台阶越窄,他看着尽头的一点光亮,急得不行。
他身上有坚定的理想和最狂野的欲望,心中有着巨大愿望需要去证明。同时还有着敏锐的洞察力和耐心,就像铁拳和天鹅绒手套,在他的手上都一样合适,只要能让他达到目的。
如果他知道所有隐藏在背后的真相,一定不会成为那种非人力量的奴隶,而是会尽最大可能反抗。
可惜他不知道。
现在,诸葛云通过能量的追溯已经了解,对方的能力属于至阴的变体煞力,来自地风水火光暗——六大属性之一的地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