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 愛下-第四百四十七章 二十四星辰奇門針展示

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
小說推薦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我老姐实在太有钱了
于欢的自信让在场所有人大吃一惊。
他哪里来的自信?
敢说出这种话?
疯了吧?
“哪里来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敢轻视医道白家?”
白贞羽不乐意了,目光投过去,发现是于欢后,她大吃一惊,“竟然是你?”
两人上次见过面,也算旧相识了。
寻道无尽界海 不须理由
白玉风同样注意到了于欢,快步走过去,“这位兄弟,好久不见了。”
上次一别,白玉风就想找于欢谈论医术,结果被琐事缠身。
他没想到竟然在这里能见到于欢。
“哥,跟他那么客气做什么?他刚才可在侮辱我们医道白家。”白贞羽蹬了于欢一眼,很是不爽。
于欢解释道:“并非侮辱,轻视,我所说都是实话,黎沐月的情况你们治不了。”
“大言不惭!我哥哥若是不行,你肯定也不行。”白贞羽对白玉风有种迷之信任。
“小子,你愿意治疗就治,别牵扯我们白家。”白元松不断在给白玉风使眼色。
让他不要插手。
黎武真走过来说道:“于欢先生,还请出手吧,我将所有的希望都压在你身上。”
“好!”
于欢开始施针。
手法如蝴蝶穿花,银针在他十根手指上来回跳跃。
嗖!
嗖!
嗖!
二十四根银针刺入黎沐月脑部穴位。
黎沐月的身体立即开始颤抖。
全场惊呼。
从于欢的手法上看,他的医术就不简单。
白贞羽很不爽,撇撇嘴说道:“手法而已,行医治病靠的可不仅仅是手法。”
白玉风看了一眼白贞羽,提醒道:“不可随便轻视别人,华国能人众多,医道界白家不是唯一。”
“吐血了!”
“吐血了!”
某人大喊出声。
只见黎沐月被治疗途中,狂喷了好几口鲜血。
“怎么会这样?”
众人疑问。
“一定是治坏了。”关彤彤大喊道:“我就说这家伙医术不行,故弄玄虚在装逼而已,你们还偏偏不相信,现在吃亏了吧。”
黄子涛跟着说道:“他故意的,把他抓起来。”
黎青山似乎在响应两人,上前一步道:“动手!”
“慢着!”
于欢拦住他们,冷冷蹬了一眼黄子涛和关彤彤,“这么急着见我不好吗?”
我的合租情人(绝品高手、全能高手在都市)
“是你医术不行,还要强行治疗,现在好了,黎小姐都被你给医死了。”关彤彤喝道。
“是吗?”于欢冷笑一声说道:“谁告诉你吐黑血就是不行了?”
“她体内的毒,已经被我给解了。”
全场愣住。
黄子涛摇头冷笑,“于欢,你还真把自己当神医了?你特么……”
话没说完,周围爆发一片哗然,他们纷纷对着黎沐月围过去。
此时的黎沐月,的确已经苏醒了。
震惊!
不可思议!
黄子涛和关彤彤对视一眼,感觉脸生疼。
他们这脸被打的,啪啪响。
黎武真赶紧把黎沐月搀扶起来,确定她没有事情后,对着于欢就是一通感激。
于欢摆摆手,“别忘记你我之间的承诺就好。”
黎武真点点头,“放心吧,我说到做到,欠你一条命,从今往后,任凭你的差遣。”
黎武真一看就是真男人,真汉子,所以于欢也不怀疑他的话。
不远处黎青山瞧见这一幕,眉头紧紧皱起,盯着于欢的眼中带有浓郁杀意。
“黎先生,我们计划都被这个叫于欢的家伙给破坏了。”黎青山旁边的助手咬咬牙喝道。
黎青山沉声道:“我不会让他好过的。”
“一个快要被于家赶出去的窝囊废,也敢多管我的闲事,他在找死。”
“我看这于欢,是想结交善缘。”
黎青山没否认的点点头,接着眼中闪过阴冷,“结交善缘的同时,也会招惹仇敌。”
察觉到黎青山的阴冷目光,娜塔莎立即对于欢汇报,“小少爷,我们这次好像惹麻烦了。”
于欢不以为然的笑笑,“我们招惹的麻烦够多了,也不在乎多一个。”
“若是能和黎沐月,黎武真等几个黎家人交好,也不错。”
于欢明白,在黎家人中,是要做出选择的。
他不认为自己此刻的选择是错误。
“可以啊于欢,没想到你还会医术。”龙灵儿凑过来,她完全被刚才于欢的表现惊讶道。
于欢看她一眼,无奈摇摇头,“你确定要离我这么近吗?”
“喂,你别那么嫌弃我的样子行吗?”
“你再这样,我可真生气!”
龙灵儿双手掐腰,想做出很愤怒的样子。
可惜她长得太萝莉了,怎么看都唬不住人,反而有些惹笑。
于欢已经没忍住笑出声。
龙灵儿那叫一个生气。
于欢转过头,发现白玉风和白贞羽三人走来。
白玉风一脸客气,“于兄弟,刚才你用的施针手法,可是二十四星辰奇门针?”
于欢吃了一惊,没想到白玉风竟然能看出来。
白玉风解释道:“这种针法我曾经学过几针,可惜没有掌握完整。”
“据我所知,二十四星辰奇门针完整版已经失传很久了,你是从何处得到的?”
“不好意思,这是我个人的私事,无可奉告。”于欢直接拒绝了回答。
白玉风一怔。
白贞羽俏脸发寒,哼道:“拽什么啊,不就是会几手失传的针法吗?”
于欢瞥了白贞羽一眼,好笑道:“你似乎对我很有敌意?我们貌似并没什么仇怨吧?”
白贞羽也不隐瞒,道:“我是看不惯你这么嚣张的态度。”
“我哥哥可是天才神医,他都没你这么嚣张,你凭什么啊?”
“哦!既然是天才神医,刚才为何不治?”于欢反问。
白贞羽道:“那是不想参与到黎家是非当中,你真以为我哥哥治疗不了吗?”
于欢点着头,“在我看来,刚才那情况他还真没什么办法。”
“你!竟敢轻视我哥哥?”白贞羽气的娇躯都在抖。
哥哥可是她一生的偶像啊。
神一样的人物。
白玉风听见于欢这么不客气,脸色也是有些发沉。
不过他涵养好,没表现出来,从兜里掏出一张邀请函。
“过几天华国有一场医学界的讨论会,我们医道白家是发起人。”
“于兄弟可以赏脸一去。
于欢没有接,说道:“我不是纯粹的医生。”
“没关系,过去玩玩就好,到时候也想让于欢兄弟见见我真正的本领。”白玉风执意要给。
白贞羽也在起哄,“不敢去?你不会是害怕了吧?也对,那天全国知名的医生都会在呢。”
于欢越看白贞羽这模样越好笑。
摸摸鼻子沉思下,最后点头,“行吧,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