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臨淵行笔趣-第七百九十七章 帝忽肉身相伴

臨淵行
小說推薦臨淵行临渊行
“能够命令神魔二帝的人,倒是有。不过那个人,应该已经是死人了。”
苏云仰起头,静静思索,轻声道:“而且,他便是死在嫁衣计划之下。现在,有人要给我做一个嫁衣计划了吗?”
过了片刻,他这才笑道:“倘若神魔二帝背后有人,那么此人是谁我已经知晓,只是不知道他的真身。”
鱼青罗吃了一惊,低声道:“你连神帝也怀疑了?你觉得神帝也是那人安插进来的?”
苏云面色平静,道:“青罗,这件事先别说出去。”
鱼青罗道:“你多多仔细,不要着了他人的道儿。”
苏云扬了扬眉,笑道:“我从前不知道,现在有了防备,岂会着他的道?你放心便是。而且,我也要寻他真身下落。他出手还则罢了,他若是出手,必然露出蛛丝马迹!”
过了不久,苏云命蓬蒿训练他召集的那九个人魔,尽快熟悉战争。
帝廷的魔神众多,也不乏有魔仙,但是苏云并不打算把这些人交给魔帝打理,而是有意交给蓬蒿。
就算是神帝,他也未曾把神祇全部交给神帝打理,而是交由应龙、白泽。神帝自己有九十六尊成年神魔,自领一军。
对于神魔二帝,苏云始终不那么放心。
蓬蒿迟疑一下,说起自己在天牢洞天的遭遇,道:“帝丰太子步忘机曾经命人去攻打广寒洞天,人魔梧桐的日子可能并不好过。”
苏云仔细想了想,道:“天下间能够奈何梧桐的,恐怕仅有帝君这样的存在。而这样的存在,是帝丰太子所无法调动的。因此,梧桐应该没有危险。”
他询问梧桐的近况,蓬蒿道:“梧桐姑娘很好,只是身边多了一个小姑娘,名叫苏青青。”
苏云毫不吃惊,显然早知此事。
蓬蒿见状,心中了然:“苏青青果然是陛下与梧桐的女儿!要不然,怎么会姓苏?那个叫全村吃饭的不是条老实的蛇,竟然告诉我不是我想的那样!”
他却不声张,心道:“倘若这件事捅出去,只怕陛下后宫失火。”
过了几月,魔帝归来,带来千余尊强大的魔神。苏云检阅,只见这些魔神有的已经成年,有的还是少年,但修为实力都是不弱,不禁吃了一惊,连忙询问这些魔神来历。
魔帝淡淡道:“陛下,仙廷在下界有着数万神君,其中多有强大的魔神。又有魔道福地,衍生出魔神。我身为魔帝,自然振臂一呼,响应云集。”
苏云大喜,命魔帝自成一军,不受他人调度,只受他的调度,显然对魔帝极为器重。
这日,苏云召集神帝魔帝,向魔帝道:“道兄,后土洞天战事告急,长生帝君已经与贼寇师帝君僵持多日,劳烦道兄领军前去相助,攻下后土洞天。”
魔帝瞥了神帝一眼,冷笑道:“我刚刚成军,兵马不熟,何不让太子去攻打后土洞天?”
苏云笑道:“神帝另有任务。邪帝,狼子野心,从天船洞天起事,打出帝绝的名号,反贼碧落率领一群草寇攻占了天府洞天,威胁到钟山。因此我有意派神帝前往钟山,阻反贼碧落。”
神帝眼角跳了跳,他不是怕仙相碧落,而是惧怕邪帝!
苏云道:“若是魔帝道兄不乐意,也可以与神帝道兄换一换。”
魔帝咯咯笑道:“这岂不是说,太子会遭遇帝绝之尸?这倒是有趣了。我倒想亲自去一趟,不是对抗邪帝,而是看太子如何薨了。”
神帝面色淡然:“邪帝并非帝绝,我何惧之有?”
苏云为两人斟酒,举杯道:“这是两位加入帝廷以来的第一战,朕在这里,祝两位道兄旗开得胜,莫要辜负朕的期许!”说罢,一饮而尽。
神帝魔帝各自动身,引领一军,一个前往后土洞天,一个赶赴钟山洞天的边陲。
苏云相送,目送神帝魔帝的大军远去。
鱼青罗走到他身边,道:“神魔二帝未必会出工出力。说不定只是在前线浑水摸鱼。”
苏云笑道:“他二人若想在帝廷立住根脚,便须得立下不世之功。你放心,过不了多久,便会有喜讯传来。”
妻 居 一品
他舒了口气,笑道:“我也可以向天后娘娘交差了。”
鱼青罗柔声道:“你去天后那里,她又要埋怨你派出魔帝浑水摸鱼,不如等一段日子,待到魔帝立功了,我去见娘娘。”
苏云点头,过了片刻,道:“而今帝丰伤势尚未痊愈,我想趁现在,再出门一趟。”
鱼青罗吃了一惊,连忙道:“这时候不知多少人想要杀你,你还敢出门?不要命了!”
苏云面色凝重,道:“倘若真有嫁衣计划,仅凭而今的帝廷,你觉得挡得住?我须得多做一手准备!我不在的期间,你来主持朝政,这些日子,你多操劳一些。”
鱼青罗为他整理衣裳,展颜笑道:“你别太累着。”
苏云重重点头。
不久后,他足下混沌符文流转,破空而去。
妙手空间:重生甜妻要造反
鱼青罗替代苏云处理朝政,自从战事开启,朝政便越来越繁重,好在鱼青罗修炼诸圣之法,批阅起来倒不困难。
过了几个月,果然后土洞天有喜讯传来,魔帝从后方突袭,大破师帝君,与长生帝君联手,杀敌数十万。
鱼青罗连忙带着这个喜讯前往后廷,来见天后娘娘。
天后娘娘喜不自胜,笑道:“你家陛下果真是个信人!”
鱼青罗抿嘴笑道:“陛下虽然在娘娘面前偶有顽劣,但娘娘吩咐之事,他还是上心的。只是神帝代陛下守护钟山洞天,抵挡碧落,至今仍然未曾有消息传来。弟子担心神帝兵寡将少,不是碧落的对手。”
天后娘娘笑道:“碧落不是蠢人。他身为帝绝朝廷的丞相,深知唇亡齿寒的道理,在帝丰朝廷未曾被灭之前,他不会与神帝开战。倘若他真的打过来,本宫会让他知难而退。”
鱼青罗这才放心。
天后娘娘询问道:“这些日子不见陛下,莫非陛下又出门了?”
鱼青罗笑道:“前些日子出门,弟子也不知道他去了何处。”
天后娘娘皱眉道:“现在他跑出去,难道便不怕死吗?他可是帝廷的主心骨,若是有个闪失,只怕帝廷便灭亡不日了!”
鱼青罗心中也有些担忧,不知苏云到底去了何处。
第五仙界。
混沌符文的光芒流转,苏云出现在一道巨大的裂缝前。
莹莹探头向那裂缝中张望,只见那里深不见底,不知道到底隐藏着什么。
这道裂缝便是当年苏云观察旧神温峤时,温峤被诸多劫灰仙引去的那个大裂缝,只是而今这个裂缝更大,裂缝中也没有劫灰仙。
那时,苏云和莹莹窥探,结果被一尊伟岸的巨手袭击,险些丧命,幸好被轮回圣王送往未来躲过一劫!
苏云当初猜测,裂缝是一个伟岸存在身上的伤口,而那个伟岸存在就隐藏在被劫灰覆盖的第五仙界的地底!
苏云轻声道:“莹莹。”
莹莹与他修炼了心有灵犀,闻弦而知雅意,立刻将脑后光晕中的那颗太阳珠摘下,只见这轮太阳珠散发着无穷光和热,进入裂缝之中,缓缓向下沉去。
那裂缝中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此刻被光芒照亮,终于显露在他们的视线中。
只见那裂缝两旁的崖壁上攀附着一个个漆黑的劫灰仙,如同倒吊在那里的蝙蝠,纹丝不动,像是进入冬眠之中。
而随着太阳珠的沉降,崖壁下面更多的劫灰仙在光芒中浮现出来!
苏云面色凝重,突然身形跟随着那颗明珠一起,向深渊中坠落。
莹莹站在他的肩头,紧张万分,不断向两旁崖壁看去,唯恐惊动这些熟睡中的劫灰仙。
劫灰仙的数量太多了,数之不尽,显然,这些劫灰仙不归忘川所管辖,是一股不属于各大势力的力量!
苏云一路沉降下去,只见劫灰仙越来越多,挂的哪儿都是。
忽然,一只劫灰仙醒来,直勾勾的看着那轮正在落下的太阳珠,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猛地发出凄厉的叫声!
它这一番尖叫,顿时四周其他劫灰仙也被惊醒,发出刺耳尖叫,一时间整条深渊裂缝中无数劫灰仙的叫声传来,吵得苏云和莹莹心慌意乱。
“呼——”
数不清的劫灰仙飞起,遮天蔽日,向太阳珠飞去!
苏云连忙道:“莹莹,快点!”
莹莹连忙催动太阳珠,以更快的速度向深渊底部坠落,苏云也自加快速度,跟上太阳珠。他回头看去,只见太阳的光芒完全被黑暗遮挡住。
那黑暗,是数之不尽的劫灰仙!
“这里怎么会有如此多的劫灰仙?”莹莹惊恐叫道。
更为可怕的是,下方的崖壁上,更多的劫灰仙振翅飞起,向这边呼啸飞来,准备堵截苏云!
苏云伸出右手,向下虚虚一按,只见玄铁大钟凭空出现,猛然爆发!
“咣——”
钟声悠悠,荡开四面八方飞来的劫灰仙,当然玄铁大钟并非凭空出现,而是一直漂浮在他的灵界中。从灵界中出现,便像是凭空出现一般。
然而这些劫灰仙如同海中的鱼潮,钟声像是海中的激流,只是将它们冲散了一下,随即便又被这些劫灰仙将空缺处填满!
苏云和莹莹像是飞入了一个能够吞噬一切光亮的世界,涌动的劫灰仙近乎疯狂,向他们扑来。
玄铁大钟当当震响,不断轰出一片空间,苏云和莹莹艰难的向地底飞去,然而随即便有不知多少劫灰仙飞来,落在玄铁大钟上。
玄铁大钟越来越沉重,钟声越来越黯哑!
苏云催动钟上各种神通,也未能将这些劫灰仙扫清。
突然,他猛地催动钟鼻上的太初宝石,只听嗡的一声,一道明亮无比光芒向四面八方爆发,所过之处,劫灰仙纷纷破碎成齑粉!
苏云松了口气,然而其他劫灰仙又自飞来,扑向玄铁大钟。
而太初宝石因为迸发了一次力量,又在继续太初之气,暂时动用不得。
这时,莹莹肩头一抖,金棺呼的一声飞起,飞速变大,苏云探手抽下棺材板,两人合力催动金棺,顿时不知多少劫灰仙手舞足蹈向金棺中跌落!
他们四周被清扫一空,其他劫灰仙见状,不敢再飞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继续向下飞去。
“士子,我们现在何处?”莹莹绑好尽管,催动太阳珠,好奇的问道。
“帝忽的体内。”苏云目光闪动。
莹莹吓了一跳,失声道:“帝忽死了?”
“不知道。”
苏云皱眉,突然嗅到浓烈的劫火的气息,这时,他看到前方有熊熊火光,那是劫火的光芒!
“帝忽的身体,连接着忘川?”他心头微震。
在他面前,正是那封印着无数劫灰仙的禁地,忘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