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實力不允許我低調-1494 熱淚盈眶的衝動

實力不允許我低調
小說推薦實力不允許我低調实力不允许我低调
可是莫得办法!
现代的高端工业,离开了欧美的基础工业软件,你根本就玩不转啊!
要是光靠手工绘图,那特么得干到什么时候?
而且就算你手工绘图,可有些你想要的效果,在图纸上根本就体现不出来啊!
所以大家尽管都不喜欢法国人和米国人的系统,可也不得不捏着鼻子忍了。
而这时候看到肖锋手下这些工程师,使用的居然是一套他们从来没见过的工业软件系统,马院士一行人不由得眼前一亮……
这可是好东西啊!
此前在来的飞机上,马院士还特意找人要了不少关于肖锋的资料,也算是对肖锋有所了解。
知道这家伙绝对是个爱国人士不假,最关键是这家伙还是被一个海外华裔科学家团体推倒前台的代言人。
他表面上是个企业家,可实际上他背后的科研团体实力那是非常的强大。
他们这个团队现在手里掌握的很多技术,就是国内最缺乏的。
菩提 劫
tfboys之沐梦 梨涡千笑
这一点从他创立的两所企业就能看得出。
这家伙选的路线很好,最开始就是非常低调的餐饮和化妆品企业。
可是很快有了充分的原始积累之后,就把企业转型升级成了高科技企业。
而且还是国内现在除了H公司之外,为数不多的可以拿得出手的高科技企业。
他们的产品,现在绝对行销全世界,而且还是那种就算你有再多不满,也得捏着鼻子用的那种。
就和他们不得不是使用国外的软件是同样的道理,明知道用就是饮鸩止渴,是在给国外企业送研发经费。
可你不用还不行,因为离开那些软件,你就玩不转。
而最近,这小子背后的科研团队,终于开始对真正的高科技领域下手了。
据说在电子领域,已经有了一系列的动作,而且动作还不小,甚至都惊动了中枢的一群人。
我的老婆是巨星 愤怒小鸟
这次他被招进京城开会,就是为给上面答疑解惑的。
只是今天让他意想不到的是,他竟然在这家伙手下的电脑里,发现了这么一套看起来非常不错的工程软件。
最让他感到吃惊的是,那些个工程师,居然还可以使用声控来操作这些软件。
就比如他们如果使用传统的工业软件进行设计的时候,在输入一些参数的时候,那必须要手动。
还有如果在作图的时候,也是如此,必须要在各种参数控制表格里,输入自己想要的参数。
最后才能出效果,而且有时候要做对比,还要做好几个同样的图形,输入不同的参数。
说实话,如果工作时间长了,那么在输入参数的时候,经常会容易出现错误。
而人家就不一样了。
那几个工程师,对着电脑就是一顿说。
比如把某某坐标上的参数给我设定为多少多少,整个过程完全无需动手,系统就自动完成作图了。
就算又某处输入错误,进行更改的时候,也比用手动输入要便捷的多。
整个作图建模的过程,可以说是相当的简单方便。
要知道即便是你使用达索,或者CAD这样的专业软件,在建模,做出一个导流罩的图形,可也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因为这可不是标准的正方体,或者是长方体那么简单。
这时一个圆形,内有空腔的导流罩,因为是异形的设计,所以很多参数都非常复杂微妙。
而且要进行时时刻刻的调整,否则你做出来的图形,就很有可能是个椭圆形。
所以整个作图过程,可以说会非常的繁琐,复杂。
尤其是做一比一的仿真效果图的时候。
就算是在熟练的高手,也得十几分钟,甚至半个小时才能做出来。
这还得是人家对你开放数据库的情况下。
可如果你是个生手,如果你来设计这样的图形,那你很有可能就是鼓捣半天,甚至好几天也不一定能够做出完美的图案来。
可是使用眼前这套程序,那些工程师居然只用了几分钟。
甚至全程都没怎么动手,更夸张的是,他们甚至连打开软件,都是使用语音控制的。
这样的骚操作,可是把马院士看的眼睛都直了。
再等到看到电脑屏幕上,他们使用的工业机器人,模拟加工出这样一个导流罩的画面的时候,马院士和他的团队,甚至又一种突然要热泪盈眶的冲动。
这尼玛……也太妖孽了吧!
要知道,这个环形整流罩,可不是普通大小的。
这玩意直径就有两米左右,这么大的一个工件,可以说必须要使用专用设备来生产的。
因为对工件一体成型的要求比较高,他们以前也尝试使用过浇铸的工艺来完成的。
但无奈因为工件体积太大,这前期的建模工序就非常麻烦。
而且国内现在还真就没有这么大的筑摸设备,就算你全靠手工完成建模,可也没有这么大型的浇铸设备配套。
以前他们也强行浇铸过几个工件出来,可无奈内部腔体的旷量实在太大,最终在水下会引发严重的漏水问题,密闭性怎么也解决不了。
最终只能无奈的放弃了浇铸的办法,后来只能选择了模块焊接的工艺。
虽然精度上比浇铸的要好,但其密闭性方面还是又一定的缺憾。
虽然能对付用,但后期还是要频繁的进行保养,这样就大大提高了维修保养的成本。
所以这种系统,一直没能大面积推广使用,就是因为他在等一个新型一体成型的工艺的出现。
而现在当他们在电脑上,看到人家使用模拟的机床,来模拟生产这种大型环形导流罩的时候,他们是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尼玛,这看起来也太简单了。
要知道在米国,和德国现在确实又这种大型的立式机床,专门加工船舶和军舰使用的大型工件的。
不过这些设备,想要生产一款新型的工件的时候,那可都是需要工程师们碰头开会。
来研究整个工件的加工工艺的,毕竟一块大铁坨坨,从哪里开始下刀,第一步要加工什么,然后第二步在加工什么出来。
这些你都要事先设计好了,然后编写程序,最后才能操作机床进行加工生产的。
也就是说,如果你加工一款全新的工件,那你就要进行一次重新编程。
而这个编程可绝不是那么简单的,要设计师,和机床操作工程师联合开发的。
设计师就相当于软件行业的PM,你要把自己的诉求讲给开发者,然后开发者,会根据你的要求来进行软件编程开发。
如果某个地方不符合你的要求,你要及时和工程师沟通,进行更改,直到完全满足你的要求为止。
甚至有些设计师解决不了的问题,最后都是一线的工程师,现场给解决的。
而现在,人家星火科技的工程师,居然根本就没用他们出场。
直接就让他们把环形导流罩的要求,以及重要参数说出来,然后人家长及在程序里建模。
在根据这个模型,结合自己机床的性能,直接就给遍了一套生产程序出来。
这尼玛,得是什么样的技术储备?
这也就是为什么,马院士团队忽然都有种要迎风流泪的冲动的主要原因。
他们搞开发这么多年了,什么时候工作完成的这么顺利过?
以前他们设计出一款装备出来,要拿去加工的时候,总是要和开机床的师傅不断的解释。
我们这个工件要求什么形状的,参数都给你了,反正你给我按照这个标准来生产就行了。
可实话实说,国内那些操作机床的工程师,理论和技术水平真的就差远了。
你让他们生产出A形状的装备,他们总能给你搞出点惊喜,等你看到B形状的成品的时候,那真是让你哭笑不得。
可你给他解释,我就要A形状的,他却告诉你,对不起,老子不会,老子只会生产B形状的。
你能奈何?
没办法,因为咱们在这方面的人才实在太过缺乏。
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老外在工业软件开发这一块,始终控制的非常死。
甚至很多时候,你想要加工一个工件,你需要一个创新型程序。
你只能把你的想法和德国或者日本,他们机床总部的工程师去沟通,让他们来给你编写一个程序。
至于说你想自己编写,呵呵,对不起,如果你编了,那这机器也读不出来。
把设备搞坏了,你把他们叫来修理,那他们可就要狮子大开口了。
反正这就是国内机加工业界的无奈。
不但机床要买人家的,连生产什么,都特么的要和他们申请。
尤其是DMG,或者是马扎克这样的大厂,他们对机床的程序控制这一块,把控的那更是尤其的严格。
只有一些普通的小机床,也许还可以使用欧姆龙,或者是SAP的一些工控软件。
所以有时候对马院士团队而言,最头疼的不是如何设计。
而是设计出来之后,如何把这样的工件给生产出来。
以前,咱们在机床这一块一直是受制于人,而现在在看了星火科技的表演之后。
他们好像突然发现了一块新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