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言情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笔趣-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 死過一次的人展示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小說推薦女總裁的上門女婿女总裁的上门女婿
“不可能,不可能!”
看到江化龙的墓碑出现在云顶山乱葬岗,唐若雪脸上无比的震惊。
她还踉跄着后退脚步。
如不是担心惊醒唐忘凡,估计她都要尖叫出来。
江化龙是打死唐熙凤和唐倩他们的凶徒,也是她第一次开枪爆掉脑袋的坏人。
而她也因为杀掉江化龙以及唐熙凤死去,得到上位十三支主事人的机会。
一定意义来说,江化龙跟她唐若雪和唐三国算是敌人。
他不该出现在那一片乱葬岗。
那一片乱葬岗,是唐三国埋葬过去二十年中死去的战友和手下的地方。
唐三国跟唐平凡争夺失势,不仅唐三国从天堂坠入地狱,昔日同伴也被唐平凡温水煮青蛙死去。
有人横尸街头,有人烧成木炭,有人跳楼自杀,有人连尸体都找不到。
当初跟唐三国亲密的一百多号人,在过去二十年中一个接一个死去。
他们的家人忌惮唐门威压不敢收尸,不敢下葬,不敢有半点牵扯。
最后是唐三国买了袋子把他们裹住,然后去云顶山占了一个角落,把尸体或者衣服埋了。
而且就算是埋了,唐三国也没有给他们石碑刻字,只是画几个符号区分一下。
这么多年下来,墓碑从一块变成五块,十块,五十块,一百块……
每一块墓碑的增加,都意味着唐三国的老朋友少一个,也意味着屠刀这么多年都没离开过。
唐三国除了收尸和春节前会去一趟乱葬岗,平时是完全不会过去看一眼。
似乎担心唐门震怒涉及自己,也似乎担心睹物思人伤心。
总之,唐三国跟乱葬岗保持着距离。
不过唐三国每年春节前去扫墓,都会带上唐若雪过去敬一杯酒,上一炷香。
唐若雪这些年加起来去过十几次。
她从开始的害怕,懵懵懂懂,好奇,凝重,到最后了解父亲跟唐门的恩恩怨怨。
也正因为对父亲和唐平凡恩怨的深入了解,唐若雪才渐渐同情父亲和扛起唐家的责任。
特别是每一年的墓碑增加,让唐若雪感受到危机逼近父亲,也让她努力展现价值换取生机。
至于那个独臂老头,唐若雪也记不起他是那一年出现在乱葬岗的。
她只知道,独臂老头日常打理乱葬岗,除草,挖沟,不让雨水冲刷掉坟墓。
唐三国和唐若雪来乱葬岗拜祭,他就给他们一扎香一堆纸一坛酒。
而唐三国则给独臂老头一叠钞票。
双方从来没有半句交流。
唐若雪甚至都不知道独臂老头叫什么。
想起这些往事,唐若雪又重新打开照片扫视。
“乱葬岗埋葬的都是父亲以前好友。”
“江化龙这个敌人怎么会在乱葬岗?”
“难道他也是父亲的朋友?”
“可江化龙是父亲的朋友,江世豪怎会绑架自己?”
“父亲怎会握着我的手开枪打死江化龙?”
“可如果不是父亲的朋友,江化龙又怎能葬在乱葬岗?”
“谁能给我答案?谁能给我答案?”
唐若雪喃喃自语,感觉头痛欲裂,一时想不明白其中的关系。
玩转武道 怪咖本尊
而且江化龙石碑的刻字,也让唐若雪更加茫然。
为了不刺激唐平凡,唐三国从来都不给死去的人刻字,连名字都不留下。
现在不仅江化龙葬入进去,还出现了名字,这让唐若雪捕捉到了什么。
这是不是唐平凡横死之后,独臂老头开始给死人名分?
最重要的一点,独臂老头怎会在她上位之日发这张照片?
他究竟什么意思?
唐若雪感觉心烦意乱,恨不得马上飞回中海问个究竟,但最终咬牙忍住了情绪。
相比解开一系列的谜团,唐若雪更想坐稳十二支的位置……
唐若雪呢喃一声:“这墓,晚一点再扫吧。”
几乎同一个深夜,远在千里之外的翠国东港市,一栋十八层楼的豪方酒店。
三号总统套房内,一个白发男子正抱着两个年轻女郎寻欢作乐。
就在他情绪正旺盛的时候,房门无声自开,一个红衣女人走入了进来。
她刚刚踏入房间,白发男子就身子一转,把两个年轻女郎横在身前。
同时闪出一枪指向红衣女人。
“洛少,是我!”
红衣女人忙出声回应:“艾西卡。”
“扑扑扑——”
符文密码 宸哲
白发男子对着她就是三枪,全部擦着她耳朵打在后面墙壁。
他狞笑一声:“你家主子难道没有教导你,进别人房间之前要敲门吗?”
“这是第一次警告,也是最后一次。”
“再有下次这样进我房间,老子轮了你再毙掉你。”
白发男子很是不给面子。
红衣女子淡淡出声:“明白,这次是我错了。”
白发男子声音一沉:“说,你家主子有什么事情?”
“王子说,他对叶凡不是很顺眼,但自己又不便动手。”
艾西卡嫣然一笑:“他希望洛大少能够帮帮忙。”
“娘希匹的,动叶凡?”
听到动叶凡,洛大少打了一个激灵,随后怒不可斥:
“虽然叶凡影响我外甥上位,但人家风头正足,我去动他,主动找死吗?”
“先不说叶天东赵明月他们能量,就是叶凡的地境身手,我拿锤子去锤他?”
“而且一旦失败,我要倒霉,洛家倒霉,我外甥也要倒霉。”
“本少虽然是纨绔子弟,但不是没有脑子的人。”
“告诉梵当斯,换一件事情,动叶凡,办不到。”
他还不耐烦喊道:“还有你,赶紧滚蛋,别影响本少干正事,不然也圈圈叉叉了你。”
他目光邪恶扫视过红衣女人的修长双腿一眼。
“王子知道洛大少不便动手,但想请洛大少问问身边旁边,有没有愿意帮帮忙。”
艾西卡轻声一句:
“王子不仅会欠一个人情,还愿意给一座百亿玉石矿脉报酬。”
“当然,任何事情都不能牵扯到他的身上。”
说完之后,她掏出一张白纸:“这里有玉石矿脉的经纬度。”
“一百亿啊?”
洛大少眼睛一亮,随后一把抢过白纸:“有点意思。”
“行,这事我来处理。”
“钱不钱的无所谓,主要是叶凡太狂妄了。”
“先让我外甥上位失败,又给王子制造障碍,我真看不过去。”
他补充一句:“三天,最多三天,会有人去收拾叶凡的。”
艾西卡幽幽一笑:“洛大少,这可是一百亿,你总该给我一点有含金量的东西。”
洛大少眼神一寒:“什么意思?”
“我是相信洛大少人品的。”
艾西卡笑了笑:“但安妮他们会担心你随便派阿狗阿猫过去敷衍了事。”
妈的,被猜中了!
洛大少脸色一沉:“滚,我洛无机一生行事,何须向你解释?”
第二天,金芝林。
“叮——”
叶凡还没有起床晨练,一个电话打入了进来。
叶凡戴上耳机嘟囔一句:“喂,哪一位啊?”
“叶神医,真是你……”
电话另端一个女人惊喜一声,随后又控制住情绪喊道:
“叶神医,炸雷之父八面佛可能要去龙都对付你。”
“你要小心!”
叶凡一怔:“你是谁?”
女人一笑:“一个已经死过一次的人,叶神医,保重。”
说完之后,对方就迅速挂掉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