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天唐錦繡 ptt-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兵臨城下(續)展示

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天唐锦绣
英雄迟暮,廉颇老矣。
想当年程咬金冲锋陷阵死人堆里打滚,何曾有过一丝一毫消极低沉?然而如今东征这大半年来,却每每见到麾下兵卒之伤亡而忍不住嗟叹,甚至屡屡躲在无人处垂泣。
上了年纪,性格之中的火爆渐渐消磨,代之而起的却是更多的英雄气短、儿女情长。
只要想想这些精壮的子弟葬身在这荒凉苦寒的辽东,家中白发苍苍的父母无人奉养送终,殷殷期盼的妻儿无人庇护养育,程咬金便觉得心中横亘着一块巨石一般喘不过气。
唉,年岁大了呀……
听着程咬金在那边伤春悲秋、悲天悯人,一根肠子的薛万彻很是不以为然,挑了挑眉毛,道:“吾等身为武将,自当憧憬帝国横行天下、征讨不臣,如此方能展示能力、聚拢权势,若是改日刀枪入库、马放南山,朝堂上下皆是文官一手遮天,岂有吾等容身之处?怕是得夹着尾巴过活才行。要吾说啊,这仗就要一直不停的打下去,房二有句诗写得好,叫什么‘一万年来谁著史,三千里外觅封侯’……战阵之上,才是吾等逍遥之地。”
尼 卡
固然当下之名士皆能上马打仗、下马治民,各个文武兼备才能卓著,可他薛万彻与程咬金却不在此之列。
程咬金还好一些,毕竟辈分资历摆在那里,即便手中再无一兵一卒,也照样横行朝堂,无论是李二陛下亦或是新君即位,都会予以尊重,没人敢跟他找不痛快。
可薛万彻就不同了,论身份他是“降将”,当初曾经扬言要屠尽秦王府给李建成报仇雪恨,若是再无军权傍身,整日里只能在长安城内寻欢作乐,稍有犯错,必定被那群御史言官群起弹劾。
陛下或许还能有几分“邀买人心”的意思,对自己颇多宽容,新君哪里会管那些?
日子没发过了呀……
所以与程咬金的思想不同,薛万彻恨不得这一仗一直打到天荒地老永不终结才好。
“呵呵……”
程咬金笑了笑,捋了捋胡子,感慨道:“当年老夫一根马槊冲锋陷阵,不将天下英雄放在眼内,何曾不是与你一般想法?只是如今年岁大了,未免心慈面软、感触颇多,再不如以往那般锐意进取、横行无忌咯。”
年轻之时冲锋陷阵博取功名利禄,视天下英雄如无物,他程咬金亦是响当当的一号人物。然而如今越来越多的生活阅历,却使得他知晓刚则易折、水滴石穿的道理,人生不能一味的刚硬,心存善念,柔和博爱,方是天道。
两人说起来算是一辈人,但由于生活履历全然不同,导致心中的想法南辕北辙,根本说不到一块儿去。
外头李二陛下的传令兵疾行而入,总算是打破了两人之间的尴尬。
“令,程咬金、薛万彻所部清剿大城山城之后,即刻南下攻略安鹤宫。明日清晨,朕当亲临战场,为他二人压阵,一举攻破七星门!”
“老臣(末将)遵旨!”
两人齐齐施行军礼,起身之后程咬金上前两步,高举双手接过军令,展开后仔仔细细看了一遍,确认无误。
那传令兵抱拳道:“末将告退!”
那个代号阎皇的救世主
程咬金道:“请!”
待到传令兵退去,薛万彻左手握拳狠狠砸在右掌心,振奋道:“这军令来得正及时,否则若是继续按兵不动,咱今晚怕是都睡不着!”
程咬金捋着胡须笑了笑,拍拍薛万彻的肩膀,慷慨道:“既然薛将军求战心切,那老夫也不与你抢功。大城山城虽然攻陷,但溃兵不在少数,清剿需要一些时候,强攻安鹤宫、七星门之重任,便交由将军率军而行,老夫给你压阵。”
薛万彻顿时喜不自禁,抱拳道:“卢国公仗义,这份人情咱记在心头,日后定有厚报。”
东征之战,在唐军将领看来就是抢功之战,谁能够在此战当中攫取更多的功劳,谁就是赢家。
程咬金资历老、功劳大,这些军功对他来说聊胜于无,只需稳扎稳打完成既定之战略,大功便跑不了。薛万彻却不同,甚为大军两路先锋之一,总归是要有几桩拿的出手的硬功劳才行。
如今程咬金一心求稳,愿意将头功让出,薛万彻岂能不喜?
跟着这样的大佬混,当真是畅快……
程咬金摆摆手,沉声道:“感谢之言,大可不必。咱们受命于陛下,担任大军之主攻,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你占了头功,老夫也沾光。不过还请薛将军记得,骁勇善战、一往无前是好事,但千万不能被胜利冲昏了头脑,以为高句丽军不过如此,要时时刻刻谨慎小心,否则出了差错,谁也担待不起……安鹤宫虽然占地不广,但其后山沟壑纵横地形复杂,说不得便有多余兵马藏匿其中,趁吾等疏忽之际陡然杀出,所以攻陷安鹤宫之后,务必将里里外外清剿干净,断绝后患,才能强攻七星门,切不可焦急莽撞。”
伤过爱落尘
东征虽然尚未结束,在他看来实则大局早定,李二陛下这番全军总攻之命令其实有操之过急之嫌,大可以稳扎稳打、步步为营,将平穰城外围防御清剿一空之后,光秃秃一个平穰城,如何抵挡数十万精锐唐军?
而且高句丽既然能够几次三番的击溃前隋东征大军,说明其战力、韧性都极为强悍,纵然眼下占据优势,却也不能小觑,骄兵必败的道理是个人都知道。
但薛万彻此人粗鄙莽撞,是个人就知道的道理,他却未必知道,即便知道,也未必在意,所以他不得不仔细提点,让薛万彻稳扎稳打,循序渐进,切不可为了攻陷平穰城之首攻而贪功冒进。
一场必胜之战,若是因为薛万彻的大意疏忽导致损兵折将,程咬金觉得自己的老脸挂不住,毕竟眼下薛万彻乃是他的部属……
薛万彻信心百倍,不以为然道:“领兵打仗乃是咱的长处,这一点卢国公放心便是。您只需坐镇此地,等候咱旗开得胜的消息,待咱攻陷安鹤宫,击碎七星门,请您一同踏足平穰城!”
程咬金知他性格,明白多说无益,颔首道:“只需记得谨慎小心即可,去吧。”
“喏!”
薛万彻信心满满的应诺,而后大步而出,召集自己麾下将校,连夜生火造饭,用饭之后集结军队,检查军械,略作休整,大约三更时分,浩浩荡荡向着安鹤宫进发。
……
林夏的重生日子 绯毓
行军打仗,的确是薛万彻的长处。
从中军帐处得知眼下安鹤宫的驻军乃是刚刚换防之军队,立足未稳,故而薛万彻秉持“兵贵神速”之信条,决定连夜发动猛攻。
半夜时分大军集结,队形严整的顶风冒雪连夜猛攻安鹤宫。
相比于大城山城地势险峻、驻军众多,安鹤宫不仅刚刚换防之军队立足未稳,且地势较为平缓。毕竟当初乃是高句丽王的王宫所在,固然城高墙厚,却不是那种地势险峻之要隘,唐军在大雪掩护之下陡然发动猛攻,城内守军猝不及防,仅只一个时辰便被唐军攻至城下。
“轰轰轰”
攻至城下的唐军在城墙下挖出空洞埋设火药之后引爆,一阵阵轰鸣地动山摇,乌黑的硝烟直冲天际将雪花席卷鼓荡,一段段高耸的城墙相继坍塌,原本固若金汤的防线出现一个个缺口。
唐军冒着扑面而来的雪花与飞蝗一般的箭矢,发动悍不畏死的冲锋,一举杀入城内,将最为坚固的城墙防线突破。
安鹤宫营房之内,渊男建听着外头轰隆隆的火药炸响,听着兵卒的禀报,叹了口气,对高延武道:“唐军实在是邀天之幸,若非火药这等攻城利器横空出世,焉能横扫辽东直抵平穰城下?城墙防线已被突破,安鹤宫已不可据守,按照计划行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