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謀生任轉蓬-第1453章 友誼小船(1)看書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小說推薦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老者满脸疑惑,仔细辨认之下,那的的确确是金色的掌印。
可是他印象中的陆天通,明明是横压黑莲的绝世高人,怎么会成了金莲人,难道是自己真的认错人了?
他对自己的判断起了疑心。
疑惑之间,那掌印已经来到了跟前。
道之力量迸发。
撕裂空间,向后拉扯。
就在那空间即将裂开之时,陆州的声音悄然而至:“定!”
电弧顺着地面顷刻间袭来,四面八方都在一瞬间定格。
砰!
掌印笔直地撞在了老者的胸口上,什么空间道之力量,在更大的时间规则面前,只能硬生生挨揍。
时间恢复之时,老者落地,向后飘飞。
致命游戏
大圣人的实力在这一刻显露无疑,陆州本以为这一套连环招数,眼前之人必吃亏。但没想到,老者竟在飘飞的时候突然消失,下一秒像是穿过了空间似的,像极了他擅长的大成若缺,来到了陆州的跟前,一掌拍来。
二人再次双掌一碰。
轰!
又是一道横跨千丈的罡印切了出去,切出了一条狭长的沟壑。
二人同时后退,遥遥相对。
嫡亲贵女 浅若溪
陆州掌心里传来一阵麻痹之感,心中惊讶于大圣人的力量。
大圣人对规则的掌握已经非常熟练,可以在一定范围内调动时间和空间,这两种规则属于道之力量之中,唯二高的法则。
除此之外,陆州觉得眼前之人,还掌握了其他的规则。
陆州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位老者。
还好太虚派来的只是大圣人,如果实在不行的话,就耗费几张致命卡,教他做人,就算他凝聚了天魂珠,也得忌惮三分。
藥 香 嫡 女
过了这一关,进入天启的内部不成问题。
如果是道圣,或者大道圣,那今天就只能施展时之沙漏,加玉符,带着徒弟离开了。
老者同样用惊讶的眼神看着陆州。
沉默了许久,才开口道:“这次打够了吗?”
“嗯?”
“老陆,你出金掌的时候,我的确以为自己认错了。但……你的掌印中蕴含的力量,绝对骗不了我。你就是陆天通。你要是再翻脸不认账,我可不让你进天启了。”老者说道。
陆州收起护体罡气。
既然对方认错,那就将错就错,何必硬碰硬。
听这话的意思,兴许还能进天启。
“你到底是谁?”陆州问道。
老者笑道:“三万多年前,黑莲之中,除了我端木真人,还能有谁?不过……我现在已是端木大圣人,修为上,已经高于你了。老陆,别说我欺负你,刚才若不是你偷袭我,吃亏的一定是你。”
“你是端木典?”陆州惊讶地道。
“你终于记起来了!”
端木典走了上去。
不过多少年过去,这种老相识之间的情感,不会磨灭,尤其是并肩作战,同生共死的经历来得更加深刻。
往事种种,都在一瞬间,涌上他的脑海。
他上前,拍了下陆州的肩膀。
本想拥抱一下,但见陆州很拒绝的样子,就摆了下手说道:“你居然没死!?“
陆州说道:
“你很想老夫死?”
剑问九天 先天辞
“那倒不是。”
端木典叹息一声,“想当初,你我联手,镇压黑莲,还天下太平盛世,受万民敬仰和拥戴。却没想到,太虚要带你我离开。我到现在都不明白,为什么你会突然失踪?”
“失踪?”陆州对陆天通在太虚中的事情,丝毫不了解。
端木典疑惑道:“你我同时进入太虚,本有大好前程。后来你突然消失,难道你都忘了?”
陆州摇摇头,表示不记得。
端木典开始打量陆州,围绕着他转了一圈,然后看向旁边的人道:“你们是?”
“老夫的徒儿。”陆州说道。
端木典叹息道:“你以为就想将自己的修行之道传出去,现在也算是如愿以偿了。”
这让陆州想起了讲道之典。
或许陆天通获得魔神的讲道之典以后,也有了传道的念头?
“时间久远,许多事情,老夫也忘了。”陆州淡淡道。
“忘了也好。”
端木典上前一把抓住陆州的手臂,进入院落中道,“你的修为似乎也有所精进,正好与我返回太虚,面见殿主。”
陆州摆开他的手臂,说道:“返回太虚之事,不宜着急。”
“你的意思是?”
“太虚中人,要谋害老夫,老夫岂能如他所愿?”陆州说道。
此言一出,端木典露出毫不知情的惊讶之色,说道:“是太虚中人要杀你,所以你才突然离开太虚?”
少年
他突然表情一拧,掌心向下。
轰!
唯一的一张太师椅化为齑粉。
“岂有此理!有人告诉我,说你去无尽之海执行平衡任务,与鲲作战,死了!”端木典说道。
陆州轻哼一声,说道:“老夫的修为,又岂能杀得了鲲鹏?”
端木典点头道:“现在回想起来,的确如此,我竟被小人蒙蔽了……是谁谋害你,你告诉我,我要当殿主的面,告他一状!”
“……”
本来还觉得端木典有些聪明,不像他的后人端木生那么憨直。
现在看来,除了语速快一点,脑子和端木生没什么区别,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陆州心中这么想,表面上如常道:
“这件事没那么简单,你有没有想过,若你口中所谓的殿主,便是谋害老夫之人,该当如何?”
“……”
端木典愣住。
他随即摇了下头:“不可能!”
“你如何确定不可能?”陆州问道。
“殿主以维系天下平衡为己任,手握公正天平,乃太虚中最为德高望重之人。况且,那时的你不过是区区真人,他怎么可能会对一个真人下毒手?就算有,他也没必要亲自出手,太虚高手如云,自上古时期,大地裂变至今,数十万年过去,汲取了多少人类高手,何必为难你一人?”端木典说道。
说他没脑子吧,他分析起来头头是道。
陆州没有解释,毕竟他对陆天通之事,了解不深,只是淡淡地道:“越是不可能的是,便越有可能。”
端木典一时语塞。
陆州又道:“你若真当老夫是陆天通,此事便要保密。”
端木典没有说话。
叶天心早已听明白双方的对话,跟着笑道:“家师与前辈乃是万年不见的旧友,若没有难言之隐,又岂会不回太虚。”
“有些道理。”端木典点头。
“前辈离开黑莲许久,想必听说过家师的名头。”叶天心说道。”
“名头?”
端木典表情变得有些不自然,陆天通啊陆天通,你可真是厚脸皮,在这敦牂天启,也要当着我的面,显摆一番吗?
念及以前的友谊小船,端木典叹息了一声,厚着脸皮配合道:“你师父当年震烁古今,名震四方,是人人敬畏的真人。这一点,无需赘述。”
叶天心:“……”
“晚辈是想说,家师已经与太虚中人交过几次手了。”叶天心道。
端木典一惊,看向陆天通道:“你要造反?”
PS:先发1更剩下晚上更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