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隋國師 線上看-第八百一十九章 不如西行讀書

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大隋国师
佛珠祥和法光散去,在书生手中捏了两下,响起哗啦啦的声响,一旁的红怜看了眼没了动作的和尚,还有另外两个女子,小跳一下,凑近去陆良生,压低声音道。
“公子,你怎么学起蛤蟆师父了,妾身都觉得好尴尬啊。”
老驴歪过头眨了眨眼睛,背上的书架,小门里,蛤蟆道人推开小门,两腮都鼓了起来,怀抱双蹼,瞪着女子。
“老夫惹着你了,扯老夫作甚?!”
陆良生偏头笑了一下,看到师父也出来了,干脆解释了一句:“其实啊,主要露一手,震慑一番。”
“公子越来越坏了。”红怜唇角勾起一丝轻笑。
那边两个蛇妖,小青蛇就不说了,那白色衣裙的姑娘,能危机时刻出手过来救人,看得出是个好妖,而那法海,故人镇空老僧的弟子,法净的师弟,两边都不想帮,伤了哪一方终究不美。
随后叹了一声:“帮哪边都不合适,放着不管也不好。”
说着,陆良生将手里佛珠一抛,半空又抓握,这一动作,令得那边法海皱起眉头,心里急躁的想要冲过去,这可是师兄给他的,说是师父遗物,也是佛门至宝。
“施主,贫僧看走了眼,不过,施主好端端修行中人,为何与妖物沆瀣一气?!有违你读书人身份!”
听到这里,陆良生愣了一下,呃……这帽子扣的还真快。
“公子,这小和尚的嘴,比你都厉害。”
“别拱火。”
陆良生敲了一下红怜脑袋,朝法海说了句:“物归原主,拿去!”手中盘着的佛珠一抛,高高飞过林间,落去对面那和尚手里,法海爱惜的拂过上面一颗颗佛珠,清醒过来,猛地抬起脸,目露威凛。
重生之家族诞生
“施主,肯归还先师之物,可见心如明镜,分是非,不如与贫僧一道拿下这两只蛇妖。”
那边,青白二蛇望过来,陆良生没看她们,只是摇了摇头。
“大师可知天下生灵,皆有善恶,不闻不问,就要打杀,岂不是妄修佛法?”
“住口!”
对面,法海抖开袈裟,向前侧出一步,手托金钵,显出怒容,“刚才念你归还佛物,现在看来,被你身旁女鬼迷的不浅,待贫僧降了这两妖,再来打醒你这读书人!”
话音一落,警惕的小青、白素贞微微皱起了秀眉,下一秒就要与和尚斗法的架势,哗哗的雨幕里,陆良生松开缰绳,抬手朝天比划了一下,雨声陡然收住的同时,目光温和的看去和尚。
“你师兄法净可还好?”
嗯?!
法海收回僧鞋,浓眉紧皱,将法印竖回胸前,颇为疑惑的看着对面年龄并不算大的书生,“施主,认识我师兄法净?”
“故交!”
“既然与我师兄交厚,那更该明白人、妖之分别!”法海虽然疑惑,但修道中人年龄,不能与相貌直接联系的道理,还是懂的,“这二妖,贫僧在镇江时就察觉到了,此次来杭州举行法会,却被她俩施法降雨搅乱……”
“鬼才搅乱你家法会,是我姐姐要寻恩人,借机下雨接近!”小青皱了皱鼻翼,朝他哼了声:“自作多情!”
对面,法海和尚托着金钵回了一句,脚下地面‘咵’的一声,裂出密密麻麻裂纹,卷着佛珠的手掌探出袈裟,带起爆鸣。
“住口,搅乱就是搅乱,休得强词夺理!”的话语暴喝出口的刹那,陆良生的话语也平淡而温和的响起。
“你小时候我抱过你!”
周围,瞬间安静下来,原本警惕的青白二妖微微张开嘴,难以合上,法海艰难的转过脸来,死死的盯着举步走来的书生,刚才聚起的威势瞬间被这一句话击的荡然无存。
陆良生一步步走来,温和的语气,像是忆起了过往的趣事。
“记得你师父故去没多久,我便到万佛寺见你师兄,就看到你爬在后院那颗大树根茎上差点摔倒,大概还是呀呀学说话的时候,很可爱。”
“施主止步!”法海顿时气势一泄,捂着胸口,跌跌撞撞后退几步,猛地张开手掌,让过来的书生停下,陡然的一番话,让他差点乱了定力,急忙盘腿坐去地上,稳固佛心。
呵呵…..呵呵呵…..
那边,不远的二妖看着和尚出丑的模样笑的开心,小青收了妖力,就要上去,被一旁的白素贞拉回来。
“小青,不要上去。”
“姐姐,你放心,先生可是好人。”说着,她凑近过去,贴着女子耳旁轻声说道:“先生就是点拨小青的那位恩人,以前小青跟姐姐说过的。”
军宠——首长好生猛 请叫我萍大人
轻微的声音里,红怜撇着小嘴看她们嘀嘀咕咕说着悄悄话,身子微微前倾想要听听,书架里传来蛤蟆道人一声咳嗽,这才重新站回去,那边,陆良生见两边都罢了手,气氛也没了之前紧张,便招手让小青过来。
“来了!”小青蛇离开白衣裙女子身边,兴奋的蹦跳过去,看着面前的身影,颇为乖巧的叫了声:“先生。”
“你跟你姐姐先离去,我还有事与这位法海大师说话。”
“哦。”
原以为叫自己过来有什么吩咐,小青有些失意的走回去,随后传来陆良生的话语:“小青蛇,好生修行。”
“知道了!”小青欣喜的转回来,使劲朝她挥手的先生喊了声,声音落下,转身拉起一旁的姐姐,跑出了林子,心情愉悦的不时回头看,来到湖边才停下来。
“小青,那真是点拨你的恩人?”
“嗯,不会有假的。”
看着姐姐还有些不敢确定的眼神,小青掰着手指,看着天上已经散去的雨云,“那时候先生修为就很高了,后来又在齐水那边见过一次,是他让我来南方修行的,恐怕那时候他就算到小青会和姐姐相遇,又与他在西湖相会,只怕现在修为更高了…….他让我好好修行,肯定另有深意,姐姐报完恩,咱们就回去继续修炼吧。”
“好,不过先把姐姐的恩人找到再说。”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沿着湖岸寻了下去,不久,在附近岸上看到之前被推上船的青年苦着脸正与船家争论什么,急的团团打转。
“船家,我真没想坐船,还有……本想拿手暂抵在你这里,谁知道它怎么变成树叶了,真没想糊弄……你要信我啊…..”
立在岸边的两女顿时抬袖遮口轻笑上出声,随后,一起过去替那青年解围,开启一段佳话。
…….
与此同时,滴答雨滴的林间,陆良生走过坠下的水滴,看着盘坐入定的和尚。
‘和镇空老僧太像了……这脾气简直一脉相承,若留在这里少不得还要找小青蛇的麻烦。’
忽然,想起自己将要离开,那五行山下的猴子还没出来…..视线不由落在法海锃亮的光头上。
陆良生下意识的开口。
“大师,不如西行,去天竺看看佛家曾经兴盛之地,宣扬中土佛法。”
林间沙沙轻响,阳光透过树隙照下来,是一片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