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小說 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寵 ptt-226.戲真多展示

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寵
小說推薦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寵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宠
李长安看了眼周围,压低声音警告:“你最好别有什么歪心思,否则,你给我等着,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你有想过放过我吗?”宁然只觉得这话好笑的不行。
“从头到尾,你不是一直明里暗里找我麻烦吗?”
“先是利用自己在学校的地位关系,煽动那帮没脑子的女生找我麻烦,后面又让那些混混对我动手,教训我一顿,”宁然一字一句的说,神情语气都很冷,“到现在,你倒是聪明了些,知道动我身边的人来威胁我。”
“老实讲,我还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能力,让你这么苦心孤诣的针对我。”
就特么……离谱。
宁然自问,从一开始,她就没想过要搭理李长安。
结果李长安总是三番四次来找她的晦气。
她能忍到现在,都是她没兴趣理他那些小把戏,再忍下去,就是她脑子进水。
“你不知道?”
到这地步,李长安也懒得维持表面形象。
他冷笑一声,“你不知道,那你倒是告诉我,我是怎么进医院的?又是怎么躺在病床上的!”
马上就要月考了,他却还在医院里,这让李长安简直恨得牙痒痒。
不用想也知道,这次月考,他必然会考的极惨。
对于一向追求事事最优秀的李长安来说,他如何能咽的下这口气?!
最重要的是,李长安在梁正英那里感受到了威胁!
上一次梁正英来医院看他时,李长安清清楚楚的感受到,梁正英对他不如以前热络了。
李长安不是普通人,他有个当干部的父亲,还有个知识分子出身的母亲,很多消息,不用他可以去查,就能够知道,也比别人知道的更快。
他早就从他父亲那里隐约得知,梁正英并非普通人,也知道了梁正英当初是怎么来的三中教学。
不然,李长安也不会费尽心思的用那么长时间来讨好梁正英。
而李长安为什么要讨好梁正英?
不就是为了能跟梁正英留一份情分,将来考重点高中去省城的时候,能有梁正英为他出面说话,让他的路更顺畅,比别人更宽一点!
可如今,李长安感觉自己做的一切都白费了!
梁正英竟然为了一个宁然训斥他,这让李长安感受到了莫大的威胁!
听见李长安的话,宁然目光微顿,有些许微妙。
嗤笑一声:“怎么来的医院?你不清楚吗?俗话说平时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你自己都做了什么,你难道不知道?”
“你!”
李长安张口就想怼回去,余光中却瞥见远处的人。
他话头一转,立即变了语气,“我是真的不知道。宁然,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现在我都住院了,你还要来落井下石,好歹我和你也算同一个村子出来的人,你怎么能这么狠?”
宁然第一反应是,李长安是不是脑子抽了?
她皱眉看着李长安。
李长安却上前一步,凑近宁然,抬手就要抓宁然的手。
“宁然,我们之间有什么误会,我可以解释清楚。”
“解释个屁!”
宁然心想,他去跟鬼解释吧!
眼见李长安要碰她,宁然心生厌恶,立即退后一步要避开李长安。
这时,李长安却突然露出惊慌的表情。
随着宁然后退的举动,他仿佛被推了一般往后踉跄了一步,拐杖差点被甩出去,人也差点摔倒。
宁然面无表情的看他这莫名其妙的举动。
心里道,这县医院水平到底有限,依李长安入院时的伤势,这时候应该刚刚能下地走,经不起折腾。
不如,她再趁机扎一针,送他上西天?
依她的能力,要做到悄无声息,那实在太简单看,跟新手任务没区别。
这个想法才刚浮现在脑海里,宁然就听见身后一声惊呼。
“长安!宁然,你要做什么?!”
宁然眉心一抽,立即反应过来。
英雄联盟之王者荣耀
真是……绝了。
李长安身为一个男的,怎么那么多戏?
须臾,宁然身后就有一个女生冲了过来。
看见前面的宁然,她一脸愤怒,想也不想就直接想撞开。
宁然在她跑过来前,先往旁边闪开,避开人。
远古穿越:首领的出逃现代妻 bubu
再抬头时,就见赵佳踉跄一步,顽强的扑向李长安,将李长安的人给扶住。
嘴里关心道:“长安,你怎么样?感觉哪里不舒服吗?”
边说,赵佳边瞪宁然。
魔霸寰宇
那眼睛的狠色与怨恨,看的宁然都无语。
李长安倒是一脸痛苦,撑着勉强笑了下,拄着拐杖。
“我没事。赵佳,你别……别怪宁然,想来她也不是故意的。”李长安温温柔柔的说,模样一派无辜。
要不是亲眼所见,宁然怎么都不会相信,还有人有这么好的演技。
俗话说的好,颜值可以给一个人加分。
当初宁然认识顾季沉的时候,就是那么想的,顾季沉不仅有最令她敬佩的军人身份,他还长得很好看。
不管顾季沉做什么,宁然都能够接受。
可这放在李长安身上,宁然只恨自己没有眼瞎,让眼睛遭罪被污染。
果然,赵佳听了李长安那话,扭头怒视宁然,“宁然,你太过分了!长安现在是个病号,你怎么能对他动手呢?!”
宁然嘴角一抽。
“我?对他动手?”
赵佳厉色道:“没想到你是这种人,大家都是三中的同学,何苦看不过去找麻烦?一直以来,长安也没有得罪你,你为什么次次都找长安麻烦,现在长安受伤住院了,你还要欺负他?!”
闻言,宁然倒是听笑了。
倒也不必如此义愤填膺。
宁然自认,如果是赵佳口中的那样,她还挺乐意的。
她也没说过自己是个好人,谁规定不能对自己厌恶的人落井下石了?
宁然悠悠看着赵佳,“是,我就是你说的那种人。不过,我也没想到你会是这种人,小小年纪搞早恋?你说,梁老师与级部主任知道吗?你家长知道吗?”
赵佳顿时涨红了一张脸,“你不要诬陷人,我什么时候早恋了?!”
“那你在这儿做什么?”宁然就冷冷反问,“又是以什么立场来替李长安质问我?”
赵佳被问的哑口无言。
她下意识看向李长安。
是啊,她以什么身份?
她来这儿,是因为她喜欢李长安,那李长安呢?
李长安一噎,心里暗骂宁然,几乎将宁然的祖宗十八代都给问候了一遍。
但表面上,他还是挂着那副温和的样子,有气无力的说:“宁然,像你这种差生,怎么会理解我和赵佳之间的感情?我们是要好好学习,一起考重点高中的。而你呢?你有想过好好学习吗?你对得起你家里人的苦心期待吗?”
他说的语焉不详。
但落在赵佳耳朵里,就自动翻译成了,对方想同自己先考同一所重点高中,之后再确定关系的意思。
赵佳顿时眼神都温柔了,感动地不行。
慕少,不服来战 正月琪
宁然:“……”
李长安就是这样去哄三中里那些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的小姑娘吗?
她嫌恶的翻了个白眼,“是,我理解不了。希望以后,也不用理解。祝你们早日修成正果。”
互相祸害。
残缺书生系列:般若神僧
别去祸害别人。
说完,宁然嗤笑一声,转身离开。
但经过李长安身边时,她鬼使神差的又停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