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吳良廣告商笔趣-第七百八十七章 攤派鑒賞

吳良廣告商
小說推薦吳良廣告商吴良广告商
根据相关氵去律规定,特许人从事特许经营活动应当拥有至少2个直营店,并且经营时间超过1年,还应当在订立特许经营合同之日起15日内,向商务主管部门备案。
也就是所谓的2店1年的硬杠杠。
明光从筹备第一家鲜女乃吧开始,也不过短短数月,根本达不到经营时间超过1年这条线。
吴良很清楚,他的客户当中,有不少是加盟性质的,比如海蓝之家,甚至,好一世连锁也是如此。
这也就是好一世第一年发展当中,主要还是以自营为主,等到基本盘稳了之后,才会寻找合适的资金实力雄厚的加盟商加盟,目的就是得程序正确。
明光这边,当然也是如此,主要以明光原来的那些送女乃工,比如身体条件不再适合风里来雨里去四处奔波的分流人员。
但是,这仅仅只是一部分,社会化的加盟店也如雨后春笋般的建立起来,虽然因为三聚靑胺的影响,开店的步伐有所减缓。
随着事件的影响力渐渐消退以及明光的良好口碑,国人对明光的好感也是与日俱增,根据明光自己做的一份调查问卷,约有八成的民众对于明光还是持信任态度了。
当然,调查问卷这种东西,取样人群也很关键,这份在魔都地区调查的问卷,也仅仅只能说明明光在当地的影响力,并不能代表别处。
比如在新省,明光拿下得隆手中掌握的天元乳业50%的股份,顺利的打入新省市场,鲜女乃吧作为见效最快的扩张手段,在玛纳斯、石河子、伊宁这几个乳品加工厂的辐射区域,开了数十家鲜女乃吧。
可是,在这些区域,因为品牌的认知度上,明光还是没有大大方方的对外展示,而是依托于天元的品牌在运作。
也是基于地方品牌的顾虑在内。
而且天元乳业也未曾受到三聚靑胺的冲击,口碑反而越来越好。
这也是大多数鲜女乃产品未受大的冲击的主要原因。
对明光而言,原本缓慢推进的鲜女乃吧因为加盟手续的问题被拖累,如此,也势必影响到明光的股价,这的确算不上是个好消息。
吴良的关注点在,“被谁举报了?”
王嘉芬摇摇头表示,“暂时还不清楚。”
吴良呵呵一笑,“别担心,小事儿,老夏,你给解决一下。”
夏前钧沉思片刻,问,“首先我们得明确一条,什么是特许经营,也就是我们平常所谓的加盟!
是指拥有注册商标、企业标志、专利、专有技术等经营资源的企业,也就是称特许人,以合同形式将其拥有的经营资源许可其他经营者使用,被特许人按照合同约定在统一的经营模式下开展经营,并向特许人支付特许经营费用的经营活动。
重点在哪里?
支付特许经营费用。
所以,最简单的办法就是以代理协议、授权经营合同书、经销合同、销售合作协议、合作协议等等取代特许经营合同。”
吴良笑着补充,“暂时,加盟商承担点氵去律风险,过了今年,明年不就好了。”
夏前钧继续查缺补漏,“如果被特许人还有顾虑的话,加上一条,被特许人在特许经营合同中订立后一定期限内,可以单方解除合同的条款。”
卓富民哭笑不得的感慨,“要不说,找个好律师自己也省心啊。”
夏前钧嘚瑟,“食君之禄总得为君解忧啊!”
王嘉芬急忙表示感谢,“谢谢夏律师了。”
老夏摆摆手回答,“我们也就是相关的氵去律条款熟悉一些而已,举手之劳,前段时间,老吴在米国和康宁玻璃合作,合同我也审过,不得不说,人家老外的合同比咱们严谨多了。”
谈了半天郁闷的事情,话题这才终于转到吴良在国外的这些日子,包括卓富民也来了兴趣,笑嘻嘻的问,“吴董,给大家伙说说呗。”
吴良没有拒绝,反正就是各种叫苦,什么饭难吃,想家,身体和精神各种备受煎熬,唯一能拿的出手的,也就康宁玻璃了。
“我准备在吴印良品二代手机上采用,相关的设计正在紧锣密鼓的进行当中,届时,绝对会让各位大吃一惊的。”
王嘉芬笑,“一代就挺惊喜的了。”
吴良顺杆往上爬,“年底了,年货啊,礼品这些是不是也考虑一下?”
“我算是知道,吴董为啥这么会搞钱了。”王嘉芬被逗乐了,她瞄了一眼卓富民,对吴良说,“卓总应该没意见吧?”
十分不确定的语气,吴良听的都是一乐,在一旁笑着挤兑她,“也是,国企的年货采购是麻烦一些。”
卓富民干咳一声,“明光近万人的规模,的确是有些难。”
礼品市场,再近一点的,年货市场,走的是量,就算一台挣五十,一万人就是五十万。
对于个体户,尤其是有关系的人来说,无非就是做一个二道贩子,顺顺利利的就是几十万到手,这比普通职工辛辛苦苦干上十来年来的还快。
同样还有的就是酒。
尤其是定制酒,市价368的某款酒,拿货价只有三分之一,谁要是能给一家大型企业的招待酒业务拿下,躺着就能赢。
无非就是拿出三分之一与采购经理共享。
这走的是关系饭。
对于王嘉芬而言,虽然她是董事长,但是,具体的采购业务肯定不是她来管,她首肯,也得经过下边分管办公室或者福利采购的副总。
手伸的过长,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作为被硬性摊派者来说,如果是免费的倒还好说,权当公司发了福利。
但是,国内很多大的集团,基本上都是,不免费。
子公司A的产品卖给集团各家公司,比如,冲锋衣,也就150的价格,卖给集团180,集团再指标分下去,各子公司180接手,找寻合适的渠道销售,加上运费和税点230左右。
还能挣点。
但是,对于一个一千人的公司被硬性摊派五千件,这压力可就大了。
先不说存放的问题,多长时间卖出去?
就算找到供应商说抹账,人家也得盘算一下自己能消化多少?
否则,这玩意儿一不小心就砸到自己手里了!
雨后的晴天你还在吗 静兴
这是纯粹的招人骂的糊糊事。
吴良大致也能猜的出来,只是话都赶到这份上了,真要是被驳了面子,呵呵,真当吴良的面子是那么好拒绝的?
所以,吴良也不为难他俩,“回头你给我个电话,我自己去联系具体办事的。”
王嘉芬这才松了口气,对比吴良的洒脱,心里总觉得怪怪的,暗自感叹一声,“国企这个鸟毛的领导当着有啥意思?”
仿佛是看穿了他们几个人之间打的机锋,夏前钧率先表态,“平时你那手机买都买不到,我所里百十号人,嗯,先来一百个。”
美琪后知后觉,“我给林总建议一下,咱也人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