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6b5好看的玄幻小說 超凡貴族 長戟大兜2-第815章 戴面具的黑血主宰讀書-l377f

超凡貴族
小說推薦超凡貴族
神庙遗迹,破碎大厅。
“大人,外面有变化。”一名眼尖的精灵战士突然出声喊道。
依露丝心中一动,动作敏捷地跳出防御圈,纵跃到大厅裂口的边缘,看见神庙外灰蒙蒙的奇异景象正迅速扩张,原本只有200多米范围的万灵领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扩大到600多米,而且位面重叠的现象还在持续,就好像地下泉水喷涌到地面,逐渐形成一汪池塘。
灰色的沙漠覆盖亚速尔塔山脉的皑皑白雪,如幻似真。但依露丝.月歌仍然能看穿现实景象和万灵之境的区别。她明悟到,如果有人只能看见灰暗沙漠的景色,等他踏出神庙的那一刻,他的灵魂就会陷入万灵之境。
江湖神拳 江湖神拳
联军的其他几位指挥官也都过来观察神庙外部的变化。月神祭祀菲亚德.薇尔手持太阳法杖,声音清晰地说道:“黑血主宰的力量和万灵之境相连,祂在向上拉动万灵之境,让位面交错重叠……祂要出来了。”
“祂为什么会出来?”荷里米昂困惑地问道。
菲亚德转头看了看人类指挥官,他的表情都很淡定,眉宇间隐约有一股自豪的神采。实际上,精灵部队的高阶成员都猜到黑血主宰的异变和神秘的人类首领有关。菲亚德微微有些激动,忖道:不愧是太阳之子,连强大的龙裔都自认为仆,只有祂能将黑血主宰从万灵之境驱赶出来。
“祭祀深坑里面有东西上来了。”巨矮人朱克诺斯.灰焰大声提示道。
“不好,快往甬道里面跑,远离破碎大厅!”纳尔森脸色一变,跟着大叫道。
祭祀深坑传出沉闷的响声,由远到近,由轻到重,神庙第七层大厅都开始颤抖。地板和墙壁的震动越演越烈,突然间,一团粘稠滑腻,布满邪异花纹的巨大触手从祭祀深坑里挤了出来。
祭祀深坑直径26米,龙女仆梅雯原先用“裂魂”刺矛斩断的黑血触手只有3米不到直径。现在,黑血主宰的触手把祭祀深坑挤得满满当当,深坑边缘的石块出现大量裂纹,那种恐怖的力量感令人窒息。
祭祀深坑边缘的石块终于承受不住黑血触手的蛮横挤压,彻底迸裂开来。那团纠缠的触手猛地升到破碎大厅的第十层,分裂成四条直径最粗的部分超过8米的大触须,它们在半空中舞动,然后超四个方向轰然砸落。
精灵女祭司种植的荆棘森林瞬间化为齑粉,联军构建的防御圈土崩瓦解,幸好联军战士提前顺着甬道退出破碎大厅,只有十几只恶魔奴隶被黑血触须打成肉饼。
“该死,这里要塌了。我们跳上墙壁,从更高楼层的甬道退出这里,尽快和部队主力汇合。”精灵王子高声疾呼,招呼指挥官们离开正在塌陷的破碎大厅。
龙女仆梅雯不为所动,拔出挂在腰间的“裂魂”准备上去故技重施,割断黑血主宰的触手。
“梅雯女士请等等,让黑血主宰整个爬出来,我们才好杀死祂。”萨希尔塔娜出言阻止梅雯,又飞快地说道:“您如果吓得祂不敢再出来,您的王恐怕会不高兴的。”
梅雯听了她的话之后,果然收起了“裂魂”刺矛,和几名指挥官跳上十几米高的残破墙壁,钻进还没有坍塌的甬道入口,迅速远离破碎大厅。
没过多久,联军在神庙边缘的某个厅室成功汇合,但神庙的恶魔爪牙因黑血主宰的现身而变得疯狂,恐怖嚎叫声回荡于神庙的每个角落,好像是在欢迎的它们的主宰,又像是在互相联络,交换敌人的位置信息。
狂霸秦末的無敵猛將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很显然,恶魔们准备抓住神庙里的老鼠献给黑血主宰。精灵和人类联军就是它们眼中的老鼠。
一天以后,神庙的震动终于平息,恶魔的叫声变得稀稀落落,有气无力。联军坚守的角落爬满了粗壮的吸血藤蔓,它们因饱食恶魔的血肉变得枝叶繁茂,也被黑血染成了触目惊心的漆黑颜色。
银鹰城的第三王女高举月光法杖,吟唱悦耳的咒文,法杖涌出皎洁的月光宛如层层荡漾的水波,洗涤战士们疲惫的身心,也令漆黑妖异的藤蔓枯萎脱落。
等环境变得干净,精灵部队恢复了士气,艾兰塔的菲亚德.薇尔女祭司对纳尔森等人行礼说道:“艾兰塔、银鹰城将铭记人类勇士所做的牺牲。你们留在这里休整,接下了来的战斗请交给我们。”
意乱情迷
这一天,在神庙恶魔无差别的疯狂攻击下,兰德尔远征军的源血民兵死伤惨重,仅剩十几个人。脑回路简单又无惧死亡的炼金人类习惯以命搏命,消灭了大量恶魔,他们的表现在精灵和矮人看来简直勇猛到无以复加。
月神祭祀的祝福神术对人类无效也是导致远征军伤亡惨烈的一个因素。
因此,高傲的月神祭祀对人类盟友多少都有些愧疚,好在探险队的五名指挥官和两位龙裔女士都安然无恙。
黑血主宰的本体已经进入现实世界,这最棘手的问题可能是太阳之子暗中解决的,菲亚德.薇尔有信心完成下一步计划,并不需要借用人类探险队所余不多的力量。何况,这几名人类指挥官和龙女仆肯定是太阳之子的得力助手,她现在反而担心他们中的任何一人折损在神庙之战,以至于惹怒了精灵帝国未来的皇帝。
纳尔森心里完全是另一番感受,在神庙中的这段时间,他察觉到家族的源血战士并非正常人,黑血恶魔对他们的血肉完全不感兴趣,而且他们的尸骨会在短短几天之内腐败分解不留半点残余。
主人麾下的某个巫师用巫术培养了这些强大又忠诚的战士现在是大家心照不宣的共识,但无论怎样,纳尔森领导的这批精锐几乎损失殆尽,这让他既痛心又羞愧难当。
手握精金斩首剑的纳尔森鼻子里喷出两团灼热的白雾,露出面甲的双眼蕴藏着怒火,硬邦邦地说道:“战斗还没结束!”
精灵王子不用半身人做出翻译,也能领会纳尔森的战斗意志,他冷哼一声,轻声说道:“接下来战斗,光靠武器可不行。”
人类战士的战斗方式都没有超出物理伤害的范畴,也就是蓝头发的龙裔雌性有一柄无物不破的超凡兵器,能在对付黑血主宰的时候发挥些作用。仅从龙女仆表现的战斗能力来看,荷里米昂自信她们都不是自己的对手。
其实,荷里米昂是对未现身的人类首领有些不服气,总是拿自己和他做比较,看这几个人类指挥官和龙裔女仆也都不太顺眼。
这时,紫发紫眼的暗精灵雌性身姿摇曳地走过来,声音柔媚且极富感染力,“纳尔森将军,我来自地下城,常常和深渊恶魔打交道,对它们的能力比较熟悉。像黑血主宰这样的领主级大恶魔可以用心灵意志持续污染低等阶的生物。人类勇士的力量和意志,我们有目共睹,但和恶魔领主交手反而有可能被对方污染转化。关键是,精灵和矮人战士有祝福符咒帮助他们抵抗心灵污染,可惜月光树的祝福对人类无效……当然,你和两位龙裔女士肯定没问题,就不知道,你们的主人是否愿意牺牲其余的普通战士?”
听完波波的翻译,纳尔森内心犹豫,不禁多看了萨希尔塔娜几眼。她的发色眼眸,魅惑气质和兰德尔家族名义上的主母索菲娅十分相像,这令见过索菲娅的几个人对暗精灵都有些好奇。
“几位勇士,我有个问题想请教,你们似乎……认识我这样的暗精灵?”萨希尔塔娜微笑问道。
“哦,不认识。只是,苍月女士和其他几位高贵的精灵女士有些不同……”资深骑士克劳斯抢先回答,又半提醒半掩饰地补充说道:“还有,您之前把恶魔变成蜘蛛的非凡手段令我们印象深刻。”
暗精灵的身边有一只超大号的蜘蛛。它和普通矮人差不多高,全身覆盖黑亮的甲壳具有金属质感,靠六条节肢长腿爬行,每条节肢都酷似锋利的弯刀,能够轻易刺穿恶魔的身体。除此之外,口器是它的另一种致命武器,分泌的毒液将恶魔的血肉化为浑浊液体,只剩下皮包骨头。
这样的黑蜘蛛有100多只,分布在厅室的各个角落,包括天花板。它们全是由萨希尔塔娜的恶魔奴仆变的,战斗力很强悍,但变化的过程十分惊悚。
尽管暗精灵操纵的黑蜘蛛杀伤的恶魔数量最多,但纳尔森他们还是把美貌诱人的苍月女士视为邪恶、残忍的代名词。
她首先会魅惑然后奴役智慧生物,稍有不高兴就把自己的奴仆变成蜘蛛?
索菲娅夫人和紫眼贵女们可不会干出这么残酷恶心的事情。
事实上,精灵和矮人战职者们目睹了当时的血腥场面,她们现在看暗精灵的目光都不大自然。
“这些小东西叫六肢猎魔蛛,它们的生命周期很短暂,几个小时之后就会死去,却是我们对付超巨型恶魔的好帮手。”萨希尔塔娜轻撩秀发,继续解释道:“猎魔蛛变形术只对较原始的黑血恶魔有效,如果黑血恶魔发展出繁衍能力,我没办法再把它们变化成猎魔蛛。神庙里的恶魔都属于原始形态的黑血恶魔,心灵意志受黑血主宰操控。凭借这个特点,我的六肢猎魔蛛会让祂品尝到痛苦的终结。”
如果人类国度有专门研究恶魔的学问,那暗精灵女祭司无疑是恶魔学的权威。萨希尔塔娜建议人类留在这里自然有她的道理。
龙女仆梅雯突然对纳尔森命令道:“你们都留下,我和芙格瑞去对付黑血主宰。”
纨绔才子混都市
“是,遵从您的意志。”纳尔森等人异口同声,毕恭毕敬地说道。
人类指挥官转变态度让菲亚德女祭司心中凛然,她感觉人类部队的首领正通过龙女仆传达意志,但又无法对方的手段和位置。
她确定一点,这里发生的一切都逃不过“太阳之子”的感知。
“除了伤员,四阶及四阶以上的战职者跟我们走,其他人留在这里。”菲亚德的目光落在精灵王子的身上,顿了顿说道:“荷里米昂王子、银鹰城的第三王女科罗娜.月雾,你们也留下。”
太阳之子唯一,神秘的人类首领现在更接近太阳之子,“弗雷娅之泪”可能是祂晋升的关键。菲亚德女祭司这样安排是出于对荷里米昂的保护,也将精灵王子的希望彻底断绝。
说完,她也不理会神情复杂的精灵王子,率先走向通往神庙中央的甬道。高等精灵和四阶以上的战职者都跟在她的身后,还有在墙壁上快速爬行的猎魔蛛。
不久之后,巨矮人将军朱克诺斯推开坍塌的石块,让众人看清了已经面目全非的破碎大厅。
神庙大裂口的规模扩大了三倍,原本神庙第七层是大裂口的底部,现在最下面的第一层变成了底部。
到处都是残垣断壁和碎裂变形的石块,祭祀深坑已经看不见了,深坑的位置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触手怪。
祂没有耳鼻口目就像一座怪异扭曲的大肉山,长有四条百米长的主触手和几十只大小不一的次触手,表面上的邪异花纹闪耀着灵光。两个野精灵战舞者看到祂身上的那花纹,绿色的眼眸逐渐失去光彩,表情变得失魂落魄。
菲亚德女祭司嘴里吐出一个古代精灵语的咒文音节,唤醒两位失神的野精灵战士,旋即皱起细长眉毛说道:“都把月光符咒含在嘴里……神庙里还有不少恶魔爪牙,你们的任务是留在上面阻击它们,并自行选择恰当的时机使用远程武器牵制下方的黑血主宰。”
錦繡農家
“掌握镜心的高阶战职者下到第一层和黑血主宰游斗,你们无需杀伤祂,优先保护好自己,吸引祂的注意力,为苍月女士争取更多的施法时间。”
往生冥花路
萨希尔塔娜点头说道:“等足够数量的猎魔蛛埋进恶魔领主的身体,我就可以抽取祂的力量,再继续坚持一段时间,我们就赢了。”
“开始行动。”
巨矮人将军拎着他的怒火战锤,从破裂的高台上笔直坠落,拉开了战斗的序幕。
他刚一落地,便向黑血主宰发动疾速冲锋,双方之间仿佛有无形的引力牵引,他几乎瞬间就冲到了黑血主宰的身旁,所过之处扬起的尘埃碎石还没落下,留下一道烟雾痕迹。
战锤重重砸在黑血主宰的一只短触手上,黑血喷溅,碎肉横飞,那只触手连同后面的身体都被朱克诺斯.灰焰打烂了。
巨矮人将军在黑血主宰身上制造的创口能塞下一只巨犀兽,但对比黑血主宰庞大如山的身躯,这只能算轻微伤。
恶魔领主没有嘴巴,也不会嚎叫,祂扬起所有触手向四周发动横扫抽打,将其余的战职者都卷入其中。
磨盘大小的石块四处横飞,威力堪比大型投石机发射的炮弹。黑血主宰凭借压倒性的力量就能横扫全场。可祂的对手都是点燃了心灵之火,黄金阶之上的强者。黑血主宰的力量再强也打不中他们。
萨希尔塔娜的六肢猎魔蛛从各种角度跳到恶魔领主的身上,锋利的弯刀节肢飞快划动,配合口器注射的腐蚀液,往黑血主宰的身体里钻。不少猎魔蛛被黑血主宰的触手打得稀烂,但也有一些猎魔蛛成功钻入它的血肉。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高阶战职的体能和精力也在下降,他们显然耗不过恶魔领主那近乎无穷无尽的力量。
高智商設局
当钻进恶魔领主身体的猎魔蛛超过36只,暗精灵女祭司拿出一把仪式匕首,先刺穿自己的手掌,让鲜红的血夜顺着匕首的血槽流入雕琢成蜘蛛的手柄。她念动拗口的咒文,一个巨大的蜘蛛的虚影出现在恶魔领主的上方。
虚幻的丝线自空中垂落,与黑血主宰体内的猎魔蛛相连。超巨型恶魔领主的动作变得迟缓,僵硬,最后被有形无质的蛛丝固定住了。
萨希尔塔娜使用的仪式匕首是灰牙城传承不绝的圣器,制服过许多恶魔领主,失败的次数少之又少。那些猎魔蛛潜伏在恶魔领主的体内,与蜘蛛虚影的丝线相连,如同操线木偶那样限制目标的灵魂和身体,并汲取祂的法则力量。
“成功了?”
菲亚德.薇尔开口问道。但她发现萨希尔塔娜的脸色并不轻松,甚至变得苍白无比,眼神中还有一种难以置信的疑惑。
“噗”、“噗”、“噗”,黑血主宰被蜘蛛丝线吊起的身体部位连续碎裂,喷出一股股黑色的烟云。蜘蛛虚影失去了和猎魔蛛联系,正在消散,而黑血主宰重新恢复了自由。
“这怎么可能?!”暗精灵女祭司失态地喊道:“我的诡术仪式无法抽取黑血主宰的法则力量?不对,是祂的体内还有别的法则力量……”
菲亚德顾不上思考诡术失败的原因,她运用风元素向在场的所有人发出警告:“小心那些黑烟,那是飞虫群,但不是真实虫群!”
黑色的云烟由细小的飞虫组成,它们飞行无声,体型微小到肉眼难以辨识,形态介于虚幻和现实之间。
这些飞虫云在战场上缭绕,分裂成一道道利箭,追逐着精灵和矮人。
梦中的那个你 寄奴
残破墙壁高台上的战职者都遭遇飞虫的攻击,他们咬碎嘴里的月光树叶祝福法咒,体表亮起层淡淡的绿色光华。飞虫撞上去便纷纷坠落,于半空中消失得没有任何痕迹,但黑血主宰正不停地吐出虫云,战职者们的祝福神术坚持不了太久。
银鹰城的西科迪丝唤起狂风,吹散了试图袭击月神祭祀的大片虫云。菲亚德果断擎起太阳法杖,念出咒文,灿烂的阳光照亮战场,驱灭所有的黑烟虫云。
每个人心灵中都响起了黑血主宰痛苦愤怒的咆哮,几名四阶战职直接倒在地上,昏迷不醒。
当耀眼阳光渐渐褪去,黑血主宰又继续喷出数不清的的虫云。
“苍月,你一定还有其他收取法则之力的方法。”菲亚德女祭司快速说道:“不管你有没有,我们现在就要动手解决祂。”
萨希尔塔娜轻轻咬了失去血色的樱唇,默默地向后退了几步。
菲亚德看了看身边的月精灵王女,她是来自艾兰塔的另一位月神女祭司,手里拿着一根月光法杖,取自太阳树伴生的月亮树枝条,由精灵女皇亲自举行的祝福,是精灵部队用来对付黑血主宰的底牌。
月精灵王女朝菲亚德点点头,举步走到高台的边缘,月光法杖对准了下方的黑血主宰,一道皎洁的月光自法杖射到恶魔庞大无比的身躯上,紧接着,月光法杖化作一道光芒刺入黑血主宰的身躯。
朦胧的月光自恶魔的体内透出,衍生藤蔓、枝条和新芽,一颗巨树穿破黑血主宰的扭曲的身体,宁静的韵味随着月光荡漾,让领主级恶魔彻底陷入了沉眠。
“赞美月神。”精灵和矮人们异口同声地念叨。
菲亚德.薇尔的脸上露出了难得的恬淡微笑,转头对暗精灵说道:“你现在可以收取恶魔的法则力量,不过,祂会快就会彻底死去……”
“祂还活着!大家小心!”在神庙底层的巨矮人将军声音如雷鸣般地吼道。
总裁老公,晚上好! 小庞
黑血主宰体表邪异的花纹转为了亮红色,拳头的火星纷纷扬扬地冒出来,火星点燃了巨树,连同祂自己一并化为熊熊燃烧的烈焰。
滚滚热浪逼得巨矮人将军和其他高阶战职们离开底层,跳上残破的墙壁高台,以躲避黑血主宰引发的流焰。
“祂这是自焚吗?”月精灵王女瞪大一双美丽的眼睛,无法置信眼前的一幕。
月光法杖演化的巨树被火焰烧成灰烬,熊熊焰光跳跃着脱离黑血主宰的体表,在地上凝聚成十几团火焰,紧接着,又变化成十几个瘦骨嶙峋,头戴羽毛冠的火人。
它们有两米多高,看起来像是用火焰和岩浆组成的人形生物,甚至勾勒出明显的衣物和首饰。
“这是亚速尔塔人的巫医形象……不!是四季第二季的暴怒巫王,前面的虫云是四季第一季的瘟疫巫王……这下麻烦了。”菲亚德.薇尔精致绝伦的脸失去一贯的清冷淡定,喃喃自语道。
体表覆盖一层灰烬的黑血主宰似乎没有受到损伤,只是体型小了两圈,显得更加精悍强壮。它的身体一侧自动裂开一道豁口,里面喷出无数黑色飞虫。这些虫子的个头比原先的大好几倍,它们缭绕飞舞,汇聚成一个个人形怪物。
黑血主宰有瘟疫巫王和暴怒巫王的力量显现,后面当然还会有绝望巫王和凋零巫王法术能力。
在破碎高台上辅助作战的依露丝.月歌将军直觉敏锐,她看见恶魔领主的身体中间凸起一小块就像是祂长出了脑袋,一个造型古朴的面具充当祂的脸。
她猛然想起艾格洛.灰须的占卜预言:“……一只夜莺叼走一块木板面具……”
“黑血主宰不仅仅是恶魔领主,祂还是亚速尔塔四季巫王的鬼魂,那块面具是四大巫王的水晶头骨变化的,会是祂的弱点吗?”依露丝暗暗想到,但她没有出声提醒几位大人,生怕会引起黑血主宰的注意,破坏了夜莺先生可能采取的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