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kpss精彩都市异能 小師叔超強卻有拖延症 愛下-第二百八十四章 就是老夫啊相伴-i1xiu

小師叔超強卻有拖延症
小說推薦小師叔超強卻有拖延症
经历过如此多的事情,苏恩扬对草中仙曹衣的死也开始产生新的疑惑。
曹衣当时有没有察觉到魔族在岩洲的计划呢?如果有,那魔族没发现曹衣么?
曹衣最后选择跑来岩洲,是不是还有别的原因?
苏恩扬摇头,将脑中的念头挥去。现在不是思考这些的时候,必须要将全部精力都放在眼前的事情上。
魔灾的威胁还停留在众人的心上,三洲的仙人阵容,足以体现出仙盟对于此事的重视。
“等会我们去那个矿洞一趟!”
胡一句提议道。但从他的语气中,众人明白,自己是无法提出反对意见的。
现在仙盟巡游使和封魔城城主生出了间隙,而金铃儿和鸡魔都是岩洲的修仙者,胡一句自然要加以防范。
不做暴君枕邊人:錯為帝妻 單兮
一炷香后,金铃儿已经将城主府恢复了五分昔日的模样。
实在是之前季世达下手太过残暴,很多地方直接打成了渣。
就算是金铃儿精通土石之道,也无法完全复原城主府的旧模样。
而且金铃儿也只是对建筑进行了复原,那些阵法和其他物品,就超出她的能力范围了!
“就能搞成这副模样了!暂时将就一段时间吧!”
金铃儿拍拍手,结束了自己的工作。
“好吧!勉强是能住人了!师父,我们今晚就在此歇息吧?!”
萬古劍神
江小黑提议道。
“滚你丫的!老娘不是给你开客栈的!这是我这城主的地盘!”
金铃儿不干了,敢情自己忙乎半天,给别人搞出来个客栈啊?
“你这小朋友,说话注意点!我们都是仙人,住你一晚怎么了?!”
江小黑双臂抱在胸前,对金铃儿的抱怨表示不能理解。
仙人走到哪里,都是受到特殊优待的。怎么这金沙城主竟然如此特殊?
江小黑内心很是气愤,自己等人来岩洲都是为了帮住岩洲,现在倒好,连个住处都不给?
“好了,都别争了!我们还有百变鸡仔!”
執棋天下
苏恩扬示意江小黑不要争吵,转头对鸡魔说道。
“鸡仔,来搞个房子出来!”
其实修仙之人,风餐露宿都是常态,这也没什么不妥。
但到了人族聚集地,有个落脚的住处,又是大家潜移默化的习惯。
“好嘞!”
鸡魔大红鸡冠一扬,撸起袖子就准备开干。
这对他来说容易得很,作为岩洲土生土长的魔道仙人,鸡魔对土道自然也有不少的理解。
盛宠清颜
“你们随便!哼!我去城里四处转转,你们要来个人盯着我不?!”
金铃儿问道。
苏恩扬歪了歪头,示意江小黑跟着金铃儿行动。
这金铃儿暂时还是要在视线中才行,等会还需要她带路呢!
石林和胡一句两人中,苏恩扬毫不犹豫站在胡一句这边。
虽然说起来石林对自己有救命之恩,但其现在明显状态不对。
胡一句看起来都要比他靠谱,虽然不知道胡一句在仙盟里属于哪个派系。
丝克音乐学院
但现在苏恩扬连仙盟中有几个派系都不知道,不过之前有无袖老人的邀请。
让他天然对仙盟有了一种莫名的亲近感。当然,他对于仙盟还是有所戒备的。
毕竟曹衣之死,还有洛城北那灵根移植,貌似都有仙盟隐藏在背后。
要说仙盟都是正人君子,那苏恩扬绝对是不信的。
但仙盟作为人族的最大势力组织,怎么也不会和魔族站在一个阵营吧?!
而石林的状态,让苏恩扬都怀疑其是不是魔化了!要不是其没有出现异变,苏恩扬都会认定其是魔化者了!
江小黑瘪瘪嘴,和金铃儿一道飞出了城主府。
“这小子倒是艳福不浅啊!”
鸡魔吧唧着自己的鸡嘴。
“功鸡啊功鸡,嫉妒是不能写在脸上的!”
胡一句笑道。
他身上的气息已经平稳,看起来应该是压制住了伤势。
“巡游使莫要取笑我!对了,巡游使大人,现在石林城主看起来有些凶啊!”
猎美之王
“好像是一只盯着猎物的雕,而我们就像是无力反抗的小鸡……”
鸡魔挠挠头,他觉得自己是不敢回封魔城了。
万一石林真的要对自己等人下杀手,那岂不是自己送上门?
“无妨,不过为了安全起见,大家还是不要去封魔城了!”
“我已经向仙盟禀明情况,相信仙盟会做出决断!”
“应该会有一两位无妄仙人过来镇场子!”
超神宗师 一梦几千秋
胡一句指了指天上,仙盟一直宣扬要收服人族的失地,怎么会让岩洲再沦陷?
不过仙盟如今人手太紧张,估计能够调动的人不多。
撒旦總裁胖前妻 雨姻平子
而这人还不能太弱,毕竟岩洲的修仙者本就抗揍,没有绝对的镇压场子的战力,很可能翻车啊!
“不会是木头人那家伙过来吧?!”
苏恩扬喃喃自语。
作为自己的邀请人,其应该算是仙盟目前没什么事情在身的无妄仙人了吧?
而且其所处的位置,也离岩洲不远。说不准真的会派无袖老人过来,……
魔神至尊
“啊?木头人?谁啊?难道是千手傀儡?还是万树老仙?!”
胡一句奇怪地问道。
他倒是认识这两位无妄仙人,但其能不能来援,还是一个未知数。
“不是,我说的是一个狂人!”
苏恩扬摇头。
“狂人?!”
胡一句愣住了。那就应该不是千手傀儡和万树老仙了,这两人都算不上狂。
與美合租
虽然千手傀儡在傀儡术方面,有些自大。但其为人处世并不张狂啊!
万树老仙就更不是了,万树老仙可是仙盟有名的老好人!
见谁都是笑意盈盈的,谁都不得罪!
最爱做的事就是种些花花草草,最讨厌的就是岩洲和炎洲两处地方了。
因为花花草草树树在这两洲很是稀少,让万树老仙没有什么兴趣前去。
“是的!很狂的一个木头人!一见面就差点把我吓得鸡胆都破了!”
鸡魔在一边补充说明。
“啊?欺负你一个无漏金仙?这是谁了?这么掉价的?”
胡一句有些费解。
“很难猜么?”
身后有人问道。
“很难猜啊!木头人,狂妄自大?我猜不出来是谁!”
胡一句回答。
“就是老夫啊!小胡子!”
还没来得及反应,胡一句就被一脚揣进了墙壁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