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no5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詭異入侵》-第0248章 全民覺醒?相伴-du34m

詭異入侵
小說推薦詭異入侵
江跃不做出头鸟,但如果你好言好语说话,他也不至于端着。
误打误撞总裁心
主政大人都发话了,不管是场面话也好,真知灼见也好,说两句就说两句呗。
“我年纪轻轻,如何理政安民,肯定是没有发言权的。所以我就说几句我相对懂一些的东西。”
“首先,我非常认同罗处长的判断,这次灾变,地震只是一个外在表现形式,真正的核心不是地震,而是一次天地自然的异变。”
“此外,这次异变,盖亚星球出现了由内至外的变化。昨晚那些射向星空的光束,明显是来自盖亚星球内部的强大力量。所以,这次变异非同一般,我们必须严肃对待,必须有长期思路。”
“你说的长期思路是什么?”这次谢辅政没有亲自下场,却是他身旁的一名官员问道。
听他的口气,显然有点轻蔑,大概是觉得江跃讲空话、套话。
江跃就好像没听到对方的提问。
“关于这次变异,我个人的观点是,我们不必沉溺于悲观,也应该保留一些乐观。这次变异,也许就是一次筛选,一次物竞天择的残酷考验。有些生灵,包括人类,可能就此消失。而有些生灵,也许会获得机缘。”
“所以,我第一个建议就是,加快体测进度,最好是来一次全民检测。不但检测面要针对整个社会,而且检测的项目也得全面一些。我推断,在不远的将来,也许全民觉醒不再是一个遥不可及的神话。”
全民觉醒?
这四个字就像一道晨钟暮鼓,震得在场人人气血翻涌。
哪怕是主政大人,听到全民觉醒四个字,脑子里也下意识想到,我这个年纪也能觉醒吗?
哪怕是站在高位的人,谁又能抵制得住力量的诱惑。
尤其是诡异时代来临,个体力量的作用越发凸显的情况下。
谢辅政身旁那位官员冷笑道:“全民觉醒?你怎么推断,有什么证据?年轻人还是脚踏实地一点,咱们可不兴夸夸其谈啊。”
江跃可不是罗处,受了领导的气还发不出火来。
冷眼一瞥,面色阴沉下来,毫不客气反唇相讥:“我自然有证据。倒是某些老同志,千万要与时俱进,不要躺在过去的思维里不能自拔。跟不上时代,怎么引领时代?如果是平头老百姓那也就罢了,坐在领导位子上,如果还是老一套,那可是要祸国殃民的。”
“你……简直是岂有此理!”那名官员显然没料到江跃这么刚。
我好歹是一个领导,领导说你几句,不应该受着么?竟胆敢反唇相讥?
江跃却不再搭理他。
“听到全民觉醒四个字,估计有人肯定在嘀咕,觉得这不现实。其实我想说的是,任何事都要分两面看。对待灾变,我们要从悲观中找到乐观的因素。但是对待全民觉醒,又得从乐观当中看到潜在的危险。”
兄弟手足情 花飄地獄
“全民觉醒,那不是大好事么?还能有什么危险?”有人提出疑问。
“首先,咱们得考虑,全民到底是个什么概念。如果整个盖亚星球二三百亿人口,经过洗牌,到头来只剩下十亿人口,这样的全民觉醒,大家觉得是好事还是坏事?”
“全民觉醒,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这个星球出现了巨大变异,那么除了人类,其他生灵会不会跟着变异?各种诡异生物,见过的,没见过的,不断冒出来,挤压人类的生存空间,抢夺人类的生存空间,甚至抢夺人类对整个星球的主宰权,你们觉得是好事还是坏事?”
“就算以上仅仅是猜测,全民觉醒一旦实现,对整个伦理秩序的冲击,对法律体系的冲击,对社会治安的冲击,大家想过没有?管理普通老百姓的难度,跟管理觉醒者的难度相比,哪个更大?”
全民觉醒是个新的概念,因此在座的人,都没有时间细细思量。
经江跃这么一说,在座多数人都陷入了深思。
“所以,我建议,尽早展开全民体测,尽早对觉醒者进行系统性的培训教育,然后进行归档登记,对于佼佼者进行招募等等。这必然是未来的大势所趋。谁起步早,谁必然占据先机。”
“如果大部分觉醒者不能为国家政府所掌握,必然会造成灾难性的后果。个体的觉醒者破坏力可能还小一些,但若是被那些图谋不轨的势力加以利用,所带来的冲击将可能是颠覆性的。这一点必须严肃对待,绝不能马虎。”
其实,星城盘踞了一个隐蔽势力,江跃和罗处已经交流过很多次。不过他自然不会加以点破。
谁知道在场这些浓眉大眼,衣冠楚楚的家伙,有没有像闫长官那种败类?有没有人跟那个组织暗地里勾勾搭搭?
“所以你说这个全民觉醒,到底是好是坏?你到底是个什么立场?”先前那名官员冷笑问道。
“我只负责推演,不负责判断好坏,更谈不上什么立场。”
罗处忽然道:“周局,根据我们历次跟小江的合作,我们行动三处对他的推演能力是信服的。”
老韩也点头:“这方面小江确实有说服力,就像他昨天的预警一样。”
有行动三处两位处长给他站台,那名官员就算想挽回点面子,一时间也找不到很好的措辞。
周一昊局长见状,也开口道:“主政,以我看,推广全民体测,确实刻不容缓。我们行动局这段时间最大的感触就是,我们的人手严重不够,有特殊才华的人才更是缺口极大。如果全民检测,对于一些特别优秀的觉醒者,完全可以优先考虑吸纳。为国家所用,总比散落在民间成为潜在威胁更好吧?”
军方这边,章大秘也点头赞同:“主政,这件事,我们军政双方完全可以合作,一起推动。越快越好。”
求贤若渴的可不单单是行动局,也包括军方。
主政大人思考了片刻,点头拍板:“全民检测,确实刻不容缓。”
军政双方都认可,这事就算是定了。
“小江啊,你先前说,随着诡异时代的不断深入,会有其他各种奇奇怪怪的生灵不断涌现,和人类抢夺生存权。这个也是你的推演吗?”
提问的是周一昊局长。
他这个问题,其实是在座很多人都想问的问题。
“这其实不算推演,而是已经发生的事实。从我见碰到食岁者之后,各种邪祟怪物不断出现,相信在座各位都有所耳闻。如果说之前还只是偶发性,那么昨晚的变异之后,这些也许会变成常态,成为日常。也许从此以后,我们人类必须要适应和怪物邪祟共存的事实,甚至要接受和怪物邪祟抢夺生存权的残酷现实。”
都说人类是万物之灵长,可诡异时代来临之后,这句话还能否成立,可就真说不好了。
重生之肆意的人生 星夢幻梨落
原本指望从江跃口中听到一些宽慰人心的话,可惜他们失望了。
江跃一番话非但没让大家心里好受些,反而像一块巨石一样压在心口,压得大家都有点喘不过气来。
人类早就习惯了统治这个星球,习惯了在这个星球上唯我独尊,和其他生灵抢夺生存权?
这不是一夜回到原始社会了么?
江湖公主的恶魔王子
尤其是在座都是身居高位的人,本身就是人上人,想到诡异时代来临后,自己还能一直居于高位吗?身居高位的优越感能一直保持住吗?
且不说那么远,就说眼前这个年轻人,在座很多人,便觉得自己身居高位的身份优势,似乎并没有发挥作用,这年轻人甚至根本不吃这一套。
想到这种情况以后将成为常态,不少人的心思多多少少有些彷徨,甚至有些失望,有些沮丧。
如果真的像江跃描述的那样,未来也未免太让人感到晦暗了。
江跃稍微动用了一下神瞳窥心术。
在场不少人的那点小心思,便被江跃洞悉。
果然,即便是身居高位的人,到了节骨眼上,其实跟市井小民也没有本质的区别。
同样计较个人得失,同样打着小算盘,同样会心态失衡。
不过同样也有心态平和的,比如主政大人,比如罗处这些人。
罗处本来就是个淡薄名利的人,他心态平和一点都不稀奇。
主政大人倒不是淡薄名利,他的境界明显更高一层,他看到的不仅仅是危机,更是危机中的机遇。
可以说,江跃一番话,却勾起了众生百态,心思各异。
碰头会散了之后,高官们纷纷离场。
主政大人离开时,特意跟江跃握了握手,看来对江跃观感不错。
穿越之帶著空間養夫郎 熹冰
章大秘也拍拍江跃肩膀:“小江,本该到你家去坐一坐,奈何有军务在身。麻烦转告江影,报到日我们会派专人来接。”
周一昊局长跟着主政大人一起离开,但是行动三处的两人,显然早有默契,都留了下来,走到江跃身边。
很明显,他们还想私下跟江跃交流。
那位谢辅政出门的时候,面无表情,擦身而过的时候,深沉的目光在江跃脸上逗留了片刻,却没说什么,径直出门。
几个谢辅政线上的官员,也板着脸跟着出去。尤其是之前质问江跃的那厮,更是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好像江跃跟他有什么私人恩怨似的。
江跃自然不会去热脸贴冷屁股,只当对方是空气。
直到所有人都走开,罗处才狠狠唾了一口:“什么东西!”
听得出来,罗处这四个字充满怨念。
包括谢辅政,罗处恐怕都极看不上。
胎嫁 骨酥肉爛
老韩倒是看得开,很明显,谢辅政跟他二哥主政大人尿不到一壶,没公开唱反调就不错了。
总裁前妻太迷 隋小棠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敲打他们行动局,其实就是间接给主政大人上眼药。
谁都知道,周一昊局长是倒下主政大人这边的。
这也是为什么罗处从警局挖走老韩的原因。
老韩在原来的单位,谢辅政可是兼着局长这个职位的。可以说,本系统最大的BOSS就是谢辅政。
在谢辅政这一亩三分地,老韩的上升空间有限,而且时不时还得提防着别被穿小鞋。
“上我家坐坐?”江跃知道这俩家伙私底下肯定还有话要说,既然撵不走,那就到家里坐坐呗。
终究三狗还是他们手下的一个兵。
三人没走几步,身后一声娇唤。
韩晶晶小跑着追了上来:“你们太过分啦,开完会也不招呼一声,丢下我一个人。”
“晶晶,这道子巷别墅,听说你最近来得很勤快。你可比我都熟了吧?还用我们招呼?”老韩这个做叔叔的,调侃了一句。
“小叔!你这么贫,跟我婶儿贫去啊。我可听婶儿说,你都多少天不着家了。再不回去,小心……”
“小心什么?你这臭丫头肯定没什么好话。”老韩气哼哼道。
“小心被我婶儿休了呗。”韩晶晶狡黠一笑,咯咯咯先跑远了。
来到江跃家,罗处和老韩都问起了昨天那星空漩涡和光束是怎么回事。
江跃对此也毫无头绪。
“会不会是火山喷发?”一旁三狗自以为聪明问道。
“火山喷发,不可能喷到那么高,而且火山喷发不可能形成那么整齐笔直的光束。再说,火山喷发的话,现在整个天空应该到处都是火山灰。目前来看,并没有哪里发现火山灰。”
老韩先否认了火山喷发这个可能性。
“通讯和电力中断,查清楚怎么回事吗?”江跃却忽然问道。
“从昨天下午开始,各种有线信号和无线信号就受到奇怪的干扰,到了昨天晚上,就像出现了一个巨大的信号屏蔽器,让得所有通讯设备都无法和基站建立联系。”
“至于电力,是受到地震影响,单纯的设备故障,经过抢修,应该可以逐步恢复。”
“信号屏蔽器?”江跃皱眉。
这种东西倒是存在的,但一般只能小范围起到屏蔽信号的作用。
“那只是一个比方,我个人猜测,很可能是某种奇怪的磁场,或者某种奇怪的电磁波动什么的?”
不管是什么原因,看这情况,短时间恢复通讯是不太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