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tou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繼承兩萬億-第二千零六十三章 集團危機迫近推薦-snj1u

繼承兩萬億
小說推薦繼承兩萬億
振北集团发展到今天,已经成为站在世界商界之巅的几大存在之一,这在任何人看来都是不可思议的奇迹。
毕竟,相比那些以百年为计量单位的财团阀头而言,它实在是过于年轻。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种年轻,又赋予了它无限的传奇色彩。
不管是搭乘了世界经济的风口,还是凝聚了这世上才智最厉害的一群人,它所走的每一步都让人叹为观止,击节称赞。
那位来自于神秘东方的创始人,更被人津津乐道,传颂不已。
但无限荣光的背后,往往伴随着步步浴血的艰辛。
振北集团在登顶世界商界巅峰时,不可避免遭到了商界寡头的联合压制。
若不是当年恰逢两大存于世间数百年的阀头相争,引动的世界商界山崩海啸般的变迁,振北集团又恰好把握机会,趁机崛起,能否有现在这高度还真未可知。
而数十年后的今天,振北集团已经是排名榜上的世界第三财团。
之所以说是排名榜上的位次,是因为这个大千世界,一些同样的庞然大物不愿现于世人眼帘,犹如潜龙入渊,不见头尾,却默默影响着商道运行。
单纯明面上而言,振北集团已经足以称为绝对的世界商界支柱。
而当年那两个相争的巨擘阀头,现在也成为了排行榜上的第二与第四,刚好把振北集团夹于中央。
在数十年后的今天,那两个庞然大物又再起争端。
可对于振北集团而言,那就并非是好事了!
这些,就是白小升从李韵元那里听来的不寻常的消息,也是白宣语此番匆匆归来,一回总部就召集最高层会议的缘由。
李韵元德高望重,白宣语的秘书前往通报之际,也是提前透露些消息。
李韵元作为振北集团肱股之臣,从集团诞生起就一路相随,自然知道太多的过往。
“那两大世界级家族阀头,一个是弗克林家族,生意主要分布在东欧、美洲、非洲,另一个是米卢特洛斯家族,生意主要是在欧洲、北亚。最近十年,他们的瞄点是亚洲,却在欧洲掀起了一场广泛的商界较量。就如两条巨龙,只是动动身子,便会山崩地裂,更何况他们之间,早就恩怨百年了。”
白小升与李韵元一道往会议室去时,李韵元还把自己知道的更多东西,告诉给白小升。
“正所谓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我们集团这两年在欧洲投入极重,需要提早防范,免得被卷入其中,遭受重创。”李韵元说这番话时,眉宇之间也有一抹凝重。
“我想宣语董事长也是得到了什么重要消息,此番回来,是要未雨绸缪吧!”
白小升从旁听得不住点头,在脑海中与红莲道,“红莲,把弗克林家族、米卢特洛斯家族一切资料给我找出来。”
“好的。”
红莲应声之际,大量信息涌入白小升脑海之中,浩瀚如海,让白小升都不由得惊叹不已。
世界级财团的资料数据量,果然恐怖无比!
不过白小升相信,能在网络上搜到的,也只是冰川一角。
换位想想也知道,便是有人想搜振北集团的全部信息,费尽了力气,怕也就能找到十之二三罢了。
“这会议后,有时间你可以多了解一下那两大家族。”
李韵元还殷切叮嘱白小升,殊不知白小升已经把功课做到了足,甚至比他知道的还要丰富。
毕竟就算是存于网络冰川一角的资料,有些也是极为详细跟重要的,又不是每个人都能详尽掌握的。
“我会的,李老。”
白小升恳切点头道,“其实那两大家族的事,我听过一些,也有些了解。”
李韵元微微颔首,但也没有对白小升所言的“了解”太过在意。
俩人说话间就到了会议室门口,迎面走过来一些人,为首的两个也在密切交谈。
白小升瞧见对面的人,眼眸深处,光辉微闪。
李韵元则是眉头微微一皱,旋即舒展,不着痕迹。
来的不是旁人,一个是温言,而另一个,则是另一位新任副董,来自于董事局的罗勒。
这两人已经不止一次结伴出现在众人视野中,明眼人眼里,就有些说明问题。
虽然没人说要孤立来自董事局的罗勒副董,但温言这举动,无疑是让其更快融入管理层体系当中……
“李董。”
温言也看到了李韵元,微笑间率先打起招呼,旋即看向白小升,也是一笑,“……白董。”
一声“白董”,多少有几分生疏之感。
白小升也是心中一叹,在李韵元发声后,与温言笑了笑道,“温言先生。”
那位罗勒副董同样笑呵呵跟李韵元、白小升打了招呼。
双方在门口短暂寒暄之后,便相继步入会议室。
今天这场会议,是管理层这边最高规格的“十五人会议”,也就是七大副董、六位事业总裁,再加上白宣语、温言。
往常总会有一些人在外面赶不及回来参加会议,但是今天,人全了。
白小升他们进来之前,众人还各自窃窃私语,彼此交流着从各种渠道得来的消息。
眼见白小升四人到了,众人也纷纷抬头打起招呼。
白小升等人也与众人回应,然后走到各自座位上坐下来。
他们到的已经算晚,坐下后没多久又有三两位入场,这座位就满席了,只剩下白宣语没来。
相较于旁人的窃窃私语不住沟通,欧洲区事业总裁索恩斯又是另外一个模样,他眉头紧锁,低头不语,就算有人想与他谈上几句,唤上好半天,也才得到一个勉强回应。
看得出,索恩斯是陷入了极度的焦虑当中。
白小升在索恩斯对面,无法隔着大桌子与之交谈、对其宽慰,也只得作罢。
白小升也没有参与旁人的交谈,而是默默沉思,脑海中把那两大家族存于网络的商业版图拿来分析对比。
这么一对比,白小升发现了些问题,那两大寡头家族这两年扩张之下,生意不光在欧洲有冲突,在东亚、北亚,在西非、南非,在南美多地,都有纷争。
这一旦发生了正面接火,规模小倒罢了,一旦如几十年前那样,就会搞得全世界商界产生动荡。
甚至,引发全球商界危机也未可知!
白小升目光也凝重起来。
两个庞然大物不动手则已,一旦动手,任何人都拉不住拦不住,就算是这世上第一的财团介入都没用。
而他们唯一可以做的,也只能尽量退的远些,免于卷入其中,遭受冲击。
不过……
白小升眼神微眯,敏锐察觉,这又未必不是一个机会!
正如几十年前,振北集团借着相似的机会崛起一样。
他是不是也可以呢!
白小升有属于自己的十几二十家企业,这么多年,那些企业在他各种机缘机会的促进下,早就成了一批世界有名的企业,甚至放在振北集团大体系下,也绝对排的上号。
如果让它们能在这场变动中,获得机会的话……
说不定能再上层楼,鲤鱼化龙!
白小升想到这些,心中不免炽热起来。
当年他二爷做到的事,他也想做出来看看!那将是另一种成就感!
只是无比遗憾,现在振北集团无法利用这种机会,因为它已经过于庞大。
参与其中弊大于利,唯有远离风暴,降低损失,才是集团现在最明智之选。
白小升回归眼下,也不免为集团心生可惜。
就在白小升想这些的时候,办公室门被大力推开,有人疾步而入,径直走到最后一个位子,坐了下来。
来人,正是代理董事长白宣语。
“来的有些晚,大家见谅。”白宣语与众人歉意道。
在座众人相继与他打过招呼,白小升也回过神,加入其中。
“各位,长话短说,现在,我们集团可能面临着一场前所未有的商界风暴。”
白宣语神情严肃,上来就开门见山,目光扫过所有人沉声道,“我想,你们大家也都听到了一些风声,知道我要说的是什么,没错,弗克林家族与米卢特洛斯家族眼下矛盾日渐加剧,甚至彼此刀兵相向。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白宣语继续道,“他们双方已经掀起了多场冲突摩擦,在商界领域波及上万家企业,连续影响全球股市的数度跌停。眼下,在多方势力调停下,双方呈现出了短暂的平静,但是有迹象表明下一轮的冲突,马上就会到来!”
白宣语说到此处,顿了顿,长出一口浊气,面容有几分凝重道,“我们在欧洲的生意,在过去的一个月里遭受冲击,其损失已经超过过去一个季度的收益!”
“而这,只是一个很小的开始。我的智囊团预估,真正的损失会在下次冲突中到来,初步估算会是本次的五倍以上!”
说话之际,白宣语瞥了眼欧洲区事业总裁索恩斯,后者也是脸色凝重无比,垂头陷入深深沉默。
其他人同样面色凝重。
集团是一个整体,往常可以分个你我,但是关键时刻,势必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所有人都知道这个道理。
“不光是在欧洲一地,如果那两大家族继续下去,我们在全球各地的生意也都不可避免地遭受到波及!”
白宣语声音有些凌厉道,“各位,集团业务在未来将面对全球危机的挑战!”
这番话让在座众人皆是眼眸微缩、神情惊骇,都感到了无形压抑。
“鉴于未来可能发生的不可预测的危机,我在此主张启动特别机制,在相应地区、相应领域、相应行业、重点企业,加派资源与人员!”
白宣语声音一顿,果断道,“也就是老董事长曾经制定过的,‘全球调派计划’!”
众人皆是一惊。
随后,许多人微微点头,似乎觉得这个决定并不为过。
白小升知道白宣语口中的“全球调派计划”,那是事业总裁级以上才能接触到的特别机制。
一旦一个或者多个地区集团生意遭遇巨大严重威胁,将会从集团全球生意范围内,调派资源、人员支援。
任何人不得以任何的借口或是理由进行拖延,相当于振北集团大体系内的战时机制。
资源倒也罢了,关键是人员。
一旦由总部开启这个机制,那抽调的人员名单最低也是各大区顶尖企业的顶级负责人及经验老道、能力卓著的高层管理人员,对原有地区的生意势必会产生巨大影响……
“都没有意见的话,那下面就是要从各个大区调取的资金及资源数目。”
白宣语让人打开会议室大屏幕,把一份清单放给众人看。
这些资源类的东西,不必多费唇舌,必然是经过严密计算后列出来的,除非提报给集团总部的业绩作假,不然不会有什么问题。
在座的事业总裁们也知道事态的严峻性,也都没有二话。
副董里,罗勒捻着下巴,一边看一边默默把数字记在心里。
他想的是,回头与董事局通个气,看看管理层有没有对董事局作假……
白宣语让人继续放下一张清单,与众人道,“这一份就是调用人员名录,初步拟定一百二十人。”
在座众人顿时看向整面墙壁大小的幕布,一百二十个人名在上面显映字体并不小,更是按着六个大区分的,足以让他们看得清清楚楚。
看到那些人名,除了索恩斯外,有些事业总裁们眼里还真微微有几分不舍。
可以说,都是各自麾下最强力之人。
各大区创收业绩,这些人居功至伟。
调走了他们,各大区事业总裁也很头疼,要寻觅可以暂时替代的人,并不容易。
白宣语也算是真够狠,像这样的存在,哪怕每个大区再抽一两个人,怕是都抽不出来。
就算是有,也不能动了。调人过去是救场,不能真把各大区来个釜底抽薪,那样危机没来自家就先大厦倾覆了。
“这份名单大家看有没有问题,如果没有的话,就按这个施行了。”
白宣语环视众人道,“我也知道,这些人抽调走,就是各大区目前的极限,短时间内我也不会再做调人打算。我知道你们很难,但是这已经是测算出来,应对危机的最佳人员方案,哪怕少五个八个人都不行……”
白宣语也是杜绝有人跟他讲条件。
结果,他话音刚落,就见温言面色平静举起了手。
“温言,你有什么要说的?”白宣语狐疑道。
调派的人,可没有监.察.部的。
众人看向温言,温言起身指着大幕道,“这些人里有十八位,不能调用。”
“为什么?”白宣语皱起眉,问道。
众人也好奇看着温言。
温言认真道,“这里边有十八人将会配合我部门的调查,因为我们有充足证据,证明他们存在重大问题!”

分類: 都市小說,標籤: , , 。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