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45z0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唐朝貴公子》-第四百五十五章:震驚四座讀書-u2gud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
武元庆听了李世民的话,顿时头皮发麻。
却又听李世民冷然道:“那武珝,乃是雍州案首,这是贡院新近传来的消息!”
此言一出,空气中竟是弥漫着说不出的气氛。
众人都下意识的看向了武元庆。
德薩羅人魚 深海先生
事实上,在此之前,对于这场赌局,所有人都有百分百的信心。
一方面,源于人们对于男人的自信。
毕竟……对方不过是女流之辈而已。
且还是一个十二岁的少女。
这样的人……只怕捉笔都不会。
另一方面,也是因为那武家不断的撇清和武珝的关系,对于武珝,自然没有好话。
就算起初大家不大信,可这种事听的多了,自然而然,也就没有人再产生质疑了。
其实在后世有一个词,叫同温层,即人以群分的意思。不同阶层和思维的聚在一起,他们有着一样的价值观,营造出一个圈子,圈子外的人无法进来,而同一个圈子里的人,每日发表的都是迎合他们心思的看法,于是久而久之,他们便自认为……自己身边的人对某个观点或者看法都是一样的,这就更加坚定了自己对某事的看法了。
可现在……
在确认自己没有听错之后,所有人的目光就都落在了武元庆的身上。
龙脉天帝
就是这个武元庆,……若不是他成日说自己的妹子愚不可及,根本不会做文章,又何至于……让人如此盲目的自信。
问题是……一个这样的女子,怎么可能中案首?
难道是主考官……那礼部侍郎……
不对,这绝不可能,即便是主考官,他也无法更改试卷。
武元庆这时才回过味来,他紧皱眉头,瞳孔收缩。
此时,他已一切都明白了。
自己那妹子……竟是……成了案首?
可是武家上下,还没有人考中功名的啊!
李世民却是冷冷的看着他道:“你不是说武珝愚不可及吗?现在……这怎么说?”
“陛下……”武元庆一时慌了手脚,结结巴巴地道:“臣……臣……”
其实即使是他,也不过是凭借着自己的恩荫,才牟取了一官半职。
就如整个历史上……当武则天成为皇帝之后,武家人纷纷获得了高位,可依旧还没有改变武家人愚蠢的本色,武元庆并没有见过什么世面,此时此刻,哪里还有什么话说的?
他只是惶恐不安地不断道:“陛下……臣万死。”
“滚出去!”李世民厌恶的看着武元庆,冷冷地吐出了这三个字,此时的他,其实觉得连宰了这个无耻之徒,都会嫌脏了自己的手了。
武元庆只听到一个滚字,其实已经一切都明白了,自己令陛下如此反感烦厌,只怕这辈子再翻不了身了。
可是他却一点办法没有,只能唯唯诺诺的应了一声是,便连忙告退。
只是才走几步,却听李世民不屑于顾的样子道:“朕原还想好好赏赐这武家一番,既然这武珝与他们武家并无瓜葛,那么就此作罢了。而至于武元庆这样的人,一定要远离他们……不必让武元庆这样的人留在长安了。”
武元庆听到此,头皮已是发麻……却匆忙告退出去。
他心里知道……武家已经完了。
李世民回头,随即看向一个个静默无声的臣子们。
他坐下,呷了口茶,才道:“事情还真有趣啊,朕也没有料到,武珝竟成案首了。这当然多亏了陈正泰,诸卿以为呢?”
众人尴尬得说不出话来。
李世民随即又道:“方才朕记得,韦卿家说过……做人一定要言而有信,既然陈正泰与魏卿家有君子之约,魏卿家……可还算数吧?”
魏征是万万料不到,自己的儿子竟是远不如一个少女的。
劍破拂曉
可他毕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此时居然毫不犹豫的站了出来,正了正自己的衣冠,到了陈正泰面前,不带一点迟疑地长长作揖,使自己的长袖及地,振振有词道:“恩师在上,请受魏征一拜。”
非常的干脆利落,一点拖泥带水都没有。
青春期
陈正泰干笑:“好说,好说,我只是侥幸胜了而已,就算玄成当做玩笑,我也不会追究。”
这话说的就有点缺德了。
一面说就是开个玩笑,也不要太当真,可从前叫人家魏相公,现在却直接称呼魏征的字‘玄成’,这还不是生米煮成了熟饭吗?
魏征正色道:“输了便输了,学生信守承诺,本是理所应当。”
陈正泰便不再说什么,这个时候,说太多了,却也不好。
而后,魏征却朝向李世民行了个礼:“陛下,臣恳请辞去秘书监少监的官职。”
李世民本是在旁笑着看热闹,此时脸拉了下来:“这是何意?”
魏征道:“臣已拜陈正泰为师,想来还有许多需要向恩师的地方,只怕难堪重任,是以,请陛下准许学生告辞。一则给朝廷留一个体面,二则可使臣心无旁骛。”
这话……之中,其实隐含着另一层意思。
从此之后,魏征就是陈正泰的弟子啦。
而陈正泰现在贵为韩国公,很有权势,自己这个秘书监少监,也是位高清贵,倘若继续留任,魏征反而觉得有些不合适了。
李世民对魏征还是很信任的,也敬佩他的品格和能力,于是道:“真要如此吗?莫不是卿家借此发泄自己的不满吧。”
魏征很认真的摇头:“一个懵懂无知的少女,恩师只两个月的时间,便可令其成为了案首。若是因为少女天资过人,这便说明恩师有识人之明。若是少女真如武元庆所言的这样平庸,那么就说明恩师学识惊人,可以做到化腐朽为神奇。所以,臣对恩师,心里只有钦佩而已,若是能从他身上学习到一丁半点的学问,想来也是终身够用。臣绝没有任何的不满,赌约是臣订立的,臣愿赌服输。只是现在……臣实不能为陛下效命,既是要堵住天下人悠悠之口,也是希望自己这一次能够接受教训,反省自己此前的过失。陛下从前将臣比作是陛下的镜子。可是臣为镜,却只能照人,不能照着自己,也因为如此,臣才犯下这大错。人既有错,就要自醒,三省吾身,而后改之。”
这番话……说的义正言辞,而且这魏征面上还真的没有半点的抱怨之色。
这一次给他的震撼真的很大,反正错了也就错了,错了就要付出代价。其实这番话,魏征还有其他的用意,这是旁敲侧击的告诉李世民,人都会有错,但是就看有没有去更改错误的勇气,他魏征有错便改,也希望以后,李世民犯了错,也能够自醒改正。
李世民感慨道:“若如此,朕倒还真有几分不舍。”
不舍的是对魏征的品德。
剑战苍穹
可实际上呢,李世民却已知道,朝中确实已经容不下魏征了。自己现在要改弦更张,那么就必须一意孤行,不能再容忍有人时不时的劝谏,处处让他难堪了。
赖上好姊姊 染香群
魏征微笑道:“臣也不舍陛下,不能为陛下分忧,实在是臣的遗憾。陛下……此乃天子居所,臣既然已经辞官,天子庙堂,再无臣立锥之地,臣请陛下恩准臣至宫外等候恩师吧。”
風雲弄 我愛玲檬
李世民皱眉道:“真要如此吗?”
魏征则是很洒脱的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
话到这份儿上了,魏征只好道:“去吧。”
魏征又行一礼,转身便走,没有任何的留恋,他脚步竟是很轻松的样子。
待这魏征一走,李世民不禁感慨:“魏卿家,又给朕上了一课啊。愿赌服输,这四字真是说来容易做来难。从古至今,流传于天下的道理,没有一万也有八千,可是……这些大道理,又有几个人可以做到呢?要做正确的事,许多时候比登天还难,这也是朕钦佩魏卿家的地方。”
魏征此举,倒也让陈正泰不由得有几分动容,他似乎明白,为何魏征总是能在李世民面前花样作死,却总能让李世民乖乖俯首帖耳了。
因为一个人要指责别人的错误,实在太容易了,魏征可以做到,其他人也可以做到。
可是……皇帝是这么好指责的吗?若是其他人,李世民往往会大怒,他会说,你们也好不到哪里去,竟敢来指责朕?
要知道,卖直取名,本来就是朝中的大忌。这种行为,莫说陈正泰,李世民也是看不起的。
可若是一个人道德上毫无缺陷,行的正、坐得直,他不但严格要求别人,也同时更加苛刻的要求自己,那么这样的人指责你,你能有什么脾气?
李世民随即开口:“诸卿……还有人想要请辞吗?”
蜀山剑缘传 堂主
韦清雪:“……”
此时,韦清雪本就心乱如麻,又见魏征连辩驳都不肯辩驳,直接拜师,而后请辞官职,最后非常潇洒的转身便走,他一时有点愣住了。
现在陛下问还有谁想要挂冠而去,韦清雪顿时心里警惕起来。
他绝不能请辞啊,好不容易才成为兵部侍郎,怎么能轻易辞官呢?
他要坚强的把这官做下去,嗯……哪怕忍辱负重……
网游之神魔天坛 汉武
见殿中鸦雀无声,李世民又微笑道:“看来……魏卿家这样的人,毕竟是凤毛麟角的啊,朕还以为……朕的百官们,都有他这般,如青松一般宁折不弯的品质呢。好啦,诸卿……来都来了,都说吧,你们来此……可有何事?”
众臣又是沉默。
这一次,本来是恳请李世民裁撤新军的。
他们已等待了太久,早已忍耐不住了。
可现在……
李世民见众人无言,不由道:“怎么都不说话了呢?韦卿家,你来说吧,你来此,所谓何事?”
韦清雪沉吟了老半天,才道:“臣听闻陛下龙体欠安,特来问安。”
“这样?”李世民挑了挑眉道:“没有其他的事了?”
韦清雪的心在淌血,他感觉李二郎在侮辱自己。
家媳
他咬了咬牙道:“现在天下承平,暂时无事。”
李世民便吁了口气:“其他人也是如此吗?”
“臣等都是来恭问陛下龙体的。”
“原来如此。”李世民点了点头:“有劳诸卿了,朕身子好的很,现在身轻如燕一般,能上的了马,开的了弓,倒是令诸卿费心了。”
“……”
殿中又是一片沉默。
李世民目光在众人身上扫视了一眼,突然道:“诸卿还有什么事吗?”
“噢,噢……”韦清雪回过神来,忙道:“陛下,臣等该告辞了。”
李世民似笑非笑的看他:“来都来了,也不随朕泡个汤?”
“不……不用。”韦清雪连忙摇头:“臣……臣还要回去署理部务。”
李世民此时的心里是极痛快的,不过他把内心的愉悦先忍下了,却是一挥手:“去吧。”
韦清雪等人如蒙大赦,生怕李世民继续追问辞官的事,忙告退而出。
等这韦清雪等人一走,李世民再也憋不住地大笑起来:“哈哈……跟朕赌,你们也不看看……朕的弟子的弟子是什么人?”
他面露喜色,瞥了一眼陈正泰,道:“你在想什么?”
陈正泰却回过神来,立即打起精神:“陛下,儿臣没想什么……”
李世民看了看陈正泰,觉得这家伙怎么看都似有心事。
此时……殿外却有宦官来:“陛下,武珝到了。”
李世民倒是极想见一见这个传闻中的天才少女,眼里放出异彩:“宣她进来。”
没过多久,武珝便徐步进来。只见她穿戴很是朴素,年纪虽小,却有绝色的容貌,见了李世民,竟也不慌张,入殿之后,美眸流转,瞥到了陈正泰,心里便更是笃定了:“见过陛下。”
李世民上下打量武珝,却很快察觉到武珝的绝美容貌,这是武珝给人的第一印象,往往一个人,身上有这么一个突出的优点,这容貌上的光环,自然而然也就将她其他的优点遮盖了。
“你就是武珝?”李世民收回目光,随即若有所思,再深深看了陈正泰一眼,这眼神……变得有些怪异了。
…………
第三章送到,天天挨骂,已习惯,继续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