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snkz好看的都市异能 古玩之先聲奪人 起點-第三百一十三章 收之桑榆展示-utbj8

古玩之先聲奪人
小說推薦古玩之先聲奪人
赵琦自然要问清楚这个问题,老金的父亲回答说,他家在旧社会也是望族,这幅画原本是他家收藏的,后因生活原因将这幅画出卖,直到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老人又遇到这幅画,就花了四十块钱把这幅画买了下来,想要把它当作传家宝。
当时的四十块钱可不少,为此,老人借了几次才借足了这笔钱。
縱橫西遊 水之心
当然,如果是真迹,四十块钱有可能会变成四百万,也是一个非常好的投资。
一拳之凤凰男 专注记仇
没什么好说的,大家直奔目标,很快,赵琦就见到了那幅画。
这是一幅绢本山水画。该画长2.8米,宽1.3米,绢底,立轴,钤印为“文徵明印”。
赵琦先观察画作的一些细节之处,从该画的装裱上看年代不晚于清代后期,并且画面上有些地方有早期修补的痕迹,因此推断该画的年代更早。
煉神曲
那么这幅画卷是不是文徵明的真迹呢?这一点,必须从画作的风格、落款、钤印等多方面进行考量。
赵琦跟着陶述学习期间,也跟着陶述学习了绘画技巧,他发现,自己在绘画方面的天赋居然不输于书法。
出于藏拙的考虑,他并没有全部展露自己的全部天赋,但就算这样,等他亲手制作了一件青花海藻纹小碗之后,陶述和李湖光还是对其绘画技巧惊讶不己,直言赵琦就是天生的制瓷师。
要说,赵琦现在绘画水平不见得有多好,但鉴赏水平,已经能够追得上一些专家了。所以,眼前这幅画,他仔细一点,应该不会出甚差错,否则他会把现在还在江东的彭国栋也一起喊来才会放心。
穿越之千年美人
赵琦非常仔细地观察着这幅山水画,不敢放过任何一个细节,以免自己看错了。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老金在旁边也不急,到底是上百万的生意,仔细一点很正常,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吹来的。
他见赵琦的目光从画卷上移开,笑着问道:“赵老师,怎么样,满意吗?”
赵琦正准备回答,外面突然有人来找老金。
老金让赵琦他们在里屋等着,他去去就来。
等了一会,不见老金回来,反而外面传来一阵激烈的争吵,过了一会,之前跟着老金一起去的那个中年人先回来了。
中年人是老金的堂弟,他告诉赵琦,外面有些麻烦,老金估计还要等一会才回来。
赵琦问他是怎么回事,中年人就简单地说了一下缘由。
原来,老金从事的是货车经营,准备将自己四年前购买的货车转手卖掉,再购置一辆新的货车。就委托一位朋友帮他卖。
东方不败之风月千年
三天前,有个人通过朋友与老金取得联系说要买车,经那人查验后,双方在谈好价格、时间、交车地点以及五千块钱定金。老金等谈好了,就去定了一辆新车。
但刚才买车的那位过来,说是反悔不想要车了,双方就在退还订金上起了纠纷。
老金之所以不同意退订金,是因为他去定新车时,也付了定金,现在对方突然说不要了,除非他推迟买车,否则旧车肯定只好闲置,但新车那边付了定金,肯定不能说不要就不要。而且老金已经联系好了业务,就等着新车到手就准备开工。
所以对方要退订金,他肯定不会乐意了。
两人吵了半天,都不想让步,最后老金打了电话叫警察过来调解。
现在已经下午两点多了,又是深秋,天黑的早,赵琦可不想太晚回去,警察不可能马上就来,正好趁着这个时间,把这幅画的事情解决了,于是他让老金的表弟去叫一声老金。
过了会,老金回来了,他先给赵琦道了歉:“赵老师,真是对不住,没想到会遇到这种人!”
赵琦笑了笑,自己不了解的事情,他可不会发表什么意见:“金先生,咱们来谈谈你这幅画吧。”
老金说道:“我的最低价是四百万,低于这个价钱我还不如拿去拍卖会。”
赵琦笑了笑,起身道:“咱们之间的认知相差悬殊,我建议你,去别人那问问。”
老金听了这话,脸上有些不可思议:“这可是文徵明的画作,而且这么大一张,我的这个价钱应该不贵吧?”
赵琦说道:“我还是那句话,建议你找其他人看一下。”
赵琦连说两遍,老金再听不懂那就是傻子了,他见赵琦要走,连忙拦住:“赵老师,等一等,你是说我这幅画是假的吗?这不可能,除非当初我爸被人骗了!”
说到这,他又朝着里面喊了起来:“爸,快出来,问你件事情!”
“什么事啊!”老人走了出来。
老金说:“赵老师认为这幅画有问题,您当初有没有看错啊!”
“不可能看错的,这幅画你太爷爷记得清清楚楚,他要是不认识,我当时哪能花四十块钱买下来?”老人用质疑的目光看向赵琦。
这个时候,如果不解释清楚,今后指不定会传出什么话来,于是,赵琦说道:“由于文徵明在书画上成就杰出,影响巨大,故其书画历来多有伪造。就说这幅画吧,在细节笔法上和真品有一些差异。
比如说,画面上有些地方、树枝用浅亮色,有的用淡青绿色,山石处理方法、过桥的一老一少两个人物形象等等,有着明代浙派后期粗简草率的风格,因此我认为该幅山水画卷应该是明末清初的仿制品。
不过,该幅画卷仍然是一件不错的作品,值得收藏,但价值和真迹肯定是不能相提并论了。当然,我人微言轻,而且书画鉴定也不是我的专长,也有可能看错了,所以我建议金先生可以找其他人看一看,不要听信一家之言。”
听了赵琦的这番话,老金除了郁闷之外,也不好说什么了。他肯定会去找其他人鉴定,但他心里却相信赵琦不会无的放矢,毕竟赵琦名声在外,而且赵琦大老远来一趟,如果不是觉得画作有问题,也不会空手而归。
他想了想,又问:“赵老师,那按照你的看法,它能值多少钱呢?”
赵琦说:“如果是我要买,最多不超过五万吧。”
老金听到这个价钱非常失望,以现在的房价,五万块钱能够做什么呢?好地段的房子,首付都付不起吧。
赵琦临走之前,又提醒了老金,画卷有些地方虫蛀了,可以将画放在阴凉干燥处保存,放些樟脑,定期晾晒。
赵琦走到门口,就见老金的表弟和一位五大三粗的汉子在那等着,不远处还有村上的邻居往这边张望。
他朝着老金的表弟点了点头,就带着李家洛往停车的地方走去,老金的房子前面的路不太好,他把车停在离这将近百米远的地方。
赵琦边走边向李家洛传授着一些鉴定书画的基础知识,走了几步,他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后面好像有人在跟着他,他猛然回头一看,就见一位看起来三十四五岁的青年在他们身后不远处,见他回头,看起来还吓了一跳。
赵琦心里转过几个念头,就回过头,准备见机行事,却见那青年快步追了上来:“请问是赵老师吗?”
赵琦点了点头:“我是赵琦,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青年非常高兴,向赵琦伸出手:“赵老师您好,我叫金谊,就住这个村。之前看了江东台的电视节目,特别佩服您的博学和眼力,现在那个叫郭定的,跟您比差远了!”
赵琦和对方握了握手,谦虚地笑了笑。
“赵老师,我家也有几样祖传的老物件,能否请您去我家坐坐,帮忙看一下,如果合适的话,我想把这些东西给变卖了。”
金谊说到这里,叹了一口气:“其实我是不太想打那些老物件的主意的,只是我爷爷得了老年痴呆,家里人照顾了一段时间,跑出去了好几次,大家一商量,觉得最好还是送医院去,但费用嘛……”
说到这,他顿了顿,接下来的话也不用他多说,无非是钱的分配问题。
超級國王
好不容易来一趟,赵琦当然不想空手而归,便答应了下来,不过他对金谊家里的老物件,也不会抱什么希望。
到了金谊家,赵琦发现他家的条件比老金家看起来要好一些。
在金谊给赵琦和李家洛泡茶的时候,金谊的父亲从里屋走了出来,金谊父亲得知了赵琦被请来的目的,脸色还不太好看,也没怎么跟赵琦说话,就出门走了,赵琦猜测可能是因为这种事说出去不好听吧。
金谊对着赵琦歉意一笑,就去里屋拿东西了。
禦魔縱橫 若夢非此生
赵琦喝着茶,打量着四周,突然注意到李家洛好像欲言又止的样子,他正准备问李家洛怎么回事,金谊已经拿着一只盒子回来了。
金谊把盒子打开,赵琦往盒里看去,只见里面放着两件玉器一方砚台,以及一枚材质看起来像是鸡血石的印章。
这些东西,赵琦稍稍就知道都是开门到代的老物件,特征都非常明显,这让赵琦的心情好了起来,看样子今天不会空手而归了。
獸鎧正義之魂
出軌婚姻:誰為外遇買單 楊家丫頭
赵琦一一仔细看过,抬起头来,看到金谊期待的眼神,他笑了笑:“不错,都挺开门的。”
金谊顿时长舒了一口气,开心地说道:“开门就好,赵老师,不瞒您说,我之前也打听过价钱,如果您都要,给我15万,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