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x9hw精华小說 《劍骨》-第四百四十一章 清白城案相伴-69a97

劍骨
小說推薦劍骨
“小谷先生,这是清白城一带近日发生的第七桩惨案。”
麻袍道者恭恭敬敬站在大榕树下,双手手掌拱抬卷轴,静待回音。
大榕树上覆了一层雪尘。
雪尘之中,隐约可见一道少年人形盘坐主干之上,四周隐有玄力流淌,风雪缭绕,聚而不散。
少年缓缓睁开双眼,稚气面容上浮现一抹凝重。
“啪”的一声。
谷小雨从榕树枝上落下,麻袍侍者对他深深揖礼,将卷轴递出,少年郎双手接过,同样是礼貌无比的还了一礼。
他翻开卷轴,仔细查看。
史上第一寵婚:慕少的嬌妻 北川雲上錦
又是一桩惨案,清白城一带近来煞气凝现,总是出现“离奇尸体”,死者多半是夜宿荒庙的流浪者,头颅被割下,摆在庙前,尸体被带走,不知所踪……自玄镜回归太和宫,强力拢权,严查黑白,流寇匪乱已经平定,不该再有如此诡事才对。
收起卷轴。
“短短十日,七桩惨案。若非人祸,便是怪力乱神。”谷小雨低垂眉眼,脑海里闪过温韬师叔深更半夜说的那些鬼故事,少年生来金刚龙象之躯,纯阳罡气满溢而出,倒是没觉得害怕,只是觉得有些困惑。
“这清白城……若没记错,是小师叔的故乡。”
“小谷先生,事发寺庙现场被保护起来了。”麻袍道者的声音打断了谷小雨的思绪,他神情担忧,满面愁容:“太和宫道者尝试以‘道铃’驱赶邪煞,以‘符箓’镇压诡异,但这几日还是避免不了。再继续下去,人心惶惶,恐怕要向其他道场求助了。”
天都夜宴之后,玄镜回到太和宫道场,完成父亲遗愿,虽有皇令加持,但仍有诸多阻力。
“切记,不可求助其他道场。”谷小雨神情严肃,道:“事发寺庙在哪,我来替玄镜查案。”
“这……”道者神情犹豫,“小谷先生,这实在不合规矩。”
谷小雨望向远方道场,摇了摇头,“玄镜诸事缠身,已无更多精力分神,我来道宗多日,本想助她一臂之力,结果这些日子什么也没做,只是静坐修行,哪好意思?不过驱邪压煞,交由我来负责便是。”
道者拼命摇头。
他心想,小谷先生在开什么玩笑?
自打来到道宗,这位小谷先生就没闲下来过,每日奔波,许多事情玄镜大人还不知道,便被小谷先生解决了……这几日好不容易才休息下来,结果就出了寺庙惨案,还不巧被他发现了,命令自己第一时间将案情卷轴呈递上来。
本来希望于太和宫道场修士能解决寺庙。
结果,事情果然越来越糟糕了。
谷小雨笑了笑,声音虽轻,但却坚定。
“带我去寺庙,这是命令。”
微微停顿。
谷小雨柔声道:“大可放心,我不会让你为难。你带我去寺庙,剩下的,我亲自与玄镜去说,她不会拦我的。”
……
……
马车停在压邪寺前,谷小雨下了车,负责隔离现场的麻袍道者俱是神情一滞,震惊愤怒望向马车方向。
车厢内,带着谷小雨来到现场的道者额头渗出汗水,不断低颂天尊名号。
犯罪了犯罪了。
又没拗过小谷先生。
谷小雨下了车,一路径直向着寺庙走去,几位道者想要开口搭话,都被他凝重伸出一根手指放在唇前的动作拦住。
噤声。
白日,风雪已停。
炽光落下,雪堆两分,露出一条狭窄小径,直通寺门。
乍看之下雪屑灼目耀眼。
并没什么血腥气……但寺庙门前的景象,却与这副圣洁雪景,形成鲜明对比。
一颗被拔离出胸腔的头颅,平放在地面之上,正对寺庙门口。
死者是一位年逾花甲的老者,紧闭双唇,神情坚毅而痛苦,一双眼珠子被挖去,只剩下空洞漆黑的眼眶,鲜血倾淌如流水般覆盖面颊,如今已是干涸。
谷小雨沉默地凝视这副画面。
“昨夜子时左右死的。”一位道者悄悄上前,压低声音,“跟之前的案子一样,尸体不见了,只剩下一颗头颅……寻遍周围,怎么都找不到。”
“死者身份?”
“死者……没有身份。”
第七宗案件了,死者仍然没有身份……的确也是,在清白城被迫无奈借宿荒庙的,也就只有那些可怜无依的流浪者。
谷小雨轻轻攥拢拳头。
雍正熹妃傳 心若言
这位老人家,一大把年龄,本该颐享天年……
“知道了。你们后退。”
谷小雨吩咐了一句,他站在头颅之后,尝试以死者生前视角,凝视着这座名为“压邪寺”的古庙。
昨夜风雪大作。
他到底……看到了什么?
像这般破烂残旧的寺庙,清白城野外还有上百座。
谁也不知道,下一桩惨案会在何处发生……缉凶一事更是毫无头绪,做出如此凶残行径的家伙没有留下丝毫线索。
亲自来到现场,谷小雨只是匆匆一瞥,便确定自己先前翻阅卷轴时候的直觉没有错误。
麻袍道者恐怕查不到“真相”了。
并非人为作祟。
而是有“诡怪之力”祸乱。
冥冥之中,似乎有一股玄力,缠绕这座古庙,像是诅咒,又像是祈祷,这种虚无缥缈的力量,除却境界高深的修行者,其他人无法感知。
紅妝帝妃
“我今日便要看看……”谷小雨皱起眉头,轻声道:“藏头匿尾的家伙,能逃过蜀山的寻气术么?”
在蜀山闭关修行的日子,温韬师叔遛着自己,坑蒙拐骗一样没少做。
但打归打骂归骂——
谷小雨知道,温韬也是真的掏心窝子对自己好,老龙山的诸多经文,禁忌之秘,不管听不听得懂,一股脑教了一遍。
奈何小家伙龙象之躯,只有体魄强悍,其他天赋稍逊一筹,尤其是阵纹符箓之道,这小脑袋瓜子跟裴丫头比起来相差甚远,颇有些当年宁奕的风范,学来学去,精通的就只有“寻气术”那么几招。
不过,面对如今情况,寻气术已经够用了。
谷小雨屏息而望。
整座寺庙,由静入动,庙宇根梁被目力拆除,根根倒飞而出,最终剖出异象——
一缕红芒,由寺庙殿顶掠出,汇向远方。
这缕红芒并非吉瑞之兆,相反,一眼望去便觉得心头堵塞,妖异非凡。
高冷男神住隔壁:錯吻55次
如这般的红芒,竟然不止一缕。
谷小雨沉声道:“把标注前几案寺庙位置的清白城地图图卷给我。”
图卷展开。
綜福爾摩斯夫人日常
谷小雨心头一颤。
果然……红芒汇掠之处,都是寺庙案发之日,如果自己早几日来查看,或许就能避免后续惨案的发生。
一位道者小心翼翼问道。
“小谷先生,您看出什么了?”
谷小雨刚要开口。
一道沉稳而又有力的声音响起。
“清白城的拔颅案,与人无关,与妖有关。”
宮心為上 粉筆琴
人群哗啦啦散开,为那节白木车厢内的教宗大人让出道路,一袭蓝色道袍的陈懿,神情凝重,他只是远远望了寺庙一眼,便得出了与谷小雨寻气术一样的正确结果。
与教宗从白木车厢上下来的,还有两位女子。
一位是太和宫现任宫主玄镜。
夫君好粘人
另外一位,则是陈懿重回西岭后,挑选的新任侍者。
教宗的近侍,选拔条件极其苛刻,能入选者,皆是道宗信仰的死士,甘为教宗赴汤蹈火,绝不会有二心。
这位近侍,看起来极其年轻,一袭青袍,眉眼清冷寡淡,扶着玄镜下了马车,便一言不发地站在陈懿身旁。
“教宗大人,您竟然来了?”谷小雨怔了怔,望向紫衣小姑娘,讪讪笑道:“镜儿……你怎么也来了啊?”
玄镜双手叉腰,气得恨不得一只手敲打谷霜脑袋。
她瞪着谷霜,心想明明先前约法三章,这段时间静修就好,但一有案子,还是忍不住跑过来。
罢了,罢了。
一肚子怒火,酝酿到最后,反而变成了无奈。
玄镜哪里舍得真的对谷小雨发火?到头来,只是叹了口气。
穿越之縱橫天下 恨世追魂
“凑巧路过太和宫,觉察到近有异象,所以就来了。”陈懿笑着摇了摇头,柔声道:“谷霜,听说你最近日子为道宗操劳,日夜辛苦,不如便歇息吧。此案交由‘清雀’来查。”
清泉,便是陈懿身旁笔直而立的青衣女子近侍。
“不用……”谷小雨笑着摇头,虽然敏锐觉察到了玄镜恶狠狠的目光,但他仍然一脸憨厚老实地开口,“我已查出血气汇聚之地,很快便可结案。”
帝鳳高中之3 古靈精怪美少女 雪兒
“那好吧。”陈懿无奈笑道:“清雀,你随小谷先生走一趟,务必保护他安全……事必之后,来天都找我便是。”
“教宗大人,您要去天都?”谷小雨颇有些讶然。
“天都太清阁出了点事。”陈懿柔声道:“此行回天都,顺便见一见太子殿下。”
他来到谷小雨身旁,压低声音,告诉少年一个来自太子宫内,新鲜出炉的秘密。
“你小师叔回到大隋了。”
谷小雨一双眼睛瞪得滚圆,“当真?”
“自然当真。”陈懿拍了拍少年肩头,温和笑道:“不过天都那边,神海阵尚未得到反馈,据我猜测,宁先生应当是被困在某座‘秘境洞天’里。”
小家伙这下可耐不住气了。
“想必以你师叔如今实力,大隋没什么秘境能困得住他吧?”陈懿神情凝重,喃喃道:“真想知道,他如今抵达了何等高度啊。”
韩约不惜牺牲稚童身,也要斩杀宁奕。
整座东境大泽都畏惧忌惮的那个人……终于回来了!
“那是!”
谷小雨听闻此言,咧嘴一笑,啪啪拍着胸膛:“我师叔这趟回来,可是要打垮琉璃山的。”

分類: 玄幻小說,標籤: , , 。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