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83eq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報告少帥,夫人忙着擺地攤-第一百七十六章 遇西娜鑒賞-4x3iw

報告少帥,夫人忙着擺地攤
小說推薦報告少帥,夫人忙着擺地攤
“这是我在于乡道截获的沈军传给于军的信件。”霍御乾继续道。
魏嘉德看向霍御乾,眸光带着探究。
“魏大哥你这是不信?今晚听说军械库发生了枪战。”霍御乾挑眉问道。
魏嘉德淡淡开口,“是,本帅不知霍兄为何会在次告知我呢?”
霍御乾一笑而过,开口道:“呵,沈宗泽早在江城时就查了我一批德系装备,他早就盯上我了,所以…… ”
“其实我这次来榕城也不光是为了我太太的事情,还有一部分是想与魏大哥联盟。”霍御乾眸光流转,看着魏嘉德的眼睛道。
魏嘉德这人阴险极了,岂会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服的。
但他脸上突然露出和善的笑容,“哈哈哈,原来如此,霍兄,其实我也早有此意。”
霍御乾也与他周旋着,“既然如此,能听见魏大哥这番话,我就把心放肚子里了。”
“你对这事有什么看法?”魏嘉德脸上挂着不知名的情绪看着他问道。
霍御乾嘴角绷着,“北面的**怕是已经盯上魏大哥,不过沈宗泽应该不会有动作,不然也不会让于军的人来勘察。”
地里面枯树已经砍到了,傅酒看着满地的枯枝,她对着张志勇说道:“这些树杈子让村里的老人们捡回去烧火吧。”
张志勇闻言笑着道:“嘿,霍太太,我也有这个想法呢,我这就回去喊人哈。”
傅酒点点头,不一会功夫,一群六七十岁的老头老妈子背着箩筐过来了,一下午的功夫就将那地里面的树枝都清理干净了。
傅酒看着空旷的土地,突然心里一阵感慨,她期待着这里将会成为一个辉煌的酒水产地。
阳光撒在她脸上,傅酒露出自信的笑容,很是灿烂耀眼。
晚上回村的时候,傅酒听着外面乘凉的老头老妈子闲聊着,好像听见了什么军火的事情。
她转头问着张志勇,“他们在聊什么?什么军火?”
张志勇解释道:“昨夜,魏军的军火库受到了袭击。”
“军火库?”傅酒听到关于军事的,就不自觉联想到霍御乾。
她想着霍御乾此刻大抵应该到了安市,便是十分安全了。
总裁大人别宠我 新瑶
“明日你带我去县城里买点东西吧。”傅酒说道,她用的面霜近日来已经见底了,得去县城买了。
张志勇连忙应着,第二日,张志勇找来了一辆牛车,有些尴尬的说,“霍太太,您看您能不能将就点,这附近,实在找不到车子。”
傅酒微微一笑,“没事,就这样挺好。”她为了酒庄的事情,都换上了村服的装扮,脚踩一双黑布鞋。
动作十分麻利的跳上了牛车,张志勇随后跟上。
二人大清早趁着不热的时候出发,走到县城时快十一点了,傅酒让张志勇先找个店吃点午餐。
“这家店很有名气,馄饨西施,人美做的馄饨也好吃。”张志勇指着一家小店铺说道。
傅酒点点头,瞧着门口络绎不绝的客流,应了去。
“我去给您找个坐,您稍等哈。”张志勇说道,先下车进去了。
傅酒点点头,也跳下来车。
张志勇是这十里八乡都知道的老实镇长,有些名望的,见他进来了,大多数都过来问好。
“张镇长,您来了啊!”
“带位贵人来尝尝,等在外面呢。”张志勇笑着道。
“那行,您坐着吧,我去和别人挪一桌去。”那人说着端着自己的碗走了。
张志勇道谢一声,便出去将傅酒引进来了。
有些吃客直接看直了眼睛,进来那女子,虽是一身村妇打扮,但那露在外面洁白的天鹅颈,清美的容貌,乌黑的发丝都透着“贵人”的味道。
那馄饨西施忙着包馄饨,又顾了一人帮忙煮,张志勇去要了两碗馄饨。
锦衣三国 十八掌柜
傅酒闻着满屋子里都是飘香的肉味和菜味,肚子不争气的叫了。
她尴尬的笑了笑,很快伙计将馄饨给二人给二人端上来。
傅酒刚拿起勺子,吹了吹热气,便感觉到腿间一团热。
“漂酿……娘娘……”一男童大概两三岁的年纪,此刻正趴在她膝盖上,抬着肉嘟嘟的小脸蛋看自己。
“我可不是你娘。”傅酒脸上带着笑意,还捏了捏男童的脸蛋。
这时,男童的母亲出来找他,“你这个孩子,一眨眼功夫就没了!不好意思啊客官。”
这就是传说中的豆腐西施,傅酒听着声音有些熟悉。
那妇人转过神来,着实把傅酒吓了一跳。
女子的装束普通但是整个人是极其艳冶的,但这艳冶与她的神态相比,似乎逊色了许多。
她的大眼睛含笑含俏含妖,水遮雾绕地,媚意荡漾,小巧的嘴角微微翘起,红唇微张,欲引人一亲丰泽,这是一个从骨子里散发着妖媚的女人,她似乎无时无刻都在引诱着男人,牵动着男人的神经。
这竟然是西娜!傅酒看向那孩子,恍惚着……
西娜自然也没想到她会遇见傅酒,她也不慌着走,拽过来男童在傅酒身旁坐下。
西娜打量了一下傅酒全身上下,“好久不见啊,傅酒。”
忘川亦嫣然
“没想到竟会是你……”傅酒感叹着。
青春不留白 雪域川峰
西娜无表情的笑了笑,“混日子呗。”
傅酒看向那男童,有些不确定问道:“这孩子是……?”
总裁闲妻不好当 浅笑苒苒
我在游戏世界当NPC
“不是霍御乾的,大致你也听说了,是韩洛殊的。”西娜想也没想直接回答,随即她又冷笑一声,“不,是沈洛殊,沈少帅。”
傅酒情不自禁地送了一口气,两个女人多年前隔阂矛盾仇恨,这一刻,西娜对她的仇恨都是烟消云散了。
“你怎么到了榕城?”她看了看这家小店铺,傅酒问道。
西娜撩着发巾下露出的头发,抱着那男童道:“当年霍御乾将我送回去后,我父亲见我抱着婴孩,想要将他赠人,我不愿,不过那是年少轻狂看错了人,为了孩子,我就自己带着他跑出来了。”
“一个人,带着他……很累吧。”傅酒感叹道。
西娜笑了两声,对着男童轻声道:“嘉源,看看这位是姨姨,叫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