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l7vz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柯學驗屍官 ptt-第369章 法師林新一熱推-rh71f

柯學驗屍官
小說推薦柯學驗屍官
翌日,金来电影院门口。
这一天,没正经上过几天课的帝丹小学又放假了。
而这个假期又难得的没有什么出游活动,柯南出笼,一时间竟无事可做。
于是,资深保姆阿笠博士就送了他一堆免费电影劵,让他带着少年侦探团的几位小朋友,去电影院度过一天愉快的电影之旅。
当然,这对柯南来说并不愉快:
“哥梅拉!哥梅拉!”
步美、光彦、元太,三个小伙伴无比坚定地嚷嚷道:
“我们难得出来玩,肯定要看哥梅拉系列啊!”
“额…可是我们不是少年侦探团么…”
“侦探团就应该看《鬼丸传说杀人事件》,这样的推理电影吧?”
柯南挂着一头黑线,努力地为自己的爱好发声。
但他的独夫之见,显然是敌不过民意汹汹:
“不要推理电影啦…”
“假期出来玩,看电影肯定要看轻松愉快的啊!”
“而且…”
小伙伴们理直气壮地说道:
“我们这边3票,柯南你只有1票。”
“今天就看哥梅拉——电影院有哥梅拉系列三部曲的重映,够看一整天呢!”
寄生灵魂体 雨魂
“一、一整天?”柯南嘴角一阵抽搐:
他这宝贵的一整天,就要葬送在这样的儿童电影上了吗?
“灰原,还有林新一哥哥…”
选情劣势的柯南还想再垂死挣扎一下。
他把希望寄托在了在场另外两名,还没有表态的同伴身上。
这两个可都是大人。
总不会也选小孩子看的电影吧?
“哥梅拉。”林新一毫不犹豫地答道。
他稍稍反应过来,补充道:“我的意思是,今天的主角是你们,还是看些小孩子喜欢看的电影吧。”
“……”灰原哀无奈地翻了个小白眼。
她随即便无条件附和道:“我也想看哥梅拉。”
“好耶!”小伙伴们兴奋鼓舞。
投票5比1,柯南再也没有挣扎的空间:
“好吧,就看哥梅拉…”
他垂头丧气地走进了电影院。
林新一、灰原哀,还有少年侦探团的三位小朋友,也紧跟着走了进去。
这家电影院规模不算太大,装修虽然算得上有档次,但却处处都透着股老旧的味道,一看就有些年头。
这样老旧的小电影院显然已经在激烈的市场竞争里被慢慢淘汰。
当林新一等人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前台只有寥寥两个工作人员,前来观影的客人更是少得可怜,几乎一只手就能数得过来。
墙角还摆着脚架、电线、各式施工工具,也不只是要重新装修,还是即将面临搬迁拆除。
但这些问题自然与林新一无关。
他只是一名顾客,没必要为一家老电影院的命运操心。
事实上,这电影院里人越少,他才越放心:
“人少一点,凶手和受害人,应该就没那么难猜了…”
林新一不露声色地打量着大厅里的几位客人和员工,心里却是很不礼貌地,在脑补着他们杀人或被杀的狰狞场景。
没办法…谁让柯南在这里呢?
他今天过来可不是为了看电影的。
只是听说柯南又放了假,又组织了什么“假日活动”,他才极不放心地翘了警视厅的工作,跑来给一群小孩子当保姆。
如果今天真有事发生,或许自己能提前阻止。
再不济,也能在案发后的第一时间展开调查,争取到时间上的优势。
如果今天无事发生,那…
那今天就当是陪女朋友约会了。
林新一低头看了眼身旁的灰原小小姐——她牵着自己的手,抬头看着墙上哥梅拉的海报。
虽然眼里流露出的无奈,已经透露出她对这部电影几乎不存在的期待。
但看那微微上扬的嘴角,她的兴致似乎并不算低。
说起来,这倒是他们第一次一起来看电影。
“先想办法调查一下这电影院里可能存在的‘隐患’。”
“如果没事的话,再专心陪志保看电影吧。”
林新一心里这么想着,就集中精神,细心观察起了在场几位客人和工作人员。
这并不是一项简单的工作。
大部分情况下得靠运气。
而就在他准备再凑上前去,试着通过偷听、闲聊的方式,去发现一些可能会引发案件的迹象的时候….
大厅里突然响起一阵吵吵嚷嚷的声音:
“喂…喂,村松老板!”
“既然客人都没多少,干脆就别再拖下去了。”
“今天就关门大吉,把这破电影院给拆了吧!”
一个面色凶厉的中年男人,一进门就很不客气地吵嚷起来。
他嘴上叼着香烟,喷吐着呛人的烟雾,搭配上那狰狞的笑,丑陋的脸,看着就像是个招仇恨的反派。
而被他称呼为“村松老板”的是一位拄着拐杖的老者,其身份是自然这家电影院的老板。
“张田先生…咳咳咳咳…”
看着已经有6、70岁的村松老板一边剧烈咳嗽,一边语气艰难地对那位来者不善的张田先生说道:
“之前说好,是、是明天拆的。”
“今天是我们电影院的周年纪念日,还希望能让我们经营好这最后一天。”
村松老头子低声请求的模样有些可怜。
但那位张田先生却只是冷笑:
“呵呵…一共就没几个客人,还纪念什么纪念?”
“真是够冷清的,啧啧…早知道就该少花一点钱,把它买下来的。”
抗战之火线精英
“够了!”
一旁一位身材高大的工作人员站了出来。
他面露嫌恶地对那咄咄逼人的张田先生骂道:
“明明是你安排小混混过来砸场子,客人才会变得这么少的吧?”
“你这个流氓商人!”
“喂喂…不要胡说八道。”张田先生嚣张地摊了摊手:“说那些小混混是我安排的,你倒是拿出证据啊?”
“你!!”在场几位工作人员都被气得脸色发白。
“好了好了…都别说了。”村松老板有些落寞地出来打起圆场:
“我们这家老电影院,本来就渐渐地没了客人…”
“是我主动卖掉这家电影院的,张田先生闹不闹事,都一样的。”
听到这里,林新一也大致摸清楚人物关系了:
深度死亡
张田先生应该是个地产商人,而村松老板的电影院经营不善,就有意将其售卖。
张田先生为了打压收购价格,就一边雇佣地痞流氓上门捣乱,一边催着村松老板卖出影院、同意拆迁。
这情节…
好像似曾相识啊?
林新一看向那张田先生的表情顿时变得古怪起来:
他记得之前米花美术馆的落合馆长,就是因为不想美术馆被地产商收购,才把地产商真中老板给杀掉的。
还有上次龟井制作人想要解散哥梅拉剧组,结果被哥梅拉的皮套演员松井先生一刀带走。
有了这两次前车之鉴,再看看这位张田先生的所作所为…
再看看旁边一脸无辜,明明经历了那么多次、却还没察觉到问题的柯南。
今天的案子,比以往任何一个案子都容易发现:
“‘受害者’似乎已经可以确定了…”
“至于‘凶手’,估计也和之前的落合馆长、松井先生一样,是不愿自己工作多年的单位解散、却没有话语权和决定权的单位员工。”
林新一基本已经能看清楚,张田先生头上的死兆星在闪。
他想了一想,也不知该怎样适时阻止可能发生的悲剧,便索性一脸严肃地站了出来:
“够了!”
“请收敛一点,张田先生。”
“你是哪位?插什么嘴!”张田先生微微一愣,旋即很不客气地望了过来。
“我是为了你好。”
林新一语气神秘地说道:
“我劝你今天最好离开这家电影院,不然你可能会遇上血光之灾。”
“哈?”现场空气顿时变得有些诡异。
葵殇 端梦落
张田先生更是气得嘴角直咧:
“你咒谁呢?混蛋!”
“想恐吓我?你以为老子会怕你吗?”
“你用不着怕我。”
林新一的声音仍旧是那么平静:
“我只是劝你小心,小心一点,总没有错的。”
“不然万一被人杀了,受害的可不是我,是你。”
“你…”听到林新一那种平静如水的陈述语气,张田先生想骂又骂不出来。
突然被一个陌生人逮着说上这么一通诡异的话,而对方看着又不是张口要钱的江湖骗子….
明天与云 从南qwq
这种感觉,还是蛮诡异的。
“呸!晦气!”
张田先生恶狠狠地瞪了林新一一眼,最后还是骂骂咧咧地选择走开。
虽然看着很生气,也没听进去多少,但林新一的目的也已经达到了:
他这么装神弄鬼地一通警告,对方多多少少会变得敏感、小心一点。
最重要的是,这些话可以震慑在场的那几名影院工作人员——也就是潜在的凶手。
和之前被成功阻止的几个凶手不一样,这次凶手的杀人动机,十分特殊:
自己工作的影院被低价收购…
这很难称得上是什么血海深仇。
更何况,村松老板自己都说了电影院经营不善,是他自己主动找人售卖的。
至于收购价格被张田先生恶意打压的事情….
当老板的都不急,员工急什么急?
张田先生就算不跑来闹事,多卖出的收购款,也不会用来给工人加工资啊!
为此放弃一切,杀人报复,显然是完全没有必要的偏激行为。
凶手选择杀人,很可能只是一时冲动,走了极端。
所以林新一才没选择像以前那样守株待兔、钓鱼执法,冒着可能让凶手得手、受害者遇难的风险,等着凶手作案,再出手阻止。
而是提前站了出来,向潜在的凶手说明利害。
因为此案凶手的杀人动机本就不够坚定,如果被人这样“未卜先知”地一通震慑,或许就会被吓得冷静下来,永远地放弃行动。
只要能用理智思考,能把这一切想通,他之后就不会再想着杀人。
这样一来,或许就能把一场杀人惨剧,彻底地扼杀在摇篮之中。
“我劝大家都冷静一点。”
目送着张田先生脸色难看走到远处抽烟,林新一又回过头,对着那几名影院工作人员说道:
“不管你们的心情如何糟糕,杀人都不能让你们感到轻松。”
“而且电影院经营不善是事实。”
————
“村松老板已经决心将影院卖出止损。”
“就算你们这次杀了张田先生,之后也还会有龟田先生、本田先生冒出来,把电影院的地皮买走。”
“所以,这种极端手段根本没办法挽救你们珍爱的影院,只会毁掉你们自己的未来。”
他一番长篇大论的劝说,让空气变得更加诡异。
几位员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各自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要不要打电话给精神病院”的问号。
村松老板更是听得一头雾水:
“额…这位先生?”
“你在说些什么啊…什么杀人?”
“卖电影院的事大家都商量好了,就等着明天结业拆迁,我们怎么会在这种时候,去杀张田先生呢?”
大家都是一脸茫然。
但在人群中,刚刚那名站出来怒斥张田老板的高大男员工,却是脸色苍白地说道:
“我…我…”
“嗯?!”众人讶异地望了过去:“古桥?你…”
只见这位被称为“古桥”的中年员工已然被惊出了一头冷汗。
这倒是林新一没想到的。
他只是想讲清楚利害关系,让凶手自己想一想,为一件自己根本阻止不了的事去葬送自己的未来,到底值不值得。
却没想到,这番演说竟然直接把凶手本人给吓出来了。
“我…我…”
古桥先生一阵语无伦次。
他又敬又惧地看着高深莫测的林新一,表情很是忐忑。
而在一阵无声的对视之后,他最终还是紧紧攥住了拳头,神色艰难地说道:
“我不想这家电影院被人买走。”
“而张田政次…这个雇人来电影院捣乱,把客人都从荧幕前赶走的混蛋,我也无法容忍!”
“所以我,我的确是计划着在今天,这影院营业的最后一天,对他暗下杀手。”
在林新一那意味深长的逼视中,古桥先生心虚地承认了一切。
他只觉得自己是遇到了什么世外高人,是来阻止他犯下蠢事的神仙:
“对不起…我想清楚了。”
“大师,谢谢你,阻止我做出这样的蠢事!”
“这?!”在场众人无比惊讶。
他们都没想到,这个疯疯癫癫的年轻人,竟然真有洞悉未来的能力!
他提前阻止了一场凶杀案!
案件还没发生,凶手就被他说得痛哭流涕,大彻大悟,决心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这年轻人到底是谁…”
“怎么感觉看着有点眼熟?”
大家带着敬畏,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
“哦…之前好像在电视上看到过他!”
“是吗?是什么节目?”
“忘了…不过我记得,电视上说:”
“他好像是个法…法师来着?”
“什么?他是上过电视的大法师,这么年轻?”
村松老板,古田先生,还有众人看向林新一的表情更加写满崇敬:
“法师,您、您…”
看这意思,他们似乎是想以后上门朝圣:
“您是在哪座庙宇修行?”
林新一嘴角一阵抽搐,答道:
“警视厅。”